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讓「神五」功臣江綿恒怎麼往下活(多圖)
 
鄂新
 
2004-1-5
 
【人民報消息】神五上天,讓國人振奮,民眾拿著大幅橫幅標語歡呼道:中國人上天了!但很快人們沸騰的熱血就降到了零度,他們發現太空人楊利偉推銷「神五」累得半死,而推銷出去的卻是積壓廢品江綿恒。

中國2003年最大的幽默就是,中共官方媒體突然宣稱中國科學院那位絕對不稱職、根本不露面的副院長、電信等等領域大王、中國第一貪江綿恒身兼中國載人航天工程副總指揮!而且僅次於總指揮李繼耐成為神五功臣榜第二名。《光明日報》專訪中說得很清楚,江綿恒自述:他是個門外漢。門外漢也能讓飛船上天?咱孤陋寡聞。

接下去,這個門外漢又成了中國和軍隊的高科技「信息化大王」,一切都那麼順利,與時俱進到仕途上沒有一塊小石子絆腳。正當江綿恒得意之時,突然大紀元記者季媛和王清華在洛杉磯做了一個令江氏父子驚恐不安的報導。

美西時間1月3日晚,美國「精神號」(Spirit) 探測器成功登陸火星,為人類探索宇宙奧秘又邁出了一大步。在這項舉世矚目的航天工程中,指揮「精神號」登陸的首席工程師是來自臺灣的李煒鈞(Wayne Lee )。年僅35歲的李煒鈞能擔此重任,引起無數人的好奇。1月4日傍晚,大紀元記者懷著同樣的好奇,訪問了已經投入下一個探測器「機會號」 (Opportunity) 登陸火星工作的李煒鈞。

指揮世界頂尖人才團隊的年輕人

報導說,初見李煒鈞,牛仔褲、皮夾克、短短的頭髮、清秀的面龐,看上去很像是哪位老教授的博士研究生,而他已是指揮由50多位世界頂尖人才組成的團隊的首席工程師。

他的團隊負責的登陸項目,是探索火星計劃中,最危險、最關鍵的一關。此前世界上多次火星探索計劃都是在登陸過程中失敗。「精神號」的登陸成功,使李煒鈞名聲大振,許多媒體追著他要求採訪。不過他現在還沒有時間享受成功,他說,當天晚上大家非常高興,就像贏了Super Bowl 一樣慶祝了一番,但第二天起來,為「機會號」的安全登陸,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做,現在還不能松勁。


指揮「精神號」登陸的首席工程師李煒鈞
JPL (美國宇航局推進技術實驗室) 座落在洛杉磯東北郊的帕薩迪納,這裏集中了大批全美、甚至全世界最頂尖的航天科學家和工程技術人員。當被問到「為什麼這麼年輕就被挑選出來擔當如此重任」時,李煒鈞輕描淡寫地說,「因為我在JPL已經工作10年了吧。」

原來35歲的李煒鈞光在美國宇航局推進技術實驗室就已經幹了十年!這麼看來江綿恒比他棒多了,一天沒幹過,就敢登上功臣榜!

李煒鈞說,從被美國宇航局委以重任以來,他們的團隊在一起已經合作了三年半。在JPL有經驗的工程師中,他的確是最年輕的,但在他領導的團隊裡,還有幾位從大學出來不到4年的比他更年輕的工程師。

「其實,工作都是大家做的,我只不過起到穿針引線的作用」李煒鈞說,「很難想像,如果沒有這麼多絕頂聰明的人在一起合作,我們如何能完成這麼艱鉅的任務。」

我擔心江綿恒連那麼專業名詞都搞不懂,不過這沒有關係,太子黨透露過,江澤民連槍都不敢碰,軍隊都離他不行,江綿恒聽那些專家匯報工作時,即使發出「李時珍來了沒有」這樣的白癡問話,專家也只能回話說:「李時珍今天感冒,請病假了。」

驚心動魄的6分鐘

記者報導,航天史上,各國發射的30多個火星探測器多以失敗告終。「精神號」是有史以來第4個成功登陸的火星探測器。自1997年「探索者號」 (Pathfinder) 以後,沒有一次火星探測器登陸成功。俄國、日本,以及美國宇航局1999年的兩次試驗都相繼失敗。尤其是在聖誕節當日,歐洲航天局(ESA)發射的「獵犬 -2」( Beagle 2) 火星著陸器,著陸後至今杳無音信。雖然歐洲航天局還沒有宣布失敗,但已希望渺茫。這些都使「精神號」的成功具有更加重要的意義。


