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先下手為強!黨臨死要殺溫家寶(圖)
 
林淩
 
2008-10-23
 
【人民報消息】中共現在內外交困,已經到了造假都來不及搞的精緻了,你曝光他揭露都統統不理,還繼續造假。這個時候中國共產黨和江系想把幹的壞事統統算在溫家寶頭上,讓他承擔人禍天災的一切後果。其實這個計劃已經籌劃了幾年了,不過最近腳步急了些。

江系人馬出消息說,北京奧運之後,由社科院院長陳奎元領頭,公開大批「普世價值」,稱中國不能普選,明顯針對溫家寶肯定民主自由的政治主張。

其實江對溫家寶下手已經不是一年兩年的事了,黃菊活著的時候就持續花錢請媒體搞鬼。說實話,這也不是專門針對溫家寶的,誰這麼說也不行。2003年1月,胡錦濤剛上任,發表了一篇關於健全法律制度的講話,受到各方好評,但被曾慶紅把持的書記處給否了,沒有下達。

朱熔基情緒過於激動當場暈倒

朱熔基剛上任當總理時,說,「我這準備了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留給貪官,一口留給我自己。」在九江長江大堤塌陷後痛斥「王八蛋工程、豆腐渣工程」。但是他面對下級匯報江綿恒在大慶索賄一事,說,「你沒說,我也沒聽見」。為什麼呢?他管不了,也不敢管。


朱熔基痛心疾首已經晚了!
在朱熔基退下後的2003年5月,看到中紀委對金融系統的一份調查報告後,感慨萬分,五月二十八日,朱熔基在上海衡山賓館會見上海各民主黨派和專業人士時,兩度失聲痛哭。五月二十九日,朱熔基在上海大公館,會見正在上海考察工作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吳邦國,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以及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們,據悉朱在講到黨內、金融界的黑暗、腐敗時,由於情緒過於激動,當場暈倒。經隨行醫生和華東醫院醫療組(市委書記專責醫療保健組)救治,才得以甦醒。朱熔基為自已在任內所做的違心事而深感內疚、自責和悔恨,並指出黃菊陳良宇也有責。

據悉,朱在會見時,把中紀委、中央金融工委、監察部對金融系統的調查報告,往茶桌上一拍,說:都看了吧!金融界黑幕,黑幕夠黑、夠猖獗、夠瘋狂的啦!把改革開放創造、積累的財產、資金都侵吞、詐騙、偷盜空了。我有責、有過,上屆中央政治局也有責。人民、歷史是不會寬恕我們的。國家敗類、人民的敗類,能在我們身邊偽裝、表演了多年、十多年的戲!

朱熔基甦醒後,稍作休息,又繼續指責:為什麼金融系統這麼頑固?上海也不是一片凈土,問題不少,有被捂住的,有被長官意志(指江)硬保住的,有被蒙混過關的。拆國家牆角的、毀國家家底的,這筆債是逃避不了的,子孫後代會追討的。

被稱作「經濟沙皇」的朱熔基,看到一份調查報告能氣惱、激動而暈倒在沙發上,可見江澤民當政十幾年,問題就嚴重到何等可怕的地步。

溫家寶哽咽五分鐘說不出話

接朱熔基班的是溫家寶。

2005年一直風傳人民幣兌美元交易價格要變動,7月21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3點結束。國務院秘書長緊接著通知:下午4點召開緊急國務會議,會議內容保密。

7月21日下午4點,緊急國務會議由溫家寶親自主持。會議召開之前,下了二條紀律:一、會議時間內,一律不准和外界聯繫,不處理公務;二、會議開至6點,在此時間內不得離開會議廳。

溫家寶在會上宣布,中共核準決定:北京時間7月21日晚7點,美元兌人民幣交易價格,調整為一美元兌八點二人民幣(即人民幣升值百分之二),同時間人民幣和一攬子貨幣進行調節。下午6點15分,由中國人民銀行一央行)下達各金融機構。15分鐘後,6點30分,由中央廣播電視向全國和世界宣布。再過30分鐘後,交易價格正式實施。

但就在下午4點15分至5時45分,這些與會的高官們近水樓臺先得月,通知親友用228億美元兌換了人民幣,凈賺37億多人民幣!

