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菊召開溫家寶批判會 江西省書記噎個大歪脖兒(多圖)
 
姜青
 
2004-5-9
 



1989年溫家寶(左三)陪同趙紫陽到廣場看望學生

【人民報消息】新華社三月十六日《內參》報導:朱熔基、李瑞環、尉健行在電視上觀看溫家寶招待中外記者會、接受訪問後,給溫家寶的工作和答中外記者問的評分為「一百分」,稱讚溫能正確掌握脈搏,紮實處理尖銳矛盾,是個難得的治國人才。

溫家寶是江澤民的眼中釘,這要追溯到1989年溫陪趙紫陽去天安門看望絕食學生的那一刻。江澤民知道溫家寶這一舉動至今還贏得人心,所以他軟禁趙紫陽的這十五年不可能容忍溫家寶。可憐中共實在是沒人了,所以迫不得己讓溫家寶當了總理,但這並不等於說江澤民就不惦記他。

曾慶紅眼紅胡錦濤的國家主席之位,這是國人都知道的事。現在明眼人也都看到胡溫是一體的,要搞掉胡錦濤必須先斷其臂──把朱熔基譽為「難得的治國人才」、總理溫家寶搞下臺。

江澤民許願讓野心勃勃的曾慶紅當國家主席,讓無發情期限的黃菊當總理。這倆還真找不著北了。

四月份發生了兩件大事

第一件事,四月三日,在各省級黨委擴大會議上,傳達了曾慶紅在港澳工作調研會上的講話和吳邦國在聽取港澳辦、中央駐港聯絡辦、港澳工作調研組匯報後的講話。香港原來是胡錦濤負責,後來軍委主席江澤民命令換成曾慶紅。曾慶紅在會上嚴厲批評胡錦濤手軟造成香港目前難以收拾的局面。

第二件事,四月中旬,黃菊擅自召開華東地區四省一市負責人座談會,會中慫恿與會者攻擊溫家寶。但此舉遭到普遍譴責。

原上海市委書記黃菊在上海臭不可聞,什麼臭事他都插上一腳,當然這很正常,沒這麼臭也不能被江澤民相中。十六大他被江澤民送進政治局常委會,跌破了上海人和幹部們的眼鏡。很多人都不知道黃菊當上國務院副總理到底是幹什麼的,其實他分工管全國生產安全的。現在幾乎每天都出現安全問題,這都與黃菊瀆職有關。有人說他走到哪兒禍害到哪兒,原來禍害一個上海市,現在倒好,禍害一個國家。

經濟崩潰

中共的經濟其實已經崩潰,只不過無法公開而已,否則豈不等於宣布自己死刑。中共在千鈞一髮時做了破天荒的「自我批評」:承認江澤民當政時大陸經濟過熱,突出表現在固定資產投資規模過大。一些行業投資增長過快,造成煤電油運供應緊張。所以現在唯一的辦法除了不擇手段的吸引外資,還要把那些上了馬和正要上馬的「面子工程」立即停止。

傳媒評出「政績」工程書記的排行榜

動向2月刊透露,國內多家傳媒在內部評選地方「形象」工程、「政績」工程,即「書記省長」工程,評選結果: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被列為冠軍,亞軍為遼寧省委書記聞世震,季軍為山東省委書記張高麗,殿軍為江西省委書記孟建柱,第五名為重慶市委書記黃鎮東。

冠軍陳良宇和殿軍孟建柱有幸參加了黃菊召開的批斗溫家寶會議,會上,二人藉「經濟過熱」攻擊溫家寶。

黃菊一心要當總理


去年黃菊在全國安全生產電視電話會議講話
溫家寶是2003年3月人大任命為總理的,到現在為止也就一年,而江澤民臺前當核心13年,臺後當核心也一年多了,經濟過熱、超熱不是一天兩天就能看到成效的,現在中國的經濟到了如此程度,應該誰負責,這已不需要爭論了,但是黃菊在滬擅自召開四省一市座談會,要把溫家寶批倒批臭。

四月中旬,一心當總理的黃菊藉口到上海出席一次國際性會議,其實是瞞著政治局,擅自召開了四省一市(上海市、江蘇省、浙江省、江西省、安徽省)黨、政、人大、政協四套班子領導人座談會,煽動批判溫家寶

黃菊煽動上告溫家寶

爭鳴5月刊報導,黃菊在會上表示,歡迎面對面批評黃菊、批評國務院領導的工作,並說:你們對國務院有意見、有看法,可以以黨委、政府的名義給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會提交報告。

黃菊還發揮說:有關經濟是否過熱、超熱,黨內、業界是有爭議的。新一屆領導層、新的領導上任,總是想在任內有所作為、有新突破、有新業績,這是主觀願望,要經實踐論證,要看效果。我個人是很擔心過熱的經濟增長。

