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你爹受蒙蔽你要睜開眼(多圖)
 
林立
 
2008-10-12
 
【人民報消息】習仲勛和江青誰更了解毛澤東?當然是江青。

只有江青能說出「主席這個人,在政治鬥爭上,誰也搞不過他,連斯大林也沒有辦法對付他。在男女關係的個人私生活上,也是誰也搞不過他」。而這話絕對不可能從習仲勛的嘴裏說出,因為他和毛之間沒有那樣「親密無間」。

寫毛澤東的傳記,莫過於英藉華人女作家張戎與丈夫喬.哈利戴,他們傾十二年的精力走訪了能夠走訪到的人,完成了那本非常有震撼力、非常有說服力的史書《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其次是毛的禦醫李志綏所寫的《毛澤東的私人醫生》。

除此之外,還有侍候毛到死、敢當著其他高官面讓毛「去死吧」的侍妾「機要秘書」張玉鳳。張歷時三年寫就的回憶錄書稿《回憶在主席身邊的歲月》(暫名),書稿內容涉及毛澤東與林彪、周恩來、江青等人之間的不尋常關係。全書八十多萬字,2004年已通過一審,毛澤東的女兒、侄孫等後人非常緊張、堅決反對,指內容有損黨的領袖的形象。為了阻止出版,他們表示願出一百萬人民幣買斷版權。毛家這一舉動說明張玉鳳文稿的真實性和毛的不為人知的醜陋。最後,經中宣部、毛澤東思想研究室等單位審核四個月,認為此回憶錄若發表,毛的光環將被打破,受損的是中共政權的穩定,於是決定:該書極不宜發表,其中某些二人的對話留作研究參閱。

今天,我們重點來看看張戎夫婦寫的《毛》傳。

揭露毛是天意

張戎表示,她寫的《毛》和其它傳記不一樣,他們發掘了大量鮮為人知的故事。在發掘第一手資料期間,包括非常多的文獻史料,特別在俄羅斯檔案館裏發現的,包括新解密的材料,他們表示,對毛的結論是從檔案材料中得出的,而不是憑印象先入為主。

張戎曾經採訪到很多別人不可能採訪到的人物,他們都與毛有過親身接觸。在張戎採訪他們前,中央下令,任何人不許接受她的採訪,結果她還是如願以償。這不能不說是天意。

作惡多端使毛神經兮兮

毛的行宮都在中國最美的地方,可惜的是原來的建築都被毛拆掉了,來建立他的鋼筋水泥、倉庫式的、為了安全起見的房間。毛後來神經到什麼地步呢,就是他的汽車一直開到那個屋的正門的中間,然後兩邊過道上的鐵門拉下來後,毛才從車裏走出來。也就是說,在完全萬無一失、完全沒有人可能向他開槍或者傷害他的時候,毛才敢下防彈車。

在毛被美化成「紅太陽」、「人民大救星」的中華大地上,毛施行了27年的血腥統治,他不斷的運動人民,不斷的製造各種人禍,「工農兵學商」沒有一個領域、沒有一個人沒有直接間接的受到傷害。在人民處於恐懼之中時,製造白骨成山的毛更加沒有安全感,他感覺自己好像總是戰場上那個最醒目的靶子,隨時會被消滅。毛是最好的例證,害人的人不會活的舒舒服服、踏踏實實的。

中共喉舌美化毛為鞏固政權

為什麼害人精至今仍被很多國人認為是「大救星」呢?這就是輿論宣傳的作用。傳媒領域是中共建政後一刻也不放鬆的陣地。把謊言輸入中國人的血液、變成中國人的思維,這是中共維持政權鞏固政權的根本保障。

近來,明鏡出版社推出《高層恩怨與習仲勛──從西北到北京》,把老毛描寫成拯救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胡錦濤未來接班人習近平他老爹習仲勛的大救星。此書交由靠中共奶水維持生存的多維網發表。

此書點了幾個人的名,說「都在書中恢復他們過去從未曾大白於世人的黑暗一面」。打開一看,都是死人,沒有一個現在還活著的,而且職位曾經都是不上不下的中層幹部。一個是西北蘇區創始人之一、「烈士」謝子長;一個是1967年去世的原昆明軍區上將司令員,陜西安定人閻紅彥;還有一個是1906年9月出生在江西萍鄉安源,1990年去世的原中共中央情報部門主管孔原;一個是1978年去世的原中央駐西北代表團團長朱理治;另外一個是1991年去世的程子華(當時任紅15軍團政治委員,"文革"後任民政部長、中顧委常委)。

