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悠哉哉朱肝顫顫 開平作案哪是最大貪(多圖)
 
林淩
 
2004-6-1
 

原中國銀行廣東開平支行行長余振東在美國落網,遣送回國。


【人民報消息】最近有幾個盜用公款大案,一個是四點八億人民幣,一個是四點八三億美元(折合四十億元人民幣),還有一個是貪污2千多萬元判死刑的。

這個盜用公款四點八億人民幣的「大案」犯被官方稱作「中共史上最大貪」,雖然他們愧對這個稱號。

據西安晚報5月29日報導說,以高息存款為誘餌,私刻公章偽造金融憑證等不法手段,用私自製作的存單、存款證明書在社會上大量吸收單位和個人存款4億余元人民幣,近日,主犯周利民、劉怡冰被判處死刑。此一巨額金融貪污案件的判決書長達八十幾頁,涉案人員多達十二人。此案被稱為中共統治中國以來金融系統的最大貪污案件。

報導說,主犯周利民出生於1968年,曾任建設銀行西安市分行北郊支行自強西路辦事處主任、北大街支行行長、北大街支行公司業務部負責人等。周利民的「老搭檔」劉怡冰也是1968出生的,曾在建行北郊自強西路辦事處等單位任信貸內勤。

新華網6月1日以《先後作案77次貪污2890萬元 小會計坦言我還想活》為題報導說,震驚全國,被稱為四川省金融系統第一貪的農行宜賓市分行翠屏區支行營業部聯行原會計鄒偉貪污一案,日前由宜賓中院公開審理並當庭作出一審判決:以貪污罪判處35歲的鄒偉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贓款贓物予以追繳。

十二個人貪污四點八億人民幣就成了「中共統治中國以來金融系統的最大貪污案件」?作案77次才貪污2千多萬元也能叫「四川省第一貪」?那還不夠江澤民存在海外銀行金額的零頭兒的零頭兒!鄒偉要判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那江澤民怎麼還能佔著核心和軍委主席的位置?也應該判死刑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嘛!

中新社5月29日報導,中國公安部發佈的消息顯示,一九九八年以來,公安機關先後從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把兩百三十多名在逃嫌犯緝捕回大陸。其中包括詐騙資金五億元、潛逃外國八年的錢宏,詐騙資金四億八千萬元、潛逃外國九年的黃飛等。公安部透露,目前中國外逃的經濟嫌犯有五百多人,涉案金額達七百多億元人民幣。

費勁兒把在逃嫌犯緝捕回大陸幹啥?純粹是浪費人力物力,五百多人涉案七百多億其實並不多嘛,光黃麗滿的小金庫裡就天天保持不明來源資金五百多億元人民幣,收拾一個黃麗滿,收拾一個江澤民,那才是事半功倍哪!


美聯邦調查局長羅伯特-米勒
那個涉及四點八三億美元案件是中國銀行廣東省開平支行發生的事,開平是個只有七十萬人口的縣級市,準確的說它是個在農村邊兒上的開平縣的銀行,這銀行撐死了能有多大的規模?

在江澤民當政時期,二○○一年十月十二日,先後擔任過開平支行行長的許超凡、余振東和許國俊均涉案。二○○四年四月八日,現年41歲的余振東在美國落網,遣送回中國。新華網為此出消息。

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羅伯特-米勒為遣送余振東專程到北京。按照去年聯合國簽署的《反腐敗公約》對腐敗資產的返還也有相應的規定,發達國家有權分享這筆資產。但美國在處理此案時沒有按照公約要求做,而是全數歸還了余振東存在美國的贓款。這使中共高興萬分,但新華網絕口不提此事。照慣例繼續鼓動百姓仇視美國。

現在才知道的事情

前哨雜誌報導,二○○一年十月十二日,對中國銀行的管理層來說,是刻骨銘心的一天:中國銀行進行的聯行清算系統安裝已接近尾聲,這項重大技術舉措的最終目標是把中國銀行過去在全國多達一千零四十處的電腦中心統一成一套系統,集中設置在三十三個中心。這一天正是數據匯總的時間,也是進行一次徹底的「清鍋」。就在這時,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發生了。各分支機構的電腦中心匯總的賬目與總行聯行的帳單上出現了四點八三億美元的虧空。因案件於二○○一年十月十二日被發現,有關方面將之定名為「一○.一二」案件。這個重大新聞並沒有讓全國人民知道。

四點八三億美元!折合四十億元人民幣,在一般人眼裡這個數字太大了,其實那時江澤民已經轉移了二十多億美元,折合二百多億元人民幣到海外銀行的個人賬號裡去。而這是查出來的,沒暴露出來的,還有江綿恒的存款都是未知數。

