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座深遠奇麗的高峰(多圖)
 
作者:林海欣
 
2006-1-1
 

法輪功學員陳華

【人民報消息】我第一次見到她,是在一個朋友的家裡,幽靜的居室內,聽一個纖弱的女子不斷咳嗽著,講述著她的殘酷經歷,她的生死逃亡,感覺著她的堅韌、美,……和痛。日光在時鐘的滴答聲裡越來越暗,沒有人說話。

那時,她歷盡艱險剛踏上自由的土地,隔著微喘的聲音,我猜度著她的生長環境,文化背景,想像著故事裡面的故事。兩個月後,我如約採訪了她。一件簡單的黃色煉功服,臉上沒有了備受摧殘的痕跡,明朗地笑著,給人的感覺是秀麗、敏捷和溫雅。交談過程中,她那雙交織著悲歡思索的眼睛,閃露著難得的真實。

她的人生,像是看到一座深遠奇麗的高峰,不停息的攀登中,所有的艱辛都因那峰頂的壯麗而消融……

青春之光與生命的完美

「我叫陳華,生長在廣州。1991年考取了中國安徽財貿學院主修國際貿易,畢業後進入廣東省紡織品進出口(集團)公司,任總裁秘書。曾拍攝過兩部電視、一部電影,在廣東電視臺的《一代風流》(原著《三家巷》)中飾演小胡杏,珠江電影制片廠的青春影片《眼鏡裡的海》中飾演班長,此片的主題曲《燭光裡的媽媽》一直受觀眾喜愛。我自信,無論什麼時候、在哪裏,對於這個社會來說我都是有價值的人。然而此刻,我卻在懇請難民保護,更糟的是如果我現在仍在中國,也許我會第三次被關進勞教所。因為我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兩次被非法勞教,經歷了八十多天絕食抗議,才在生命垂危之際被放回。2005年3月廣州610又要把我綁架回勞教所,說我利用網絡宣傳法輪功,我不得不離家出走……也許你們從我平靜樂觀的外表看不出我所經歷的苦難,苦難沒有留下印跡是因為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展現給人們的就是法輪大法的平和美好……」陳華流利的英語和敘述,感動著聯合國大廈裡的官員。

殘酷和美麗,陽光與風暴,如何能一統在這個柔弱的女子身上?

陳華出生在一個文藝家庭,父母都是廣州市歌舞團的演員,在藝術氛圍的薰陶下,她能歌善舞,朗誦,音樂,拍戲,鮮花掌聲,織成了一個少女的青春夢幻。大學畢業後獲得了一個稱心的工作,很快與青梅竹馬的男友建立了如意的小家庭。

「我其實是一個很有生活情趣的人,會做好吃的飯菜,能使生活變得很有姿彩。但看起來一切都很美滿時,我卻感到迷茫,難道人生就是這樣嗎?」陳華笑著說。她的內心深處常湧動著一種說不出的渴望,說不清自己想要追求的是什麼,直到有一天看到了一本書《轉法輪》,才明白自己一直以來的渴求根源於哪裏,她從中看到了一條能使生命昇華通向完美的路徑,看到了一座奇麗的高峰,一切都是那麼真實,感嘆原來神佛就是昇華了的生命,覺悟了的人,竟就這麼簡單。從此以後她走上了修煉的道路,原本患有的慢性胃炎和丙種肝炎迅速不治而愈,尤其是丙種肝炎的陽性轉陰性,肝功能完全恢復正常被視為奇蹟。


陳華在煉功場煉功

浴火中摧不毀的信念

我曾問陳華生活中喜歡哪一類人,她說:深邃的人。我想她所說的深邃,是否包含著一個修煉人看到的生命的深邃高遠,看到的真理高峰,以及在向這峰巔攀登的途中,生命的堅韌、承受和善性力量。自1999年7月法輪功遭到中共鎮壓之後,陳華和許多法輪功學員一樣,為堅守自己的信仰經歷了煉獄般的苦難。

1999 年12月21日,陳華因到北京上訪,被關押在廣州市天河區看守所,當時公安以罰跪廁所、打板子、灌鹽水等體罰阻止煉功,她對此表示抗議並有一天沒進食。第二天他們以救她的命為名,叫四五個男大差(勞教犯)將她仰面按倒在地上,截斷礦泉水瓶上半部分倒過來作『漏斗』,用牙刷柄撬開口齒,用『漏斗』塞住,將一包食鹽倒進一塑膠杯,由男大差暴力灌入。她緊閉口齒反抗,他們又用毛巾蒙眼,又掐鼻子下頜,為使她口齒張開,一女公安甚至站在一旁指使男大差用花枝撓癢。口齒張開後水和鹽往裡嗆,痛苦得她幾乎窒息昏死。折磨完後一名男大差當即昏倒,牢裡其他人嚇得渾身顫抖不敢哭出聲。她的牙床被撬出血,手腳磨破,發聲困難,幾天吐出來的全是鹽和血水。因絕食絕水要求無罪釋放,陳華是第一個在廣州天河看守所被野蠻鼻飼灌食的人,他們將她雙手銬在椅子上坐立,頭往後昂,幾個人按住不能動彈,強行將膠管從鼻子插進胃裡,還泄憤地要求獄醫來回插進去再拔出來。

有一次,管教又把她帶到一間門窗用報紙封嚴的黑房,招來三四個吸毒打手和幫兇,把她『綁腿』(雙腿盤上再用床單8字型捆綁、雙手反綁在後)放在房中間,再毆打、灌辣椒不准睡覺、不准上廁所,在耳邊高聲攻擊謾駡,長達十幾個小時……「我想到死,我看到那個在牆角燃燒的蚊香,想挪過去一頭撞在那個尖角上……」

2004年7月14日,經過80多天的絕食抗議,要求無罪釋放,她終於憑著頑強的意志走出了牢獄。帶著以親身經歷揭露中共滅絕法輪功,及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的強烈心願,她歷盡艱險逃出中國,漂洋過海來到了自由世界。「再也找不到什麼比共產黨還邪的了」,陳華感慨地說。

那座深遠奇麗的高峰


舞蹈「蓮花仙子」

是什麼力量支撐她在非人的折磨中挺過來、度過了黑暗?這個幾乎見證了對法輪功的全部迫害的普通女子,像所有那些歷盡磨難的法輪功學員一樣,憑著他們的信仰、以及從信仰中汲取的道德勇氣和獨立人格,構成了他們的非凡人生及生命的輝煌。

浴火重生,親歷過人性、美的被扼殺摧殘,更想把美好和善良傳遍人間。陳華其實是幸運的,她的藝術天份和審美情趣,並未因暴力的摧殘而消泯,在一個新的天地中,這些豐富的感觸和經驗,帶著修煉人的祥和,向人們展現著活力、詩意和女性的美。

在聯合國機構,陳華和她的功友們表演的舞蹈「蓮花仙子」,以行雲流水般的韻律,表現了其出污泥而不染的聖潔、欲將美好和真理帶給人們的高貴品質,以及中華文化的美麗。

不知不覺中幾個小時已經過去了,燈光在四處漸漸地亮起,微風中市聲喧囂。分手之際,看著她跳脫的眼睛,竟有些懷疑剛才陷進的殘酷和沉重。畢竟都過去了,善惡榮辱,一切都將在最後的審判中定格。

而高山仰止,那座深遠奇麗的高峰,那條吸引追尋者們舍命前行的路,是否是生命最終的指向?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