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在中国经商、渴望和背叛的故事
 
伊森-葛特曼
 
2005-1-7
 
【人民报消息】“失去新中国:美国人在中国经商、渴望和背叛的故事”(Losing the New China: A Story of American Commerce, Desire and Betrayal)一书的作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12月21日华府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的英文《九评共产党》研讨会上的发言:

我想以我书中的一段引言为开始,这是我的朋友、在北京一位令人尊敬的互联网分析家彼得-拉乌劳克说的一段话,他说,“这些马克思主义者,他们控制、掌握信息交换方式,让它充满了中共的声音。如果他们能够封锁住外界,又能切断中国人之间的联系,那么没人会再想听(不同的声音)。”

我今天想谈谈互联网,因为这跟中国的未来、以及中国的政治体系有很重大的关系。我不是研究中共的历史学家,我也并非乐天派,但也不完全悲观。我只是个作家,我写我所知道的事情。

* 在北京做了几年商业顾问

在北京做了几年商业顾问,我确实知道拉乌劳克所言不虚,因为这些我都亲眼所见。三、四年前,我坐在北京一个中文电视制作室里时,收到我的一个美国朋友的电邮,用的是HOTMAIL的网络帐户。里面很多词,诸如“中国”,“动荡”,“劳工”,“新疆”都奇怪的带了半个括号,好象这些词都被过滤器搜索过。

我从未见过这种情况,自以为是某种小故障,只是遗留的某种关键词检索的痕迹,不知何故中国国家安全计算机和电子管理员忘记删掉它。而我当时还没意识这个技术可能是来自一家在中国经营的美国公司,当时这个技术按照目前的标准看还是非常初步的。

另一件事我所知道的是,如果没有来自北美公司的大量技术协助,中共根本无法控制这个新的通信方式。因此我想要谈谈美国IT公司所起的关键作用,然后介绍更多的有关北美洲公司的细节,譬如Cisco, Nortel, Sun Microsystems目前的状况。

回顾90年代,在华的美国企业中很少能像互联网产业那样在道德上具有感召力。每一次技术的进展和市场约束的放松,不仅为美国信息技术公司提供商机,而且被普遍认为潜在的推进了中国的民主。

然而中共领导人有不同的目标。他们的目标首先是科技上不能落后,并且要赚钱。然后是封锁外界声音,1996年,中国政府领导人说过“宁可错闭一千,不可漏掉一个”,让政府的声音和中国民族主义充斥互联网,到2005年政府要完全主导互联网。第三是利用互联网作为一个特殊的政治工具,比如做出很多政府网站来以示中共的进步、公开和负责。那会儿这些在中国还是很新鲜的东西。很多政府规定还没印到纸上呢,就先上到网上了。

第四是监控中国互联网,把它作为监控的重点,“防患于未然”,识别敌人,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效率镇压他们。最后是用于现代化的军事通信和战术,包括发起互联网战争。

即使作为商人知道这些宗旨,我们也低估了中国领导人实际操作它的能力。

工程师告诉我们,互联网体系太聪明,总会实现平等消息交换。会计师告诉我们,我们的技术和财政力量的增长一再的超过中国调整机构的速度。人权人士告诉我们,互联网可作为传递报告和组织的工具,在美国的海外持不同政见者视互联网为平台,在中国持不同政见者可以链接到全球社会。至于监督,我们都假设中国国家安全部能够获取几乎任何他们喜欢的常规信息通信,但是他们能一一核对这些信息吗?不,(我们那时都不这样认为),然而正确答案是(那会儿)还不能。

* 雅虎受中共国家信息局严密审查

这里,我要简单地概括一下中国的防火墙结构,在我的书里我称它为“长城版1.0”。1996年在建全球公共网站时,中国当局突然变得对搜寻主题词感兴趣,希望观测到互联网上流动的信息包内容。

当局想阻拦被禁止的网站,譬如西方的新闻,宗教和政治网站等等。但当时中国互联网体系还未规范化,因此Cisco与其它公司竞争合同,最终同意生产一个特别配置的防火墙,允许中国当局在全国范围内阻拦被禁止的网站,并以降价卖给了中国政府。

在这个交易中,Cisco在北京的总部代理经理告诉我,“我们不关心中国政府的政策,它不关我们的事。”然而,这的确是Cisco事务的一部分,因为甚至直到今天,中国的路由器的四分之三,都是Cisco产的。由于互联网是一个动态地方,只是稍许控制和固定信息的流动实在不够,因此还必须控制搜索引擎。

雅虎作为中国最大的入口,受到国家信息局的严密审查,并且由他们领头,开始巡逻聊天室,监察公众评论和设置禁止查寻的词组,譬如台湾独立,中国民主等。

美国在线-时代华纳(AOL-TIME WARNER)也做了相似的设置,如果公安局要求的话,可以直接能够提供持不同政见者的情报。

从2000 年10月到2001年5月的打压,我称之为“长城版2.0”,这个期间中国当局颁布了新法律:首先在网吧内都安装上内部监视软件,审查网络上所有的政治或新闻活动。其次要求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必须保留所有中国用户数据至少60天;包括他们的电话号码、上网时间和上网历史。