朱熔基最擔心的事:擠兌風潮

開平支行行長潛逃的消息很快傳遍了全城,開平是個只有七十萬人口的縣級市,經濟規模有限。直到二○○一年,這個小城市利用外資才首次超過一億美元,根據二○○二年開平市政府工作報告裡的數字,全市十年的財政收入總和折合還不到四億美元,而這次被盜多達四十億元人民幣,這使得人們對自己存款的安全產生了疑慮,擔心開平支行還能不能保證支付。從十月十七日上午十時開始,居民紛紛趕到開平市中國銀行的多家儲蓄所提走存款,幾乎所有的中行網點前都出現了長長的擠提隊伍,而且群情洶湧,形勢十分危急。為防止事態進一步擴大,公安部門緊急調集警力,維持秩序。

這正是朱熔基最焦慮的事,他曾說,如果一天早上,全國的老百姓都去銀行擠兌現金,那中國的經濟即刻就徹底垮臺,因為國庫是空的,老百姓手中的存摺不過是些阿拉伯數字而已。

出現擠提後,中國銀行職員立即向提款存戶解釋及澄清銀行並無不穩,並緊急補充現金應付需要。但民眾不信,直至銀行下班時間,開平市內仍有五家中國銀行儲蓄存戶排隊提款,銀行方面只好貼出告示,延長服務時間至晚上七時半。不僅如此,中國銀行還在中國人民銀行廣州分行的協助下,從廣州、江門、臺山等地調集大量運鈔車全副武裝的在三埠街頭繞城遊行。如果哪一個銀行都發生這樣的擠兌風潮,誰還能幫助誰呢?

比江澤民還強點兒


獄中的余振東
幹過銀行的都知道,聯行清算系統要麼不出事,出事就是大事,涉及的金額成百上千萬甚至更大。開平支行盜竊聯行資金案就屬於這類案件。由於聯行資金並不是本地銀行的資金,所以,當許超凡等人拿走四點八三億美元後,開平中行表面上卻毫髮無傷。

在開平市政府所在地三埠鎮,人們不用問就可以找到兩座有紀念碑意義的連體建築。一座是潭江半島酒店,另一座則是高達二十二層的高檔寫字樓。潭江半島酒店不要說在彈丸之地的三埠小鎮,就是在整個江門地區都是獨一無二的,在江門市特別惹眼。地方的黨政領導會見社會名流、接待各方商賈,幾乎都在這個象徵權力和財富的五星級賓館。而大樓的建築風格模仿香港的匯豐銀行,越發顯得氣派非凡。

二○○一年十月以前,人們習慣上把這套建築與中國銀行聯繫在一起,因酒店的投資方是中國銀行開平支行。潭江半島酒店被稱為「中行酒店」,與酒店相聯的寫字樓,正是中行開平支行的辦公所在地。而在中行內部,這座大樓一直被解釋為當地國有企業開平滌綸集團的資產。一九九五年,「潭江半島酒店」聯體大廈開始興建,一九九七年建成。那正是地方銀行界競相攀比蓋樓的後期,對開平支行蓋大樓,上級行並不贊同。於是,許氏對上也就抬出了滌綸集團下屬企業投資的名義以遮人耳目。直到「一○.一二」事發,人們才發現,原來展示開平現代氣概的豪華建築並非歸屬國有資產,它是許氏等人用盜竊資金投資修建的物業,產權和收益在一連串曲折的安排之後歸於罪惡之手。

不管怎麼說,酒店也好,寫字樓也好,它們還在開平市的土地上豎立著,人跑了,物業還在,而江澤民、江綿恒就最損了,把錢全部轉移到海外,別說肥肉,連骨頭渣子都不讓中國人再沾上一點兒。

有一個現象非常值得注意

在許超凡等人藏身的加拿大,中行也於十月二十二日向溫哥華高級法院提出申請,要求凍結被轉移資金。據悉,加拿大當局現已凍結了許等存在加國三家銀行的六百萬加元。

二○○二年三月十五日,香港警方又公布了開平案的新進展:三名與此案有關的律師在港被捕。

許超凡、余振東、許國俊在案發後第三天消失,使用假護照越境,案發前已將家屬轉移出國。時至今日,余振東引渡回國,而許超凡、許國俊尚人蹤俱杳。據有關專家透露,類似的案件並非始自開平,事發後出逃海外也不是許超凡等人的首創。但貪官的攜巨款外逃風潮在江澤民時代愈演愈烈,金額越來越大,官職越來越高。

但有一個現象非常值得注意,到目前為止,外逃的貪官中沒有江氏人馬,這說明江家幫把持著權力,根本不需要冒險出逃。比如北京市委書記劉淇,光他一個人打著「籌備奧運」的旗號兩年應酬費就花去兩億多元,整個籌備組花去二十多個億,這樣大花大撒既不算貪污又不算受賄,多踏實!

不過,還有一個現象不容忽視,就是江澤民、劉淇、薄熙來們在海外被法輪功學員起訴了,所以他們外逃的路已經堵死,對於這些人來說,內外交困,朝不保夕,死死把住手中的權力是當務之急。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