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的土匪哪有這麼邪啊?(多圖)
 
作者:肖靖
 
2005-12-31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剛當上中共惡黨總書記不久,在國家電視臺回答外國記者「如何看待八九民運女大學生遭到強姦」提問時,不假思索的脫口而出:「6.4暴徒,罪有應得!」當時在電視機前看到這一幕的觀眾,不由得心裡咯噔一下大叫不好:「糟了,來了個沒有人性的傢伙。」

在這個毫無人性的江鬼的領導下,中共的國家機器更加殘酷的迫害老百姓。在羅幹的威逼利誘下,公安、警察、武警、軍人等被訓練成毫無人性、欺壓百姓手段極其殘忍的專政工具,群眾把它們統統叫做穿著制服的地痞、流氓、土匪。老百姓說「過去土匪在深山,現在土匪在公安」;「大蓋帽,吃了被告吃原告」。

其實過去的土匪在中共公安警察面前,什麼也不是。中共給打手們穿上警服、制服,給予「合法」的身份,拿國庫的錢給打手們發「工資」,給打手們買各種各樣的設備,叫它們幹的「工作」就是用各種流氓邪惡手段,包括誣陷、綁架、抄家、打劫、酷刑折磨包括強姦輪姦等等,來對付老百姓。怕他們不夠邪不夠惡,還用發「獎金」的辦法刺激和膨脹他們的獸性。

在高智晟律師為法輪功三致中國當局的公開信裡面有這樣幾句話:「其最持久地震蕩著我的靈魂的不道德行為記錄,即是「610」人員及警察的、完全程式化的幾無例外地針對我們女同胞女性生殖器攻擊的下流行徑!幾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過程中都遭到了極其下流的攻擊……」

過去的土匪哪有這麼邪啊?

明慧網在12月30日發表了一篇關於中共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的六年多來,法輪功女學員遭受的性虐待的綜合報導。對女性法輪功學員的折磨和淩辱以及她們受到的傷害令人觸目驚心。而打手們的殘暴程度,令人懷疑它們不是人類,而是地獄裡的小鬼禍亂人間。

據「法輪功人權報告」中「對婦女施暴」部份的描述:數十萬遭到羈押的法輪功女學員中,沒有幾個能逃過被剝光衣物的羞辱(有時是長期的),不准使用衛生棉,性侵犯或強暴威脅,或是胸部及外陰部遭拳打腳踢等等。更邪惡的是,警察不僅指使在押犯人對女學員進行性迫害,甚至中共警察也獸性大發,強暴或輪姦法輪功女學員、用電棍電擊陰道、用硬毛刷插入陰道刮搔、將女學員扒光衣服丟入男牢…… 一位死裡逃生的法輪功女學員說:「那裡面的邪惡外界是無法想像的。」

◆ 中共制度性唆使和保護犯罪

◇ 中共黑窩北京城裡的罪惡

在北京女子勞教所調遣處,警察經常把法輪功學員關在單獨的房間裡進行毆打,酷刑折磨,時常聽到慘叫聲。警察霍秀雲唆使勞教人員,將學員的嘴堵住、整個頭埋在被子裡,拳打腳踢學員的下身,用蒼蠅拍猛抽其陰部,造成陰部大面積破損、腫脹、小便艱難;大法弟子李紅(女,30多歲,湖北人)也曾被惡警指使的張速、嚴玉清、張翠芬施以這樣的酷刑;未婚女學員也同樣遭受性侮辱。

北京法輪功學員劉昇平在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因不寫放棄修煉的「保證」被警察扒光衣服摁在地上用四五根電棍電,電流大到她被踩在地上還身不由己地往起蹦。她到勞教所時前胸後背都是一個個電棍留下的焦痕。


性虐待:幾個惡警站在木板上,木板下的女
學員內臟都被踩壞了。
北京朝陽分局第二看守所的警察對未成年少女都不放過。好幾個警察一起長時間用最污穢、下流無恥的話侮辱年輕女學員,揪頭髮、扇耳光、用腳踹、擰、掐、撅、扭敏感部位等;逼迫女學員光腳蹲在水泥地上,有的女學員來例假都不許穿內褲;學員稍有不從,就會立刻遭到管教和刑事犯的毒打,被強行扒光衣服,綁在用木板釘的十字架上,一動也動不了,大小便都不允許下來。這些被綁的女學員有的來了例假,血直往下流,男惡警竟然若無其事的在她們身邊走來走去;警察還殘忍的把女學員按在木板上,再在小腹部上邊放一塊木板,四個人站到木板上猛踩,直踩的血、尿都流出來,內臟也被踩壞;一個未婚女學員被踩昏醒來後還是不說地址,他們就把她的衣服扒光,四名惡警也脫光衣服要輪姦她,女學員被逼無奈說出了姓名和地址。

