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殺陳水扁》果然與江有關!江氏嫡親網如此愚弄讀者(多圖)
 
青晴
 
2004-5-12
 

《暗殺陳水扁》作者伴野朗2月27日去世
【人民報消息】《暗殺陳水扁》這本書如果不是因為陳水扁真的被暗殺,還不會如此暢銷。

日本作家伴野朗寫的《暗殺陳水扁》一書在2001年11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因為「319槍擊案」聲名大噪,不過作者伴野朗早在2月27日槍擊案發生前,因心肌梗塞並發症突然過世。臺灣媒體說,由於消息披露的時機敏感,他的死因還是引人聯想。

伴野朗1936年出生於日本,曾任職於朝日新聞社專研中國問題。1986年,擔任上海分社社長,1990年,轉行從事電影導演工作。其著作曾獲第22屆江戶亂步獎及第37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出版該書的「臺灣先智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社長陳孟宗表示,這本書因為「319槍擊案」鹹魚翻身,就連「警政署」為了破案也訂了好幾十本。

我知道有這本書的存在是通過多維網的一篇報導,我真的以為故事情節如他們所述,幾天以後,我看到了大紀元記者從臺灣發出的報導,內容千差萬別,我呆住了,一本小說竟能被多維網篡改到如此地步,可見裡面一定有江澤民害怕的東西!


暗殺老手,但沒成功過!
為此我請朋友購買此書,我要親自看看,到底《暗殺陳水扁》裡寫了些什麼。書送來了,放在書架上很久沒有動,現代人哪個還有功夫看一本厚厚的小說呢,昨天我終於翻開了書,心不在焉、一目十行的看下去,讓我大吃一驚的是,書裡真的提到了江澤民和他的陰謀,而殺手當場被擊斃,擊斃他的是「大衛王的密使」。我用了兩個晚上仔細的看到完,才發現故事原文和江氏嫡親網所報導的完全相反。

我現在才真正感到江澤民和他豢養的江氏嫡親網是多麼的卑鄙無恥,他們在耍弄讀者!這是我下定決心要把書中部份章節呈獻給朋友們的原因。

下面讓我們先看看東方日報和多維網是如何報導的,然後再看小說部份原文。

多維網在3月31日的報導中這樣說:

臺灣總統陳水扁在大選投票前夕遭槍擊刺殺,到目前為止仍被視為陰謀論,疑雲重重。記者在高雄坊間書店,嚇然發現一本叫做《暗殺陳水扁》的小說,內容有許多地方與這次槍擊案極為相似。其中殺手雇主不明,書中也未有交代殺手動機,只知暗殺行動代號為「大王的密使」(註:書中說「大王的密使」擊斃了殺手哈茲)。

東方日報報導說,根據小說的作者所說,殺手的身份是來自激進的回組織哈馬斯,這種說法完全令人想到這可能是為了掩飾事情與國民黨或中共政權有關。關於殺手行動的日期,剛剛正好就是在陳水扁2000年競選投票的前夕。還有一點巧合,最重要的是書中提到,殺手利用現場的火和鞭炮聲,再加上群眾的歡呼吶喊聲,對陳水扁進行驚天刺殺。

殺手就是利用陳水扁到臺南家鄉一帶拜票的機會,伺機而動,剛剛書中亦提及這點,認為這是最好的時機,殺手可利用陳水扁的支持者人群作掩護,迅速離開現場,而且更巧合的是,結果也是陳水扁避過一劫。該殺手最後離開臺灣(註:書中說當場被擊斃),在中正機場閱報看到兩行超大的標題,陳水扁順利當選總統,執政50年的國民黨下野,殺手(註:書中說是差點兒被利用的日本記者)有萬千感慨。

《暗殺陳水扁》中說,起了假名「哈茲」的巴勒斯坦人與西藏人的混血兒卡布列-哈馬達是暗殺陳水扁的殺手。他的母親1989年3月因搞西藏獨立運動被中共憲兵拷打致死,所以他與中國人結下深仇,小說道,他被收養成為「哈瑪斯」的恐怖份子,只為金錢而殺人。

他在一百萬美金打入銀行戶頭時開始行動。關於這個行動所花銷的錢這只是一部份,因為在臺灣接應他,給他提供一切方便的黑社會「三合會」也得付巨款。

書中說,「哈瑪斯」卻得到巴勒斯坦人民絕對的支持。

下面摘錄《暗殺陳水扁》一部份與江澤民有關的原文:

眼前蛛絲糾葛,問題重重。「哈茲」的真實身分未知,對於他現在的行動也不
明瞭。

他應該接受了謎樣的中國女子的委託,正準備進行暗殺行動,對象則不清楚,甚至時間和場所等也沒有任何相關情報。只能預測與中國有密切關係,可是「莫薩多」對於中國一點概念也沒有。於是,羅曾(註:以色列反恐怖人員)針對此點發言:

