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陈水扁》果然与江有关!江氏嫡亲网如此愚弄读者(多图)
 
青晴
 
2004-5-12
 

《暗杀陈水扁》作者伴野朗2月27日去世
【人民报消息】《暗杀陈水扁》这本书如果不是因为陈水扁真的被暗杀,还不会如此畅销。

日本作家伴野朗写的《暗杀陈水扁》一书在2001年11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因为“319枪击案”声名大噪,不过作者伴野朗早在2月27日枪击案发生前,因心肌梗塞并发症突然过世。台湾媒体说,由于消息披露的时机敏感,他的死因还是引人联想。

伴野朗1936年出生于日本,曾任职于朝日新闻社专研中国问题。1986年,担任上海分社社长,1990年,转行从事电影导演工作。其著作曾获第22届江户乱步奖及第37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出版该书的「台湾先智出版事业股份有限公司」社长陈孟宗表示,这本书因为“319枪击案”咸鱼翻身,就连“警政署”为了破案也订了好几十本。

我知道有这本书的存在是通过多维网的一篇报导,我真的以为故事情节如他们所述,几天以后,我看到了大纪元记者从台湾发出的报导,内容千差万别,我呆住了,一本小说竟能被多维网篡改到如此地步,可见里面一定有江泽民害怕的东西!


暗杀老手,但没成功过!
为此我请朋友购买此书,我要亲自看看,到底《暗杀陈水扁》里写了些什么。书送来了,放在书架上很久没有动,现代人哪个还有功夫看一本厚厚的小说呢,昨天我终于翻开了书,心不在焉、一目十行的看下去,让我大吃一惊的是,书里真的提到了江泽民和他的阴谋,而杀手当场被击毙,击毙他的是「大卫王的密使」。我用了两个晚上仔细的看到完,才发现故事原文和江氏嫡亲网所报导的完全相反。

我现在才真正感到江泽民和他豢养的江氏嫡亲网是多么的卑鄙无耻,他们在耍弄读者!这是我下定决心要把书中部份章节呈献给朋友们的原因。

下面让我们先看看东方日报和多维网是如何报导的,然后再看小说部份原文。

多维网在3月31日的报导中这样说:

台湾总统陈水扁在大选投票前夕遭枪击刺杀,到目前为止仍被视为阴谋论,疑云重重。记者在高雄坊间书店,吓然发现一本叫做《暗杀陈水扁》的小说,内容有许多地方与这次枪击案极为相似。其中杀手雇主不明,书中也未有交代杀手动机,只知暗杀行动代号为「大王的密使」(注:书中说「大王的密使」击毙了杀手哈兹)。

东方日报报导说,根据小说的作者所说,杀手的身份是来自激进的回组织哈马斯,这种说法完全令人想到这可能是为了掩饰事情与国民党或中共政权有关。关于杀手行动的日期,刚刚正好就是在陈水扁2000年竞选投票的前夕。还有一点巧合,最重要的是书中提到,杀手利用现场的火和鞭炮声,再加上群众的欢呼呐喊声,对陈水扁进行惊天刺杀。

杀手就是利用陈水扁到台南家乡一带拜票的机会,伺机而动,刚刚书中亦提及这点,认为这是最好的时机,杀手可利用陈水扁的支持者人群作掩护,迅速离开现场,而且更巧合的是,结果也是陈水扁避过一劫。该杀手最后离开台湾(注:书中说当场被击毙),在中正机场阅报看到两行超大的标题,陈水扁顺利当选总统,执政50年的国民党下野,杀手(注:书中说是差点儿被利用的日本记者)有万千感慨。

《暗杀陈水扁》中说,起了假名「哈兹」的巴勒斯坦人与西藏人的混血儿卡布列-哈马达是暗杀陈水扁的杀手。他的母亲1989年3月因搞西藏独立运动被中共宪兵拷打致死,所以他与中国人结下深仇,小说道,他被收养成为「哈玛斯」的恐怖份子,只为金钱而杀人。

他在一百万美金打入银行户头时开始行动。关于这个行动所花销的钱这只是一部份,因为在台湾接应他,给他提供一切方便的黑社会「三合会」也得付巨款。

书中说,「哈玛斯」却得到巴勒斯坦人民绝对的支持。

下面摘录《暗杀陈水扁》一部份与江泽民有关的原文:

眼前蛛丝纠葛,问题重重。「哈兹」的真实身分未知,对于他现在的行动也不
明了。

他应该接受了谜样的中国女子的委托,正准备进行暗杀行动,对象则不清楚,甚至时间和场所等也没有任何相关情报。只能预测与中国有密切关系,可是「莫萨多」对于中国一点概念也没有。于是,罗曾(注:以色列反恐怖人员)针对此点发言:

