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作者:易理
 
2005-1-6
 
【人民报消息】江泽民共产党(下称江━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持续了五年多的时间,在这期间有1100余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6000余人被非法判刑,10万余人被非法劳教,数千人被关进精神病院,几百万人被送进学习班强制“洗脑”,有数亿中国人被要求对法轮功表态、签名画押。江━共一方面开动所有的宣传工具,编造谎言,对法轮功进行恶毒地诽谤,极力煽动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另一方面动用全部国家机器,对千百万法轮功弟子实施各种形式的野蛮残酷的迫害,在当代人类历史上书写了最血腥、最黑暗、最邪恶的一页。

五年多来不少人在思索:江━共为什么要对一个与政治本不牵连、毫无关系的炼功群体实施如此大规模的惨烈迫害?法轮功为什么会使得江━共妒火中烧,恨的咬牙切齿,发誓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肉体上消灭”?半个多世纪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使很多中国人形成了一种从政治上看问题的思维习惯,比较普通的一种看法可称为政治关系互动论,即:法轮功发展得太快,人数太多,使江━共不能不警觉顾忌,特别是4.25中南海上访,更引起他们的惊惧不安,出于维护共产党权力的需要,便不得不进行打压。这种认识看似不无道理,其实只是对问题作了一种政治性的描述和解读,根本未触及事情的实质。社会政治只是人类活动最表面、最浅层的体现,它是事物的表象,不是本质。为了弄清问题,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共产党这半个世纪对异己力量的迫害历史,审视一下近十几年中国社会的演变过程,看一看其中的关联,这会有助我们认清江━共迫害法轮功的实质所在,并揭示出共产党的根本性质。

五十多年来,共产党在中国搞了很多次政治运动,其中的“反右”、“文革”、“六四”和所谓的“揭批法轮功”都是来势甚烈、影响甚大的运动,尽管他们各有不同的历史背景和社会政治内容,但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是:这些运动对中华民族都是创痛巨深的伤害。“伤害”可以说是共产党治国理政实践的核心内容,把握住了“伤害”也就把握住了共产党的基本性质。那么共产党在这几次运动中具体打击伤害的是什么呢?我们可以作一概括性的梳理──

先看反右:众所周知,反右的目的是压制政治上的异己力量,在意识形态上搞清一色,实行社会舆论的“一律”。这场运动受到打击的主要是知识分子,它所伤害的是这个群体所特有的道德勇气、直言精神和真诚品格。它所带来的后果是社会言路堵塞、空气沉闷,人们思想言论的拘谨和对政治的疑惧;再看文革:它的浩大声势和旷日持久使得当时的中国差不多人人都受到了不同形式的伤害,也几乎人人都不同程度地参与了对别人的伤害,它是一场中国人的集体癔症大发作,极为严重的伤害了民族的道德文化、国家的元气和社会的凝聚力。这场运动导致的后果是社会文化的荒漠、价值体系的崩塌和人们信仰上的迷失;其后六四──这是一场用枪炮说话的运动,是在和平年代用血与火书写成的共产党政治教科书。它摧毁的是民情、民意、民心,由此使人民在国家生活中失去了任何依恃,甚至包括对民众意志的依恃,真实地把国家变成了一部令民众恐惧的机器。它直接促成了全社会的犬儒化、道德上的麻木利己和混事心理的大泛滥,从而为中国社会的后来演变和共产党接下来的伤害作了历史的铺垫。

经过上述一系列的“伤害”,共产党不仅成功地把中国人民置于了一种受屈辱被奴役任宰割而又无奈的状态,更严重的是,它以自己的邪恶性质在逐渐地蜕变着中国人的人性,毒化着吞噬着中华民族的心志和灵魂。但是要把中国人彻底变成非人,使国人的心灵和人性完全异化,共产党还必须走出最后的决定性的一步。因为以上这些“伤害”虽然是巨大的,但受到伤害的民心基本上还在国家政治、民族文化、社会伦理关系、道德观念等人的社会性这个层面上,这个层面只是人全部存在的一个显化了的层面,是水面之上的冰山。