「非得仰賴中國行家的幫助不可!」

不過,以色列國內沒有這種人材,恐須向國際社會尋求協助。這位行家必須對中國有著豐富的情報與知識,方能協助「莫薩多」找出對付恐怖主義的適當對策。

擁有以上優勢者,看來非美國莫屬。

於是,以長期在駐美大使館工作的羅曾為首,眾人召開多次會議,決定了一個上上人選:美國國務院情報調查局(INR)副局長約翰.葛利夫浮出檯面。四十六歲的他,看起來是位平凡的中年人,個子矮小,頭也禿了。當時在大使館擔任情報書記的羅曾,與葛利夫在「INR」擔任主任分析官時相識,兩人是多年的朋友。

在前往華府的旅途中,羅曾對達陽說明這位中國通的背景:

「葛利夫.對中國的知識、洞察力和分析能力,在美國備受肯定。他嶄露頭角,是在一九八九年六月的天安門事件之後……」
「怎麼說?」
達陽對於中國完全沒有概念。

「葛利夫預測當時的中共中央總書記,也就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人後繼者趙紫陽,將會失勢。後來他利用消去法,舉出當時缺乏人氣的江澤民可能是未來人選,果然幾天之後,鄧小平就提拔他為上海市黨委書記!」

「原來如此。」

「後來葛利夫擔任北京大使館的情報參事,表現相當活躍。眾人皆知這是一位可以用中國話來思考中國事務的人。去年夏天,他被調回華府。」「我沒有聽說過『INR』」

達陽提出問題。美國的情報機關包括「CIA」、「NSA」(國家安全局)、「DIA」(國防情報局)、「FBI」(聯邦調查局)等都很有名,但是卻沒有聽說過「INR」。

「這個機構的規模的確比「CIA」、「NSA」小,人員和預算也少,活動未公開。但是,他們的看法和分析都受到肯定……」。

……

「聽了你們的說明,『哈茲」的目標指向一處,臺灣總統選舉的候選人……」

「臺灣?」

羅曾一副無法置信的表情重覆這句話,達陽聽了也覺得很意外。

「是的,臺灣……」葛利夫慢慢交換了雙腳的姿勢,他的表情相當有自信。「你的根據是……」羅曾用力的問話。

「因為『哈茲』泄露了三月十八日這個日期……」葛利夫又啜了一口杯中的液體。

三月十八日?

「這個日期有什麼意義嗎?」達陽問道。確定這個日期果真具有深義。

「有重大關係。三月十八日,乃是目前處於激烈選戰的臺灣總統選舉的投票日。這表示『哈茲』可能接下暗殺總統候選人的任務……」……

「北京當局怎麼看待這個事情?」

「自然是盯著三月十八日這個決定性的日子……」

「但是,還有一個人持有謀殺陳水扁的動機……」

「這個人是誰?」羅曾和達陽異口同聲的發問。

葛利夫猛然的喝了一大口白蘭地。「江澤民……」

「北京的江澤民?」羅曾反問,

對他來說,這個名字的出現再度令他感到意外,對於達陽來說也是如此。

「沒錯,北京的江澤民……」葛利夫說這句話時表情不變,他又喝了口白蘭地。「說這句話時要小心點。」他的聲音越來越小,身體整個拱了起來。「江澤民有野心……」

「野心?」達陽對葛利夫的話很感到興趣。

「沒有錯,他希望能夠和毛澤東、鄧小平等黨的領導者齊頭並進……」

「怎麼說呢?」達陽有所疑惑。

「毛澤東完成中國革命,在歷史上留名,鄧小平平定文革,採取改革關放路線,收回香港和澳門,所以也留名青史。江澤民希望能夠和平解放臺灣,贏得諾貝爾獎。如此一來,他的成就可以超越兩位前輩……」

「他辦得到嗎?」達陽問,臉上的表情則是半信半疑。

「我認為他個人會為了目標而努力,至於能力、才華就另當別論了……」葛利夫將手中的杯子放圓桌面,他再度說明:「他是有權力欲望又傲慢的人,無法認清自己現有的地位多少靠著點運氣獲得。甚至對我來說,我根本不想認識這樣的人……」

……

達陽接著說。「江澤民能夠容忍國民黨的政治立場,卻不能接受民進黨的臺獨主張……」「在江澤民判斷陳水扁占優勢的情況下,派遣刺客的可能性很高。」羅曾做了上述的結論。

……

……劉碧美(三合會頭領)平靜的說著,她現在更確定這是一次重大任務。委託人屬於北京,事情將在臺北進行,這件事的確需要相當的努力,所需要耗費的資金也是相當龐大。

……

「是不是得到什麼具體的暗殺情報?」「有關選舉的謠言很多,但是還沒有可以引起立即騷動的事情,這時候警察還不需要出馬吧?」存心要暗殺陳水扁的人,我想應該不少吧……」「國民黨嗎?不會吧!」「你為什麼不想想可能是北京的江澤民呢?」