「非得仰赖中国行家的帮助不可!」

不过,以色列国内没有这种人材,恐须向国际社会寻求协助。这位行家必须对中国有着丰富的情报与知识,方能协助「莫萨多」找出对付恐怖主义的适当对策。

拥有以上优势者,看来非美国莫属。

于是,以长期在驻美大使馆工作的罗曾为首,众人召开多次会议,决定了一个上上人选:美国国务院情报调查局(INR)副局长约翰.葛利夫浮出台面。四十六岁的他,看起来是位平凡的中年人,个子矮小,头也秃了。当时在大使馆担任情报书记的罗曾,与葛利夫在「INR」担任主任分析官时相识,两人是多年的朋友。

在前往华府的旅途中,罗曾对达阳说明这位中国通的背景:

「葛利夫.对中国的知识、洞察力和分析能力,在美国备受肯定。他崭露头角,是在一九八九年六月的天安门事件之后……」
「怎么说?」
达阳对于中国完全没有概念。

「葛利夫预测当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也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后继者赵紫阳,将会失势。后来他利用消去法,举出当时缺乏人气的江泽民可能是未来人选,果然几天之后,邓小平就提拔他为上海市党委书记!」

「原来如此。」

「后来葛利夫担任北京大使馆的情报参事,表现相当活跃。众人皆知这是一位可以用中国话来思考中国事务的人。去年夏天,他被调回华府。」「我没有听说过『INR』」

达阳提出问题。美国的情报机关包括「CIA」、「NSA」(国家安全局)、「DIA」(国防情报局)、「FBI」(联邦调查局)等都很有名,但是却没有听说过「INR」。

「这个机构的规模的确比「CIA」、「NSA」小,人员和预算也少,活动未公开。但是,他们的看法和分析都受到肯定……」。

……

「听了你们的说明,『哈兹」的目标指向一处,台湾总统选举的候选人……」

「台湾?」

罗曾一副无法置信的表情重覆这句话,达阳听了也觉得很意外。

「是的,台湾……」葛利夫慢慢交换了双脚的姿势,他的表情相当有自信。「你的根据是……」罗曾用力的问话。

「因为『哈兹』泄露了三月十八日这个日期……」葛利夫又啜了一口杯中的液体。

三月十八日?

「这个日期有什么意义吗?」达阳问道。确定这个日期果真具有深义。

「有重大关系。三月十八日,乃是目前处于激烈选战的台湾总统选举的投票日。这表示『哈兹』可能接下暗杀总统候选人的任务……」……

「北京当局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自然是盯着三月十八日这个决定性的日子……」

「但是,还有一个人持有谋杀陈水扁的动机……」

「这个人是谁?」罗曾和达阳异口同声的发问。

葛利夫猛然的喝了一大口白兰地。「江泽民……」

「北京的江泽民?」罗曾反问,

对他来说,这个名字的出现再度令他感到意外,对于达阳来说也是如此。

「没错,北京的江泽民……」葛利夫说这句话时表情不变,他又喝了口白兰地。「说这句话时要小心点。」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身体整个拱了起来。「江泽民有野心……」

「野心?」达阳对葛利夫的话很感到兴趣。

「没有错,他希望能够和毛泽东、邓小平等党的领导者齐头并进……」

「怎么说呢?」达阳有所疑惑。

「毛泽东完成中国革命,在历史上留名,邓小平平定文革,采取改革关放路线,收回香港和澳门,所以也留名青史。江泽民希望能够和平解放台湾,赢得诺贝尔奖。如此一来,他的成就可以超越两位前辈……」

「他办得到吗?」达阳问,脸上的表情则是半信半疑。

「我认为他个人会为了目标而努力,至于能力、才华就另当别论了……」葛利夫将手中的杯子放圆桌面,他再度说明:「他是有权力欲望又傲慢的人,无法认清自己现有的地位多少靠着点运气获得。甚至对我来说,我根本不想认识这样的人……」

……

达阳接着说。「江泽民能够容忍国民党的政治立场,却不能接受民进党的台独主张……」「在江泽民判断陈水扁占优势的情况下,派遣刺客的可能性很高。」罗曾做了上述的结论。

……

……刘碧美(三合会头领)平静的说着,她现在更确定这是一次重大任务。委托人属于北京,事情将在台北进行,这件事的确需要相当的努力,所需要耗费的资金也是相当庞大。

……

「是不是得到什么具体的暗杀情报?」「有关选举的谣言很多,但是还没有可以引起立即骚动的事情,这时候警察还不需要出马吧?」存心要暗杀陈水扁的人,我想应该不少吧……」「国民党吗?不会吧!」「你为什么不想想可能是北京的江泽民呢?」

