中共三大國騙 江澤民集邪惡之大全
 
作者:朱執中
 
2003-10-30
 
【人民報消息】20世紀末,中國大陸出現過一位「打假英雄」,曾到多個城市的市場暗查密訪,專門揭發那些騙民錢財,傷害民命的奸商,普受民眾贊同。自然,他打的是小假,僅是民騙,商騙,小型案件,未嘗不是美中不足。而當今大陸緊迫的形勢正呼喚著敢打大假,敢揭國騙的勇者,而且不只少數幾個,需要的是更多更多!

什麼才稱得上「國騙」?簡單的解釋是,一個人,一個黨精心密謀捏造出的事實,編造的謊言,不是用來只騙幾個人,或者一群人,所編謊言的內容涉及國家大事,人民禍福,黨國命運與國際縱橫等大宗旨,並且存心騙的是全國百姓,一黨的黨員。具備這些便夠得上國騙的基本條件。

那麼怎樣才算國傷?簡單的說,國傷是由國騙所致。傷的不是一個人一家人, 也不是一小群人,而是傷及一國的多數人,甚至波及全民,傷在身與心,傷在經濟,傷在幾千萬無辜者含冤逝去。國民多傷,民族亦傷,國體元氣隨之也必傷,是為國傷。

共產政治文化

53年前,當中共在大陸君臨天下,標新立異的共產政治文化,一套又一套招數,不停地向民眾心靈滲透。每次大集會必唱「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人民好喜歡呀...... (解放區的天)」,「起來!饑寒交迫的奴隸,起來!天下的罪人...... (國際歌,天下的罪人後改為天下受苦的人)」等革命歌曲,軍隊,地方文工團四處演出,惹出不少眼淚的話劇《白毛女》,《劉胡蘭》,蘇聯的歌曲,電影,藝術也大行其道,「蘇聯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這類口號,標語常常出現。這些寓政治於娛樂,文化的宣傳方式,對「解放區」,廣大青少年和民眾像「白紙一樣」的頭腦,其攻心性的滲透力,誘導力都非同尋常。

寓政治於娛樂文化,僅是中共在「新解放區」攻心戰略的小小前哨戰。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一文,當年對指導中共文宣系統,怎樣在奪權斗爭中進一步發揮筆桿子的作用,是起了重要的指導和推動作用。造出一批能夠有力地為此一「政治目的」(應該說是政治陰謀)服務的話劇,歌曲,小說以及文字宣傳。國民黨,蔣介石,堅持北伐,抗日,取得勝利,在大陸施政上也基本依照三民主義施政,政績有目共睹。蔣氏主政雖有錯誤與弊病,但其程度遠不致於毛澤東與中共不惜犧牲多少百萬寶貴民命,大大拖遲國家發展,以猛烈暴力推翻中華民國政權。毛澤東和中共奪權是非正義的,他們的政府執政,也缺乏法律程序和效力。這股思潮在「新中國」初期潛勢頗大,因言行不能公開發表而已。但毛澤東和他的左右手心知肚明,絕不能讓它在大陸擴散。於是執政伊始,他們便對知識份子制訂出一項具有中共(不是國)特色的政策:「團結,改造 ,利用。」自此,毛共以各種組織形式,以各種政治運動,強加給廣大知識份子的「思想改造」便沒完沒了。西方有的評論家把它簡化為「洗腦」。

具體標準是,樹立跟隨中國共產黨毛主席幹革命,為建設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奮斗一生的目標。為誘導知識分子達到這樣的改造,死心塌地為它驅使,同時,也為誘引社會上眾多身留「新中國」,心向民國的各類人等轉變心態,朝它俯首貼耳。在「新中國」伊始,中共運用自控的國家資源,大量編印這類書籍 ,報紙,期刊,自上而下向全國散發,同時又通過各地諸多能言善辯的領導幹部,宣傳員,在大大小小的群眾集會上大肆宣講。

