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让“神五”功臣江绵恒怎么往下活(多图)
 
鄂新
 
2004-1-5
 
【人民报消息】神五上天,让国人振奋,民众拿着大幅横幅标语欢呼道:中国人上天了!但很快人们沸腾的热血就降到了零度,他们发现太空人杨利伟推销“神五”累得半死,而推销出去的却是积压废品江绵恒。

中国2003年最大的幽默就是,中共官方媒体突然宣称中国科学院那位绝对不称职、根本不露面的副院长、电信等等领域大王、中国第一贪江绵恒身兼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副总指挥!而且仅次于总指挥李继耐成为神五功臣榜第二名。《光明日报》专访中说得很清楚,江绵恒自述:他是个门外汉。门外汉也能让飞船上天?咱孤陋寡闻。

接下去,这个门外汉又成了中国和军队的高科技“信息化大王”,一切都那么顺利,与时俱进到仕途上没有一块小石子绊脚。正当江绵恒得意之时,突然大纪元记者季媛和王清华在洛杉矶做了一个令江氏父子惊恐不安的报导。

美西时间1月3日晚,美国「精神号」(Spirit) 探测器成功登陆火星,为人类探索宇宙奥秘又迈出了一大步。在这项举世瞩目的航天工程中,指挥「精神号」登陆的首席工程师是来自台湾的李炜钧(Wayne Lee )。年仅35岁的李炜钧能担此重任,引起无数人的好奇。1月4日傍晚,大纪元记者怀着同样的好奇,访问了已经投入下一个探测器「机会号」 (Opportunity) 登陆火星工作的李炜钧。

指挥世界顶尖人才团队的年轻人

报导说,初见李炜钧,牛仔裤、皮夹克、短短的头发、清秀的面庞,看上去很像是哪位老教授的博士研究生,而他已是指挥由50多位世界顶尖人才组成的团队的首席工程师。

他的团队负责的登陆项目,是探索火星计划中,最危险、最关键的一关。此前世界上多次火星探索计划都是在登陆过程中失败。「精神号」的登陆成功,使李炜钧名声大振,许多媒体追着他要求采访。不过他现在还没有时间享受成功,他说,当天晚上大家非常高兴,就像赢了Super Bowl 一样庆祝了一番,但第二天起来,为「机会号」的安全登陆,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现在还不能松劲。


指挥「精神号」登陆的首席工程师李炜钧
JPL (美国宇航局推进技术实验室) 座落在洛杉矶东北郊的帕萨迪纳,这里集中了大批全美、甚至全世界最顶尖的航天科学家和工程技术人员。当被问到「为甚么这么年轻就被挑选出来担当如此重任」时,李炜钧轻描淡写地说,「因为我在JPL已经工作10年了吧。」

原来35岁的李炜钧光在美国宇航局推进技术实验室就已经干了十年!这么看来江绵恒比他棒多了,一天没干过,就敢登上功臣榜!

李炜钧说,从被美国宇航局委以重任以来,他们的团队在一起已经合作了三年半。在JPL有经验的工程师中,他的确是最年轻的,但在他领导的团队里,还有几位从大学出来不到4年的比他更年轻的工程师。

「其实,工作都是大家做的,我只不过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李炜钧说,「很难想像,如果没有这么多绝顶聪明的人在一起合作,我们如何能完成这么艰钜的任务。」

我担心江绵恒连那么专业名词都搞不懂,不过这没有关系,太子党透露过,江泽民连枪都不敢碰,军队都离他不行,江绵恒听那些专家汇报工作时,即使发出“李时珍来了没有”这样的白痴问话,专家也只能回话说:“李时珍今天感冒,请病假了。”

惊心动魄的6分钟

记者报导,航天史上,各国发射的30多个火星探测器多以失败告终。「精神号」是有史以来第4个成功登陆的火星探测器。自1997年「探索者号」 (Pathfinder) 以后,没有一次火星探测器登陆成功。俄国、日本,以及美国宇航局1999年的两次试验都相继失败。尤其是在圣诞节当日,欧洲航天局(ESA)发射的「猎犬 -2」( Beagle 2) 火星着陆器,着陆后至今杳无音信。虽然欧洲航天局还没有宣布失败,但已希望渺茫。这些都使「精神号」的成功具有更加重要的意义。