人是一层次性结构,由内而外含有多个层次,如同一个果实皮、肉、核、籽层层包含,大的说似分为两个层次:一为自然层面,一为超自然层面。在前一层面上人的精神与此世界交织互动,形成人的思想、意愿、情感和各种观念,而后一个层次是深藏不露、无法用思维和语言把握的。用老子的话说:它“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不可致诘”,可它又是真实存在的:“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这个层次蕴含着人的生命之根,存在之本,是人的善根之所在,是人之为人的秘奥之所在,它的发露就体现为人的终极关怀。如果说在“反右”、“文革”和“六.四”中共产党对国人的伤害集中在第一个层面上,那么1999年夏天开始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则标志着:共产党这只黑手已恶毒地伸向了人类的深层存在,妄图掐断人的“善根”,窒息人的“灵性”,毁掉人的内在生命。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人类之所以存在,社会之所以延续,真实的根据不在人类社会这个层面,而在其后、其上的宇宙法理。印度《奥义书》以树为喻,说我们这个世界“根在上,枝叶在下”。人的生命之所以珍贵、庄严,就在于他能知道向上“仰望”。“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令,使我深深敬畏”。康德的话充分展示了人类的这种超越性的仰望情怀,仰望生命之由来、存在之奥秘、万物之根由,仰望那创生一切的宇宙之法理……。1992年一种以气功为形式旨在重德修心、升华精神境界的功法──法轮功,在中华大地上悄然传出,他那博大精深无涯无极的内涵,携天风挟惊雷,直指人心。短短几年,发展迅猛,修者日众,人数近亿。这不仅在中国,在世界也是奇迹。创造出这个奇迹的既不是漂亮的说教,也不是美好的许愿,乃是宇宙的真正法理。他直抵生命的本源,洞彻存在的根底,揭示世界的真象,唤醒尘封的心灵,使道心、天心、人心、物心一一归正,因为这法理乃是宇宙众生赖以存在的根本啊!

由此来看,江━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其意义就超出了政治的范畴,它直接针对的是宇宙的法理,是宇宙的根本特性──真善忍;它所要残害的是人类向上仰望、追求真理的天性,是人心深处依稀尚存的神性,是人的精神之灵──这是这场迫害有别于以往的政治迫害的关键所在。这从下面两点便可以显示出来:其一,以往的迫害是以言行治罪,你反党了所以就惩办你,惩办既是手段也是目的,它是一种简单的处罚惩戒式的迫害。江━共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可以说是以信治罪,你修炼就迫害你,你不放弃信念就迫害你,它是以迫害为手段要改变被迫害者的内心,使人失去正念从内里死去。为此它们采用的手段更阴险、更卑劣、更恶毒,对人残害的程度也更深,一些被它们“转化”的人出来后时哭时笑,心志迷乱精神失控,会处于一种欲死不能欲生不得的精神绝境中;其二,江━共在这场迫害中多次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的搞所谓“崇尚科学、反对邪教”的签名画押活动,这表明共产党要迫害的不只是法轮功学员,而是全国人民。这种在政治淫威下的全民性的签名表态,并不只是为了虚张声势欺骗世界,它的要害在于:向善之心人固有之,但一个人能否真的向善则取决于他自己的现实选择。江━共就是要以这种崇尚什么反对什么的签名,欺骗加逼迫人们自己为自己做个抉择,从而用你自己的手在你的内心烙上一个印记,将你推向宇宙根本特性──真善忍的反面,封死人的向善之心。




如果我们以时间为线索把共产党历次的迫害运动联系起来,便会看到一条鲜明的演变轨迹:迫害正由外及内、由浅至深,步步进逼,直至人的心灵深处;它所危害的范围也在由小到大、由低到高,层层扩展,直至宇宙的法理。而共产党自身的性质也随着这条轨迹愈发彰显。这个过程是历史的也是逻辑的,是共产党的邪恶本质由逐渐暴露到彻底暴露的过程。

