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絕不是危言聳聽!
 
作者:易理
 
2005-1-6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共產黨(下稱江━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持續了五年多的時間,在這期間有1100余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6000餘人被非法判刑,10萬餘人被非法勞教,數千人被關進精神病院,幾百萬人被送進學習班強制「洗腦」,有數億中國人被要求對法輪功表態、簽名畫押。江━共一方面開動所有的宣傳工具,編造謊言,對法輪功進行惡毒地誹謗,極力煽動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另一方面動用全部國家機器,對千百萬法輪功弟子實施各種形式的野蠻殘酷的迫害,在當代人類歷史上書寫了最血腥、最黑暗、最邪惡的一頁。

五年多來不少人在思索:江━共為什麼要對一個與政治本不牽連、毫無關係的煉功群體實施如此大規模的慘烈迫害?法輪功為什麼會使得江━共妒火中燒,恨的咬牙切齒,發誓要「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垮,肉體上消滅」?半個多世紀接連不斷的政治運動使很多中國人形成了一種從政治上看問題的思維習慣,比較普通的一種看法可稱為政治關係互動論,即:法輪功發展得太快,人數太多,使江━共不能不警覺顧忌,特別是4.25中南海上訪,更引起他們的驚懼不安,出於維護共產黨權力的需要,便不得不進行打壓。這種認識看似不無道理,其實只是對問題作了一種政治性的描述和解讀,根本未觸及事情的實質。社會政治只是人類活動最表面、最淺層的體現,它是事物的表象,不是本質。為了弄清問題,我們有必要回顧一下共產黨這半個世紀對異己力量的迫害歷史,審視一下近十幾年中國社會的演變過程,看一看其中的關聯,這會有助我們認清江━共迫害法輪功的實質所在,並揭示出共產黨的根本性質。

五十多年來,共產黨在中國搞了很多次政治運動,其中的「反右」、「文革」、「六四」和所謂的「揭批法輪功」都是來勢甚烈、影響甚大的運動,儘管他們各有不同的歷史背景和社會政治內容,但一個不容置疑的事實是:這些運動對中華民族都是創痛巨深的傷害。「傷害」可以說是共產黨治國理政實踐的核心內容,把握住了「傷害」也就把握住了共產黨的基本性質。那麼共產黨在這幾次運動中具體打擊傷害的是什麼呢?我們可以作一概括性的梳理──

先看反右:眾所周知,反右的目的是壓制政治上的異己力量,在意識形態上搞清一色,實行社會輿論的「一律」。這場運動受到打擊的主要是知識分子,它所傷害的是這個群體所特有的道德勇氣、直言精神和真誠品格。它所帶來的後果是社會言路堵塞、空氣沈悶,人們思想言論的拘謹和對政治的疑懼;再看文革:它的浩大聲勢和曠日持久使得當時的中國差不多人人都受到了不同形式的傷害,也幾乎人人都不同程度地參與了對別人的傷害,它是一場中國人的集體癔症大發作,極為嚴重的傷害了民族的道德文化、國家的元氣和社會的凝聚力。這場運動導致的後果是社會文化的荒漠、價值體系的崩塌和人們信仰上的迷失;其後六四──這是一場用槍炮說話的運動,是在和平年代用血與火書寫成的共產黨政治教科書。它摧毀的是民情、民意、民心,由此使人民在國家生活中失去了任何依恃,甚至包括對民眾意志的依恃,真實地把國家變成了一部令民眾恐懼的機器。它直接促成了全社會的犬儒化、道德上的麻木利己和混事心理的大泛濫,從而為中國社會的後來演變和共產黨接下來的傷害作了歷史的鋪墊。

經過上述一系列的「傷害」,共產黨不僅成功地把中國人民置於了一種受屈辱被奴役任宰割而又無奈的狀態,更嚴重的是,它以自己的邪惡性質在逐漸地蛻變著中國人的人性,毒化著吞噬著中華民族的心志和靈魂。但是要把中國人徹底變成非人,使國人的心靈和人性完全異化,共產黨還必須走出最後的決定性的一步。因為以上這些「傷害」雖然是巨大的,但受到傷害的民心基本上還在國家政治、民族文化、社會倫理關係、道德觀念等人的社會性這個層面上,這個層面只是人全部存在的一個顯化了的層面,是水面之上的冰山。