中共三大國騙

在中國幾千年的文明史上,第一次出現範圍最大,深謀遠慮而又詭計多端的國騙: 三大國騙。

一,中共說「以暴力奪取政權有理」國民黨「叛變革命」,背棄孫中山,「聯俄,聯共(應是容),扶助工農三大政策,成了反動派。

在此,中共撒了幾個謊:1,抵毀對手,掩蓋了本黨背叛國民革命與搞奪權史實。2,以倒果為因的手法,中共為自己脫罪,卻把」罪「加在國民黨身上。1926與1927年間,懷著陰謀跨黨參加國民黨的共產黨員如毛澤東等等,背離國民黨黨章宗旨,在不少城市,農村迅速大量發展共產黨員,秘密成立組織,並密謀暴動,後來果然在部份城市,鄉村付之行動,妄圖奪取地方政權。國民黨,蔣介石為維護中華民國安全,堅決把共產黨員清除出國民黨,給予那些參與領導,指揮武裝起義,暴亂的共產黨員和工人,農民以懲罰或鎮壓。這是國共第一次同盟分裂的主因,中共或避而不談,或扭曲事實,加罪對方。3,中共在已公開的文字中,一貫隱瞞一個國際性大陰謀,即共產黨國際與斯大林曾密令它爭取加入執政的國民黨,以壯大自己,待時機成熟堅決奪取政權,為世界共產革命在東方取得第一次勝利與突破這一重要史實。

二,官僚資產階級(國民黨)與封建地主階級,帝國主義勾結在一起,像三座大山壓在中國人民頭上,中國共產黨堅決打倒它,解放水深火熱中的人民。 這形象化的大謊話,大國騙,50多年前它曾迷惑了多少愚昧的農民和熱血青年,為中共奪權發起的內戰而葬身火海。本文無須多作評論,只拿今天大陸,臺灣各自的現狀與這大謊言對照,比較一下,就會拆穿中共當年造這麼大國騙,手法是多卑鄙多拙劣!

今天,中共一黨獨控的國有資產,不知比當年在大陸的國民黨資產多了幾多倍,中共把全國農民私有的土地收歸國有,它及其政府豈不變成新的地主階級?今天,中共同昔日被它稱為帝國主義的一些國家的「勾結」,比當年國民黨更廣更深了。中共豈不成了壓在大陸人民頭上新大山?!試問,人民是不是也可以效法中共「成功的」革命經驗再來一次呢?

三,近十多年,大陸不少學者通過對國,共兩 黨歷史進行了廣泛,深入研究與反思後,對抗日戰爭中兩黨的各自的實際發展表現,大多取得以下的共識:國民黨,蔣介石及其政府和軍隊是八年抗戰的主力,犧牲最大,為中國抗戰獲得最後勝利貢獻最大。而中共及其軍隊,僅在幾個由它管轄,但地方不大的根據地運作敵後遊擊戰,對抗戰勝利,貢獻有限。

旅美大陸文學家,歷史學家辛灝年在他新著《誰是新中國》有關抗戰章節(468頁)中指出:「......中共在國難當頭的日子裡,因不抗日和假抗日,而能真發展真擴張,從而奪取了地盤,壯大了力量,並為戰後發動那一場內戰打下了重要基礎,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抗日的史實就是如比。毛澤東卻一直高調撒謊說,紅軍長征是為了北上抗日。「二萬五千里長征,是抗日宣言書」他把紅軍在被圍剿中失敗而流竄,謊說為「抗日」,他又自吹說,中共武裝力量是抗日的「中堅力量」。抗戰勝利後,在他所寫關於重慶談判一文中,更以自鳴得意的諷刺中吻寫道,抗戰中躲在峨嵋山上的人下山來搶摘勝利桃子了。抗戰時他幾次寫道:蔣介石,國民黨「消極」抗日,積極反共,按照他們抗日時期的行徑,還它以消極抗日,蓄謀叛國的評說恐怕恰如其份吧!

