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民盼27日見江澤民 王太華麻州被起訴 國大劇院浮出危機 (多圖)
 
2004-5-27
 
【人民報消息】



(大紀元記者季達綜合報導)法輪功學員起訴江澤民案件今天27日在芝加哥展開新一輪的法庭辯論。在法庭就此案再度開庭的前夕,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5月16日發起「取消江澤民元首豁免權的呼籲書」的網上簽名在短短11天內已經達3455人次。簽名來自中國大陸、臺灣、香港和美國等地。

2002年10月間,法輪功學員向美國北伊利諾依州地區聯邦法院控告江澤民犯有酷刑虐待罪、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2003年9月,北伊州地方悉法院法官以被告江享有「元首豁免權」爲由駁回原告起訴,但同時肯定了原告的部份論點。

開庭前夕江親信訪美被訴

在芝加哥江澤民被控訴「群體滅絕罪」開庭前夕,江澤民的一名親信,中國安徽省省委書記王太華抵達馬裡蘭州,23日在波士頓訪問時,王太華被法輪功學員在麻州聯邦法院起訴。

大華府地區法輪功學員26日下午走訪了馬裡蘭州政府、馬州參議院和眾議院,將法輪功學員在麻州聯邦法院起訴王太華的訴狀遞交給州長辦公室及議員辦公室。州政府官員接見了法輪功學員,表示非常感謝他們提供的這些重要資訊,並希望法輪功學員給他們提供更多的相關資料。

據悉,除訴狀外,法輪功學員還遞交了美國人權組織今年3月9日向美國政府提交的包括江澤民、羅幹、劉京、周永康等102名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名單,要求美國政府禁止這些人員入境。根據美國移民歸化法第212(a)(2)(G)條規定,外國政府官員在過去的兩年中從事參與嚴重違反宗教自由的行為,他們以及他們的家屬和子女不得進入美國。

據報導,王太華在過去5年期間,擔任安徽省黨政一把手,在多次的全省性黨政會議上公開的要求所屬單位「堅決取締」、「嚴打」、「繼續深入揭批」法輪功,到目前為止已造成了包括安徽省阜陽市西湖鎮大田中學教師劉傑(35歲)、安慶市水利局工程技術幹部芮曉林(39歲)、安徽省合肥市法輪功學員李軍(30歲)、李梅(28歲)兩姐妹、安徽省淮南化機總廠技術員吳慶斌(37歲)及安徽淮南市泉山稅務局職工謝桂英(30歲)等14名法輪功學員的死亡。

此外,原安徽省建築學院「優秀教師」吳曉華、安徽省合肥建設銀行員工謝紅等被送進精神病院。

據悉,除了薄熙來及王太華以外,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中共中常委羅幹、中國公安部長周永康、610辦公室主任李嵐清、北京市長劉淇等官員已在世界多個國家被起訴。

芝城居民關心江27日是否出庭

5月24日到26日,法輪功學員在芝加哥市中心舉行「迫害與信仰」反酷刑展,以真人演示、模型演示及圖片等形式再現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酷刑。據現場觀察,這次展出的酷刑包括拖刑、銬刑、壓刑、電刑、火刑、吊打、老虎凳、死人床、竹簽插指、暴力灌食、電籠子、強制墮胎、注射神經破壞性藥物、苦役等。

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動用的酷刑,在芝加哥當地引起關注。一些芝加哥居民詢問:江澤民27日是否出庭。

江的國家大劇院蒙上陰影

另外,在江澤民案件芝加哥答辯前夕,法國巴黎「戴高樂機場」通往登機門的空中過道的屋頂部分5月23日早晨倒塌,造成四人不幸罹難,包括兩名中國公民。據報導,不幸遇上意外的是北京馬仕商貿有限公司代表團成員,當時從上海在巴黎轉機前往墨西哥,經過登機口時,通道屋頂砰然墜下,代表團中走在前面的兩人,傾刻被埋在瓦礫中。

「戴高樂機場」的倒塌事故,給江澤民的國家大劇院蒙上陰影,中國媒體都紛紛報導此事,同時,暗示對中國國家大劇院的恐懼。

有評論認爲,塌陷事件發生地非常「離奇」,使人們立即想起了同是由保羅.安德魯設計的趨於完工中的中國國家大劇院。戴高樂機場和國家大劇院使用同樣的穹形薄殼設計。國家大劇院的屋面工程(包括隔音層、保溫層、防水層和鈦合金外墻四項工程)已經進入安裝階段。如果穹形蛋殼設計真有缺陷,且機場通道這麼小的跨度就已經出現塌陷,國家大劇院穹形屋頂骨架二百多公尺的跨度,危險自不待說。

