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什訪華 美博士促尋找失蹤弟弟(圖)
 
——公安國安三番五次統戰 失蹤弟弟成人質
 
2005-11-16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辛菲11月17日採訪報導)大紀元網站主編黃萬青博士日前致函美國總統布什,希望布什在下週會見胡錦濤時,幫助尋找失蹤的弟弟黃雄,並且要求中共當局停止迫害法輪功。黃萬青透露江西公安、國安三番五次進行統戰,把生死不明的弟弟當作人質要挾家屬。

黃萬青在給白宮的傳真信中寫道,「法輪功學員都是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中共當局在海內外對法輪功的迫害是規模最大的、最殘酷邪惡的、掩蓋最深的迫害,是當今中國最嚴重的人權問題。而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的反迫害行為喚醒了更多人的良知,激勵了許多遭受迫害的中國人敢於站出來維護自己的基本權利……」

「我希望布什總統在下週會見胡錦濤主席時,提出此案,幫助我找尋弟弟的下落,並且要求中共當局停止迫害法輪功,釋放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黃雄失蹤前後

黃雄,1978年生,家住江西省萬安縣,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1999年中共當局開始鎮壓法輪功時,黃雄正在北京一家電腦培訓中心學習,隨後上訪,並經常與北京和家鄉的法輪功學員交流,2000年2月因此被抓,從北京遣返後,被江西吉安行署判勞教2年。

2001年夏天,黃雄被關押近1年半,獲釋回家,進行所謂「所外執行」。因為要經常向公安進行所謂的「思想匯報」,被洗腦,所以黃雄被迫離家出走。離家後,黃雄在各地講述法輪功受迫害的事實真相,發光碟、傳單,因而遭到江西、上海等多地公安的追捕,四處流浪。

2003年4月,黃雄在上海最後一次跟黃萬青通電話後就杳無音信,親戚朋友多方打聽仍無下落。黃雄失蹤前住在上海同濟大學招待所。

*追查線索 律師失自由

大紀元記者曾獲悉,上海同濟大學的保安透露抓過人。2004年7月,同濟大學所在地的洋浦區公安分局國保處(一處)胡處長,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承認,他非常了解黃雄的情況,但不能說。黃萬青通過國內公安系統的朋友查證,也了解到上海公安確實抓過人。

大紀元記者也曾打電話到江西吉安直接負責此案的的國安、公安人員,詢問黃雄下落,但是他們或者表示「不知道」,或者拒絕回答。

上海著名人權律師郭國汀曾代理黃雄失蹤一案,調查跑了好幾個單位,前後拖了半年。查的有關部門都踢皮球。最後找到楊浦公安分局國保處胡處長,他也是以各種藉口拒絕見律師。胡處長還通過他的手下,叫律師不要再找了,說法輪功的案子,他不會見的。

郭律師表示,他獲悉這個處長知道黃雄的下落。他後來又跑到提籃橋監獄去查。調查還未結束,他就被強行停業一年,騙走律師資格證,此案不了了之。

*多方關注 聯合國備案

黃雄失蹤後,黃萬青曾廣泛尋求媒體、國會議員和人權組織的幫助。其中亞特蘭大國會參議員澤爾.米勒(Senator Zell Miller)及國會眾議員約翰.林達(Congressman John Linder),都曾經致函美國駐中國使館幫助打聽黃雄的下落。美國駐中國使館自去年8月起三次聯繫中國外交部,要求提供黃雄的信息,中國外交部至今置之不理,無任何回覆。

今年4月4日日內瓦人權會議期間,法輪功人權向聯合國綁架和強迫失蹤工作組的主席圖珀先生提交了黃雄被綁架之後失蹤一案,圖珀先生接到案件非常重視,並將黃雄失蹤一案列為聯合國緊急救援案例。

*國安送禮和「境外勾結」

黃萬青表示,因為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採取株連政策,如果一個人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而被捕,他的親朋好友、甚至街坊鄰居與工作單位都會受到牽連。他在國內的家人、親屬,也都遭到公安的威脅騷擾,甚至傳訊,承受巨大的壓力。

不僅如此,江西國安還通過家人採用又打又拉的兩面手法向身在美國的黃萬青施壓,一方面,他們不斷對黃萬青家人說,他們一直在幫助找黃雄,多次去往上海,一直在盡力,企圖藉此軟化黃萬青家人,從而再來做黃萬青的勸說工作。另一方面,他們又持續不斷地讓家人對黃萬青施壓,警告黃萬青在美國要「老實點」。