這本看似揭密高層的書還有一個最顯著的特點是,文中多處出現的殘酷場面沒有主語,例如,「在逮捕劉志丹、高崗、習仲勛、馬文瑞這些人時,已經不準備給他們留生路,準備一殺了之」。

誰已經不準備給他們留生路了?誰準備把他們一殺了之?這裏沒有說。那個時候誰敢活埋劉志丹?當時全國剩下的唯一紅區就是陜北,是劉志丹創立的。毛逃亡到此地時,劉有五千人馬,毛才有三千五百人,而且還是投奔人家去的。主語「毛澤東」被故意含糊過去了,是為了給下面的歌功頌德做墊腳石。


習仲勛與四子近平、五子遠平。
書中描述說,「朱理治(中央駐西北代表團團長)下令在瓦窯堡挖了一個兩丈深、三丈長、八尺寬的大坑,習仲勛後來說:『毛主席晚到四天,就沒有劉志丹和我們了,他們已給劉志丹和我們挖好了活埋坑。』」

在習近平剛剛當上胡錦濤接班人不久時,中共海外嫡親網刊登毛澤東是習仲勛的大救星,能是偶然的嗎?誰都知道,老爹習仲勛活不下去就不會有兒子習近平,如此說來,毛澤東也是習近平的間接大救星。習近平上臺還得要維護恩人毛澤東,兜了半天圈子,是這個意思吧?

一段看似費解的故事

張戎在《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第30章《劉志丹的命運》裏同樣描述了這一事件,但結論卻和中共的御用文人完全相反。

經過了所謂的「長征」,毛成了四處逃竄、居無定所的老鼠,當時全國只剩一個地方可以存身,那就是劉志丹領導的陜北紅區。作為乞討者,毛尚未登門就開始散布對劉志丹不利的輿論。


劉志丹
一九三五年九月十二日,毛朝劉志丹的根據地出發時,對高層定調子說,劉在「領導上不一定正確」。言外之意,陜北紅區最高領導人劉志丹不能在這個位置上,毛要在此地稱霸。

九月中旬,「主管根據地」但又沒有任何根據地可以主管的中共北方局,奉毛澤東之命前去唯一尚可以存身的陜北「肅反」。北方局的人一到就跟剛被蔣介石從南方轟到這裏來的紅二十五軍聯起手來,向本來在陜北紅區活的挺自在的領導人劉志丹和劉的戰友們開刀。

紅二十五軍人數三千四百,不如劉志丹的五千武裝力量強。但劉沒有抵抗。當他從前線被召去後方,途中得知是要逮捕他時,他仍自己走進了班房。這是黨性在起作用。是啊,誰能戴著「黨的一份子」的緊錮咒跟黨鬥,而且能鬥嬴呢。

劉志丹決沒有想到,他的束手就擒破壞了毛的下一步計劃,於是他服從黨的行為不但不被讚賞為對黨忠誠,反而被歪曲成罪證,說他明知要被捕,「反而不跑,是狡猾的以此使黨對其信任」。

那麼劉志丹怎樣做才會得到黨的歡心?如果他選擇跑或進行軍事抵抗,難道就會得到黨的信任?

中共大員譴責劉志丹「一貫右傾」,說他是「為消滅紅軍而創造紅軍根據地的反革命」。消滅紅軍的「反革命」自然是殺頭之罪。

局外人已經看明白,原來毛澤東要搶奪這塊全國唯一可以讓自己存身的地盤,劉志丹成了絆腳石。

當劉志丹帶著黨性自己走進監獄之後,被戴上極為沉重的腳鐐,導致後來走路都成了問題。酷刑是家常便飯,燒紅的鐵絲曾捅進他的一個陜北戰友的大腿直戳到骨頭上。許多劉志丹的人馬被活埋。

此時,在陜北紅區具有絕對威望的劉志丹無論怎樣做,也無法讓毛滿意,他的未來命運和文革中的劉少奇一樣,已經註定了。

習仲勛被蒙蔽把仇人當恩人


習仲勛。
22歲的幸存者、原中共陜甘蘇區主席習仲勛後來說,他和32歲的劉志丹被關在瓦窯堡的一個土牢裏,「埋人的土坑已經挖好,我們隨時都有被活埋的危險。」

但是劉志丹和習仲勛都沒有被活埋,因為這個時候始作俑者毛澤東來了──來扮演一個英明的仲裁者角色。毛傳令停止捕人殺人,十一月底釋放了劉志丹等人,肅反被定性為「嚴重錯誤」,兩個替罪羊受到處分。

