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神不滅 善惡必報
 
文/陳意
 
2004-5-29
 
【人民報消息】公元5世紀的形、神理論風波,北朝時期,南北對立。範縝(450—515年)在永明七年(489年),竟陵王蕭子良大宴賓客,宴會中範縝在座上發言反對佛教的神不滅與因果報應,並寫下了「神滅論」。範縝說的神」是指人的靈魂或元神,「神滅論」的核心論點是:把人的形體比作刀,把人的元神比作刃,刀沒有了刃也沒有了,形體沒有了元神也沒有了,以此來證明人死了也就一切都結束了,根本不存在因果報應。

「神滅論」這種似是而實非的論點不知毀了多少信佛向善的人,不知使多少人因不相信善惡有報而敢為所欲為。社會變成了今天這個樣子:金錢至上,黑、黃、賭、毒、假充斥社會;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欲可以無惡不作,用錢買命,殺人害命,已屢見不鮮;人和人之間毫無誠信可言;社會道德的不斷滑坡,許多人已經把對自己是否有利,作為衡量善惡的標準和行為的準則了。

「神滅論」被列為從夏禹治水到「五四運動」期間,影響中國100個事件之一,可見其在中國歷史上影響之深,歷史上很多人把它作為不相信因果報應的理論根據來宣揚,江氏邪惡集團更是以「迷信」為藉口鎮壓法輪功,用「無神論」、「神滅論」作為攻擊法輪功的大棒,並建立了許多反法輪功的專題網站。批駁「神滅論」,既是講真象,揭穿江氏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險惡用心,也是喚醒人的良知,救度世人的一個重要方面。

一、人的元神和身體兩者不是依附的關係

範縝比喻的第一個錯誤就是把元神和身體的關係,比作刀和刃的關係,因為是刀刃關係所以就變成了依附關係。其實範縝並沒有證明這個依附關係,只是一個比喻而已。如果用汽車和司機比喻身體和元神的關係比刀和刃的關係要貼切的多,在外觀上人看到的只是汽車,而看不到汽車中的司機,就像人只看到人的形體而看不到形體內的元神一樣。人之所以能完成人的功能是因為人的元神可以思維,具有學習和創造的能力,可以使用語言,還可以表達人的喜怒哀樂,而形體只是執行元神的命令而已。汽車所以能開動是因為有司機在操縱,完成汽車的各種功能。汽車的發動機壞了並不等於司機也死了,汽車運行了一定的裡程報廢了並不等於司機也死了,反過來司機死了也不等於汽車就壞了。汽車與司機沒有依附關係,他們之間的生命也沒有直接的關係。

為什麼說元神和身體不是依附關係呢?範縝把刀和刃的關係比喻形體和元神的關係。說身體沒有了,元神就沒有了,那為什麼修煉的高僧肉身並沒有腐爛,幾百年都不爛,按範縝說的刀在刃就在,既然身體還在,元神也應該存在啊,那高僧的元神哪兒去了呢?有人說,高僧雖然有身體,但心臟都不跳了,所以元神也就沒有了。那麼一個植物人的心臟還在跳,這個植物人的元神死沒死呢,如果說沒死,為什麼植物人他多少年不動也不說話,不能起到人應有的功能呢?如果說元神已經不在了,那麼按照範縝的「神滅論」既然身體還在,元神怎麼就沒了呢?因此範縝用刀和刃比喻身體和元神的依附關係是錯的。

二、元神完全可以離開人體:

現實和科學研究都證明:元神完全可以離開人體。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出版的《大眾醫學》1993年第5期介紹唐山地震後,中國的醫務工作者曾對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遇難脫險的一些人作過調查:那場地震死亡24萬餘人,16萬餘人重傷,被調查者多是被房屋倒塌砸傷埋在廢墟下的幸存者。調查中:近半數人有意識或靈魂從自身分離出去的感受,覺得自身形象脫離了自己軀體,有人將之比喻為「靈魂出殼」。他們強調自身功能的感覺是在身體之外的某處空間,而不是在大腦,並認為其生理的身軀是無活力和無思維的。甚至有的報告者還稱,在自己生理身體之外的半空中或天花板上,「看到」自身的形象。這種軀體外的自身形象也具有某些生命指征,如脈搏、呼吸等,有時還可返回到自己生理的身體中去,或同其以某種方式相連接,與自己生理的身體相比重量輕,但身高和年齡相同。一被調查者這樣描述:「當時覺得自己身體分為兩個,一個躺在床上,那只是個空殼,而另一個是自己的身形,它比空氣還輕,晃晃悠悠飄在空中,感到無比舒適。」這麼大量的調查足以證明元神可以離開身體而存活。

