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繞過上海挖福建毒梟 兩省級91廳處級貪官完蛋(多圖)
 
林立
 
2004-5-29
 

大毒梟王堅章落網時情形
【人民報消息】遠華案讓福建成名,更讓賈慶林成名。人們一提賈慶林就想起遠華案,一提起遠華案就想起賈慶林。

去年美國查國際販毒集團頭目、大毒梟王堅章查到了中國大陸境內,由於這些毒梟與中共官員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要真想找到證據,美國警方必須派自己人臥底,在征得中方同意下,美方臥底人員掌握證據確鑿後,才通知中共警方配合捉拿。從跨國大毒梟王堅章的毒窩裡挖出了陳凱,而陳凱背後能拽出一串貪官污吏。

當王堅章、陳凱案還在深挖之時,另一宗大案又在福建官場露出水面──福州再揪兩省級貪官及九十一個廳處級貪官。

雖然胡錦濤在上海踩住了江氏尾巴,被迫後撤,但福建是賈慶林的老窩,和江澤民是一根繩子拴兩隻螞蚱,江澤民躲得了上海跑不了福建。

福建爛到什麼程度啊,福建最近要召開全球閩商聯誼會和福建世界懇親會等四個會議,由於怕無人接待,所以中紀委專案組只好與時俱進的改變了中共法律,下令受賄十萬元以下者不追究。 中共有兩手乾淨的清官嗎?

拔土豆再揪兩省級91個廳處級貪官

種過土豆的人都知道,秋後時,揪著那根藤使勁一拽,埋在土裡的一串串大大小小的土豆就見了天日。

去年,福建查處了王堅章、陳凱國際販毒集團及其背後的貪官,這不過是拉開了序幕。

貪官的「黑色星期五」


「福州首富」陳凱
前哨6月刊羅冰報導,陳凱被捕後知道難逃一死,為逃過鬼門關,只好供出他行賄過的高官,使宋立誠、智渡江等幾十個貪官被「雙規」。最近,他又供出他的「鐵哥們」、華威集團總裁陳健,導致福建的另一次「大地震」。

陳健有「長樂幫」背景,涉嫌參與國際販毒、洗黑錢、黑社會以及行賄政府官員等犯罪活動。

在貪官的庇護下,陳健壟斷福州的運輸業。他於九十年代組建華威集團,除了經營福州至省內其他地方和省外以及港澳地區的所有客貨運輸業務外,還涉足酒店、汽車租賃、旅遊和桑拿等行業,總資產超過數十億元人民幣。

陳凱供出陳健後,中紀委專案組感到事態嚴重,立即再度南下福建坐鎮辦案。陳健是黑道老大,出門一向有多名保鏢跟隨,加上又有公安部門的保護,中央有關部門於是繞過福建公安部門,直接出面捉捕陳健。在行動中,多名保鏢一度拼命抵抗。

陳健被捕後,和陳凱一樣,為自保,供出了他行賄過的貪官。五月十四日,福建貪官迎來了他們的「黑色星期五」,中紀委在這一天採取行動,對九十一個廳處級貪官實行「雙規」。福建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張家坤和福建政協副主席潘心誠被要求「講清楚」,離「雙規」只差一步。

中共的幹部從最高到最低,從江澤民到村幹部,不到被強迫「講清楚」這個份兒上,哪個都是廉潔奉公的好幹部。

福建官場全爛了


福建省級大貪官(左到右)何立峰、張家坤、潘心誠

據消息人士透露,上海、福建的腐敗在官場上已是滿城風雨了,胡錦濤打擊貪官,不動上海、福建那就不能起到震攝作用。既然中紀委專案組動不了上海幫和江綿恒,動動福建廳處級幹部還是綽綽有餘,這次算不上什麼霹靂行動,也不是出手狠,打擊重,受賄十萬的都不算受賄,這尺度夠寬了。

為什麼大小官員都嚇得心驚膽戰,貪官人人自危?因為除非別揪,揪出哪個都讓中紀委戰果輝煌,別說福建官場爛得剩不下什麼了,整個中共能剩下幾個。胡錦濤指示要嚴查王堅章、陳凱後面的貪官。這次行動是胡排除了江的強力干擾而執行的。