一些不关心检查上网活动的公司使用代理服务器,这是一个能绕过防火墙的技术方法,但这些代理服务器也被寻找和阻拦。2001年4月公安部下令建设金盾工程,即一个全国范围的数据网,用以加强中央警察控制,以及提高中国公民纪录检索的效率。

* 卖加密通信系统给北京警察

那时,中国互联网人口每六个月增长一倍,那么为什么当局要等到2000年才开始控制呢?我的推测是:一是他们允许了一个互联网上的“百花齐放”的自由时期,用老毛时代手段来拖网搜索不满者。二是为了吸引大量投资,特别是得到合适的美国技术:密码术,防火墙,监视和病毒。之后我称之为“长城版3.0”,这个阶段的标志是:西科(Cisco)和其它公司譬如摩托罗拉(Motorola)和西门子(Seaman),突然拥进在北京举办的2000年中国安全商业展览,而且突然之间监视技术成为了一个繁荣的市场。

此时,摩托罗拉(Motorola)卖了加密通信系统给北京警察。北方电讯(Nortel)是一个巨大的玩客,他们难以置信的活跃,试图卖给中国当局包装好的监视技术,但他们的费用是非常高的,而中国政府那时要便宜的,因此最初选择小公司象Netfront RSA,Securities Watchguard,甚至使用便宜的间谍装置。

那时重要的技术被免费移交。诺基亚(Nokia)和摩托罗拉(Motorola)争着免费给中国先进的位置追踪仪,这些可移动技术能用来搜寻逃亡者,如果你一旦上了北京出租车,它就能对你定位。因此突然你好象进入了电影MATRIX描述的世界,为了逃脱你不得不钻进垃圾箱。与此同时,与网络相关的公司,比如McAffee, Norton反病毒公司和东京的Trend Micro通过捐赠300个活计算机病毒给公安局,获准进入中国。

这可正好满足了中国军事的需要,比如抢先使用病毒攻击美国或台湾,来制造“电子珍珠港”。

* 故意避免触犯中共

“长城版3.0”的另一作用是自律审查。公司们首先故意避免触犯中共。中国政府不喜欢的文章会莫名其妙的从网上消失。同时人工智能也被使用到互联网上,它是一个程序,与你一起冲浪,并在你之前找到(你想找的)政治内容。一种叫“神经网络”的技术,它能非常非常有效的识别并记住政治网站,色情网站,以及赌博网站各是什么样的,同时还能非常有效的跟踪个人用户。

最后的一点是监视技术成为了销售热点。两三年前在上海举办了一个非常有趣的销售展示会,“中国信息基础设备商展”中,李荣森(译音Li Ron Sen)代表为公安局服务的科技委员会为商展致词。

* 开发指纹印和面部识别系统

在北方电讯(Nortel)摊位,一位高级工程师对我声称,他们开发了百分之百的信息包捕获技术,特别为对付法轮功。在Sun Microsystems摊位,应女士(Angela Ying)敦促我在屏幕上按手印,然后解释他们正在与中国的金手指(Golden Finger)公司合作,开发一个国家指纹印和面部识别系统,并将这项研究成果,应中国国家安全部要求埋置在全国身份证卡里,她说这是“一条龙”的解决方案:Sun公司提供硬件,服务器和计算力量,索尼(Sony)提供监视照相机,并且金手指(Golden Finger)提供与中国公共安全部合作的点石成金的“手指”。

Cisco的摊位比所有其他公司的摊位都大都气派。它的入口是圆形的,周围录影屏幕上显示出加利福尼亚海滩的魁梧警察,正从汽车上拉出些美国人来,搜查他们。这些警察使用Cisco手机呼叫,直接与数据库连接,摄像监视商店,候诊室,卫生间和其它公共场所。

在这个有Cisco的首席执行官(CEO)查博(John Chambers)的声音的流畅的中国式介绍中,美国被描述成一个高效率的集权国家,既没有麻烦的法律障碍,也没有要求的搜查凭证,警察可为所欲为。 Cisco被视为展示演讲的冠军,他们展示题为“Cisco网络为金盾工程解难”。

这些名字是不言而喻的,“警察监视的电话解决方式”,“为增加社会稳定性的移动电话解决方案和录影方案”。万一您要是还不理解所有这些,Cisco的中文小册子里你可以看到一个有突出特色的图解,大块头的美国州警官都可以远程的连接到全国的警察数据库。

来自上海分部的李佳(译音Jo Lee),一个系统工程师热心的为我介绍他称为“警察网”的技术,在中国已被投放市场。他解释,Cisco的警察图表连接背景信息在技术上是准确的,但那不是Cisco成果的全部。我们可不仅仅是在谈获取一个嫌疑犯的驾驶纪录,而是更为彻底的核对和追踪目标,Cisco也提供了连接到省一级的安全数据库。