黃菊、陳良宇的醜事

黃菊、陳良宇的醜事幾天幾夜說不完,下面只舉幾個爭鳴雜誌上刊登的小例子。

去年七月一日,上海市委機關、外灘、西郊迎賓館等處,均出現歷數黃菊在滬劣行,並要求罷免黃菊的大字報、傳單。據悉,中共上海市委出高價收回傳單,每張給予五百元獎勵。

2003年底,滬市民請派工作組進駐。上海市各界近日上書中央政治局、中紀委,請求中央派遣工作組進駐上海市,解決上海市的「五黑」:領導班子黑幕、社會黑勢力和政經界的黑幕、土地開發黑幕、金融壞賬黑幕、高幹家屬發「橫財」黑幕。

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扣壓上海市黨員、幹部向黨中央、中委申訴、舉報市委、市政府違法亂紀、濫權、腐敗、造假報表的行為。中央政治局已責令陳良宇對此提交檢查報告。

另外,陳良宇唆使搞假民調露餡兒。因為陳良宇的民意、民心差,竟授意官辦機構對市委工作搞假民意調查,在社會引起嘩然。有的幹部向中央書記處、中紀委舉報、反映。曾慶紅不得不下令調查。

陳良宇恣起毛兒來

上海黑社會契爺陳良宇忘了前一段為周正毅案尿濕褲子的事,最近又恣起毛兒來,跟著黃菊攻擊溫家寶使「經濟過熱」。

四月初,陳良宇在上海市委、市政府的會上說:全國都出現經濟過熱的傾向,上海的情況就正常,沒有過熱的問題。經濟過熱的問題,出在領導同志(溫家寶)身上,就是原則的大問題。

實際上,上海幫把持的上海居全國「經濟過熱」的榜首。吳儀對上海幫借題發揮攻擊溫家寶,引起反彈。她說:上海市樓價,除了黨政機關幹部有福利條件,僅百分之五的市民能有購買力;每年要積壓一千多萬噸鋼;過剩報廢百萬噸水泥……,這些問題都出在某些幹部的好大喜功上。

江西省委書記(原上海市委副書記)孟建柱官匪勾結民不聊生


江西省委書記孟建柱
1947年出生的孟建柱,1996年11月起任上海市委副書記,2001年4月任江西省委委員、常委、書記。至今仍為江西省委書記。前哨雜誌5月刊有一篇專門報導在孟建柱治下官匪勾結民不聊生的消息,報導說江西官場黑幕重重,錢兇權就是「三個代表」。

孟建柱在座談會上發揮說:國民經濟增長,不能看GDP數字,不能頭腦發熱,不能盲目樂觀。這些年經濟確實有些過熱,熱得要發高燒。江西不能跟風,要頂逆風上。

孟建柱的講話當即受到江西省省長黃智權的批駁,他指出:孟書記剛才講話的主題沒有在常委內部討論,根據黨的組織原則,是屬於他的個人意見。在今天這個專題會議上,加插他的個人意見是不合適的,會造成內部思想混亂。

孟建柱被噎個大歪脖兒,一直到會議結束都沒再出聲。

鋪天蓋地掃「黃」蟲

黃菊、陳良宇借題發揮對溫家寶的攻擊,引起上海和各地的反擊。僅四月十六日、十七日,就有三千多件函電致黨中央和《人民日報》批評黃菊。

網絡上有二千多條帖子是反對黃菊的,如「黃菊顛倒事實,居心何在?」「黃菊反思,民望為什麼低劣?」「黃菊抓安全生產,越抓越不安全!」「黃菊自問,憑哪一點配做副總理!」「黃菊先管教管教家屬!」「黃菊好健忘,十屆人大一次會上是以歷史性低票當選副總理的!」「黃菊你官迷,搞政治手腕的本性好難改!」「黃菊還是到俱樂部去休息吧!」……,這些帖子署名有「機關幹部」、「紀委幹部」、「老教授」「民主黨派人士」、「老同事」……等。

吳、曾勸黃菊勿給「中央」添亂

網絡上對黃菊的一片反對聲音讓江澤民驚恐,他通知吳邦國和曾慶紅妥善處理這件事。吳曾立即委派自己的辦公室主任專程赴滬,叮囑陳良宇、韓正:要有自知之明,要注意自己的作風。

吳邦國更直接點出:不要給中央(江澤民)添亂、增麻煩。據悉,江澤民問吳邦國:你看黃菊當總理怎麼樣?吳邦國猶豫半天,說:黃菊當副總理是勉為其難。

朱熔基批評黃菊

黃菊從滬返京後,朱熔基對他說:今天,我是以老資格、老同志的身份和你講幾句,你在上海亂說一通,最後危害了你自己。你針對的對象、範圍、時間,都錯了。不是錯了,是你至今還看不清形勢,......

朱熔基最後一字一頓的說:我不是無地放矢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