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你爹受蒙蔽你要睁开眼(多图)
 
林立
 
2008-10-12
 
【人民报消息】习仲勋和江青谁更了解毛泽东?当然是江青。

只有江青能说出「主席这个人,在政治斗争上,谁也搞不过他,连斯大林也没有办法对付他。在男女关系的个人私生活上,也是谁也搞不过他」。而这话绝对不可能从习仲勋的嘴里说出,因为他和毛之间没有那样「亲密无间」。

写毛泽东的传记,莫过于英藉华人女作家张戎与丈夫乔.哈利戴,他们倾十二年的精力走访了能够走访到的人,完成了那本非常有震撼力、非常有说服力的史书《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其次是毛的御医李志绥所写的《毛泽东的私人医生》。

除此之外,还有侍候毛到死、敢当着其他高官面让毛「去死吧」的侍妾「机要秘书」张玉凤。张历时三年写就的回忆录书稿《回忆在主席身边的岁月》(暂名),书稿内容涉及毛泽东与林彪、周恩来、江青等人之间的不寻常关系。全书八十多万字,2004年已通过一审,毛泽东的女儿、侄孙等后人非常紧张、坚决反对,指内容有损党的领袖的形象。为了阻止出版,他们表示愿出一百万人民币买断版权。毛家这一举动说明张玉凤文稿的真实性和毛的不为人知的丑陋。最后,经中宣部、毛泽东思想研究室等单位审核四个月,认为此回忆录若发表,毛的光环将被打破,受损的是中共政权的稳定,于是决定:该书极不宜发表,其中某些二人的对话留作研究参阅。

今天,我们重点来看看张戎夫妇写的《毛》传。

揭露毛是天意

张戎表示,她写的《毛》和其它传记不一样,他们发掘了大量鲜为人知的故事。在发掘第一手资料期间,包括非常多的文献史料,特别在俄罗斯档案馆里发现的,包括新解密的材料,他们表示,对毛的结论是从档案材料中得出的,而不是凭印象先入为主。

张戎曾经采访到很多别人不可能采访到的人物,他们都与毛有过亲身接触。在张戎采访他们前,中央下令,任何人不许接受她的采访,结果她还是如愿以偿。这不能不说是天意。

作恶多端使毛神经兮兮

毛的行宫都在中国最美的地方,可惜的是原来的建筑都被毛拆掉了,来建立他的钢筋水泥、仓库式的、为了安全起见的房间。毛后来神经到什么地步呢,就是他的汽车一直开到那个屋的正门的中间,然后两边过道上的铁门拉下来后,毛才从车里走出来。也就是说,在完全万无一失、完全没有人可能向他开枪或者伤害他的时候,毛才敢下防弹车。

在毛被美化成「红太阳」、「人民大救星」的中华大地上,毛施行了27年的血腥统治,他不断的运动人民,不断的制造各种人祸,「工农兵学商」没有一个领域、没有一个人没有直接间接的受到伤害。在人民处于恐惧之中时,制造白骨成山的毛更加没有安全感,他感觉自己好像总是战场上那个最醒目的靶子,随时会被消灭。毛是最好的例证,害人的人不会活的舒舒服服、踏踏实实的。

中共喉舌美化毛为巩固政权

为什么害人精至今仍被很多国人认为是「大救星」呢?这就是舆论宣传的作用。传媒领域是中共建政后一刻也不放松的阵地。把谎言输入中国人的血液、变成中国人的思维,这是中共维持政权巩固政权的根本保障。

近来,明镜出版社推出《高层恩怨与习仲勋──从西北到北京》,把老毛描写成拯救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胡锦涛未来接班人习近平他老爹习仲勋的大救星。此书交由靠中共奶水维持生存的多维网发表。

此书点了几个人的名,说「都在书中恢复他们过去从未曾大白于世人的黑暗一面」。打开一看,都是死人,没有一个现在还活着的,而且职位曾经都是不上不下的中层干部。一个是西北苏区创始人之一、「烈士」谢子长;一个是1967年去世的原昆明军区上将司令员,陕西安定人阎红彦;还有一个是1906年9月出生在江西萍乡安源,1990年去世的原中共中央情报部门主管孔原;一个是1978年去世的原中央驻西北代表团团长朱理治;另外一个是1991年去世的程子华(当时任红15军团政治委员,"文革"后任民政部长、中顾委常委)。

