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鸣》社论:岁尾年头的惊雷
 
2006-1-1
 
【人民报消息】2005年过去了。这一整年,有两场大运动同时在中国这个运动场上进行,一个是“保先运动”,一个是“退党运动”。“保先”是中共中央发起的官方运动,全称是“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目的是“增强”党的执政能力。“退党”是中共党员自发形成的“民间”运动,原因是看透中共,退出邪恶,以保清白。

这两个运动的起因或出发点其实都是一个:共产党的腐败。胡锦涛想挽救这个腐败的党,所以要“保先”。退党的人是看透了这个腐败的党,所以和它一刀两断。两个运动针锋相对,互相竞赛,一年过去了,胜负如何,尚未分晓,不过各自的记录都在不断刷新。据报道,退党人数已经超过六百万,正往七百万上攀升。“保先”方面,执政能力也一天比一天“增强”,最新的记录当推汕尾开枪,这是“六四”之后中共制造的又一次血案,其“强度”大大超过十六年来所有暴力镇压群众的记录。“保先”成绩年终评比,广东一定稳拿金牌。

按传统民俗,中国人过年爱放鞭炮,所谓“爆竹一声除旧岁”就是常见的春联用语。今年这岁尾年头的“爆竹”自然是汕尾的枪声了,它已引起全世界的注意,使凶手成为过街老鼠。不过比那枪声具有更大震撼力的,是12月12日高智晟律师写给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人们常把震惊四座的发言叫作“放炮”,高律师这封公开信应该说是放了一个“大炮”。它第一次把中国最大的受难群体法轮功所遭受的千古奇冤和骇人听闻的迫害正式摆在中国最高当局面前,义正词严地要求他们立即停止这种反人类的罪行。这封信所揭露的血淋淋的事实,任何人性未泯的人都不忍卒读!在中国境内,在中华民族繁衍生息的土地上,千千万万善良的中国同胞,只因为信仰“真善忍”这些美德,就要受到肆无忌惮的酷刑折磨和恣意虐杀!

残害人身的暴行,哪个国家都有,并不稀奇,稀奇的地方在于:这种行为在任何文明国家都是严重的刑事犯罪,必须受到法律的惩罚;而在社会主义的中国,这种暴行是由国家机关实施,而受害者反倒成为“罪人”!

人类社会自从出现了国家,不管是实行专制制度还是民主制度,也不管它的法律是否公正,统治者总得保障守法民众的生命、财产和安全,这是任何当权者不可推卸的责任,也是这个社会得以正常运作的起码条件。如果某个统治集团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它便没有资格继续存在下去。然而今天的中国就出现了这种反常情况;国家机关本身在犯罪,国家机关本身在践踏自己的法律。“610”系统已经成为中国土地上最大和最可怕的犯罪黑帮。它有超出一切法律规章和道德底线的特权,可以对和平守法的公民任意绑架、囚禁,任意施加酷刑,其残暴程度和无耻程度,不但超出了“人”的界限,而且连野兽都不如。野兽猎食当然是残忍的,但它不过是咬死猎物把它吃掉罢了。多么凶猛的野兽也不会去侮辱猎物,不会故意让猎物延长痛苦求死不得。然而“610”的警察和狱卒却以残暴折磨法轮功信徒为乐事。这些丧尽人性的恶棍,本来按照中国的法律都是十足的罪犯,然而却都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工作人员!

世界上有哪个国家能把这些十恶不赦的暴徒,叫作国家工作人员?只有堂堂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邪恶政权),能出现这种不耻于人类的丑恶现象!

高智晟律师以满腔愤怒揭开了披着人皮的“610”匪帮的真面目,把他们的滔天罪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并且向胡锦涛和温家宝发出紧急呼吁,要求他们立即制止这种罪行。

这封信是在这样一种假设的前提下写的:即胡温对“610”的罪行并不知情。但是不管胡温知不知情,这封信都是满腔赤诚给他们指出一条正路。北京当局已经被江泽民“消灭法轮功”的罪恶决策引到背离人类文明的绝路上来了。胡温立即刹车,改弦更张,此其时也。如果继续装聋作哑,一任事态恶化,那就是把这桩反人类罪揽到自己身上,智者不为也。

不管胡温怎么反应,高律师这封信都是促使中国从野蛮回到文明大道上的醒世警钟。把它叫作“大炮”其实不够,这封公开信应当是2005年岁尾响彻中国上空的一声惊雷。

转自《争鸣》2006年1月号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