在北京石景山看守所,有一位被非法關押的女學員,三十歲左右,長得非常漂亮,被用酷刑折磨後,男惡警們還扒光她的衣服把她四肢分別綁上,然後給她拍裸體照,再拿照片給她看,侮辱她,駡她,威脅她把照片拿到社會上給大家看。


北京女學員,被惡警在光天
化日下強暴。
一名北京法輪功女學員在張貼法輪功傳單時被一名公安攔下當衆毒打,該公安幷對路人吼叫:「她是法輪功學員,是反動份子,就算我打死她也不算啥。」毒打過後,該公安把這名女法輪功學員拖到橋下,撕破她的褲子,強暴了她,之後坐在她身上,用盡全力將警棍插入她的陰道中。

2004 年4月6日上午,現定居日本的法輪功學員金子容子在日內瓦聯合國人權大會關於婦女人權的專題上發言,講述了她在北京女子勞教所的經歷。她說:「警察逼迫我放棄我的信仰。他們把我的兩隻手兩隻腳都銬在床上,手銬勒得特別緊,手腕都卡出了血,不光鼻子裡插著胃管,他們還強行給我插上尿管,不讓我下來上厠所。當時正趕上我來例假,他們怕我把被子弄臟了,給我墊上塑料布,光著下身……6月份的北京氣溫有35、36度,身下被汗水、分泌的東西潮乎乎地烘著,上面灌完食他們不把食管拔下來,也不系好,灌進胃裡的東西反流出來,流到脖子上、肩膀上,到處都是粘乎乎的髒東西,他們一直捆了我近二十天。後來他們把我放下來,我在床上已經起不來了,後背全都爛了,也不會走路了。」

2005年3月8號國際婦女節,兩位來自德國和法國的法輪功學員,熊偉和陳穎,在斯特拉斯堡歐洲議會媒體中心揭露了中共勞教所對女性尊嚴與權益的剝奪。被營救到德國的熊偉講述了她在北京女子勞教所的經歷。她說即便是來例假的時候也不許上厠所,不許用衛生巾。她抗議暴力時警察就用手銬銬她幷恐嚇說:「我把你手指一根一根掰斷,用開水把你燙熟了,看你還煉」。幷提到一位19歲的女大學生,被警察指使的八個吸毒犯毒打,將女孩的衣服全都扒光,把襪子和褲衩塞到嘴裡,用很硬的鞋踢她的下身。二十多天后見到女孩時已精神不太正常。

陳穎說,她在勞教所時被強迫脫光衣服蹲下,洗冷水澡。警察指使5、6個吸毒賣淫的犯人打她,卻因抗議被銬在窗戶上,強制注射不知名的藥物。當藥物進入身體時,陳穎感到心臟和血管撕裂般的疼痛,左半邊身體出現抽搐,記憶力也在喪失。

2005 年11月25日,河北省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裡,警察何雪健竟然在一個下午接連強暴兩名女法輪功學員,其中有相當何某母親一般年紀的婦女。另有河北省邢臺公安局及一個區分局的警察,在一輛警車裡,把非法抓捕的女學員雙手銬住,進行輪姦,送到看守所後又扒光她們的衣服用竹條抽打,用電棍電乳房和陰部。


女學員遭中共惡警強暴和摧殘(明慧網)
在廣東,幾乎所有看守所、勞教所的警察毒打女法輪功學員的前胸、乳房、下身,用電棍電乳房和陰部,用打火機燒乳頭,將電棍插入陰道電擊,將幾把牙刷捆綁一起,插入陰道用手搓轉,用火鈎鈎女學員的陰部;男警察當衆亂摸女學員的敏感部位,侮辱學員;不僅如此,警察還用手抓住男法輪功學員的睪丸攥,長時間用電棍電擊男學員的陰部致重傷潰爛出血,手段極其下流殘忍。

瀋陽馬三家勞教所裡,法輪功學員因不放棄信仰,經常被扒光衣物,赤身露體站在錄像機前受淩辱;長時間赤身露體站在雪地裡挨凍;陰部遭受電棍電擊。2000年6月,18名女法輪功學員被扒光衣服,扔進男牢房,遭受警察鼓動的男囚們的強暴。

根據全球營救受迫害法輪功學員網站的資料顯示,懷孕中的女性法輪功學員很多被要求強制墮胎,蘭州大學歷史系博士生王紅梅因堅持修煉,2001年6月7日被蘭州大學警察局警察抓捕,後關進蘭州市桃樹坪勞教所。當她被捕時,她已懷有身孕,但警察對她做了強行流産。爲了方便非法關押,河南省淮陽縣魯臺鄉懷孕九個月的法輪功學員王桂金被當地610警察和計生委合謀抓去強行引産(實爲墮胎)。

