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專「雞」遇難 江澤民喝水塞牙(圖)
 
肖慶慶
 
2004-5-24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當三位一體那會兒,想的就是個專機,不管多少人反對也要「空軍一號」抖威風,結果專機偷偷買來了,那就坐吧,江澤民還沒有那個福氣,專機上到處都是竊聽器,嚇得他只好望「機」興嘆。

江原想勾搭上劉曉慶,沒想到人家沒正眼看他這塊土旮旯,直到塞小紙條給村姑宋祖英江才算固定有了一號專「雞」。

井底之蛙的江澤民好容易勾搭上一位「星」,就許願在天安門廣場附近建一座大劇院,此事一直爭議甚大。

亞洲時報5月24日報導,安氏設計方案所引起的非議,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一是它被指「毫無中國特色」;二是與天安門廣場四周的建築群不協調。因此,在方案公布之後,指責之聲不絕於耳,很多人甚至給它起了幾個不雅的「綽號」,稱其為什麼「水蒸蛋」、 「大零蛋」、「大墳墓」、「王八蛋」等等。

儘管如此,江澤民還是力排眾議,工程在2000年4月偷偷破土。江的馬屁塞兒認為,不論是外觀,還是結構布局,安德魯的設計在全世界都堪稱別具匠心、獨一無二。並指出,安氏的風格不僅新穎浪漫,而且大膽創新,「整體構思極為超前」。

但2000年6 月10日,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院在北京召開大會期間,49名院士聯名上書當時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主席和當時的中國總理朱熔基總理,要求重新論證安德魯的設計方案。他們在信中聲稱:安氏方案有九大缺陷,其中包括:「造價超一流,功能二三流;形式主義;設計不合理;外型與周邊環境不協調」。他們甚至尖銳地指出,這一方案「嚴重脫離中國實際,無視中國傳統文化,違背建築基本規律,甚至有悖於基本的科學常識」。

2000年6 月19日,中國各地的100 多名建築專家也聯名致函中央領導人,提出了類似意見。他們認為,以安氏方案建造的大劇院「將成為國際輿論的笑柄」,「連他們自己都會受到後人的指摘」。

在一片反對聲中,中國國務院建設部派遣一個專門小組前往廣州、上海和北京三地,向當地的建築名家舉辦說明會,邀請他們提出改進建議。2000年7 月11日,廣州《羊城晚報》甚至傳出了「國家大劇院已經停工」的消息。

其實,在江的指示下,工程仍在偷偷摸摸的繼續進行。直到2003年2月18日國家大劇院戲劇場工程結構要封頂時,新華網才敢報導說,整個工程預計2004年竣工。宋祖英說要第一個在大劇院裡開獨唱音樂會。劇院管理委員會發愁的說,光維持劇院的費用就令人咋舌,建起來怎麼辦,真成了一塊燙手山竽。

宋祖英已經向媒體吹了風,她今年下半年就要在「大墳墓」裡給老江表演,隨著媒體的不斷報導,圖片的刊出,生米已經做成熟飯,說什麼也無濟於事了,很多高層領導嘆氣說:隨它去吧。

有的時候,你想隨它去,它還去不了,今天出了個讓江澤民塞牙的新聞。

據中廣新聞報導,據法國「費加羅報」報導,法國北部的「戴高樂機場」,臺北時間今天下午發生的候機室天花板坍塌事故,已經造成6人死亡,3人受傷;雖然事故原因,有待進一步調查,不過整起事件似乎是有跡可尋。

報導引述事發當中一名目擊者的話說,在天花板坍塌之前,聽到有金屬折斷的劈啪聲;那個時候,他就感到大事不妙!據了解,坍塌的是「候機室大廳」和「機場空橋」之間的「連接行人過道」。

自由亞洲電臺報導,巴黎消息:法國戴高樂機場星期天發生天花板塌落事件,造成至少五人死亡,三人受傷。在機場轉飛機的北京馬仕商貿公司代表團的成員不幸遭遇事故,其中有兩人死亡、一人失蹤。

據悉,星期天清晨七時左右,戴高樂機場一個候機室屋頂出現裂縫,巡警發現後試圖設置隔離區,但部分屋頂突然坍塌,砸在登機棧橋上,造成乘客的傷亡。

中央社巴黎二十四日專電,戴高樂機場二十三日上午發生塌陷意外的第二航廈E終端站,是去年最新啟用的終端站;號稱全世界最現代化的機場航站一整段塌落,引起很大的震驚。

這扯到哪裏去了,戴高樂機場的候機室和大陸有什麼關係?關係太大了,除了和大劇院一樣都是圓拱型外,最重要的是巴黎戴高樂機場的總建築師安德魯(Paul Andreu)竟是在中國執行北京國家大劇院建造工程的老總。

新華社報導說,國家大劇院業主委員會的一位工作人員說,出於謹慎考慮,他們有可能會對大劇院的整個設計方案重新進行安全性評估。

這不是要江大哥的命嗎?


巴黎戴高樂機場2E航空站的登機走橋有一段屋頂崩塌。


巴黎戴高樂機場2E候機廳坍塌的屋頂以及通道通查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