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慶淮香港給大哥捅漏子 新華社明示曾慶紅瀆職(圖)
 
青晴
 
2004-5-4
 

2002年12月在悉尼,曾慶淮(右一)上臺祝賀走調成功的宋祖英。

【人民報消息】曾慶淮沒給大哥曾慶紅臉上增光,倒捅了不少漏子。

中央電視臺文藝部主任趙安,去年涉及經濟問題被捕判刑。據報導,北京公安拘捕趙安時,在他的家中搜出1000多萬元人民幣的現金,而趙安是曾慶淮的主要助手,人們置疑曾慶淮是否更不乾淨。前年宋祖英到澳洲悉尼演出,揮霍了很多錢,曾慶淮親自赴澳的捧場反而讓人對曾慶紅和江澤民的關係是否出現麻煩產生懷疑。

曾慶紅現在主管香港事務,而香港是最不好管的地方,這是中共第一個「一國兩制」的樣板,弄不好全世界都會支持臺灣維持現狀。香港人對曾慶紅非常反感,尤其是此次釋法,招致香港民眾的反對。曾慶淮長駐香港一邊幹著自己的事一邊替曾慶紅探聽著消息,所以他必須低調才行。

最近,4月27日,曾慶淮突然罕有的出席了一個公開場合,由於人大常委剛剛否決了香港以普選產生第三屆特區政府的可能性,他的動作格外刺眼。

文化部駐香港特派員曾慶淮,以「中華文化城有限公司董事長」身份主持了一個新聞發佈會,介紹中國歌舞團訪港詳情。據中新社報導,該名為《秘境之旅──大型綠色原創中國歌舞團晚會》,是「為弘揚中華民族優秀文化,促進內地與香港文化交流」。

前一天,4月26日,曾慶紅在上海出席聯合國亞洲太平洋經濟社會委員會會議,與香港財政司長唐英年會面時說:「香港也好,澳門也好,我想發展經濟,改善我們的民生,是我們永恒的主題。」曾慶淮主持的新聞發佈會等於是和他哥唱雙簧。

有人說,曾慶淮自以為其胞兄在高層權利穩固,其實曾慶紅在中央裡權勢並不穩。先不說元老裡沒人支持他,軍隊裡沒他的人,就是他也明白,沒有他自己發明的「等額選舉法」,他早就給選下去了。所以他這個國家副主席發揮到極限,充其量也就是給胡溫搗搗亂而已。

5月4日,新華網有篇罕見的消息,題為《警惕黨校學員中可能滋生的另類腐敗》,關於黨校的醜聞那是爭鳴、動向雜誌的任務,中共官方媒體不會去泄露的。眾所周知,黨校是輪訓、培訓黨的領導幹部的學府,如果黨校都腐敗了,那黨還上哪裏去培養好幹部呢?那黨成了個什麼東西?

新華網說: 據報導,有些領導幹部在黨校學習期間,經常吃請並收取紀念品、水果等禮物或紅包。學員之間用公款請吃和高消費娛樂,這已成為公開的秘密。湖北省紀委日前轉發黃岡市紀委的規定,要求嚴肅查處這一現象。(見5月3日《湖南日報》)

報導說:由於學員大多是列入升遷名單的領導幹部,他們在學習期間往往受到人們的關注。雖說為期半年或一年的輪訓、培訓,使他們暫時「有職無權」,但對某些頗有城府的人而言,這正好成了「感情投資」的黃金時段。於是,以「看望老領導」為由,為日後跑官作鋪墊,指望在他們掌握更大權力的那天,能夠得到可觀的政治或經濟回報。


野心勃勃的曾慶紅
這不禁讓人想起媒體報導的,曾慶紅在拉幫結派搞山頭。

報導說,至於有些黨校學員輪流作東,用公款請吃請玩,表面看來僅僅是一種有違財務制度的禮尚往來,稍加深究,則不難發現一部分人心裡隱含的政治目的。一個班的學員來自不同的地區和不同的領導崗位,結業或畢業後,有的易地升官,有的原地主政,手裡掌握的都是權力。學員在吃喝、「瀟灑」之間結成的所謂「同學之誼」,十分容易演變成一種無形的權力網,在今後的工作中互惠互利,這同樣是一種腐敗。

這也是江對曾不放心的重要因素。

報導最後說,總之,對黨校學員中滋生的另類腐敗,都必須保持高度的警惕。湖北省紀委明確要求從嚴查處這一腐敗現象,對各地都具有示範意義。

有人說,新華網今天這篇文章說輕了是指曾慶紅瀆職,說重了是說曾在搞獨立王國。

那麼是誰這麼「惦記」著曾慶紅呢?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