这本看似揭密高层的书还有一个最显著的特点是,文中多处出现的残酷场面没有主语,例如,「在逮捕刘志丹、高岗、习仲勋、马文瑞这些人时,已经不准备给他们留生路,准备一杀了之」。

谁已经不准备给他们留生路了?谁准备把他们一杀了之?这里没有说。那个时候谁敢活埋刘志丹?当时全国剩下的唯一红区就是陕北,是刘志丹创立的。毛逃亡到此地时,刘有五千人马,毛才有三千五百人,而且还是投奔人家去的。主语「毛泽东」被故意含糊过去了,是为了给下面的歌功颂德做垫脚石。


习仲勋与四子近平、五子远平。
书中描述说,「朱理治(中央驻西北代表团团长)下令在瓦窑堡挖了一个两丈深、三丈长、八尺宽的大坑,习仲勋后来说:『毛主席晚到四天,就没有刘志丹和我们了,他们已给刘志丹和我们挖好了活埋坑。』」

在习近平刚刚当上胡锦涛接班人不久时,中共海外嫡亲网刊登毛泽东是习仲勋的大救星,能是偶然的吗?谁都知道,老爹习仲勋活不下去就不会有儿子习近平,如此说来,毛泽东也是习近平的间接大救星。习近平上台还得要维护恩人毛泽东,兜了半天圈子,是这个意思吧?

一段看似费解的故事

张戎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第30章《刘志丹的命运》里同样描述了这一事件,但结论却和中共的御用文人完全相反。

经过了所谓的「长征」,毛成了四处逃窜、居无定所的老鼠,当时全国只剩一个地方可以存身,那就是刘志丹领导的陕北红区。作为乞讨者,毛尚未登门就开始散布对刘志丹不利的舆论。


刘志丹
一九三五年九月十二日,毛朝刘志丹的根据地出发时,对高层定调子说,刘在「领导上不一定正确」。言外之意,陕北红区最高领导人刘志丹不能在这个位置上,毛要在此地称霸。

九月中旬,「主管根据地」但又没有任何根据地可以主管的中共北方局,奉毛泽东之命前去唯一尚可以存身的陕北「肃反」。北方局的人一到就跟刚被蒋介石从南方轰到这里来的红二十五军联起手来,向本来在陕北红区活的挺自在的领导人刘志丹和刘的战友们开刀。

红二十五军人数三千四百,不如刘志丹的五千武装力量强。但刘没有抵抗。当他从前线被召去后方,途中得知是要逮捕他时,他仍自己走进了班房。这是党性在起作用。是啊,谁能戴着「党的一份子」的紧锢咒跟党斗,而且能斗嬴呢。

刘志丹决没有想到,他的束手就擒破坏了毛的下一步计划,于是他服从党的行为不但不被赞赏为对党忠诚,反而被歪曲成罪证,说他明知要被捕,「反而不跑,是狡猾的以此使党对其信任」。

那么刘志丹怎样做才会得到党的欢心?如果他选择跑或进行军事抵抗,难道就会得到党的信任?

中共大员谴责刘志丹「一贯右倾」,说他是「为消灭红军而创造红军根据地的反革命」。消灭红军的「反革命」自然是杀头之罪。

局外人已经看明白,原来毛泽东要抢夺这块全国唯一可以让自己存身的地盘,刘志丹成了绊脚石。

当刘志丹带着党性自己走进监狱之后,被戴上极为沉重的脚镣,导致后来走路都成了问题。酷刑是家常便饭,烧红的铁丝曾捅进他的一个陕北战友的大腿直戳到骨头上。许多刘志丹的人马被活埋。

此时,在陕北红区具有绝对威望的刘志丹无论怎样做,也无法让毛满意,他的未来命运和文革中的刘少奇一样,已经注定了。

习仲勋被蒙蔽把仇人当恩人


习仲勋。
22岁的幸存者、原中共陕甘苏区主席习仲勋后来说,他和32岁的刘志丹被关在瓦窑堡的一个土牢里,「埋人的土坑已经挖好,我们随时都有被活埋的危险。」

但是刘志丹和习仲勋都没有被活埋,因为这个时候始作俑者毛泽东来了──来扮演一个英明的仲裁者角色。毛传令停止捕人杀人,十一月底释放了刘志丹等人,肃反被定性为「严重错误」,两个替罪羊受到处分。

