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悠哉哉朱肝颤颤 开平作案哪是最大贪(多图)
 
林凌
 
2004-6-1
 

原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行长余振东在美国落网,遣送回国。


【人民报消息】最近有几个盗用公款大案,一个是四点八亿人民币,一个是四点八三亿美元(折合四十亿元人民币),还有一个是贪污2千多万元判死刑的。

这个盗用公款四点八亿人民币的“大案”犯被官方称作「中共史上最大贪」,虽然他们愧对这个称号。

据西安晚报5月29日报导说,以高息存款为诱饵,私刻公章伪造金融凭证等不法手段,用私自制作的存单、存款证明书在社会上大量吸收单位和个人存款4亿余元人民币,近日,主犯周利民、刘怡冰被判处死刑。此一巨额金融贪污案件的判决书长达八十几页,涉案人员多达十二人。此案被称为中共统治中国以来金融系统的最大贪污案件。

报导说,主犯周利民出生于1968年,曾任建设银行西安市分行北郊支行自强西路办事处主任、北大街支行行长、北大街支行公司业务部负责人等。周利民的「老搭档」刘怡冰也是1968出生的,曾在建行北郊自强西路办事处等单位任信贷内勤。

新华网6月1日以《先后作案77次贪污2890万元 小会计坦言我还想活》为题报导说,震惊全国,被称为四川省金融系统第一贪的农行宜宾市分行翠屏区支行营业部联行原会计邹伟贪污一案,日前由宜宾中院公开审理并当庭作出一审判决:以贪污罪判处35岁的邹伟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赃款赃物予以追缴。

十二个人贪污四点八亿人民币就成了「中共统治中国以来金融系统的最大贪污案件」?作案77次才贪污2千多万元也能叫「四川省第一贪」?那还不够江泽民存在海外银行金额的零头儿的零头儿!邹伟要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那江泽民怎么还能占着核心和军委主席的位置?也应该判死刑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嘛!

中新社5月29日报导,中国公安部发布的消息显示,一九九八年以来,公安机关先后从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把两百三十多名在逃嫌犯缉捕回大陆。其中包括诈骗资金五亿元、潜逃外国八年的钱宏,诈骗资金四亿八千万元、潜逃外国九年的黄飞等。公安部透露,目前中国外逃的经济嫌犯有五百多人,涉案金额达七百多亿元人民币。

费劲儿把在逃嫌犯缉捕回大陆干啥?纯粹是浪费人力物力,五百多人涉案七百多亿其实并不多嘛,光黄丽满的小金库里就天天保持不明来源资金五百多亿元人民币,收拾一个黄丽满,收拾一个江泽民,那才是事半功倍哪!


美联邦调查局长罗伯特-米勒
那个涉及四点八三亿美元案件是中国银行广东省开平支行发生的事,开平是个只有七十万人口的县级市,准确的说它是个在农村边儿上的开平县的银行,这银行撑死了能有多大的规模?

在江泽民当政时期,二○○一年十月十二日,先后担任过开平支行行长的许超凡、余振东和许国俊均涉案。二○○四年四月八日,现年41岁的余振东在美国落网,遣送回中国。新华网为此出消息。

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罗伯特-米勒为遣送余振东专程到北京。按照去年联合国签署的《反腐败公约》对腐败资产的返还也有相应的规定,发达国家有权分享这笔资产。但美国在处理此案时没有按照公约要求做,而是全数归还了余振东存在美国的赃款。这使中共高兴万分,但新华网绝口不提此事。照惯例继续鼓动百姓仇视美国。

现在才知道的事情

前哨杂志报导,二○○一年十月十二日,对中国银行的管理层来说,是刻骨铭心的一天:中国银行进行的联行清算系统安装已接近尾声,这项重大技术举措的最终目标是把中国银行过去在全国多达一千零四十处的电脑中心统一成一套系统,集中设置在三十三个中心。这一天正是数据汇总的时间,也是进行一次彻底的「清锅」。就在这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各分支机构的电脑中心汇总的账目与总行联行的帐单上出现了四点八三亿美元的亏空。因案件于二○○一年十月十二日被发现,有关方面将之定名为「一○.一二」案件。这个重大新闻并没有让全国人民知道。

四点八三亿美元!折合四十亿元人民币,在一般人眼里这个数字太大了,其实那时江泽民已经转移了二十多亿美元,折合二百多亿元人民币到海外银行的个人账号里去。而这是查出来的,没暴露出来的,还有江绵恒的存款都是未知数。

