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月的薩斯!新華網的這條消息讓人滲出冷汗(多圖)
 
鄂新
 
2004-4-23
 
【人民報消息】俺們政府真絕門兒,全世界都叫SARS,俺們這兒偏偏叫「非典」。

讓人出冷汗的新聞


去年3月廣州審查一名SARS患者
新華網今天以《衛生部公布兩非典確診病例初步判定實驗室感染》為題報導,新華網北京4月23日電(記者朱玉)衛生部新聞發言人23日公布,經衛生部專家組覆核,安徽省發現一例非典確診病例和一例疑似病例,北京22日報告的疑似病例確診,並新增一名疑似病例。專家初步判定,此次疫情可能源於實驗室工作人員感染。

新華網報導說,安徽患者宋某,女,26歲,安徽醫科大學碩士研究生。3月7日至3月22日在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形態實驗室學習,23日乘火車回合肥。25日出現發熱等不適症狀,後乘火車返京,29日到北京市健宮醫院就診,以肺炎入院治療。4月2日乘火車返回安徽淮南,在淮南礦二院治療。4日以病毒性肺炎轉入安徽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繼續治療。患者魏某,為宋某的母親,3月31日以後一直陪護宋某。4月8日開始出現發熱症狀,以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在安徽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入院治療。19日,魏某病情突然加重經搶救無效死亡。當地衛生部門立即啟動非典預警機制。經安徽、江蘇兩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檢測及覆核,宋某非典血清抗體均為陽性。

看了新華網這條消息真讓人出一身冷汗:宋某3月25日在安徽發病,3月29日又回北京治療,4月2日又乘火車返回安徽,4月4日以病毒性肺炎繼續治療,4月8日陪床的母親得SARS了,19日宋某母親死亡後,當地衛生部門才「立即」啟動非典預警機制。您說這個「立即」是不是叫人啼笑皆非?宋某北京安徽這麼轉悠,得傳染多少人哪!如果宋某的母親不死,恐怕還不會給她們做SARS檢查。難道真沒人往那裏想?還是沒人敢說出來?

北京衛生部門牛吹得太大了點兒


去年7月結束時,辛苦的醫務人員抱頭痛哭
這裏有個最好的回答。據《遼寧經濟日報》2003年5月4日報導,學校、社區、醫院是非典防治工作的幾個重要地方。昨天,遼寧省長薄熙來對瀋陽市幾家重點單位進行了檢查。在瀋陽工業大學,遼寧省長薄熙來對學校負責人說:「如果一個宿舍發生交叉感染,教育廳廳長要引咎辭職;一個班級出現問題,主管副省長要引咎辭職;要是一所大學發生大規模疫情,我這個省長就引咎辭職。」

這豈不是威脅幹部要捂著蓋著嗎?為了不被處罰,教育廳長能承認學生宿舍發生了交叉感染嗎?如果學生宿舍「沒」薩斯,那麼這所大學當然「沒」薩斯了,薄熙來這個省長當然就不需要引咎辭職了。您說不顧人民死活的薄熙來陰到什麼程度?!

臺灣中央社二十三日以《北京衛生部門指SARS疫情在掌控中》報導說,香港文匯報今天在報導中引述北京衛生部門權威人士透露,該名疑似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患者發病原因尚在調查之中。該專家表示,北京對這次再現的SARS疫情完全在掌控之中,不會出現大規模爆發。

破了這個謎才是解決根本問題


顆粒無收!
得薩斯的原因都不知是什麼,北京衛生部門竟敢說「SARS疫情在掌控中」! 政法委書記羅幹在大陸厲害不厲害,武漢高官的小孫子一聽到「羅幹」兩字嚇得哭鬧聲嘎止,比嚇唬他說「狼來了還管事兒」。中紀委書記吳官正厲害不厲害,他當山東省委書記時,連高粱谷子都不敢隨便長穗,土地都嚇得乾裂成一塊塊的。結果怎麼樣,去年4月二位還不是前後腳得了薩斯,經過多次搶救才能自己吸那口氣兒,幾個月後才正常工作。有人說羅幹殺人成麻,您讓他殺殺薩斯試試,他就癟茄子了!

香港文匯報又引述北京衛生局局長金大鵬的話說,北京已建立了完善的疫情報告、監督、救助、應急機制。除市區各級各類醫院外,今年四月一日起,北京一百八十四家鄉鎮衛生院已實施傳染病疫情網路直報。

建立多完善的疫情報告,實施多及時的傳染病疫情網路直報都不能解決根本的問題:為什麼有人得薩斯,有人不得薩斯?為什麼有人沒見到病人就被「傳染」了,而有人天天和薩斯患者在一起工作、生活卻沒有被「傳染」?

破了這個謎才是解決了根本問題,不解決這個問題,等於什麼也沒有解決!

只顧權力不顧人民死活

中央社4月23日消息,《陸委會:中國大陸隱瞞SARS疫情情況嚴重》。

報導說,對於中國大陸SARS再現,臺灣行政院陸委會副主委陳明通今天表示,配合行政院衛生署啟動A級防疫機制,中港澳入境人士自主健康管理等措施將恢復實施,並透過駐港澳單位及海基會密切關注疫情發展。他說,大陸隱瞞疫情嚴重,是不人道的做法,中國應正視疫情資訊通報及兩岸合作防疫。

中國大陸昨晚發佈一宗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疑似病例,陳明通表示,大陸拖延多天才宣布病例,陸委會與媒體同樣在昨天消息曝光後才獲知。大陸隱瞞疫情嚴重,只顧國家形象、不顧人民生命,是不人道的做法。

江說:中國死兩百萬人口沒關係


黑色沙塵暴
陳明通說的太客氣了,江澤民那夥子人不是顧「國家」形象,而是為保住自己的權力。

去年中南海發現了薩斯,江帶來全家躲到上海,要上海幫死守上海,不許薩斯進入。江澤民怕死,但他不管老百姓死活,江說:中國死兩百萬人口沒有關係,關鍵是要社會穩定。「穩定」的意思就是加強網絡封鎖,不公布疫情,不讓人民知道真象,死的直接火化。到底去年中國因薩斯死了多少人無法統計。

這事要發生在臺灣能行嗎?怪不得臺灣大選後,不親民的親民黨主席宋楚瑜的支持率已經下降了百分之二十四,而且還在繼續下降。很多臺灣人說:看看大陸的恐怖獨裁,臺灣人知足吧,誰要搞亂臺灣,誰就是配合中共,誰就是居心不良,誰就得不到支持,誰就遭到唾棄。

忌諱的「死」月

今年,中共中央的所在地北京,在四月初就高溫到攝氏30度,真是可怕,黑色的沙塵暴和不合時宜的飛雪都令人深思。

往日人民嚮往的天安門廣場已經成了對百姓的施暴屠宰場,公檢法的面目越來越可怕猙獰......。四月,今年又是四月份,「四」和「死」音近,中國人歷來認為不吉利,不知是否巧合,忌諱的「死」月,新華網上又透出了因非典死亡的消息。今年,薩斯從北京拉開了序幕,天哪,2004年將是怎樣的一年?!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