人是一層次性結構,由內而外含有多個層次,如同一個果實皮、肉、核、籽層層包含,大的說似分為兩個層次:一為自然層面,一為超自然層面。在前一層面上人的精神與此世界交織互動,形成人的思想、意願、情感和各種觀念,而後一個層次是深藏不露、無法用思維和語言把握的。用老子的話說:它「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搏之不得」,「不可致詰」,可它又是真實存在的:「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這個層次蘊含著人的生命之根,存在之本,是人的善根之所在,是人之為人的秘奧之所在,它的發露就體現為人的終極關懷。如果說在「反右」、「文革」和「六.四」中共產黨對國人的傷害集中在第一個層面上,那麼1999年夏天開始的對法輪功的迫害則標誌著:共產黨這隻黑手已惡毒地伸向了人類的深層存在,妄圖掐斷人的「善根」,窒息人的「靈性」,毀掉人的內在生命。

這絕不是危言聳聽!

人類之所以存在,社會之所以延續,真實的根據不在人類社會這個層面,而在其後、其上的宇宙法理。印度《奧義書》以樹為喻,說我們這個世界「根在上,枝葉在下」。人的生命之所以珍貴、莊嚴,就在於他能知道向上「仰望」。「頭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令,使我深深敬畏」。康德的話充分展示了人類的這種超越性的仰望情懷,仰望生命之由來、存在之奧秘、萬物之根由,仰望那創生一切的宇宙之法理……。1992年一種以氣功為形式旨在重德修心、昇華精神境界的功法──法輪功,在中華大地上悄然傳出,他那博大精深無涯無極的內涵,攜天風挾驚雷,直指人心。短短幾年,發展迅猛,修者日眾,人數近億。這不僅在中國,在世界也是奇蹟。創造出這個奇蹟的既不是漂亮的說教,也不是美好的許願,乃是宇宙的真正法理。他直抵生命的本源,洞徹存在的根底,揭示世界的真象,喚醒塵封的心靈,使道心、天心、人心、物心一一歸正,因為這法理乃是宇宙眾生賴以存在的根本啊!

由此來看,江━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其意義就超出了政治的範疇,它直接針對的是宇宙的法理,是宇宙的根本特性──真善忍;它所要殘害的是人類向上仰望、追求真理的天性,是人心深處依稀尚存的神性,是人的精神之靈──這是這場迫害有別於以往的政治迫害的關鍵所在。這從下面兩點便可以顯示出來:其一,以往的迫害是以言行治罪,你反黨了所以就懲辦你,懲辦既是手段也是目的,它是一種簡單的處罰懲戒式的迫害。江━共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可以說是以信治罪,你修煉就迫害你,你不放棄信念就迫害你,它是以迫害為手段要改變被迫害者的內心,使人失去正念從內裡死去。為此它們採用的手段更陰險、更卑劣、更惡毒,對人殘害的程度也更深,一些被它們「轉化」的人出來後時哭時笑,心志迷亂精神失控,會處於一種欲死不能欲生不得的精神絕境中;其二,江━共在這場迫害中多次在全國範圍內大規模的搞所謂「崇尚科學、反對邪教」的簽名畫押活動,這表明共產黨要迫害的不只是法輪功學員,而是全國人民。這種在政治淫威下的全民性的簽名錶態,並不只是為了虛張聲勢欺騙世界,它的要害在於:向善之心人固有之,但一個人能否真的向善則取決於他自己的現實選擇。江━共就是要以這種崇尚什麼反對什麼的簽名,欺騙加逼迫人們自己為自己做個抉擇,從而用你自己的手在你的內心烙上一個印記,將你推向宇宙根本特性──真善忍的反面,封死人的向善之心。




如果我們以時間為線索把共產黨歷次的迫害運動聯繫起來,便會看到一條鮮明的演變軌跡:迫害正由外及內、由淺至深,步步進逼,直至人的心靈深處;它所危害的範圍也在由小到大、由低到高,層層擴展,直至宇宙的法理。而共產黨自身的性質也隨著這條軌跡愈發彰顯。這個過程是歷史的也是邏輯的,是共產黨的邪惡本質由逐漸暴露到徹底暴露的過程。