既然毛來了一切都可以平息,可以停止捕人殺人,釋放劉志丹、習仲勛等人,否定肅反,那麼也就是說,只有毛有權傳令捕人殺人,關押劉志丹、習仲勛等人,和決定搞恐怖肅反。

江青在四人幫被告席上所說的「我是主席的一條狗」,在陜北就被毛嫻熟運用,遭狗咬的習仲勛說:「毛主席晚到四天,就沒有劉志丹和我們了,他們已給劉志丹和我們挖好了活埋坑。」沒有毛的命令,誰敢活埋他們呢?習仲勛和劉志丹被毛蒙蔽,把仇人反當恩人。

至今,「鬥爭」「平反」再「鬥爭」、再「平反」、再「鬥爭」……,攏絡人心時紅燒一鍋狗肉,震呆一批家狗,讓兩眼昏花、頭腦不清的人患上嚴重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對黨生出「愛」來。這不,十七大三中全會之前,撤了四個中委的官職,消了一些人的怨氣,中共才能坐下來開會。

毛要利用劉志丹又要除掉他

毛成了救命恩人,這使他接管陜北根據地時,一路平坦,沒有阻力。

作為根據地的創始人,從監獄裏放出來的劉志丹只分給很低級的職務,做由一幫新兵組成的紅二十八軍軍長。即使是這樣,毛還不放心,派親信做二十八軍政委,以掌握劉的動態。被排斥在領導圈之外的劉志丹慶幸保住了一條命,他公開表態支持毛的權威,還要受害的戰友們也都聽中央的。

劉志丹又錯了,他不知道毛是殘酷的,一般人是「我要活,也允許你活」,但毛卻不,只要他看上的,他一定要據為己有,而且把你消滅,以防後患。在毛眼裏,劉志丹是個心腹大患,因為他在當地勢力太大,找準一個適當時機就能很輕易的把被奪走的權力再奪回來。

對付劉志丹,毛是非常謹慎的,在當地同情紅軍的人眼裏,劉志丹是個英雄。毛不想把劉志丹打成「敵人」消滅,實質上毛也做不到這一點,因為毛被國民黨打成光屁溜兒來的,是陜西根據地的倒插門毛腳女婿,而婆婆劉志丹早已經在當地奠定了巨大的聲望。毛不願意放過繼承這一無形巨大的財產。

但是毛也決不想留著劉志丹這個活口。劉是本地領袖,儘管當地的西班牙天主教主教,不喜歡他剝奪教堂和富人的財產,稱他為「天不怕地不怕的、渾身上下都是反骨的密謀家」,但是他沒有觸及貧民的利益。毛來到陜西以後,計劃很快要從本地人身上擠榨糧食、金錢、士兵和勞工,這類政策必將引起本地人的反抗,土生土長的劉志丹極有可能成為這些反抗的帶頭人,毛的地位又將受到衝擊。

毛認為,只有除掉劉志丹才能一了百了,但必須要給他立「烈士」牌坊,這樣才能一箭幾雕。

毛澤東終於除去心頭大患


中共沒打侵華日軍,而是在逃亡!
中共把「長征」說成是北上抗日, 其實北上抗日是中共掩蓋失敗的一個無恥謊言,史實是1933年10月至1934年1月共產黨的第五次反圍剿遭到慘敗,中共農村政權相繼喪失,根據地日益縮小,中央紅軍被迫逃亡。這才是「長征」的起因。

向西突圍,曲線接近外蒙和蘇聯是真正的長征路線意圖。當時中共步履維艱,西進靠近外蒙,不致腹背受敵遭聚殲,兵敗則進入蘇聯。選擇走山西和綏遠,一方面可以高舉抗日大旗爭得民心,另一方面是這一帶安全,沒有日本人,侵華日軍侵占的是長城一線。一年後共產黨在內鬥和外耗中逃亡到陜北時,中央紅軍主力由八萬多人減至三千人。

在陜北安頓下來不久,毛又著手所謂的「東征」,中共宣傳說東征是去打日本。其實一個日本人也沒打,連日本人的邊也沒沾。毛的真正目地是東渡黃河,到富裕的山西省去,在那裏招兵籌款,如有可能建立根據地,再向北去蘇聯衛星國外蒙古邊界。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第30章寫道:東征於一九三六年二月開始。就像長征一樣,毛招了些兵,掠奪了些財物,但不等靠近外蒙古,就被蔣介石的軍隊趕回了黃河以西。在這場短短的征途中,劉志丹死去,年僅三十三歲。中共說他死在戰場上,但他死的前後一切細節都說明他是被謀殺的。

