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昨天電話採訪蔣彥永和鮑彤
 
2004-3-16
 
【人民報消息】(新唐人電視臺記者鐘強採訪報導) 中國兩會閉幕,蔣彥永醫生為六四正名的建議,在穩定,發展的托詞下輕輕帶過,中國政府回避了中國人民關心的道德公義,反迫害聲浪,政府的責任和海外遊子的聲援。那麼,蔣彥永醫生此時的回應是什麼?原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是怎麼想的?紐約時間三月十五號上午記者電話採訪了在北京家中的蔣彥永醫生。

「是蔣醫生嗎?」

「是,是哪位?」

「我是美國紐約新唐人電視臺記者,昨天,溫家寶間接回答了您的這個問題,您對這個回答滿意嗎?」

「我跟你說,這是你的分析,我無法回答,我是軍人,記者就對不起了。」

「您認為為六四正名,障礙是什麼?

「自己分析吧,好不好。」

「您下一步為六四正名還會有什麼努力?」

「那我就說不清了,對不起,你關心這事打電話很感激,但是我無法回答任何你的問題。」

「這次兩會期間,除了您的為六四正名建議外,丁石孫教授為法輪功說話,呂加平提出江澤民一些問題,他們敢於仗義直言,對中國社會產生深遠的影響,您怎麼看中國這說真話革命?」

「這我真沒聽說過,也不知道。」

「現在世界說您是說真話的英雄。」

「我就信說真話,我一生就是說真話就這一條。」

「現在法輪功四年多來講真善忍,也說真話,您對他們有了解嗎?」

「我不表這個,因為我規定不能跟記者有採訪,您到301經過院裡同意,您再來採訪我,我可以談,不經過我就不能談任何看法。對不起,我這電話是有監聽的。」

「您能對全球華人說兩句話嗎?」

「說真實話,大家多說老實話,就這一句話就夠了。」

記者在電話採訪原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時,十多次接通的電話被切斷,下面是其中一次採訪錄音。

「鮑彤先生,」

「好的,這你就可看出中國的人權狀況來了,我的人權狀況,我想你也可以看到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到底有沒有權利接到蔣醫生的信,我非常擔心人大委員長,副委員長……」

* 蔣彥永小檔案

1931年生於中國名城浙江杭州,祖父是浙江興業銀行的創辦人,父親是銀行家。

1949年考進燕京大學醫預系。

1952一九五二年又進入協和醫學院學習。

1957年畢業後分配到解放軍總醫院工作,退休前曾是解放軍總醫院的外科主任、中華外科學會北京分會委員,全國腫瘤學會全軍腫瘤專業組副組長。博士生導師。

2003年4月因為向世界真實反映中國隱瞞薩斯疫情,被世界稱為中國的良心。並被,《時代周刊》,《亞州周刊》評為2003年世界風雲人物。

2004年2月24日上書中央,人大等要求為89年 64正名,被譽為說真話英雄。

蔣教授的病人遍及全球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 他擅長於消化道腫瘤、腹膜後腫瘤的治療,他主持的普通外科曾從八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初,收治腹膜後巨型腫瘤近八十例,有三十四例為疑難病例,現已收治四百多例,曾成功地切除二十八公斤的腹膜後腫瘤,手術成功率居世界領先水平。他先後發表過《原發性腹膜後腫瘤的外科處理》等四十多篇論文,出版了《胃腸病學手術》、《普外手術並發病與局部解剖關係》等著作。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