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永上封網「關鍵詞」黑名單 吳階平三喊挺胡兩會炮聲隆隆(多圖)
 
林淩
 
2004-3-9
 

時候到了!
【人民報消息】每年的兩會都會出「噪音」,但很多「噪音」都不敢發在太敏感的要害問題上,今年的「兩會」非常不同,兩會提案集中指向一黨專政的政治體制。連「花瓶」民主黨派也表現了明顯的獨立政治傾向。

一月十七日,中共中央曾召開了黨外人士迎春座談會。與會者提出十多個尖銳問題,當面還斥責了曾慶紅和賈慶林,並抨擊了綽號「大家長」的江澤民。

迎春座談會上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和元老向胡錦濤提出了十多個疑問,有幾個問題很戳江澤民肺管子的,例如:

1、共產黨是唯物主義的政黨,為什麼貫徹以法治國、樹立憲法權威進程會這樣波折、艱難?

2、為什麼中央反腐敗斗爭工作展開了十四年,情況還是這樣嚴峻,社會反映這樣強烈?

3、為什麼中央已通過決議,領導幹部要公布個人和配偶子女的財產狀況,但至今還不見實施?

九三學社中央主席韓啟德噎曾慶紅說:本人很想求知,為什麼城市市民、職工,農村農民、幹部示威、遊行、請願情況持續發生?是市民、職工、農民的政治思想覺悟不高,還是他們應有的權利受到損害?如果連這個主次、是非都難區分,那麼坐在領導位子上,就會不安了。

主持迎春座談會的賈慶林,曾多次插話,為曾慶紅解圍,要求發言者能回到會議主題,並強調會議主題的重點是新的一年的工作和任務。

王光英、周鐵農、孫孚淩、王文元等當即駁斥賈慶林:什麼是主題?主題就是當前突出的問題、積壓的問題、社會最強烈的問題,會議應該講真、講實、講心、講明,才有意義。搞形式主義、教條主義一套誤國、誤事業,還要堅持下去?

民族的前途和命運不掌握在某個國家領導人手裡


胡溫不能解決難題
一月份,吳階平熱切地對胡錦濤說:頂住!人民在支持您。以法治國、樹立憲法權威,才能長治久安、國強民富。吳階平重覆了三次「要挺著,要頂住!」

不知今年三月兩會的江前胡後是不是嚴重損傷了吳階平的心?胡主席既沒有挺著,也沒有頂住。

其實歷史走到今天,很多人都明白了,要指望胡溫振臂高呼,帶領人民沖出江澤民的惡陣,恐怕是不可能的,那麼民族的前途和命運就得靠我們每一個人去負責。如果十幾億人都用親身經歷去揭露謊言,每個人民代表都代表人民提出嚴正要求,那麼江澤民和他的追隨者還敢再繼續猖狂嗎?

有消息說,目前兩會,人大代表正分組討論王兆國的修憲報告。據說,在各代表團的討論中已多次有人明確發出反對三個代表入憲的聲;儘管人大主席團和秘書處十分緊張,責令各團負責人每三十分鐘回報一次情況,而且討論中每當出現任何不同的聲音,必須即時匯報。但對修憲的各種質疑和意見依然接連不斷。看來往年的老黃曆今年不能用了。中共高壓鍋裡的橡皮圈已經老化了。

各位,關鍵是記住國歌中的那幾句歌詞:「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我們萬眾一心」「前進」!

今年「兩會」提案的特點

二月中下旬至三月初即將召開人大、政協「兩會」之前,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已收到各團人大代表提案八百九十多份。全國政協收到各團政協委員提案一千二百五十多份。

爭鳴雜誌3月刊報導,據人大、政協黨組披露:今年「兩會」提案,有三個特點:(一)提案有百分之八十三,集中到「三制」(法制、體制機制)上;(二)一些提案敢於揭露本地區政府部門在經濟金融、社會、教育等方面的造假行徑,並要求中央派工作組進行調查;(三)有的提案直接點名批評中央和地方領導幹部。