中共奪得政權,原因有多方面,但它敢於在國事上大撒其謊,向全國施行大國騙,從而迷惑部份人心卻是其中的重大因素。單看它在十二,三年(1924-1936年)間,先後兩次得與國民黨結盟,獲得「大發展」與「絕處逢生」的兩大機會,皆因它心懷鬼胎,別有企圖,而表面上卻裝得畢恭畢敬,也騙得當時兩屆領導的輕信,讓它獲得大便宜,進而奪江山,坐江山。

為了粉飾,製造中共執政的合法性,北京,上海,廣州等大中城市,地下黨與先遣人員預先發動,組織了盛大的「熱烈歡迎中國人民解放軍入城儀式」,上海還出現過,」解放軍寧睡屋檐下,不入住民房」這樣被中共新華社大量傳播的新聞,曾贏得了不少「美譽」。

在抗戰,內戰時期策動的大大小小的國騙,比如對國民黨蔣介石就攻其一點而不及其餘地盡力抵毀,扭曲,而對本黨便改頭換面,精緻包裝為「英雄」,「天然領導核心」,對內戰史關鍵處的隱瞞與扭曲的文章,著作,照片等,1947年起在各個「新區」大量翻印上市,書店充斥著毛澤東著作外,什麼《人民公敵蔣介石》 (陳伯達著),《蔣宋孔陳四大家族》 (陳伯達著),以及1951年胡喬木的《中國共產黨三十年》等等。如上所述,中共特別著重將自己包裝成是坐在抗日戰爭第一把交椅的「英雄」,藉此謊言提高身價,增強執政合法性。從1950年代初開始,便不惜大量發出由它主控的國家資源,一部接一部攝製,放映專門歌頌中共領導的武裝力量是怎樣英勇抗擊日寇這一類感性形象的電影更有效地影響民眾,誘引他們在不知不覺中按照中共對特定歷史,政治所定的調子去認識那被扭曲了的世界。鼓吹中共及其戰績的如《趙一曼》,《鐵路游擊隊》,《地道戰》,《狼牙山五壯士》,《平原游擊隊》,《平型關大戰》,《小兵張戛》,《雞毛信》,《紅燈??》,《野火春風斗古城》。八年中,始終以大軍在正面戰場上抗擊日寇的是國民政府領導的國軍,才是不折不扣的主力。有關它的電影,只看過近期的《臺兒莊血戰》這部片。

直到改革開放,特別是胡耀幫,趙紫陽開拓的較寬鬆的1980年代初,中期,國共兩黨歷史密件漸向部份人士開放,懷著弄清真相,揭露重大歷史之謎,以利推動政治改革志向的一些學者,經過艱苦深入地研究了大量史料,紛紛以充分的史實和數字,證實並揭發了中共以上三大國騙,以及其它的政治大謊言。
曾是毛主席接班人的林彪副統帥說:「不說謊話成不了大事」,,恐怕這既是他個人的「革命心得」,也是他所在黨的「革命經驗」。俗話說「老馬識途」,中共,毛澤東以及鄧,江主政53年來,之所以依然大,小國騙不斷,皆因這是他們的極權政體重要「長壽秘訣之一。

毛澤東金口斷案 華國鋒蕭規曹隨

中共82年實踐的檢驗證明所謂毛澤東善於結合中國國情去運用幾大方面的馬列主義理論,根本不是真理,而是謬論。如階級斗爭是歷史發展的動力,實行無產階級專政,消滅私有制,統治階級的思想就是時代思想等。農村包圍城市之戰打勝了,眾吹鼓手大讚毛澤東在戰略上發展了馬列主義。其實,中國歷史上多個農民起義領袖,為謀皇位而打江山,大都先占農村,後打城市和王都。毛澤東主導農村革命,不過是新時代新翻版,其中只有一些新招數而已。