既然毛来了一切都可以平息,可以停止捕人杀人,释放刘志丹、习仲勋等人,否定肃反,那么也就是说,只有毛有权传令捕人杀人,关押刘志丹、习仲勋等人,和决定搞恐怖肃反。

江青在四人帮被告席上所说的「我是主席的一条狗」,在陕北就被毛娴熟运用,遭狗咬的习仲勋说:「毛主席晚到四天,就没有刘志丹和我们了,他们已给刘志丹和我们挖好了活埋坑。」没有毛的命令,谁敢活埋他们呢?习仲勋和刘志丹被毛蒙蔽,把仇人反当恩人。

至今,「斗争」「平反」再「斗争」、再「平反」、再「斗争」……,拢络人心时红烧一锅狗肉,震呆一批家狗,让两眼昏花、头脑不清的人患上严重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对党生出「爱」来。这不,十七大三中全会之前,撤了四个中委的官职,消了一些人的怨气,中共才能坐下来开会。

毛要利用刘志丹又要除掉他

毛成了救命恩人,这使他接管陕北根据地时,一路平坦,没有阻力。

作为根据地的创始人,从监狱里放出来的刘志丹只分给很低级的职务,做由一帮新兵组成的红二十八军军长。即使是这样,毛还不放心,派亲信做二十八军政委,以掌握刘的动态。被排斥在领导圈之外的刘志丹庆幸保住了一条命,他公开表态支持毛的权威,还要受害的战友们也都听中央的。

刘志丹又错了,他不知道毛是残酷的,一般人是「我要活,也允许你活」,但毛却不,只要他看上的,他一定要据为己有,而且把你消灭,以防后患。在毛眼里,刘志丹是个心腹大患,因为他在当地势力太大,找准一个适当时机就能很轻易的把被夺走的权力再夺回来。

对付刘志丹,毛是非常谨慎的,在当地同情红军的人眼里,刘志丹是个英雄。毛不想把刘志丹打成「敌人」消灭,实质上毛也做不到这一点,因为毛被国民党打成光屁溜儿来的,是陕西根据地的倒插门毛脚女婿,而婆婆刘志丹早已经在当地奠定了巨大的声望。毛不愿意放过继承这一无形巨大的财产。

但是毛也决不想留着刘志丹这个活口。刘是本地领袖,尽管当地的西班牙天主教主教,不喜欢他剥夺教堂和富人的财产,称他为「天不怕地不怕的、浑身上下都是反骨的密谋家」,但是他没有触及贫民的利益。毛来到陕西以后,计划很快要从本地人身上挤榨粮食、金钱、士兵和劳工,这类政策必将引起本地人的反抗,土生土长的刘志丹极有可能成为这些反抗的带头人,毛的地位又将受到冲击。

毛认为,只有除掉刘志丹才能一了百了,但必须要给他立「烈士」牌坊,这样才能一箭几雕。

毛泽东终于除去心头大患


中共没打侵华日军,而是在逃亡!
中共把「长征」说成是北上抗日, 其实北上抗日是中共掩盖失败的一个无耻谎言,史实是1933年10月至1934年1月共产党的第五次反围剿遭到惨败,中共农村政权相继丧失,根据地日益缩小,中央红军被迫逃亡。这才是「长征」的起因。

向西突围,曲线接近外蒙和苏联是真正的长征路线意图。当时中共步履维艰,西进靠近外蒙,不致腹背受敌遭聚歼,兵败则进入苏联。选择走山西和绥远,一方面可以高举抗日大旗争得民心,另一方面是这一带安全,没有日本人,侵华日军侵占的是长城一线。一年后共产党在内斗和外耗中逃亡到陕北时,中央红军主力由八万多人减至三千人。

在陕北安顿下来不久,毛又着手所谓的「东征」,中共宣传说东征是去打日本。其实一个日本人也没打,连日本人的边也没沾。毛的真正目地是东渡黄河,到富裕的山西省去,在那里招兵筹款,如有可能建立根据地,再向北去苏联卫星国外蒙古边界。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第30章写道:东征于一九三六年二月开始。就像长征一样,毛招了些兵,掠夺了些财物,但不等靠近外蒙古,就被蒋介石的军队赶回了黄河以西。在这场短短的征途中,刘志丹死去,年仅三十三岁。中共说他死在战场上,但他死的前后一切细节都说明他是被谋杀的。