……

許錦容將花束遞了出去,紅色的蝴蝶結已經松開了,可是她並未發現。「先生,辛苦了,勝利在望……」「許小姐,辛苦你了,做得好!」陳水扁接受了贈花,此時她說:「這是日本作家杉江先生,特地前來臺灣探訪選情他想向你致意……」杉江向前跨出一步,同時伸出了右手。「陳水扁先生,我是作家杉江恭治,你好……」

「你好!」陳水扁將花束移到左手邊,伸出了右手,此時紅色蝴蝶結已經松開,蝴蝶結綁住的花朵像在宇宙中漂流,隨時隨地會掉下來。

紅色的蝴蝶結在空中飛舞時,有一個男人即時做了反應,那是法蘭克.趙。他將紅色和炸彈做了番聯想,這是長年在情報單位工作所鍛練出的神經反射,在一瞬間發揮了作用。

他縱身飛奔向前,從陳水扁手中將花束奪走。

同時瞬間反應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約瑟夫.達陽。他在人群中發現一個氣質明顯不同的男子,正當觀眾高舉兩手大喊萬歲時,那個男人面無表情,一隻手還伸進了口袋中。

──是「哈茲」!這是達陽的第一個反應,舞臺正下方約二十公尺,沒錯,是照片中的男人。

達陽拔出科特手槍向那名男子射擊,子彈直接命中該名男子,額頭上的血滲出,如同一朵盛開的小紅花。

「哈茲」在那一瞬間確認自己的勝利,他看著蝴蝶結在眼前飛舞,於是「哈茲」預備按下口袋中的搖控器按紐。此時他也看見敵手開了槍,在那一瞬間,額頭上受到強大撞擊,隨即死亡。

可是他畢竟是位訓練有素的刺客,擁有堅強的信念。雖然生命已經流逝,右指仍奮力按下了按紐,只不過這是一種慣性反應,速度減緩了下來。

當子彈發射聲響起,花束也隨著四處飛散,伴隨集會高潮施放的煙火也在此刻閃耀光芒,鞭炮聲和噪音包圍了整個會場。

花束並沒有爆炸,趙高志將安置在花束內的引爆裝置切掉了。

些許的時間之差,「哈茲」的行動慢了千分之一秒。

陳水扁並沒有發覺到周遭的變化,只看到美國來的記者冒出來幫忙,取走了花束,只是動作看起來有點慌張。匆促間他瞥見趙高志的神情留有餘悸,僅只於此。

……

十九日下午三點,杉江恭治在中正國際機場等候前往東京的班機,同時閱讀著晚報。頭版當中印著超大鉛字,他有著千萬感慨,仔細讀著:

陳水扁順利當選中華民國第十一任總統。民進黨大勝,執政五十年國民黨下野。陳水扁(民進黨)四、九七七、七三七票(百分之三九.三O)宋楚瑜(無黨籍)四、六六四、九三二票(百分之三六.八四)連戰(國民黨)二、九二五、五一三票(百分之二三.一O)

……

(註:需要說明的是,哈茲想利用偶遇的日本記者杉江當替死鬼,讓他拿著那束放有遙控炸彈的鮮花獻給阿扁時,讓炸彈爆炸)

杉江想起昨天深夜在中山足球場發生的事,仍然心神未定。帶他進場的曹文絡(註:哈茲的假名),的確是遭手槍發射出的子彈所射殺,現場煙火和鞭炮聲加上群眾的歡呼聲,知道此死亡事件的人應該很少吧。可是此事的確發生了,而且事後處置極為迅速。臺灣當局以關係者之由拘禁了杉江,待理清了他與曹文絡的關係,一天後就釋放了他,可是要求他即日出境,完全沒有做任何說明。

對於曹文絡這個人,杉江只知道他是巴拉圭的華僑,至於他的背景可以說是毫無所悉。他何以遭到槍擊,他是來暗殺陳水扁的嗎?

……

此時廣播響起,準備登機了,他將報紙摺了一下,站起來往通關口移動。在此時,約瑟夫.達陽和法蘭克.趙(阻止哈茲對阿扁行兇的人)正坐在飛往紐約客機的經濟艙,兩人喝著蘇格蘭威士忌。

「事情終於結束了……」

趙高志把玻璃杯放回面前的桌子上。
「是啊,我也成功達成『大衛王密使』任務,托你的福,謝謝了,法蘭克。」
達陽舉起玻璃杯。

最後我要問的是:江氏嫡親網為什麼要這樣幹?

為什麼刻意隱瞞暗殺陳水扁的殺手被擊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