毛澤東主政27年,親自發動和領導「鎮反」,「土改」,「三反」,「五反」,「肅反」,「反右」,「文革」等政治運動。每次都為開展碩匆黃咐礪邸梗涫刀際悄胗械哪笤歟只儔歡範韻蟮幕蜒裕布垂1熱縹母錚鬧械慕溝惚糾詞且虻貢蝗銜欠炊運墓抑饗跎倨嬉約耙淮笈匾剎俊6窗鹽母鍩閹黨墑欠彌溝襯謐咦時局饕宓纜返比ㄅ篩幢伲N郎緇嶂饕宓畝氛槍膊秤牘竦扯氛募絳鵲齲跎倨媧魃稀概淹劍?,工賊」的假罪名,就殘酷地把他整死。他金口一開,「地主是反動剝削份子」,即使他們沒有毆打,殺害農民,不少人也被槍斃。國民黨軍政人員和黨,團員,僅是歷史問題,並無罪狀,金口一開,定他個「歷史反革命分子」,便可以肆意殺害,有的讀中學時參加三民主義青年團的年輕學生,也被綁赴刑場槍斃。這種以謊言定罪殺人,據說有五千多萬人。可見「新中國」金口定案害人不淺,並且讓冤死者幾千萬遺屬留下深深心靈創傷!

華國鋒主席首倡「兩個凡是」,誰敢反對毛主席他就治誰罪。上海市優秀大學生王申酉,文革後期,他經長時間思考,寫下批判文革,批判毛主席長篇論文,觀點正確,有獨立見解。結果被判死刑但未立即執行。文革結束後,照理應予釋放。但華國鋒看到有關他的報告,金口一開說,這是個「惡毒攻擊毛主席份子,殺!王申酉這個前途似錦的年輕生命便在人間消失。「四人幫」(此新詞也是謊言之一,文革的發動和領導者毛澤東,因為君者諱,被放在幫外了)被關一年零二個月之時,江西省同情劉少奇,批判文革,批判林彪的青年女工李九蓮也被處死,同情她而又為她鳴冤叫屈的青年女教師鍾海源也被慘殺。長春市青工史雲峰批判過毛澤東,粉碎「四人幫」兩月後被處以極刑。在新中國金口定案與政權就是如此草菅人命!

胡耀幫曇花一現 鄧小平鑄成六四血案

胡耀幫總書記早在江西,延安革命根據地的審幹整人運動中,也親受過冤枉,捱過沉重打擊,見過康生(毛澤東信任的人)之流殺自己人連眼也不眨一眨那種凶殘情景。他領導中組部工作人員,對一個又一個集體的,個人的冤假錯案,經反覆深入調查,發現這些冤案羅列的「事實」,「證據」都是某些人在不正常情況下胡亂編造,常是一派謊言,辦案人員也馬馬虎虎信以為真,便草草定成什麼,什麼案。手握大權的一些中共高幹只問「政治需要」,迎合上級旨意,便金口判案,一個又一個冤案,假案,錯案便在「新中國」出現了。一次開會,他臉色凝重地對與會的幹部說:「以後,再不能通過我們的手去製造冤假錯案!他們經辦的大案,都是省一級或全國遲遲未能改正的嚴重假案。不是省級大員阻攔,就是官銜比胡耀幫還大的中央領導人壓住。

胡耀幫於1978年4月8日在一份冤案報告上作嚴肅的批示:「我們黨從有政權以來,已經有五十一年歷史了......經常出現這樣或那樣的極其錯誤的審干政策和肅反政策,在錯誤路線的統治或干擾下,這種政策可以發展到極端荒唐,極其野蠻的地步......原因是多方面的:同壞人當權有關。趙紫陽總書記,1989年5月,他鄭重提出與鄧小平,李鵬截然不同的思路和方針,以正常程序協商,依法律途徑處理天安門廣場學生群眾民主訴求的示威,可是垂簾聽政的鄧小平,不僅悍然拒絕總書??正確主張,利用軍權,擅自命令人民解放軍幾十萬之眾進京,野蠻地對和平示威的市民濫射濫殺,死幾百至逾千人(至今政府未公布確數)。鄧小平步毛澤東暴政後塵,在「新中國」留下又一血洗冤案!秉持正義的趙紫陽被以謊言誣告為「分裂黨」,「支持動亂」等罪狀,因此被非法軟禁,迄今十四年了。