給江綿恒匯報工作等於對牛彈琴
李煒鈞介紹了「精神號」經過近7個月、3億英里的飛行後,從進入火星大氣層到著陸的約6分鐘的過程。這是生死存亡、驚心動魄的6分鐘,稍有不慎,就會使之前的幾億英里的太空航行功虧一簣,整個火星探測計劃毀於一旦。

「精神號」以12,000英里的時速沖入火星大氣層後,表面溫度可高達攝氏1,600 度,此時隔熱層將保護「精神號」不被高溫解體。進入大氣層4分鐘後,降落傘被打開,同時向火星地面發射3顆火箭,使探測器的速度降到每小時120英里著陸。著陸時巨大的沖氣氣袋觸及火星表面,保護「精神號」不被撞毀。

李煒鈞解釋,由於火星大氣層稀薄,即使打開巨大的降落傘,下降速度仍能達到1000英里的時速,比在地球上跳出飛機,不用降落傘的下降速度還快,所以必須用火箭來減速。

火星表面的岩石非常尖利,類似火山石,到過夏威夷火山的人可以想像到有多危險。所以氣袋是由6層Kevlar 做成,Kevlar 就是制警察防彈衣的材料。

精神號在接下來的3個月中,將在火星上漫遊和探測,將火星的照片傳回地球並分析土壤樣本,以解開火星上是否有水或是生命之謎。

李煒鈞說,「精神號」和「機會號」共耗資約 8億5千萬美元,而歐洲的「獵犬-2」才6千萬美元。火星探測計劃包括無數的設計、試驗、分析,是非常昂貴的工程,所幸美國有這個財力,才保證了計劃的順利實施。

車牌就是「 JPL MARS」

李煒鈞的父親李瑞木教授透露,煒鈞對他的工作非常投入,非常熱愛,他汽車的牌號就是「 JPL MARS」。

1968 年11月生於臺灣的李煒鈞,3歲多就隨父母來到美國。父親在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當教授,煒鈞在聖地牙哥長大,小學和中學時代都在聖地牙哥度過,大學在柏克利加大取得「EE」學士學位,本來母校及MIT (麻省理工學院)都已為他提供了進一步深造的獎學金,但大學三年級暑假的一次機會卻使他與航天事業結下不解之緣。


(左)假大款王文洋(右)大貪官江綿恒
咦,江綿恒不是也在美國留過學,還是博士學位呢,比李煒鈞的學位可高,不過怎麼一點兒沒用上呢?回國就一頭扎進國庫裡撈錢去了。

報導說,那年李煒鈞得到一筆暑期獎學金,到佛羅里達州甘乃迪航天中心學習,使他對航天科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於是大學畢業後,就選擇到航天科學領先的德州大學念研究生。結果碩士還沒念完,就被JPL慧眼識才,邀請加盟,於是李煒鈞在拿到碩士學位後,征得教授的同意,成為JPL的一員。

在JPL,李煒鈞如魚得水,得到大顯身手的機會。他在著名航天科學家、組織者Robert Manning的手下工作,參加了1997年「探索者號」最後幾個月的工作,也參加過火星探測計劃中多個不同項目的工作,很快就成長為頂尖人才。

江綿恒在咱國家裡也成為頂尖人才,是頂著神五的尖上天的,要不地上的吐沫星子能讓他沒頂。

報導說,與大多數事業成功的人一樣,李煒鈞也有一個幸福的家。太太同在JPL工作,兒子4歲,女兒半歲。不過他實在太忙了,無法常常和孩子們在一起。他說,由於著陸火星所需的設備,如降落傘、氣袋等,生產基地分布在全美各地,他差不多每隔一個星期就要旅行一次,到各地去檢查、測試。

對於3個星期後即將登陸火星的「機會號」探測器,李煒鈞充滿信心,「我們有最好的設計,最好的團隊,如果這樣的團隊不能成功,那誰還能成功呢?」

大紀元記者採訪哪個明星不好,幹嗎非採訪航天方面的專家呢,這不是噁心著江澤民和江綿恒嗎?要是新華網一激動給轉載了,那江綿恒還怎麼接著往下活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