我们说的本质不是指共产党的政治本质:专权、专制、独裁,也不是指它的阶级本质:官僚阶层、既得利益集团,而是说它在人世间的本质。迄今人世间的历史就是善恶正邪两种势力相生相克、彼消此长的历史。共产党的性质和它在中国社会的特殊地位,使它必然成为人世间黑暗邪恶势力的代表,成为世间败坏的策源者,无论它的路线方针政策如何改变,无论它打出什么旗号,都改变不了这一点,从这几十年中国社会的演变人们就可以得出这个结论。

1992年邓小平南巡后,在改革开放的召唤下,中国社会实质上开始了新一轮的沉沦。政治权力的无度和滥用导致社会架构失衡、机制失控,社会矛盾剧增,人际关系恶化;经济上的虚浮奢华膨胀着人的贪欲,加快了人的物化,催生着腐败堕落之花;文化上的贪荒苍白使得低俗当道,丑恶喧嚣,变异滋生;道德日衰,世风日下,人心迷乱,民族精神、华夏文化又经历着一场劫难……。就在这个历史阶段,就在世道人心被邪恶势力劫持的时候,历史深处的一条主线在人间展现出来了,这就是法轮功的传出。尽管法轮功无意于社会的兴衰治乱,更无意于国家政治,但宇宙法理一经传出必然使世间道义重张人心归正,这在客观上将对邪恶势力败坏势头形成强力遏制。

善的正的力量出现必然引起邪恶的恐惧和仇恨,这是由邪恶事物的本质决定的。事物的本质是事物的内在特性,是事物非如此不可的决定性因素。对江--共打压法轮功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不解:共产党自我宣称是个“成熟”的政党,有丰富的政治经验,对“反右”“文革”“六.四”或承认“搞错了”,或虽不承认却生怕提及,似乎从历史已吸取了教训,然而在对待法轮功上怎么又要重蹈前辙,再犯“错误”呢?应该说这种困惑仍是从政治上看问题的思维习惯所致。其实江--共对法轮功的打压根本上就不是个“政治问题”,确切的说,它是邪恶势力在人世间对宇宙法理真善忍的猖狂挑衅在社会政治层面上的表现。正因为江--共在本质上是邪恶的,所以它就别无选择的走出了这一步,即便从政治上看是个“错误”,这个“错误”也非犯不可,本性使然。〔注〕
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是它邪恶本质的大暴露,这暴露也必然给人世间带来严重的后果。现实是有目共睹的--就在它们迫害法轮功这几年里,世道沉沦日甚一日,人心腐败愈演愈烈,整个社会道义不彰,正气不畅,诚信丧失,欺诈成风,做假做毒,行黑行恶,法律不威,犯罪日增,人性失常,怪异猖獗,丑类肆虐,人人几乎成敌,心心近乎相忌,中华民族的道德良心悬于一丝,泱泱古国的浩然正气濒将无存,凡良知有见者无不扼腕兴叹。与此世象密切相关的是天象的异变:艾滋病的迅猛蔓延,非典和禽流感的相继出现;洪涝、大旱、沙尘暴、各种地质灾害连绵不断;车祸、矿难、火灾、爆炸、毒气泄漏等群死群伤的灾祸,频频见诸报端--试看今日之神州,竟是如此之天下。而这一切盖源自共产党的邪恶本质。  