给江绵恒汇报工作等于对牛弹琴
李炜钧介绍了「精神号」经过近7个月、3亿英里的飞行后,从进入火星大气层到着陆的约6分钟的过程。这是生死存亡、惊心动魄的6分钟,稍有不慎,就会使之前的几亿英里的太空航行功亏一篑,整个火星探测计划毁于一旦。

「精神号」以12,000英里的时速冲入火星大气层后,表面温度可高达摄氏1,600 度,此时隔热层将保护「精神号」不被高温解体。进入大气层4分钟后,降落伞被打开,同时向火星地面发射3颗火箭,使探测器的速度降到每小时120英里着陆。着陆时巨大的冲气气袋触及火星表面,保护「精神号」不被撞毁。

李炜钧解释,由于火星大气层稀薄,即使打开巨大的降落伞,下降速度仍能达到1000英里的时速,比在地球上跳出飞机,不用降落伞的下降速度还快,所以必须用火箭来减速。

火星表面的岩石非常尖利,类似火山石,到过夏威夷火山的人可以想像到有多危险。所以气袋是由6层Kevlar 做成,Kevlar 就是制警察防弹衣的材料。

精神号在接下来的3个月中,将在火星上漫游和探测,将火星的照片传回地球并分析土壤样本,以解开火星上是否有水或是生命之谜。

李炜钧说,「精神号」和「机会号」共耗资约 8亿5千万美元,而欧洲的「猎犬-2」才6千万美元。火星探测计划包括无数的设计、试验、分析,是非常昂贵的工程,所幸美国有这个财力,才保证了计划的顺利实施。

车牌就是「 JPL MARS」

李炜钧的父亲李瑞木教授透露,炜钧对他的工作非常投入,非常热爱,他汽车的牌号就是「 JPL MARS」。

1968 年11月生于台湾的李炜钧,3岁多就随父母来到美国。父亲在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当教授,炜钧在圣地牙哥长大,小学和中学时代都在圣地牙哥度过,大学在柏克利加大取得「EE」学士学位,本来母校及MIT (麻省理工学院)都已为他提供了进一步深造的奖学金,但大学三年级暑假的一次机会却使他与航天事业结下不解之缘。


(左)假大款王文洋(右)大贪官江绵恒
咦,江绵恒不是也在美国留过学,还是博士学位呢,比李炜钧的学位可高,不过怎么一点儿没用上呢?回国就一头扎进国库里捞钱去了。

报导说,那年李炜钧得到一笔暑期奖学金,到佛罗里达州甘乃迪航天中心学习,使他对航天科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大学毕业后,就选择到航天科学领先的德州大学念研究生。结果硕士还没念完,就被JPL慧眼识才,邀请加盟,于是李炜钧在拿到硕士学位后,征得教授的同意,成为JPL的一员。

在JPL,李炜钧如鱼得水,得到大显身手的机会。他在著名航天科学家、组织者Robert Manning的手下工作,参加了1997年「探索者号」最后几个月的工作,也参加过火星探测计划中多个不同项目的工作,很快就成长为顶尖人才。

江绵恒在咱国家里也成为顶尖人才,是顶着神五的尖上天的,要不地上的吐沫星子能让他没顶。

报导说,与大多数事业成功的人一样,李炜钧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太太同在JPL工作,儿子4岁,女儿半岁。不过他实在太忙了,无法常常和孩子们在一起。他说,由于着陆火星所需的设备,如降落伞、气袋等,生产基地分布在全美各地,他差不多每隔一个星期就要旅行一次,到各地去检查、测试。

对于3个星期后即将登陆火星的「机会号」探测器,李炜钧充满信心,「我们有最好的设计,最好的团队,如果这样的团队不能成功,那谁还能成功呢?」

大纪元记者采访哪个明星不好,干吗非采访航天方面的专家呢,这不是恶心着江泽民和江绵恒吗?要是新华网一激动给转载了,那江绵恒还怎么接着往下活啊!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