據媒體報導,戴高樂機場的事故原因仍在調查之中。安德魯是設計機場出家,設計劇場是生手,中國國家大劇院是他設計的第一個劇院。

當初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爲了一位歌星,力排衆議而批准了三億六千萬美元建造國家大劇院。江澤民的草率和好大喜功不但要使國家浪費鉅資,而且時刻置大劇院6200個座席上的觀衆於恐懼之中。

也有輿論認爲,江澤民訴案開庭之前,中國國家大劇院的危險問題浮出水面,江澤民處境不妙,處處犯煞。

知道暴行默不做聲是懦弱  

目前,全球要求審江呼聲不絕。全球審江大聯盟在要求取消江澤民元首豁免權的呼籲書中表示,今天,審江大聯盟向你們,善良的中國人民,尤其在大陸的同胞中沉默的多數提出要求,要求你們給予支援。讓我們發出正義的聲音:對江澤民個人所犯下的罪行,取消其作為國家元首的豁免權。因為我們都必須明白,把江澤民送上法庭並不能使中國丟臉,而面對江澤民個人的殘忍暴行卻默不做聲才是一件真正讓中國丟臉的事情。

我們都知道:當他與俄羅斯簽訂邊界條約,出賣了一百多萬平方公里領土的時候,從來都沒有徵求過我們的意見,也沒有把國家利益放在心上,簽這個條約的時候他不配做我們的國家元首; 當他在SARS爆發開始時禁止媒體報導,以維護他的權力「交接」時,他從來都沒有徵求過我們的意見,也沒有把我們的生命安全放在心上,向他的宣傳機器下令時他不配做我們的國家元首;當他在三千萬工人下崗,上億農民掙扎於溫飽邊緣,眾多失去祖輩居住的房屋、無家可歸的拆遷戶投訴無門,卻耗費三十億元建立國家大劇院,耗費一點二億美元購買專機,挪用國庫中數以百億計的人民幣和美元交給兒子做生意的時侯,他從來都沒有徵求過我們的意見,也沒有把民生幸福放在心上,這時候他不配做我們的國家元首; 他出訪時走垃圾通道,在冰島國宴上突然站起來放聲高歌,在法國突然拉住總統夫人跳舞,在小布希面前諂媚地唱起《我的太陽》,在澳門回歸的慶典上跑到主席臺唱《叫我如何不想她》,在西班牙國王為他舉辦的歡迎儀式上突然掏出小梳子梳頭,在土耳其自己搶過勛章佩帶上,種種醜態不僅沒有一個大國主席的尊嚴,而且丟盡了中國人的臉,這時候誰還會承認他是我們的國家元首?

當他下令鎮壓法輪功這樣一個基於「真善忍」的和平氣功健身團體,撒下彌天大謊欺騙我們,用盡酷刑折磨法輪功信徒,致使數千人在極其痛苦中死去時,他從來都沒有徵求過我們的意見,而且連做人最起碼的道德底線都放棄了,這時候他還配做我們的國家元首嗎?

我們認爲,任何人犯法,都不允許以任何理由逃脫其所應負的法律責任。中國有句古語,叫做"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何況他只是個獨裁者而已。對於他個人所犯下的罪行,無論如何也不該讓他享受元首豁免權,尤其是包括「群體滅絕」之類的違反國際法的暴行。

江澤民目前已經在多個國家因對本國民眾實施的酷刑和屠殺,而以「群體滅絕」罪被告上法庭,這並不是一件讓中國人丟臉的事,因為他本來也代表不了中國;而恰恰如果我們知道了他的暴行卻默不做聲,才會真正讓人瞧不起我們的懦弱;那些起訴江澤民的人卻真正代表了中華民族不畏強權捍衛真理的精神。

現代社會不乏如菲律賓前總統馬科斯之類的「元首」,因巨額貪污被菲律賓人民剝奪了元首豁免權,從而使菲律賓變成了民主社會;還如美國前總統接受法庭調查事件,反而捍衛了美國法律的尊嚴和立國精神。這兩個國家都因此贏得了國際的讚譽。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