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反迫害 成本知多少
 
作者:章天亮
 
2004-3-13
 
【人民報消息】每年兩會召開的時候,都是大陸嚴厲壓制輿論,抓捕異見人士和法輪功信徒的時候。我在北京住了十幾年,最後一次見識兩會的排場是2000年。當時鎮壓法輪功已經進行了半年有餘,前去天安門和人民大會堂附近上訪的法輪功每天沒有幾千,也有幾百。印象中,那一年兩會的「保安」規格驟然升級,天安門附近遍布武警、公安和便衣,隨時盤問過往遊客是否是法輪功修煉者。他們的任務就是把法輪功的請願隔絕在人大代表和前來採訪的各國記者視線之外。

如今四年過去,靠這些暴力機器蠻幹的做法已經起不了什麼大作用了,因為法輪功的抗議早已從過去的上訪和打橫幅,變成了印刷真相小冊子和製作VCD,並廣為散發。海外的法輪功學員除了自己的網站之外,還辦起了自己的放光明電視製作中心、法輪大法廣播電臺和《清流》、《天地蒼生》等報紙。還有海外學員一直積極給國內的政府部門打電話、發傳真和電子郵件。如果問一問現在的人大或政協代表,沒收到過法輪功的真相資料或者電話的,沒聽說過老江因為打死了很多法輪功而被全球到處起訴的,不知道「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人恐怕也沒有幾個了。

江澤民明知紙裡包不住火,當初卻偏要對著全世界撒那麼大的謊,現在真相敗露,那也就是他末日到了。當初他仗著「黨、政、軍」大權獨攬,脅迫中共全黨、中國政府和軍隊跟著他一起迫害法輪功,高級官員很少有人敢公開說個「不」字。如今民間倒江浪潮疊起,關於老江罵香港記者的錄像、在西班牙國王面前梳頭和擁抱葉利欽的諂媚樣子已經在網絡上到處都是。民間提起江澤民來,不是罵就是傳他的緋聞,要麼就是拿他當個笑話講。中共內部的很多高官也都醒過悶兒來。此時,誰要是再說江一個「不」字,幾乎是振臂一呼,「天下雲集響應」了。

前幾天,網上爆出了呂加平揭露江澤民漢奸出身、編造入黨時間以及和女歌星的緋聞,民間聽不到說呂誣蔑「領袖」的譴責,卻都關注呂的安危,要求當局趕快放人。網上還大傳江澤民貪污、淫亂、出賣國土,甚至當克格勃特務的消息,證據擺得十足。江澤民的民望由此可見一斑。

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真相在中國大陸漸成燎原之勢,這種消息就是一傳十,十傳百。當更多的人很快知道了鎮壓之荒謬、殘酷,而且都是建立在謊言基礎上的,全民反對迫害法輪功就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丁石孫不是已經開始為法輪功慷慨陳辭了嗎?

民心已變,時勢也大不相同了。在這裏我想引用一段曾在華府美利堅大學演講過的話:「雖然專制表面上強大,掌握著一切社會資源和暴力資源,但實際上勝負的較量並不是發生在我們看得見的這個物質社會的力量對比上,真正的勝負手發生在——用哈維爾的話來說,發生在『社會的精神和良心的領域』。言論自由會打破中共當局用謊言編織起來的鐵幕,而還給民眾一個真實的世界。當這個真實的世界普遍為民眾認識的時候,就會在社會上形成一股潛在的力量。這就叫不戰而屈人之兵吧,包括中共體制內部那些良心尚存的人,和它掌控的暴力機器都會倒向真理的一方。這種倒向完全可以在幾秒鐘之內發生。只要時機成熟,一句真話的力量勝過千軍萬馬。」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已經看到過這樣的例子,孫志剛案和劉湧案就是在民間的一片抗議和反對聲中出現了良性的轉機。

如果現在有人問,民間為法輪功說一句真話要冒著多大的風險,全民反對迫害法輪功的成本如何?我要說,不需要什麼成本,只要每個人說一句真話就夠了,因為時機已經成熟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