這種瀕死體驗歷史上也有記載,《史記。扁鵲列傳》中有這麼一段記載,晉昭公時有個專管國事政務的大夫叫趙簡子。有一天趙簡子生病了,昏迷五天不省人事,諸位大夫都很害怕,於是召扁鵲進宮替趙簡子診病。扁鵲進去看病出來後,董安問趙簡子病情,扁鵲說:「這是血脈不順的病,好治療,不足為奇呀!從前,秦穆公也得過此病,七天後才甦醒。」果然二天半後趙簡子醒過來了,他告訴諸位大夫說:「我去到先帝的地方,實在愉悅,和眾神到鈞天去遊玩,天樂也和夏商週三代音樂不同,聲音令人動心。……先帝又告訴我說:「晉國會世代衰弱下去,過七世就會亡國,有一位嬴姓的人將在範魁之西的地方大敗周國,但是他的國家也不會長久。」 董安將扁鵲這段話記了下來,並告訴趙簡子,趙簡子於是賜扁鵲四萬畝田地。趙簡子的元神不離體如何會有遊鈞天的經歷,又如何預知晉國何時滅亡,和秦國的興衰呢?

瀕死體驗在外國也有,古希臘著名哲學家柏拉圖,他有本著作叫「理想國」。在他這個著作當中他就記錄了一個瀕死體驗案例:一位古希臘士兵在一次戰爭中陣亡了,他村裡的人把他屍體背回去準備火化時,突然他醒了。醒來後就跟他親人說:他發現自己死後,自己靈魂離開了身體。離開身體以後和其他靈魂一起來到一個地方,這地方好像是一個通道,可到達地球外另外一個世界。然後就在通道口,走過去的靈魂要接受神的審判,就根據他們生前在地球上的好壞來決定去好的、還是壞的地方。但這名希臘士兵沒被審判,神跟他說你還沒到死亡的時間,所以你應該回去。所以他就回來了,他這一回來就醒了。

對瀕死體驗。美國的蓋洛普統計公司搞過調查,調查發現:美國有一千三百萬成年人有過瀕死體驗(不包括兒童的瀕死體驗)。對瀕死體驗的研究現在也已經成為主流科學,很多瀕死體驗的科研文章都發表在象《柳葉刀》這樣國際權威的醫學雜誌上。瀕死狀態下的病人已呈臨床死亡之狀態,就是腦電圖成直線,沒有任何大腦活動,心跳停止。這些病人怎麼還能有另外空間的經歷呢?以華盛頓大學麥爾文.莫爾斯教授為主的科學家們認為:人的大腦只是個加工儲存的機器而已。這個人經歷的是在另外空間發生的都儲存在另外空間,比如說瀕死體驗是元神在另外空間的體驗,然後大腦將儲存在另外空間的經歷接收過來,通過我們這個空間的人表達出來。大量瀕死體驗的例證和科學研究證明:元神可以離開形體而獨立存在。