朱熔基最担心的事:挤兑风潮

开平支行行长潜逃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城,开平是个只有七十万人口的县级市,经济规模有限。直到二○○一年,这个小城市利用外资才首次超过一亿美元,根据二○○二年开平市政府工作报告里的数字,全市十年的财政收入总和折合还不到四亿美元,而这次被盗多达四十亿元人民币,这使得人们对自己存款的安全产生了疑虑,担心开平支行还能不能保证支付。从十月十七日上午十时开始,居民纷纷赶到开平市中国银行的多家储蓄所提走存款,几乎所有的中行网点前都出现了长长的挤提队伍,而且群情汹涌,形势十分危急。为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公安部门紧急调集警力,维持秩序。

这正是朱熔基最焦虑的事,他曾说,如果一天早上,全国的老百姓都去银行挤兑现金,那中国的经济即刻就彻底垮台,因为国库是空的,老百姓手中的存折不过是些阿拉伯数字而已。

出现挤提后,中国银行职员立即向提款存户解释及澄清银行并无不稳,并紧急补充现金应付需要。但民众不信,直至银行下班时间,开平市内仍有五家中国银行储蓄存户排队提款,银行方面只好贴出告示,延长服务时间至晚上七时半。不仅如此,中国银行还在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的协助下,从广州、江门、台山等地调集大量运钞车全副武装的在三埠街头绕城游行。如果哪一个银行都发生这样的挤兑风潮,谁还能帮助谁呢?

比江泽民还强点儿


狱中的余振东
干过银行的都知道,联行清算系统要么不出事,出事就是大事,涉及的金额成百上千万甚至更大。开平支行盗窃联行资金案就属于这类案件。由于联行资金并不是本地银行的资金,所以,当许超凡等人拿走四点八三亿美元后,开平中行表面上却毫发无伤。

在开平市政府所在地三埠镇,人们不用问就可以找到两座有纪念碑意义的连体建筑。一座是潭江半岛酒店,另一座则是高达二十二层的高档写字楼。潭江半岛酒店不要说在弹丸之地的三埠小镇,就是在整个江门地区都是独一无二的,在江门市特别惹眼。地方的党政领导会见社会名流、接待各方商贾,几乎都在这个象征权力和财富的五星级宾馆。而大楼的建筑风格模仿香港的汇丰银行,越发显得气派非凡。

二○○一年十月以前,人们习惯上把这套建筑与中国银行联系在一起,因酒店的投资方是中国银行开平支行。潭江半岛酒店被称为「中行酒店」,与酒店相联的写字楼,正是中行开平支行的办公所在地。而在中行内部,这座大楼一直被解释为当地国有企业开平涤纶集团的资产。一九九五年,「潭江半岛酒店」联体大厦开始兴建,一九九七年建成。那正是地方银行界竞相攀比盖楼的后期,对开平支行盖大楼,上级行并不赞同。于是,许氏对上也就抬出了涤纶集团下属企业投资的名义以遮人耳目。直到「一○.一二」事发,人们才发现,原来展示开平现代气概的豪华建筑并非归属国有资产,它是许氏等人用盗窃资金投资修建的物业,产权和收益在一连串曲折的安排之后归于罪恶之手。

不管怎么说,酒店也好,写字楼也好,它们还在开平市的土地上竖立着,人跑了,物业还在,而江泽民、江绵恒就最损了,把钱全部转移到海外,别说肥肉,连骨头渣子都不让中国人再沾上一点儿。

有一个现象非常值得注意

在许超凡等人藏身的加拿大,中行也于十月二十二日向温哥华高级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冻结被转移资金。据悉,加拿大当局现已冻结了许等存在加国三家银行的六百万加元。

二○○二年三月十五日,香港警方又公布了开平案的新进展:三名与此案有关的律师在港被捕。

许超凡、余振东、许国俊在案发后第三天消失,使用假护照越境,案发前已将家属转移出国。时至今日,余振东引渡回国,而许超凡、许国俊尚人踪俱杳。据有关专家透露,类似的案件并非始自开平,事发后出逃海外也不是许超凡等人的首创。但贪官的携巨款外逃风潮在江泽民时代愈演愈烈,金额越来越大,官职越来越高。

但有一个现象非常值得注意,到目前为止,外逃的贪官中没有江氏人马,这说明江家帮把持着权力,根本不需要冒险出逃。比如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光他一个人打着「筹备奥运」的旗号两年应酬费就花去两亿多元,整个筹备组花去二十多个亿,这样大花大撒既不算贪污又不算受贿,多踏实!

不过,还有一个现象不容忽视,就是江泽民、刘淇、薄熙来们在海外被法轮功学员起诉了,所以他们外逃的路已经堵死,对于这些人来说,内外交困,朝不保夕,死死把住手中的权力是当务之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