99年10月31日被非法拘留在長春市的八百餘位法輪功修煉者中有懷孕的婦女,也有帶著嬰兒的婦女。目擊者說:「一名警察踢一位懷孕婦女的腹部,疼得孕婦汗流滿面痛苦不堪……」。

◇ 重大女生被警察當衆強姦案—— 報案者被抓,受害人失蹤,施暴警察逍遙

魏星艶、女、28歲,重慶大學高壓輸變電專業三年級碩士研究生。2003年5月11日魏星艶因講法輪功真相被非法抓捕。 5月13日晚上,警察把她抓到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的一個房間,叫來了兩個女犯人強行扒光了她的衣服。魏星艶高喊:「我是大法弟子,你們無權這樣對我!」 這時竄進來一個身著警服的警察把魏星艶按在地上,當著兩個女犯人的面強姦了她。魏星艶正告惡警:「我記住了你的警號,你逃不了罪責。」

從那以後,魏星艶絕食抗議迫害,被強制灌食幷插傷了她的氣管和食管,造成她不能講話。5月22日奄奄一息的魏星艶被送進重慶市西南醫院,由許多便衣(610警察)日夜看守,盤查、跟蹤、抓捕去探視的人。

強暴案曝光後,沙區公安分局不但不查處犯罪警察,反而追查、抓捕報案人。重慶610、公安夥同重慶大學,一方面極力掩蓋事實真相,一方面瘋狂抓捕重慶法輪功學員,數十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與此同時,重慶大學被正式通知統一口徑:「對外一律不承認有魏星艶這個學生,不承認有高壓直流輸電及仿真技術專業(或高壓輸變電專業)」,封鎖魏星艶在重慶大學的所有檔案資料,幷在重慶大學網站上刪改魏星艶所在的「高壓直流輸電與仿真技術」專業有關的資料;凡談論魏星艶事件的人都成了610警察抓捕的對象;與魏星艶同宿舍的女生和同住一層樓有半層樓(一層樓的半邊)的女生突然全部不知去向,據悉,都被610秘密控制在其它地方;所有知情警察包括當衆強暴魏星艶的警察全部被調離原崗位,以避風頭。

魏星艶本人至今下落不明……

◇ 河北涿州警察接連強暴兩婦女案——受害人正被懸賞搜捕


劉季芝被毒打幷奸污,臀部、腿部多處外傷
2005年11月24日晚,河北省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警察將法輪功學員劉季芝(女,51歲)和韓玉芝(女,42歲)從家中抓走後,對她們進行非法審訊和毒打,期間一個警察在劉季芝上下身亂摸,幷無恥的說:「這就叫耍流氓嗎?」「再煉法輪功,罰得你們傾家蕩産!」

25日下午,警察何雪健把劉季芝帶到一間屋裡,劈頭蓋臉的暴打,隨後又把劉季芝按倒在床上,摸她的乳房,撩開她的衣服用電棍電擊乳房。看著電出的火花,姓何的警察連說:「真好玩!真好玩!……」這時,屋裡另一個警察王增軍惡狠狠的說:「揍她,使勁揍她!」

姓何的警察不顧劉的拼命掙扎,使勁扒去她的衣服,坐到她的肚子上,同時還將手指插入劉的下體亂拽。隨後他又換了一個方向扒劉的褲子。劉在掙扎中說:我是爲你好,不要幹這種事!你是警察,不要犯罪,傷天害理呀!你是年輕小伙子求求你,放過我老太婆。姓何的警察置若罔聞,只顧瘋狂的把生殖器掏出來對劉進行強暴。過程中姓何的警察還不斷狠命的抽打劉季芝的臉與狠掐脖子。

警察何雪健在強暴了與其母親一般年齡的劉季芝後,獸性未盡,又強暴了42歲的韓玉芝。整個過程警察王增軍一直在場,卻沒有任何制止施暴的舉動。

之後,兩位受害人被強迫拖地、幹雜物,直到她們的家屬分別被勒索3000元後,才得以回家。3000元相當於當地一個農民整整一年的收入。然而,災難遠遠沒有結束。

事件曝光後,爲了掩蓋事實,河北涿州市東城坊鎮惡黨政法委書記宋小彬、綜制辦柴玉喬、西疃村惡黨支書楊順,成立了三人組,跟蹤、恐嚇受害人家屬,監控住宅,幷對西疃村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監控,不准出遠門。東城坊鎮還開了一次全鎮書記、村長擴大會議。會上傳達了河北省公安廳懸賞10萬元尋捕兩名受害人,企圖推翻此案,還要對受害人再罰款4千元,然後送勞教。