……

许锦容将花束递了出去,红色的蝴蝶结已经松开了,可是她并未发现。「先生,辛苦了,胜利在望……」「许小姐,辛苦你了,做得好!」陈水扁接受了赠花,此时她说:「这是日本作家杉江先生,特地前来台湾探访选情他想向你致意……」杉江向前跨出一步,同时伸出了右手。「陈水扁先生,我是作家杉江恭治,你好……」

「你好!」陈水扁将花束移到左手边,伸出了右手,此时红色蝴蝶结已经松开,蝴蝶结绑住的花朵像在宇宙中漂流,随时随地会掉下来。

红色的蝴蝶结在空中飞舞时,有一个男人即时做了反应,那是法兰克.赵。他将红色和炸弹做了番联想,这是长年在情报单位工作所锻练出的神经反射,在一瞬间发挥了作用。

他纵身飞奔向前,从陈水扁手中将花束夺走。

同时瞬间反应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约瑟夫.达阳。他在人群中发现一个气质明显不同的男子,正当观众高举两手大喊万岁时,那个男人面无表情,一只手还伸进了口袋中。

──是「哈兹」!这是达阳的第一个反应,舞台正下方约二十公尺,没错,是照片中的男人。

达阳拔出科特手枪向那名男子射击,子弹直接命中该名男子,额头上的血渗出,如同一朵盛开的小红花。

「哈兹」在那一瞬间确认自己的胜利,他看着蝴蝶结在眼前飞舞,于是「哈兹」预备按下口袋中的摇控器按纽。此时他也看见敌手开了枪,在那一瞬间,额头上受到强大撞击,随即死亡。

可是他毕竟是位训练有素的刺客,拥有坚强的信念。虽然生命已经流逝,右指仍奋力按下了按纽,只不过这是一种惯性反应,速度减缓了下来。

当子弹发射声响起,花束也随着四处飞散,伴随集会高潮施放的烟火也在此刻闪耀光芒,鞭炮声和噪音包围了整个会场。

花束并没有爆炸,赵高志将安置在花束内的引爆装置切掉了。

些许的时间之差,「哈兹」的行动慢了千分之一秒。

陈水扁并没有发觉到周遭的变化,只看到美国来的记者冒出来帮忙,取走了花束,只是动作看起来有点慌张。匆促间他瞥见赵高志的神情留有余悸,仅只于此。

……

十九日下午三点,杉江恭治在中正国际机场等候前往东京的班机,同时阅读着晚报。头版当中印着超大铅字,他有着千万感慨,仔细读着:

陈水扁顺利当选中华民国第十一任总统。民进党大胜,执政五十年国民党下野。陈水扁(民进党)四、九七七、七三七票(百分之三九.三O)宋楚瑜(无党籍)四、六六四、九三二票(百分之三六.八四)连战(国民党)二、九二五、五一三票(百分之二三.一O)

……

(注:需要说明的是,哈兹想利用偶遇的日本记者杉江当替死鬼,让他拿着那束放有遥控炸弹的鲜花献给阿扁时,让炸弹爆炸)

杉江想起昨天深夜在中山足球场发生的事,仍然心神未定。带他进场的曹文络(注:哈兹的假名),的确是遭手枪发射出的子弹所射杀,现场烟火和鞭炮声加上群众的欢呼声,知道此死亡事件的人应该很少吧。可是此事的确发生了,而且事后处置极为迅速。台湾当局以关系者之由拘禁了杉江,待理清了他与曹文络的关系,一天后就释放了他,可是要求他即日出境,完全没有做任何说明。

对于曹文络这个人,杉江只知道他是巴拉圭的华侨,至于他的背景可以说是毫无所悉。他何以遭到枪击,他是来暗杀陈水扁的吗?

……

此时广播响起,准备登机了,他将报纸摺了一下,站起来往通关口移动。在此时,约瑟夫.达阳和法兰克.赵(阻止哈兹对阿扁行凶的人)正坐在飞往纽约客机的经济舱,两人喝着苏格兰威士忌。

「事情终于结束了……」

赵高志把玻璃杯放回面前的桌子上。
「是啊,我也成功达成『大卫王密使』任务,托你的福,谢谢了,法兰克。」
达阳举起玻璃杯。

最后我要问的是:江氏嫡亲网为什么要这样干?

为什么刻意隐瞒暗杀陈水扁的杀手被击毙?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