死的那天是一九三六年四月十四日,在一个叫三交的黄河渡口。十三日那天,是毛亲自下令刘志丹去三交的,去的第二天刘就被打死了。

中共说一挺「敌人」的机关枪,在扫射进攻的红军时,打中了他的心脏。但刘志丹并没有在进攻的红军行列里,也没有在两军的交叉火力线上,为了安全,他在两百公尺外的一座与进攻红军面对面的小山上用望远镜观战。如果打死他的真是一挺「敌人」的机关枪,那挺机关枪一定犯羊角疯:它本来在朝红军方向射击,突然掉转枪口射出一颗子弹,就那么一颗子弹,从两百公尺外准准射进刘志丹的心脏,精确度让神枪狙击手望尘莫及。

刘志丹中弹时,有两个人在身旁,一个是政治保卫局的特派员,姓裴,长征时他负责看守红军的金银财宝,可见他是被信任的人。另一个是刘的警卫员。根据裴自己的描述,刘志丹中弹后,他叫警卫员去找医生,「当医生来到时,他〔刘〕已完全停止了呼吸」。也就是说,刘志丹死时,身边只有裴一个人。

按理来说,一枪打在心脏而毙命,外貌没有破相,遗体应该完整。奇怪的是,刘志丹下葬的时候没让他的遗孀看遗体。她回忆说:「我要开棺看他一眼,周恩来副主席劝说道:『刘嫂子,你身体不好,见了更难过。』所以没看到。」七年以后才终于同意让她开棺看了,但那时遗体已经腐烂。

难道警卫员那一枪没有打中心脏,裴特派员又后补一枪,打在头上?60年代,国内放映过前苏联的纪实电影,里面就有苏联高级官员被自己人打死的镜头。到底是谁打死的并不重要,是谁下的命令周恩来知道。

据那个年代的干部回忆,刘志丹死前,毛的一系列周密安排显示要他死是毛泽东的意思。死前八天,毛下令:「二十八军以后直属于本部指挥」。这意味着,刘志丹一旦死亡,不要层层汇报,而是直接报告给毛。命令下达两天以后,毛任命刘志丹为军事决策机构「军事委员会」委员,刘获得全面平反,这样刘死后不会被怀疑是暗杀,他手下的人不会愤怒造反。

在中共史上,刘志丹是唯一一个死在前线的根据地最高领袖。不仅他,他在陕北的左右手都在他死的几个星期内先后被打死:杨琪死于三月,杨森死于五月初。也就是说,毛到陕北几个月内,当地的三个红军最高指挥官都“死在战场”。这样的命运在红军里绝无仅有。


毛假惺惺题词:群众领袖,民族英雄。
这三个人死了,潜在的对毛造反的本地领袖不复存在,毛那紧绷的神经才真正放松下来。为了继承刘志丹在当地的巨大声望,毛为刘志丹举行隆重公葬仪式,把保安县改名为志丹县,毛亲笔题词,说刘志丹的「英勇牺牲,出于意外」。

后来,虽然陕北人有过一些小规模反抗,但都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毛泽东于是在陕北放心的住了十一年。

网上重提这段历史的目地

为何近来中共和民间争提这段历史,而且都以习仲勋的名字为题?因为习仲勋的儿子习近平突然在中共高层处于举足轻重的地位。

中共御用文人写的《高层恩怨与习仲勋──从西北到北京》,把老毛描写成拯救习近平他老爹习仲勋的大救星。实质上恰恰相反。老毛是残害刘志丹和习仲勋等的大凶,这一点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里有非常权威的描述。

习近平,你看到了吗?正义和邪恶的力量都在争取你!

在1935年那样的历史环境下,不止你爹一个人受了毛的蒙蔽,对中共一直忠心耿耿,今天互联网如此发达,只要愿意睁着眼,愿意敞开心扉,去看看《九评共产党》,就会了解到毛泽东的残忍和中共的邪恶,你就知道残害中国人民的中共是没有未来的,你就会思考在中共高层的位置上,自己应该怎样做才能成为民族的英雄。△

(人民报首发)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