死的那天是一九三六年四月十四日,在一個叫三交的黃河渡口。十三日那天,是毛親自下令劉志丹去三交的,去的第二天劉就被打死了。

中共說一挺「敵人」的機關槍,在掃射進攻的紅軍時,打中了他的心臟。但劉志丹並沒有在進攻的紅軍行列裏,也沒有在兩軍的交叉火力線上,為了安全,他在兩百公尺外的一座與進攻紅軍面對面的小山上用望遠鏡觀戰。如果打死他的真是一挺「敵人」的機關槍,那挺機關槍一定犯羊角瘋:它本來在朝紅軍方向射擊,突然掉轉槍口射出一顆子彈,就那麼一顆子彈,從兩百公尺外準準射進劉志丹的心臟,精確度讓神槍狙擊手望塵莫及。

劉志丹中彈時,有兩個人在身旁,一個是政治保衛局的特派員,姓裴,長征時他負責看守紅軍的金銀財寶,可見他是被信任的人。另一個是劉的警衛員。根據裴自己的描述,劉志丹中彈後,他叫警衛員去找醫生,「當醫生來到時,他〔劉〕已完全停止了呼吸」。也就是說,劉志丹死時,身邊只有裴一個人。

按理來說,一槍打在心臟而斃命,外貌沒有破相,遺體應該完整。奇怪的是,劉志丹下葬的時候沒讓他的遺孀看遺體。她回憶說:「我要開棺看他一眼,周恩來副主席勸說道:『劉嫂子,你身體不好,見了更難過。』所以沒看到。」七年以後才終於同意讓她開棺看了,但那時遺體已經腐爛。

難道警衛員那一槍沒有打中心臟,裴特派員又後補一槍,打在頭上?60年代,國內放映過前蘇聯的紀實電影,裏面就有蘇聯高級官員被自己人打死的鏡頭。到底是誰打死的並不重要,是誰下的命令周恩來知道。

據那個年代的幹部回憶,劉志丹死前,毛的一系列周密安排顯示要他死是毛澤東的意思。死前八天,毛下令:「二十八軍以後直屬於本部指揮」。這意味著,劉志丹一旦死亡,不要層層匯報,而是直接報告給毛。命令下達兩天以後,毛任命劉志丹為軍事決策機構「軍事委員會」委員,劉獲得全面平反,這樣劉死後不會被懷疑是暗殺,他手下的人不會憤怒造反。

在中共史上,劉志丹是唯一一個死在前線的根據地最高領袖。不僅他,他在陜北的左右手都在他死的幾個星期內先後被打死:楊琪死於三月,楊森死於五月初。也就是說,毛到陜北幾個月內,當地的三個紅軍最高指揮官都“死在戰場”。這樣的命運在紅軍裏絕無僅有。


毛假惺惺題詞:群眾領袖,民族英雄。
這三個人死了,潛在的對毛造反的本地領袖不復存在,毛那緊繃的神經才真正放鬆下來。為了繼承劉志丹在當地的巨大聲望,毛為劉志丹舉行隆重公葬儀式,把保安縣改名為志丹縣,毛親筆題詞,說劉志丹的「英勇犧牲,出於意外」。

後來,雖然陜北人有過一些小規模反抗,但都不足以威脅中共政權。毛澤東於是在陜北放心的住了十一年。

網上重提這段歷史的目地

為何近來中共和民間爭提這段歷史,而且都以習仲勛的名字為題?因為習仲勛的兒子習近平突然在中共高層處於舉足輕重的地位。

中共御用文人寫的《高層恩怨與習仲勛──從西北到北京》,把老毛描寫成拯救習近平他老爹習仲勛的大救星。實質上恰恰相反。老毛是殘害劉志丹和習仲勛等的大兇,這一點在《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裏有非常權威的描述。

習近平,你看到了嗎?正義和邪惡的力量都在爭取你!

在1935年那樣的歷史環境下,不止你爹一個人受了毛的蒙蔽,對中共一直忠心耿耿,今天互聯網如此發達,只要願意睜著眼,願意敞開心扉,去看看《九評共產黨》,就會了解到毛澤東的殘忍和中共的邪惡,你就知道殘害中國人民的中共是沒有未來的,你就會思考在中共高層的位置上,自己應該怎樣做才能成為民族的英雄。△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