鄧小平---中共中央軍委主席,亦是垂簾聽政人物。在京逮捕反獨裁,提倡實現第五個現代化---大陸實行民主政治的魏京生,禁止剛掀起頭的批毛運動,留下讓後代批;禁止姓「社」姓「資」爭論,回避批判消滅私有制的歷史性錯誤。而這些都是推動政改,經改的重要前哨戰。貿然違反憲法,黨章,以槍指揮黨,終於他犯了偏聽謊言,硬把學生正常的示威,金口亂開定為「動亂」,直接指揮和製造六四大慘劇的罪行,留給下一代一個難解的大苦結。鄧小平也是迫退胡耀幫,趙紫陽的主力,從而令中共喪失了一次又一次民主改革的良機。他是民主進程中的一塊絆腳石。

江澤民集邪惡之大全

江澤民和他的心腹都喜歡「中共三代核心」這個政黨新詞,並大力宣傳。其實,它既不符合中共黨史實際,也隱含著對封建皇朝傳之萬代的編代史味道。江氏自樂於這個新鮮提法,想必也欣賞大陸不知那位媚上畫家繪製的三人油畫。畫面上從左上角到下右角,依斜線順序立著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此畫的照片,也許先傳遍大陸,然後再傳到紐約某華文報上。崇毛尊鄧捧江者會說,這是「新中國」振興中華的「三代偉人」,江氏也最愛聽了吧!其實亦是一個不切實際的謊言。應該說三人都是暴君。因為他們在任內,都曾金口亂定案,滿手染滿了人民的鮮血。

江澤民上任不久,便接連以高壓手段對待異己。堅持正確主張的趙紫陽被軟禁,失去自由活動權,對參加六四民主運動的學生領袖,進行全國性的恐怖鎮壓,紛紛被判以重刑。像王丹這樣單純的年青大學生,懷著赤子之心參與天安門廣場和平示威,卻被江澤民指揮的專政機關以「陰謀顛覆政府」的謊言,判了十一年待刑。民主運動先鋒魏京生被釋放後,繼續批評政府施政錯誤,又被魔掌再次抓進監獄。即使殘酷恐怖高壓不止,要民主爭自由的呼聲和合法行動依然不斷,江澤民便發出了「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的狂號。不久,對依法結社,按規到政府登記,註冊的中國民主黨,初時看來還像讓人家存在和發展,誰料,江澤民一翻臉,便下令把民主黨領導人徐文立,王有才以及一批骨幹一個接一個逮捕入獄。

更令人可怖的是,從1999年7月起,江澤民及其幫兇以殘酷血腥的法西斯手段鎮壓大陸法輪功學員,是「新中國」再一次製造出的大冤案。他自恃總書記權威,蠻橫推翻前總理朱熔基依據實際情況對法輪功在中南海旁進行和平請願所作人民內部矛盾處理的正確決定,轉而謊稱敵我問題並誣以「邪教」罪名後,又在他唆使縱容下,大陸無良警察,對被非法逮捕而堅持信仰與練功的法輪功學員濫施酷刑與侮辱。如毆打,電擊,灌食(穢物),強姦,剝光女學員衣服,並將她們推入男牢房,將「精神病」強加在學員頭上,天天強迫注射有害針劑,冬天,令只穿內衣的女學員站在雪地挨凍等等,至今有據可查的已迫害死逾七百五十位法輪功學員,大陸有的官方人士透露死者高達一千多人,另被非法下獄數以萬計。