◆ 執行滅絕迫害 女警察變態 犯人罪上加罪

在迫害法輪功運動中,中共把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與警察的獎金、業績和升遷掛鈎。按照「610辦公室」制定的政策,逼迫一個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一個警察可以得到幾千元獎金,甚至更多,還有提幹等好處,幾年來直接導致全國各地的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等,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喪心病狂的迫害和慘無人道的折磨。

對女性法輪功學員進行性摧殘的不僅僅是男警察,女警察在金錢和利益的驅使下也心理變態,淪喪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也肆無忌憚的蹧蹋女人,幷且,還以減刑等誘餌指使刑事犯、吸毒犯、妓女等折磨淩辱女法輪功學員。

河南十八裡河女子勞教所裡,吸毒犯在警察隊長的指使下,用盡各種下流手段殘害法輪功學員。一位47歲的法輪功學員,被吸毒犯扒光衣服,上繩,往陰道裡塞髒抹布,塞滿後用腳跺,用牙刷往陰道裡捅。還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因爲不駡老師,不批「真善忍」被懸吊在鐵窗上,扒光衣服;吸毒犯輪流折磨,兩隻手分別抓住她的乳房用力往下拉,使乳房嚴重受傷,鮮血順著乳頭往下滴。在被上繩前不讓大小便,用女人用過的衛生巾抹上糞便再用透明膠布粘在學員嘴上。

大連戒毒所裡,一位文靜的姑娘常學霞因爲不放棄信仰,被管教萬雅林指使的幾個刑事犯人扒光衣服,掐乳頭,揪陰毛,嘴裡不斷地駡下流話,看她還不轉化,就拿來刷水槽的刷子,往她陰道裡捅,下面放一盆水,捅一會看看有沒有血滴在盆裡,看沒出血又換成大的鞋刷子瘋狂捅她的陰道;另一位叫王麗君的女大法弟子被用系上扣的繩子在她的陰部來回使勁拉,用拖把折斷後帶刺的一頭往陰道裡捅,導致大出血,整個小腹和陰部都腫起來,象放了一個球一樣,褲子提不上,尿排不出,腿也瘸了;還有一個未婚女孩也被用了這種酷刑。

江蘇省方強勞教所女警察蔣冬梅以減期爲條件,唆使牢頭謝麗芳(28歲,妓女、洗頭房老板)、盛春蘭,夥同一些按摩女(也是妓女),把全組法輪功學員逐個騙、拖進禁閉室,剝去衣服,按倒在地,上身騎一人、下身騎一人進行惡毒、變態的人身淩辱:掐乳頭、針扎乳頭;方凳砸小腹部、踢下身;膝蓋頂陰部、拔陰毛、往陰道裡塞紙。法輪功學員杜秀菊(42歲,未婚,連雲港技校教師)被迫害後一個多月下身流血不止。被迫害最嚴重的是黃紅萍(35歲,河海大學化學系89屆畢業生),她被謝麗芳等犯人惡毒的亂踩亂踹她的頭、臉,亂抓她的頭髮往牆上撞,用盡了上述所有的惡劣手段,大小便全都在褲子上。這些犯人還邊打邊駡:「打死你就像打死一條狗,勞教所不會追查我們責任的。」黃紅萍的腹部、大腿兩側,下身全部青紫、皮下出血,慘不忍睹,躺在床上一個多月不能正常行走,後走動需兩人架扶。江蘇常州市法輪功學員王玉琴,女,45歲,就是在這種邪惡的迫害下,於2002年正月30日含冤去世。

以上事例,只是冰山一角。

血腥殘暴的迫害,與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有直接關係。在中共開動整部國家機器迫害法輪功之前,羅幹親自指揮公安系統到處想方設法要搜索法輪功的不是,包括派遣特務以學功的方式混進法輪功學員當中搜集情報,結果查來查去,發現法輪功根本就沒有任何問題。在迫害法輪功期間,羅幹頻繁到各地督導、部署,並先後在許多省市地方蹲點,秘密策劃進一步鏟除法輪功。羅幹還親自到監獄、勞教所、教養院和派出所,教唆基層警察用酷刑和暴力迫害法輪功學員。由於許多省市公安部門對鎮壓法輪功大多有所保留,甚至有些地區知道法輪功真相後便不再鎮壓,對此羅幹非常惱火,更加頻繁到地方蹲點,威逼利誘基層人員犯罪。

中共和江澤民以國家和政府的名義,利用國家機器濫殺無辜、奸淫婦女,這一切導致了社會道德淪喪、人權和法律變的一文不值,婦女權利、尊嚴和民衆的生命安全再無保障,給中華民族帶來無盡的災難。所有參與迫害者,無論在迫害中扮演的是什麼角色,都無法逃脫罪責,必將受到昭昭天理和人間法律的嚴懲。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