其實還不是非要瀕死才能體驗到元神離體的情況,一個在一定層次修煉的人在打坐中就能元神離體。佛教中有一本小冊子叫《西方極樂世界遊記》,記錄的是寬凈和尚的元神到西方極樂世界周遊的情形。1967年,在福建省九仙山彌勒洞內坐禪的寬凈和尚,元神離體到西方極樂世界周遊了一晝夜,返回人間時,已經六年過去了(元神出去六年遠比瀕死體驗時間長),這又證明了元神和形體的關係不是刃和刀的關係。他在《西方極樂世界遊記》中寫道:「在半路上,我遇到一位法號叫圓觀的法師,一路上,他好象透視了我很多過去的底細,說了很多因果話,並象說神話般的,將我的過去世,哪一世出生在哪裏,什麼地點,什麼時間,和盤托出。七年後,寬凈和尚依言到各處詢查,各世實有其人,以及時間,地點皆準,是做和尚的。只有一世,為在家居士,是在清朝康熙年間,地點是上湧方桂格村,名叫鄭遠思,生育六子二女,其中一人中進士。經查地址,時間,墳墓,均屬實在,現有子孫一百二十一家,四百五十多人。」圓觀法師對寬凈和尚講的生生世世都得到核實,竟無一差錯。別說寬凈和尚坐在那兒不動,就是能動,又上哪裏去問他以前的生生世世呢?如果元神不離體,怎麼解釋寬凈和尚在彌勒洞內是如何知道他過去的身世呢?

三、元神歸宿:

元神既然可以離開人體,那麼必然要有個去處也叫歸宿,對一個不修煉的人來說,這個歸宿就是進入輪回,佛教中講六道輪回。如果沒有輪回那麼如何解釋寬凈和尚的生生世世呢?在科學發達的北美,對輪回轉世現象已經做了大量的研究,令人信服地指出轉世的可能性。這些研究分為兩種類型:

一種是以IAN STEVESON博士為代表的通過收集、驗證具有前世記憶的兒童的案例來研究轉世的可能性及有關現象。STEVESON是VIRGINIA大學的一位講席教授,他用了40年的時間收集了2600個2至7歲孩子的案例,這些孩子儘管很年幼,但他們知道遠在千百里之外的村鎮的具體情況和發生在十幾年前甚至更久以前的事情的細節。很多孩子甚至可以說出其它種族的語言。這些案例的很多細節都被STEVESON教授的研究小組仔細地核實。其中的一些案例收集在他的著作《具有前世記憶的兒童:關於轉生的問題》一書中。

另外一種類型的研究基於受試者在精神醫生的指導下在催眠狀態中進行的前世回溯。這裏指的 「催眠」,人並沒有入睡,腦電波也和入睡時不同,這種狀態類似於佛家或道家的打坐中入定的狀態,受試者可以接觸到自己更深層的意識,經歷久遠的過去。在入定回溯的研究者中,最有名的可能是BRAIN WEISS博士,他的第一本著作《多次前世,多位大師》已發行了二百萬冊,被譯成二十幾種文字。中譯本名為《前世今生》也曾在臺灣暢銷。WEISS博士曾任教於比茲堡大學和邁阿密大學,在80年代初就任西奈山精神科主任,作為一個受過正規教育的學者,他對超心理現象不屑一顧,但他在治療一位年近30歲叫凱瑟琳的病人後改變了自己的看法。

在對凱瑟琳經過一年傳統的心理治療無效果後,WEISS醫生覺得:如果在入定狀態下,病人回想起這些被壓制的記憶並釋放當時的負面情感,其心理疾病就會痊愈。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是WEISS始料不及的:在對凱瑟琳「催眠」治療時,凱瑟琳不僅回憶出了十幾個前世,重新經歷了造成她今生的各種恐懼的久遠原因,這種高層次的理解使得她從恐懼中解脫出來。凱瑟琳在入定中經歷了一個古老年代的去世之後,飄離了自己的身體,並被引向她已經熟悉了的精神之光。她對WEISS說:「WEISS博士你曾經是我的老師。你的父親也在這裏,還有你的兒子,是個很小的孩子。你的父親說: 『他的名字是AVROM,他死於心臟病,你的女兒的名字就是隨他起的。』你的兒子的心臟是倒過來的,象雞心。他因為愛你,為你做出了很大的犧牲。他的靈魂是非常高級的,他的死還了他父母的債。他也想讓你知道醫學只能做那麼多,它的範圍是非常有限的。」WEISS對凱瑟琳的敘述目瞪口呆,凱瑟琳對他並不熟識,對他的家人更一無所知。WEISS第一個兒子出生10天后被診斷有心臟疾病,心臟就如同是倒過來的,孩子出生23天後離開了人世。WEISS的父親死於心肌梗塞,他的猶太名字是AVROM。WEISS的女兒在WEISS的父親去世四個月後出生,被取名為AMY,紀念WEISS的父親。這些都是凱瑟琳無法知道的。驚異的WEISS問凱瑟琳:「誰在那裏?誰告訴你這些事情的?」「是那些師父,」她柔聲道,「那些精神大師告訴我的。他們還告訴我,我已經在這個世上活了86次。」

