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大樓前貼滿標語 江綿恒麻煩大了(多圖)
 
鄂新
 
2004-4-2
 

箭頭所指處是不學無術的摘桃派江綿恒

【人民報消息】2002年十六大時,中科院副院長江綿恒沒有被選上當十六大代表,這對江澤民父子是個沉重的打擊,雖然後來七搞八搞從中科院下屬機構弄到了一個名額,但這說明一個問題,江綿恒在那里根本抖不開份。即使當上十六大代表,也不光彩。

江綿恒為了不讓中國老百姓知道江澤民的醜聞,夥同中科院的何祚庥成立網絡屏蔽攻關小組,據新華網2001年報導,當時達到的有效率是95%,後來為了更嚴密監視民眾,他又提前五年搞「金盾工程」。做江澤民的兒子他無法選擇,但從這幾年來看,江綿恒已經選擇成為江澤民的幫兇。


江綿恒(左)晃蕩著腳在聽取中科院上海分院沈文慶院長的
畢恭畢敬的匯報
中科院怨聲載道,認為從任何角度講,江綿恒都沒有資格當中國最高科學院的副院長。他們說他根本不來上班,只不過在這裏掛個名罷了,其實來也是浪費時間,因為他在業務上是「搟面杖吹火──一竅不通」。下屬單位更透露說,每次江副院長下去「視察」,盡說些外行話,讓專家們瞠目結舌,不知如何回答。事後專家們嘆氣說:外行瞎指揮,這樣下去怎麼得了?

對於江綿恒突然成了「神五」的功臣,中科院的人都說這是中國2003年最大的笑話。據說兩會上有代表提出這個問題,引起軒然大波,連主持會議的人都說:是玩得有點過勁。不過他提醒說,這事比較敏感,還是別談為妙。

這些日子,中科院行管局大樓前貼滿了標語,是衝著中科院行管局局長段燕生來的,段的太太是中科院人事局局長,江綿恒到中科院及提升之事都由她經手辦理的。據透露,因為她配合得好,段燕生2000年當上了中科院行政管理局局長,兩個人事調動管理大權落到了這對夫妻手裡。

2000年,段燕生就知道只有鎮壓法輪功才能更快升官, 他一上任就趕快找機會討好江綿恒,同時賣力執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政策。

2001年3月,段燕夥同中關村街道強行綁架其所屬單位中科院軟件園區物業管理中心的法輪功學員何德勇去「洗腦班」迫害。當時何德勇堅決不配合,段燕生所管轄的行管局保衛處的宋某,和中關村街道的白某,光天化日之下,當眾將其摁倒在地,強行往車上拖,宋某還對前去阻止他們的何德勇的愛人霍志芳破口大罵,甚至拿起磚頭行兇。在場中科院軟件園區的幹部群眾紛紛對他們進行譴責,阻止他們行兇。段燕生為討好江氏父子,指使下屬的壞人迫害本所職工的消息傳播整個院所,在幹部群眾中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


歪嘴斜眼的江綿恒
就是這個段燕生,2001年以來私自挪用公款五千七百多萬元,還以改制轉企為名使全局六百多名職工下崗。在其他在職職工工資普遍下降的情況下,段燕生卻拿了二十多萬的年薪。行管局的廣大群眾多次向中科院反映情況,而中科院卻對其包庇,稱其挪用資金為合法。他居然揚言說:江副院長不上班照樣拿工資,我拿的這點錢算什麼?

在問題得不到解決的情況下,行管局職工決定四月二日集體到中科院院部進行交涉。大家表示段燕生不下臺我們決不罷休!

中科院有人說,行管局局長不光是個下臺問題,他挪用的公款數額夠判死罪了。不過和我們副院長從銀行裡白拿的錢相比,他這隻能算是小小貪,其實江綿恒才是我們中科院最大的恥辱,江綿恒不但必須下臺,而且必須法辦!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