我們說的本質不是指共產黨的政治本質:專權、專制、獨裁,也不是指它的階級本質:官僚階層、既得利益集團,而是說它在人世間的本質。迄今人世間的歷史就是善惡正邪兩種勢力相生相克、彼消此長的歷史。共產黨的性質和它在中國社會的特殊地位,使它必然成為人世間黑暗邪惡勢力的代表,成為世間敗壞的策源者,無論它的路線方針政策如何改變,無論它打出什麼旗號,都改變不了這一點,從這幾十年中國社會的演變人們就可以得出這個結論。

1992年鄧小平南巡後,在改革開放的召喚下,中國社會實質上開始了新一輪的沉淪。政治權力的無度和濫用導致社會架構失衡、機制失控,社會矛盾劇增,人際關係惡化;經濟上的虛浮奢華膨脹著人的貪欲,加快了人的物化,催生著腐敗墮落之花;文化上的貪荒蒼白使得低俗當道,醜惡喧囂,變異滋生;道德日衰,世風日下,人心迷亂,民族精神、華夏文化又經歷著一場劫難……。就在這個歷史階段,就在世道人心被邪惡勢力劫持的時候,歷史深處的一條主線在人間展現出來了,這就是法輪功的傳出。儘管法輪功無意於社會的興衰治亂,更無意於國家政治,但宇宙法理一經傳出必然使世間道義重張人心歸正,這在客觀上將對邪惡勢力敗壞勢頭形成強力遏制。

善的正的力量出現必然引起邪惡的恐懼和仇恨,這是由邪惡事物的本質決定的。事物的本質是事物的內在特性,是事物非如此不可的決定性因素。對江--共打壓法輪功很多人都有這樣的不解:共產黨自我宣稱是個「成熟」的政黨,有豐富的政治經驗,對「反右」「文革」「六.四」或承認「搞錯了」,或雖不承認卻生怕提及,似乎從歷史已吸取了教訓,然而在對待法輪功上怎麼又要重蹈前轍,再犯「錯誤」呢?應該說這種困惑仍是從政治上看問題的思維習慣所致。其實江--共對法輪功的打壓根本上就不是個「政治問題」,確切的說,它是邪惡勢力在人世間對宇宙法理真善忍的猖狂挑釁在社會政治層面上的表現。正因為江--共在本質上是邪惡的,所以它就別無選擇的走出了這一步,即便從政治上看是個「錯誤」,這個「錯誤」也非犯不可,本性使然。〔註〕
共產黨迫害法輪功是它邪惡本質的大暴露,這暴露也必然給人世間帶來嚴重的後果。現實是有目共睹的--就在它們迫害法輪功這幾年裡,世道沉淪日甚一日,人心腐敗愈演愈烈,整個社會道義不彰,正氣不暢,誠信喪失,欺詐成風,做假做毒,行黑行惡,法律不威,犯罪日增,人性失常,怪異猖獗,醜類肆虐,人人幾乎成敵,心心近乎相忌,中華民族的道德良心懸於一絲,泱泱古國的浩然正氣瀕將無存,凡良知有見者無不扼腕興嘆。與此世象密切相關的是天象的異變:艾滋病的迅猛蔓延,非典和禽流感的相繼出現;洪澇、大旱、沙塵暴、各種地質災害連綿不斷;車禍、礦難、火災、爆炸、毒氣泄漏等群死群傷的災禍,頻頻見諸報端--試看今日之神州,竟是如此之天下。而這一切蓋源自共產黨的邪惡本質。  




事情是清楚的:與其說共產黨的專制容不下法輪功,毋寧說它的邪惡本質必然抗拒正與善的力量;與其說法輪功威脅到了共產黨的政治權力,毋寧說真善忍的法理使邪惡勢力感到了末日將臨的恐懼。如果我們不是將問題訴諸於那種自以為成熟而實為異變了的政治經驗、思想理念,而是訴諸人的本然之心、天真之性,那麼事情就會像皇帝沒穿新裝一樣,是一目了然的。什麼政治的需要、社會的穩定,什麼改革發展、小康社會,在法輪功遭迫害、真善忍受敵視的中國,這些不過是邪惡勢力自欺欺人挾持民眾茍延以存的惑世謊言。人無善念,世無道義,何論發展?焉能進步?那種不以人心之歸正、人性之向善為實質內涵的所謂進步,是偽進步;那種以損害人的道德、泯滅人的良知而換來的所謂發展,實為人世之大頹敗。可以說法輪功目前在中國的遭遇和處境是中國社會諸多問題中的核心問題,對法輪功的迫害一天不停止,就意味著邪惡在中國繼續得勢,也就預示著世道人心會繼續「爛」下去。因為這是善惡正邪兩種力量在人世間最直接的體現,這兩種力量之間的消長關係決定著人世的清濁興敗,也決定著未來歷史的走向。