治癒凱瑟琳後,WEISS醫生對心理治療的觀念有了極大的轉變,我們今生很多的恐懼和病痛都源於古老的過去。四年後, WEISS終於鼓起勇氣,冒著學術地位的風險,寫出了他的第一本關於輪回轉世的書,告訴人們生命的不朽和意義。他後來用這種方法治療了數百名病人,這些病人來自社會各個階層,有著不同的宗教信仰(包括無神論),這些案例被記錄在他的另一本書《追昔撫今》中。還有不少採用這種方式研究的學者也出版了許多著作。

有人說:這些東西我都不信,世界上那麼多人怎麼都不知道前世的事啊?是的,並不是每個人都知道前世的情況,就像體育運動,說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有人創造了世界紀錄,你說我怎麼達不到這個成績啊,所以你就認為這個世界紀錄是不能被承認的;你說不是的,他創造這個成績我是看見的,所以我承認,那麼,這麼多的元神離體的案例在這兒,你為什麼不相信呢?

四、善惡必報:

範縝因為「神滅論」而不相信因果報應,竟陵王蕭子良問範縝:「君不信因果,何得有富貴貧賤?」縝答道:「人生如樹花同發,隨風而墜,自有拂幌墜於茵席之上,自有關籬墻範於糞混之中。附茵席者,殿下是也;落糞混者,下官是也。貴賤雖復殊途,因果竟在何處?」

在範縝看起來既然身體死了元神也死了,怎麼會有因果呢。他認為:人生的富貴貧賤只是一種偶然的現象而已。上面我們已經證明元神和身體沒有依附關係身體死了不等於元神死了,那麼富貴貧賤為什麼不能有前世的因果呢?任何看起來是偶然的現象,背後一定有產生這個現象的原因,就像WEISS博士的治療病人經歷往世所描述的: 「我們今生很多的恐懼和病痛都源於古老的過去」,看起來今世的病痛很「偶然」,可這只是過去世作的事在今世表現的結果而已,善惡是必報的。善與惡也是有客觀標準的不是以個人的好惡、或一個集體的好惡、一個政府的好惡來判斷的,這個標準就是真、善、忍,反映到常人社會中就是行善積「德」、行惡積「業」。

唐玄奘是我國歷史上著名的法師,在「印光大師文鈔全集」中,有唐玄奘記錄下來的事:唐朝時,西域天竺國有位戒賢法師,德高望重,名震四天竺國。某一年身患惡病,痛苦極為慘烈,無法忍受,正想自殺以求解脫時,忽見文殊、普賢、觀世音三位菩薩降臨,指示他:「你在久遠劫前,作過多次國王,做了許多迫害擾亂百姓的惡行,本應墮落惡道(地獄、餓鬼、畜生稱為惡道),長久受大苦報,由於你宏揚佛法的緣故,得以免除將來的地獄大苦報,將它轉變成目前的人間小病苦,你要忍受。再過三年,有位大唐國僧人名玄奘,會到此拜你為師,求受佛法。」戒賢法師於是強忍病苦,力行懺悔,經過很久,終於康復。過了三年,玄奘法師果然來拜師求法。戒賢法師叫弟子述說病苦的情形,徒弟邊說邊哭,可見病苦的慘狀。唐玄奘是著名的高僧,而戒賢法師是唐玄奘的師父,出家人不打誑語,唐玄奘不會騙你。有如此大修行的高僧戒賢法師,尚且得到這樣的慘病報應,誰又能逃出因果報應呢?只是報應來的遲與早而已。