* 警察远程检查某人上网投稿情况

中国警察或公安局代理使用Cisco的设备,能远程地访问嫌疑犯的工作单位,调阅包括有关个人政治活动,家史等等,指印,相片和其它图像信息都可在屏幕上看到。

实际上李佳所说的已经不是销售策略了,其后吴宏达曾作为潜在买家电话询问过几个公安局,结果是Cisco已经为全国公安局系统数据库建立了全套结构,并带有实时更新和可移动能力。到2003年6月,它实际上已经是安装在了除了四川外的每个省的公安部门。推销员向我证实,中国警察甚至能远程检查某人在最近三个月上网投稿的情况以及他的互联网冲浪历史,并读他们的电子邮件。这仅是个带宽问题。

Cisco产的特别防火箱被使用来监视中国网,也许是属于原罪,而且对于创立老大哥(big brother)互联网,它是一个重要的基石,但严格的讲并没有违法。而Sun Microsystems 现在卖到中国的产品似乎直接地触犯了1990-91的“外交关系授权法案”,这个法案停止了发放用以向中国出口任何一种罪行控制或侦查仪器或设备的执照。

没有哪个总统曾经试图取消这些法律,但是很清楚这些法律也没怎么得到执行。

2002年布什总统参观上海时,由于担心恐怖分子袭击这一正当理由,临时对炸弹侦探技术提出某些豁免。然而,根据美国政府报告,一些主要的美国公司正在借用这些豁免,作为试图忽略整个政策的先例,虽然也许他们根本不需要如此多虑。事实上中国是地球上最大的迅速扩展的高科技市场,因此我们都理解,中国市场是极其诱惑人的,特别对于象Cisco,Sun 和 Nortel这类公司,他们正在设法弥补在北美国内的市场(损失)。

* 先进的技术被卖给共产党

这些美国公司所作所为是依赖于互联网技术是新的相对未定义的灰色区域。然而事实上这是个黑色市场,黑市。在这个黑市上,先进的科学技术发展设备被卖给共产党。目前Cisco不再仅仅是协助监控中国网民了,实际上他们在协助围捕中国所有的持不同政见者,而在中国互联网上的持不同政见者是非常快速增长的政治犯人群。

现在我打算非常简要地谈谈现在的军事形势。

我们都知道,美国公司输送技术到中国有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您也许认为,与其让中国扩充自己的研究与发展能力,不如美国公司连续的技术转让是更可取的,但这个情况已经不复存在了。

Motorola现在至少把十八个主要的研究与开发厂家搬到了中国,所有都同等或更好于美国的标准。这些设备服务于中科院863工程,它是最前沿的军事和商务用途的第四代无线和移动技术。(实验室里)对中方的工程师没有任何背景检查,各项研究成果都直接去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不仅Motorola,而且还包括IBM,Honeywell,微软,GE和Lucent。在这种情况下技术转移速度已经超过了技术改革的步伐。这是个恶性循环,其中美国的国防安全是最大的输家。

所有这些美国IT公司都想表白自己和他们的技术是全球中性的,以及避免出现任何立场。在早期互联网上或许能做到,这个系统性能好到可以避开任何共产党梦想的事情。但是,我们能够真正认为这些公司最近的行为是中性的吗?即便我们忽视视技术转让给人民解放军的军事涵义,单是协助建立世界上最大的“老大哥”互联网,它可不仅仅是某一类全球化的相对副产品了,而是一次深深地破坏性的行动。

* 做中国事务的人,不应再被欺骗

这是对美国战略利益的一次打击,是对美国价值的一次打击,是对美国海外形象的一次打击,但更多是对全球民主和言论自由的一次打击,最重要的是对中国人民的一次深重的打击。

事实上我们能够起着杠杆作用,我们有能力使中国停止(犯罪)。在中国东部沿海地区没有谁不是与美国贸易直接或间接相关的。我们在美国国内也有能力,我的书里对美国商界持非常批评的态度,他们在华经商没有任何原则。但我也经常不得不澄清我的立场。我并不怀疑,假以时日,资本主义能够使中国更加自由,我相信这是可能的。我也相信,毫无疑问共产党正在面临危机。

为了备案,我想再次表明我的想法:资本主义的梦想,互联网和和人们口袋里要有钱的设想,能够抵抗中国目前的共产党体系的观点并非完全不现实,相反这可能是中国有的最大希望。但我们必须善用这个力量,这些取决于我们,活动家们,新闻工作者,监督人员,国会,内政部,以及任何参与中国商务的人,甚至间接地参与任何中国事务的人,不再被欺骗,并及时开始修正。这个修正过程始于建立信息交流系统以备变革,也希望这个修正过程始于今天这样的讨论。谢谢。

(转自大纪元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