中華文明源遠流長,然而自近代以來社會肌體病象叢生,共產幽靈得以乘虛而入,奪我民族魂魄,噬我文化精髓,毀我道德根基,斷我淵源血脈。它鼓噪暴力、革命、斗爭,變政治為殺人機器,使「惡」得以橫行天下;它喧囂無神、唯物、進化,假科學之名奪人正信,使「邪」得以惑亂人心,發展到今天,它公然敵視宇宙法理,傷害真善忍,這決不是偶然的。對這個邪惡幽靈來說,這是它本性順理成章的顯現,作為人間歷史大劇中的一個重要角色,它就是要演變出這個局面,但對中華民族來說這卻是莫大的悲哀,是中國人的奇恥大辱。

表現在人間的歷史大劇,從來就沒有看客,每一個人都是劇情的參與者和角色的扮演者。邪惡在當下的中國所以會張狂以逞達到它的極致,就是因為這五十年來它製造的連續不斷的政治斗爭,消蝕了我們最基本的道德判斷力,磨鈍了我們的良知,挫沈了我們直面真像的勇氣,使我們丟棄了人特有的精神自覺,致使在今天當一個關乎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本質和存在的終極性問題呈現出來的時候,我們竟把它看作了一個政治問題,把這個本該由每一個生命自己決斷的問題,拱手讓給了邪惡勢力--「政治」在如今的中國只能是邪惡的特權和專利。終於,邪惡得以沿著它在一系列政治運動中所鋪設的臺階,爬上了詆毀宇宙法理迫害世間良善殘害人類心靈的巔峰。這一切彷彿是個精心的「設計」,是一個歷史的「陰謀」,而這個陰謀所以能得逞就在於我們集體參與了它。幾十年來,我們習慣於把自己的思想讓邪惡的政治去「統一」,把自己的認識交給邪惡的政治去「提高」,把邪惡政治的宣傳導向當作了事物的真相,自覺不自覺的接受認同了它們的蠱惑,以至於被邪惡所裹脅而渾然不知,在麻木與無知中膨脹著邪惡的性質,漲大著它的能量,加劇著邪惡對人世間的異變。這種異變的最可怕的後果不在於社會的腐敗和不斷出現的災患,而在於當歷史要求我們對善惡正邪做出選擇時,我們會昏昏漠漠,內心發不出聲音生命無力決斷。

選擇,這是上蒼賦予人的真正權利,在善惡正邪之間做出選擇,這是人類心靈中的永恒主題,在漫長的人類歷史中它常常以複雜曲折的形式表現於人類個體的內心中,今天,這個主題竟以一種曠古未有的形式--共產黨以國家權力敵視宇宙最高法理真善忍--清清楚楚的凸顯在中華民族面前。毋庸置疑,這表明歷史在今天已進入一個重要的關口:每一個人都無可回避的要作出選擇。就像一部洪大壯闊的交響樂臨近曲終,以一種更凝練更精粹的形式將它的主題再度表現,如今上演在中國這個舞臺上的這場善惡正邪的對峙,其形式與內涵達到了高度的統一,這高度統一強烈鮮明的走出了滾動在人類歷史深處的永恒回響,它是對存在於我們心靈中的那個主題明明白白的揭示,也必然是對歷史中每一個生命的決定性衡量。這也是上蒼慈悲心懷的發露--選擇仍然是我們每一個人當下的權利。

註:把江--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看作是錯誤,這模糊了問題的性質。「錯誤」一般是指思想認識上的偏差和謬失以及方式方法上的不當,迫害法輪功則是性質極為嚴重的問題,它妄圖傷害的是人類賴以存在的宇宙法理,在人間它惑亂毀害了人心、人性,從更大背景上看它是宇宙成住壞演變過程中,那壞的因素在人間的表征,它是撒旦,是魔性的。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