會議進行到6點結束。溫家寶和副總理、國務委員等留守到晚上11點,聽取來自歐、美、香港、東南亞各國的反映,等待中國人民銀行、銀監委、國家外匯管理局的報告。

結果,上來的報告讓溫家寶氣憤非常,高達228億美元在他宣布紀律後兌換成了人民幣,而且集中發生在北京、上海、廣州、天津、深圳、福州、大連、武漢、南京、珠海、重慶、濟南、廈門等十三個中共重點城市的金融機構、黨政部門小金庫、國企和私有富豪賬戶。

溫家寶聽了報告後,氣的渾身發抖,直說:「有鬼!鬼就在內部。要抓鬼、除鬼,否則國家難有寧日和穩定。查,一定要追查」。凡是當天下午,金融機構內部、政府部門小金庫、國企單位包括境外中資在內地金融賬號在同時間段出售美元套人民幣升值所得資金封存。接到通知後,誰啟封轉移,追究法律責任。立即成立由國務院、中國人民銀行、銀監委、監察部調查組,進駐有關地方。

溫家寶直斥:這一小撮是金融系統的蛀蟲,是國家的敗類!不追查,不清除,不查辦,國家就會毀在這些敗類身上。

結果,這麼容易破案的事情卻不了了之。

2005年9月份的一次中央政治局學習會上,溫家寶面對八、九兩月從民間搜集到的有社會共鳴、影響嚴重的115條意見,說:這是值得深思反省的115條人民聲音、呼籲,是對官僚、腐敗的控訴和抗議,是面前隨時發生爆炸危機的計時炸彈。


溫家寶,中共沒救了,另想輒吧!
溫家寶還舉出了中國每一天都在發生的各種震撼人心的統計數字:每天有二億農村剩餘勞動力,在尋找生存、工作的出路;每天有二千多萬失業、待業中青年在徘徊著;每天有數以十萬計的百姓生病缺錢進不了醫院就醫;每天有數以百萬計的適齡青少年因為缺錢享受不到應有的義務基礎教育;每天有數以萬計的百姓,因經濟貧困,企圖以自殺悲劇結束人生;每天有數以萬人次計的市民、農民遊行、示威、集會,維護、爭取應有的政治、社會、經濟、教育等權利:每天有數以十萬人次計的上訪、信訪,表達對種種不滿的申訴和抗爭;每天有數以十萬人次計的黨政幹部,沉浸在聲色犬馬、燈紅酒綠中,揮霍、侵吞人民財富;每天持續有數以百萬計的國有資金、資產流失境外,流入官僚及其家屬的口袋;每天有不少領導幹部在說假話、說空話、做假事、混日子,圖發橫財……。

溫家寶指:按目前局勢發展,離構建和諧社會不是近了,而是遠了,距離擴大了,時光要倒流了。

當溫家寶在政治局生活會上提到每天正在發生的上述嚴重問題時,熱淚盈眶,哽咽不止,為避免繼續發言會無法控制情緒而嚎啕起來,中間曾停頓長達五分鐘。

中共要殺溫家寶

到了2008年,當上海民眾在法院門前等待楊佳二審結果時,幾百人同聲喊出「打倒共產黨」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中共已經到了瀕死的最後階段的最後階段。隨時任何一秒鐘都會死亡。中共陣營驚慌到任何一根頭髮的飄動都能嚇的手腳抽筋。

近日,在毒奶醜聞傳遍世界時,溫家寶接受了美國《科學》雜誌的採訪,說政府有責任監督導致毒奶危機的牛奶生產行業。他在採訪中說,從牛奶生產到奶製品加工,都需要遵循明確的標準和測試要求。

於是,中共給他的回應是,制訂法律,把三聚氰胺攙在牛奶裏合法化。

9月24日,在紐約出席聯大期間,溫家寶與六家華文媒體負責人進行了座談,其中他談到關於發展與民主之間的關係,主要有三點:第一,逐步完善民主選舉制度,使國家權力真正屬於人民、真正服務於人民;第二,改善法制,依法治國,必須建立一個獨立公正的司法系統;第三,政府必須接受群眾的監督,政務透明,特別是要接受新聞媒體的監督。

溫家寶的上述言論,被中共徹底封鎖。因為這是溫家寶的話,不是中共政府總理的話。在中共裏,「總理」也不是人,也是黨的御用工具,總理念出的稿子也不能是溫家寶的話,而是中共政權的話。如果溫家寶要說自己的話,中共絕不會對他手軟。這是一定的。胡耀邦和趙紫陽已經是前車之鑒。

黨臨死要殺溫家寶,溫家寶不如先下手為強,公開站出來成立新黨,只有這樣你才能體會到什麼是新生,什麼是真正有了未來和希望。△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