彭開發,湖南省祁陽縣縣委副書記。他在2001年8月全縣政法工作會上講話,前面講了好多話都沒有出事。當他講到第三個問題:「要把對法輪功的斗爭進行到……」時,那個「到底」的「底」字還沒來得及講,突然間兩眼翻白,當場倒地。變成了一個生不如死的植物人。當時在場各鄉鎮管政法的副書記,無不為之震驚!都議論紛紛說彭開發對法輪功做得太絕太狠,變成植物人那是現世報應。

明田汝成《西湖遊覽志余。佞幸盤荒》中記載。當時秦檜誣陷岳飛謀反,可是當時有幾個大臣都為岳飛喊冤,使秦檜殺害岳飛有所顧忌。有一天,秦檜和其妻王氏於東窗之下密謀陷害岳飛,秦檜死後王氏給他做道場,並派道士去探望他,道士看到秦檜在地獄備受諸苦。秦檜對道士說:「可煩傳語夫人,東窗事發矣。」,道士轉告王氏時王氏吃了一驚,心想謀害岳飛這件事只有她和秦檜知道,方士如何得知?可見「暗室欺心、神目如電」,誰也逃脫不了報應。

江氏集團瘋狂鎮壓講「真、善、忍」的法輪功。下令對法輪功學員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實施國家恐怖主義。對法輪功鎮壓四年多來,據不完全統計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人數近千人,有10萬多法輪功修煉者被抓、被關,2萬多人被勞教,數千人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大劑量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江××在迫害法輪功的同時,也把所有的世人都拉入迫害法輪功的行列中一起犯罪,不要以為江氏集團讓幹的就可以隨意的打人、抓人、殺人而不遭報應。按照衡量善惡的標準是真、善、忍,那麼迫害講「真、善、忍」的法輪功就是在幹最大的壞事。誰幹了壞事誰就要遭報應,不但在人世間有報應,生生世世都將去還盡你所欠下的一切。以史為鏡,歷史的教訓也是很深刻的:

康生一直以極左面目出現,在延安時為了幫毛澤東排除異己,不知害了多少好人,整風肅反時,他親自用烙鐵燙別人的胸脯,用酷刑虐待犯人。文革中他是中央文革小組的顧問,掌握著生殺大權,他捏造罪名迫害大批黨、政、軍領導幹部,康生死前在北京301醫院住院,當時陳賡大將的女兒陳知進小姐在該院麻醉科當護士。陳小姐說:「康生臨死前患了恐懼症,每天二十四小時要警衛員開燈陪著,病房裡要不停地放映電影,只要病房裡沒有人,他就會恐怖地叫喊,誰誰誰來找他索命了,誰誰誰滿身血污,誰誰誰帶著鐐銬叮當作響,喊得有聲有色,聽者都毛骨悚然。」康生是個唯物主義者,根本就不相信有什麼善惡報應、有什麼神鬼的,可是他死前就看到那些被他迫害死的冤鬼來找他索命,他不相信鬼,冤鬼就不來要命啊?康生死前尚有冤鬼來催命,死後他能一了百了嗎?那麼多的冤鬼冤魂,哪個不找他索命啊,一世還不完就生生世世還,一直到還完所有的債才完哪!

佛家《涅磐經》雲:「善惡之報,如影隨形;三世因果,循環不失。」報應就像借錢還錢一樣,貸款有短期、有長期的,但不管是短期的還是長期的,到期都要還,借多少還多少,只是還的時間和利息不一樣而已。善惡報應也是這樣:不是不報,時候不到,時候一到,一切都報。康生不相信報應,可是冤鬼一樣找他索命。因果報應可不管是你相信還是不相信,也不管你是帝王將相還是平民百姓,在善惡必報這個真理面前都是一視同仁,毫厘不差。道家《太上感應篇》雲:「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世上這麼多善惡有報的案例在警示世人,這麼多聖賢都在告誡世人善惡有報,世人可千萬不要拿自己的未來開玩笑,善果、惡果都要自己去品嘗。

元神不滅、善惡必報。「神滅論」可以休矣。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