事情是清楚的:与其说共产党的专制容不下法轮功,毋宁说它的邪恶本质必然抗拒正与善的力量;与其说法轮功威胁到了共产党的政治权力,毋宁说真善忍的法理使邪恶势力感到了末日将临的恐惧。如果我们不是将问题诉诸于那种自以为成熟而实为异变了的政治经验、思想理念,而是诉诸人的本然之心、天真之性,那么事情就会像皇帝没穿新装一样,是一目了然的。什么政治的需要、社会的稳定,什么改革发展、小康社会,在法轮功遭迫害、真善忍受敌视的中国,这些不过是邪恶势力自欺欺人挟持民众苟延以存的惑世谎言。人无善念,世无道义,何论发展?焉能进步?那种不以人心之归正、人性之向善为实质内涵的所谓进步,是伪进步;那种以损害人的道德、泯灭人的良知而换来的所谓发展,实为人世之大颓败。可以说法轮功目前在中国的遭遇和处境是中国社会诸多问题中的核心问题,对法轮功的迫害一天不停止,就意味着邪恶在中国继续得势,也就预示着世道人心会继续“烂”下去。因为这是善恶正邪两种力量在人世间最直接的体现,这两种力量之间的消长关系决定着人世的清浊兴败,也决定着未来历史的走向。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然而自近代以来社会肌体病象丛生,共产幽灵得以乘虚而入,夺我民族魂魄,噬我文化精髓,毁我道德根基,断我渊源血脉。它鼓噪暴力、革命、斗争,变政治为杀人机器,使“恶”得以横行天下;它喧嚣无神、唯物、进化,假科学之名夺人正信,使“邪”得以惑乱人心,发展到今天,它公然敌视宇宙法理,伤害真善忍,这决不是偶然的。对这个邪恶幽灵来说,这是它本性顺理成章的显现,作为人间历史大剧中的一个重要角色,它就是要演变出这个局面,但对中华民族来说这却是莫大的悲哀,是中国人的奇耻大辱。

表现在人间的历史大剧,从来就没有看客,每一个人都是剧情的参与者和角色的扮演者。邪恶在当下的中国所以会张狂以逞达到它的极致,就是因为这五十年来它制造的连续不断的政治斗争,消蚀了我们最基本的道德判断力,磨钝了我们的良知,挫沉了我们直面真像的勇气,使我们丢弃了人特有的精神自觉,致使在今天当一个关乎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本质和存在的终极性问题呈现出来的时候,我们竟把它看作了一个政治问题,把这个本该由每一个生命自己决断的问题,拱手让给了邪恶势力--“政治”在如今的中国只能是邪恶的特权和专利。终于,邪恶得以沿着它在一系列政治运动中所铺设的台阶,爬上了诋毁宇宙法理迫害世间良善残害人类心灵的巅峰。这一切仿佛是个精心的“设计”,是一个历史的“阴谋”,而这个阴谋所以能得逞就在于我们集体参与了它。几十年来,我们习惯于把自己的思想让邪恶的政治去“统一”,把自己的认识交给邪恶的政治去“提高”,把邪恶政治的宣传导向当作了事物的真相,自觉不自觉的接受认同了它们的蛊惑,以至于被邪恶所裹胁而浑然不知,在麻木与无知中膨胀着邪恶的性质,涨大着它的能量,加剧着邪恶对人世间的异变。这种异变的最可怕的后果不在于社会的腐败和不断出现的灾患,而在于当历史要求我们对善恶正邪做出选择时,我们会昏昏漠漠,内心发不出声音生命无力决断。

选择,这是上苍赋予人的真正权利,在善恶正邪之间做出选择,这是人类心灵中的永恒主题,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它常常以复杂曲折的形式表现于人类个体的内心中,今天,这个主题竟以一种旷古未有的形式--共产党以国家权力敌视宇宙最高法理真善忍--清清楚楚的凸显在中华民族面前。毋庸置疑,这表明历史在今天已进入一个重要的关口:每一个人都无可回避的要作出选择。就像一部洪大壮阔的交响乐临近曲终,以一种更凝练更精粹的形式将它的主题再度表现,如今上演在中国这个舞台上的这场善恶正邪的对峙,其形式与内涵达到了高度的统一,这高度统一强烈鲜明的走出了滚动在人类历史深处的永恒回响,它是对存在于我们心灵中的那个主题明明白白的揭示,也必然是对历史中每一个生命的决定性衡量。这也是上苍慈悲心怀的发露--选择仍然是我们每一个人当下的权利。

注:把江--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看作是错误,这模糊了问题的性质。“错误”一般是指思想认识上的偏差和谬失以及方式方法上的不当,迫害法轮功则是性质极为严重的问题,它妄图伤害的是人类赖以存在的宇宙法理,在人间它惑乱毁害了人心、人性,从更大背景上看它是宇宙成住坏演变过程中,那坏的因素在人间的表征,它是撒旦,是魔性的。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