據知,今年「兩會」的提案中,被點名批評的中央高官有:黃菊、賈慶林、李長春、王兆國、賀國強、陳至立等人,還有地方上五十多名黨政、人大、公安、政法、教育、衛生等部門的一把手,也被點名。

看來不光江澤民四面楚歌,鐵桿兒江家幫也舉步維艱。

賈慶林和劉淇阻止代表提案

北京市、天津市人大代表,在提案中提出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的地位和權力範圍問題.他們實際上是要求人大成為名符其實的國家最高權力機關,而不再當「橡皮圖章」。這是把矛頭指向一黨專政,所以江澤民的親信、北京市委書記劉淇得知有關提案的內容後,急忙與人大代表「商議」,企圖阻止這個提案在分團會上議論,並說:這提案已經解決了,要再解決,可能是政治體制問題了。

中國致公黨、九三學社的政協委員也提出了與京、津人大代表相同的提案。於是,賈慶林親自找到致公黨、九三學社中央「交換意見」。賈說:我提個希望,這個提案,能不能改為向中央政治局提出的看法,不作提案,由我帶上,否則會對中央有壓力,云云。

「中央」這個詞太抽象了,政協委員們應該當面問問政治局常委賈慶林,「中央」具體指的是誰?哪個「中央」感到有壓力?為什麼有壓力?壓迫著哪根神經了?

四十個代表團提貧富懸殊問題


官逼民反
《中國農民調查》中所說的事例是無法回避的,此次兩會四十個代表團提出貧富懸殊問題,這些提案,對「三農」問題和城市失業職工問題給以很大的關注,特別對農民長期遭受各種「稅」「費」的盤剝和幹部欺壓而得不到解決,紛紛向政府提出質疑。

提案並對職工被強迫下崗、退休、買斷工齡等等現象,從法律上提出質疑,這在過去是沒有那麼明確意識的。

共有四十個代表團(人大十八個,政協二十二個)提出社會的貧富懸殊和階級分化問題,認為有違社會主義制度,形成危機。

還有的提案質問:社會主義優越性表現在何處?

指控江反腐越反越腐 刑不上江家幫

江澤民從1989年踏著六四義士的屍骨登上了中國最高獨裁之位,許多代表團質問反腐工作:從一九九O年開展反腐,已經十五年了,腐敗並未減少,反而以新的形式回潮,這是體制問題還是其他問題?矛頭直指江氏作坊。

對於江澤民對江家幫不能一刀切的作法,黨政幹部違法亂紀,不按法律追究,而是以黨紀代替的作法,許多代表團的提案對此表示強烈不滿。

中共不敢給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


法輪功學員吳玲霞被迫害到肝硬
化腹水、下肢潰爛,直至去世
有的提案提出人民群眾對黨政機關和領導幹部的輿論監督問題,要求有公開表達人民意見的空間。這是中共最害怕的,因為公開表達人民意見必然是說真話,而中共只有在假話謊言的土壤裡才能存活,說真話的範圍越大,中共存活的空間越小,全國都說真話時,江核心掌控的中共就不消自滅了。所以中共自己決不說真話,也決不讓民眾說真話。

最好的例子是最新消息,蔣彥永已經被放入中共封網「關鍵詞」的黑名單,和「我愛李」,和江CORE的名字平起平坐了。

窩兒裡反

江澤民在十六大給九常委下令不許平反六四,現在蔣彥永信的公開引起了大地震,誰想挽回影響都是不可能的,但蹊蹺的是,蔣彥永本人並沒有把信放到網上去,至於誰放的他也不知道,他只是上報中央。看來公開這封信的應該是中央裡的人。

江澤民,這位中央警衛局第一政委能把五千警衛徹底清換,可是他控制不了有人給他偷錄「江宋性愛光碟」,控制不了在世界華人範圍內傳播他的醜聞和惡行,也阻止不了在多個國家中受到刑事起訴......,防不勝防,尷尬被動,心驚膽顫,夜不能寐,這就是江澤民近期的真實寫照。

兩會還有熱鬧看。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