這次出手觸到的兩個省級幹部是張家坤和潘心誠。

張家坤於一九四二年二月在福州出生。一九六六年加入中共。一九六七年畢業於中國科技大學電子學系。歷任福建省電子工業局辦公室副主任,企業管理處處長、福建省電子總公司副總經理,中共福建省委組織部處長、副部長,福建省輕工業廳廳長。一九九二年任福建省副省長,後升任常務副省長。

潘心誠曾任福建省財政廳長,後升任分管文教衛生的副省長。

2000年海外傳媒曾報導張家坤和潘心誠涉及遠華案,但後來兩人都平安無事,不過,張家坤於2001年初由常務副省長轉任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兩副省級涉一億元貸款

張家坤、潘心誠主要涉及陳健非法借貸一億元人民幣的案件。

福建省、福州市交通部門曾批給陳健五百輛的士牌,但這些的士牌其實是「幽靈」的士牌──福州的的士早已飽和,根本不可能增加五百輛。陳健也知道福州的的士業根本賺不到錢,他並非真的要做的士生意,而是把的士牌抵押給工商銀行,然後借了一億元。張家坤、潘心誠為此出了不少力。

九十一名貪官免費吃喝玩樂

九十一個廳處級貪官中很多都接受陳健百萬以上的賄款,比較「清廉」的起碼也接受陳健十萬元人民幣的賄賂。

陳健在福州五一路有一家高檔的華威酒店,福州人將之稱為福州的「紅樓」華威酒店集合了許多南北佳麗,她們是陳健生意場上的生力軍。陳健向九十一名廳處級幹部每人發了一張十萬元的現金卡,可隨時到華威酒店吃喝玩樂,包括南北佳麗的性服務。這些官場色鬼酒徒享受之後,陳老板不收費,把人情留著好以後使喚。中共是官匪勾結、互通有無,黑白兩道,正邪不分。

張家坤還涉及另一大案

福建省僑務辦公室在香港有一家窗口公司,叫僑裕公司。在張家坤的策劃下,僑裕公司由王耀仁承包。王耀仁是所謂福建十大青年企業家之一,還當上全國青年聯合會的委員。王耀仁也有「紅樓」,他在福州開了一家金域夜總會,裡面也是美女雲集。幾年前曾發生過一件大事,駐福建海軍司令曾在金域嫖娼被捉。江澤民的人馬都是好樣兒的。

僑裕公司揮霍倒閉後,王耀仁平安無事,回福州繼續逍遙法外。他的小舅子董某充當了保護傘。董是福州鼓樓區檢察院檢察長,官不大,但很有實權。檢察院有一個反貪局,手中有起訴貪官的權力,而反貪局要聽命於檢察長。檢察長在查處貪官時留一手,就能換來貪官的投桃報李,而嚴一些則有可能將貪官送上斷頭臺。下級貪官一般都會牽涉到高層貪官,所以雖是基層的檢察長,也可以交結到高層貪官。

王耀仁在僑裕公司為非作歹,他至今還欠僑裕公司八千八百萬元人民幣(不包括利息)。據說,他用假信用狀騙的錢比廣南還多。許多老幹部不知寫了多少揭發信反映情況,但架不住王耀仁的後臺也是貪官,貪官護貪官,貪官賄貪官,這就是中共沒有未來的原因。

中共還有一條路可走

由於中共的貪官太多了,胡錦濤反貪只能反到省部級幹部,但還不能遍地開花,再往上恐怕就下不了手了,真要反到底,中共就定被鏟除,因為它就像一個腐爛長綠毛兒的爛蘋果,您只有一條路處置它,那就是毫不猶豫的扔掉!這才是真正的愛國。不過哪個政權到了末朝末代肯束手待斃呢?

所以福建官場再多幾個地震,再多雙規多少貪官也不能真正解決中共的問題,但有一個招兒可以使用,就像中紀委這次把受賄十萬元以下的貪官定為清官一樣,橡皮圖章人大可以再修憲:貪污受賄兩百萬元以下的省部級幹部既往不咎,貪污受賄一億元以下的政治局委員既往不咎,貪污受賄十億元以下的政治局常委既往不咎,核心級人物貪污受賄一百億元以下仍是「三個代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