對此,世界民主國家有些官員與眾多媒體,一再譴責中共和江澤民這一踐踏人權嚴重事件,大陸亦有不少學者,幹部與民眾公開或私下議論並給予批判。江氏主政的許多方面,常常不是謊言,就是暴力。上文所說他之所以一再突出宣傳「中共三代領導核心」這個誰首創的新詞,不過也是徹頭徹尾的政治謊言。在毛之後,江之前的華國鋒,胡耀幫,趙紫陽,都曾是黨中央第一把手,也稱得上「核心」吧,即使說華是「凡是」派,也應把在改革開放中所建功業,比江勝多了的胡,趙寫上去,變成改革開放期「中共四代核心」,還較貼近實際。江澤民,為了突出個人在黨中央的地位,可肆意把原第一把手壓低,撇開,這同樣是政客從私心,野心出發,為保全自己的權,大作謊言又玩弄調三換四的欺黨騙民,並加害國家的手法。以國騙,謊言治國,政治運動,鎮壓異己與「假想敵」,把這些謊言概括成理論,變成為一個又一個系統化了,而又帶權威性的國騙,再把它們轉化成政府的方針,政策,用以指導全國全民行動,必然傷害國體,傷害為國之本的人民, 也傷害執政者中共本身。因為這些國騙脫離實際,強姦民意,毛,鄧,江等等將自己的私心,權戀而演變成的隱蔽(不能告人)政治企圖摻透進去,那導致的國傷民苦就更烈了,諸如53年來因政治因素而冤死,枉死的五,六千萬人民。志士仁人們應聯合起來,依國際和本國的有關法律,向國際與本國法庭控訴他們禍國殃民的罪行,因經濟因素非正常死亡三,四千萬人。這僅是重點國傷之一。

美國著名政論家嚴家棋不久前在他寫的《中國的腦癌》中指出,「如果......江澤民賴在中央軍委主席位置上,抓住軍權不放,中國就不僅存在「兩個權力中心」的問題,還可以確診中國已患「腦癌」,江澤民就是那個「癌細胞」。如果這個「癌細胞」擴散起來,中國的決策體系就會發生混亂」。嚴先生形象地點出了政治上的國傷。

大陸近十年來,不少大,中城市市容建設有較大改觀,市民生活多數有所改善,特別是京,申,穗,深的市面好像披上了亮麗的外衣,給人發展神速的感覺,為大陸當局起了重要的櫥窗宣傳作用,再加上不停地報各項經濟指標的亦真亦假的增長數,令人有「一枝獨秀」的印象。可是當人們將這耀眼的織錦緞被掀開,再往裡層一看一聽: 「農民真苦,農村真窮,農業真危險」的三農問題,體系性的貪污腐化而屢反不止問題,高產量而很多商品賣不掉的問題,失業問題,社會安全保障問題等等,這些都屬經濟國傷。還有人的道德普遍下降,社會治安惡化,市場假貨劣貨充斥,許多窮家孩子上學難等等社會問題。嚴家棋先生直面大陸當前嚴峻的政治局面,形象地指出中共中央正患腦癌,而「癌細胞」就是言論上假大空,包括他的「三講」,「三個代表」等,私心上權欲膨脹,因幾個元老欽點讓他當了十三年總書記他還覺得不過癮,戀棧權位,玩盡權術而獲取中央軍委主席連任的江澤民。

結幫拉派,整肅排除異已,不斷擴大和鞏固人權位,這點野心他是實現了。因而政治上獨斷獨行,跟鄧小平犯下六四血案的罪行,他犯下鎮壓法輪功的新罪。今是中共中央患「腦癌」,應該以這條「樹神」的保守落後制度有關。是到了新的中共中央成員們正視和認清這一制度所含的在弊病的時候。人們希望胡錦濤,溫家保能排除困難,推動政治改革起步走,進而擴大黨內民主,消除黨內「立王」,「樹神」這一舊制,並帶動全國逐步走向民主自由,尊重人權之路!

〔原標題:國騙與國傷〕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