尤其是在大紀元網站刊載《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及引發退黨大潮後,江西省吉安市國安多次到黃萬青的家鄉,以幫助尋找黃雄為名,甚至送禮,軟硬兼施,讓黃不要在海外參與《九評》活動。另一方面,遼寧當局指控著名作家鄭貽春「與境外機構、組織、個人相勾結」,「接受了唐青(黃萬青)大紀元網站的資助」等莫須有罪名加重判處鄭7年徒刑。該案引起國際人權組織和記者組織的譴責。

*公安國安連番出動

據黃萬青透露,原來是江西省的公安和610出面,弟弟未失蹤前,他們四處通緝黃雄,傳訊和騷擾家屬。家屬發現弟弟失蹤後,江西公安和610又以「幫助尋找黃雄」的面目找家屬。尤其是江西省610的頭目田軍,手上沾滿了法輪功學員的血。黃萬青質問他被迫害致死的江西法輪功學員,他都說他知道,他處理過這些案子。

田軍被黃萬青在媒體上揭露後,不再和黃的家屬聯繫,但江西省的國安換了一副面孔出動。江西省吉安市國安人員,以老鄉等名義到黃的家鄉給黃雄的奶奶送禮,說是「關心」。並聲稱國安和公安不一樣,國安素質高,公安是有素質差的。

經常去傳話的是江西省吉安市國安局的張副科長。他自稱完全出於「老鄉和良心」要幫助來尋找黃雄,他來探望家屬沒有上級的指示。最後一次通話,黃萬青指張是帶有「政治任務」的,張副科長在電話裡惱羞成怒大喊大叫。然後吉安市國安局袁副局長出馬,希望聯絡黃萬青,黃萬青不予理睬。

黃萬青表示,國安即是特務,他們一直不肯透露名字,對於具體職務等個人信息一直遮遮掩掩。令人震驚的是,他們確實知道我的隱私,連我銀行帳上有多少錢他們都清楚。這點讓我家人很緊張,很擔心我的安全。

上周,袁副局長陪同省國安廳一個30-40歲的處長又到黃萬青家鄉,該處長對黃家人帶有威脅的口吻說,「他(指黃萬青) 的名字在我們的(黑)名單裡面,他的一舉一動我們都非常清楚,我們有人在美國,在他身邊。」「江西沒有幾個這樣的人(意思是把黃萬青視作重點人物)……」

該處長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透露了他們連黃萬青在美國的生活狀況、甚至銀行有多少錢都很清楚。家屬感到很吃驚。

*弟弟生死不明成人質

國安一直要家屬勸說黃萬青要「配合」才能找回弟弟,不要在海外那麼活躍。

該處長上周擺明瞭說,「找(中國)外交部、找國際組織有什麼用?美國政府、聯合國能拿中國怎麼樣?中國政府釘了板的事兒,他們能怎麼樣?」「大紀元宣傳《九評》,一評共產黨不好,二評共產黨不好,。。。九評還是共產黨不好」,「他(黃萬青)不要一味走得太遠。」「作為中國警察,到時候要抓人我們也愛莫能助。」

黃萬青表示,生死不明的弟弟被他們綁架後當作要挾的人質。他們威脅我的家人說他們「有人在美國」,對我的舉動一清二楚,是什麼意思,想搞恐怖活動嗎?美國正在反恐。最近還抓了好幾個中共特務。黃表示國安善於撒謊欺騙,中共特務在美國是有大量活動,但只能竊取點情報和個人隱私。

黃萬青在信中呼籲布什總統關注此事。法輪功學員都是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但中共當局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糝透到美國,影響美國居民的生活和安全。

黃萬青說:「他們既然聲稱對我的一舉一動都非常清楚,那應該也很清楚我的態度,還有什麼必要做統戰工作呢?他們對身在海外的我一舉一動都清楚,為什麼對在國內的弟弟卻一無所知呢?原來是全國通緝追捕我弟弟,現在卻三番五次來了解情況要幫助找人,找了兩年沒有任何線索,實在是難以自圓其說,不過是騙人的兩面手法而已!」

「我呼籲中共當局、上海當局不要裝聾作啞。還我弟弟!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這種不講人權和法律的野蠻行徑,以及黑社會綁架的流氓行徑,令人憤怒。」「我非常擔心我弟弟的遭遇,我呼籲更多的人們來幫助尋找我的弟弟,一起來關注法輪功學員的遭遇。」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