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太上皇」从迷梦中醒来
 
作者:杜导斌
 
2003-12-6
 
【人民报消息】『编者按:

大纪元专栏作家杜导斌上个月底被有关当局拘捕,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并不令人意外,中国政府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也非始于今日。

中国自由作家前赴后继,坚持批评社会不公和卑劣现象,竟至身陷牢狱,亦非自杜先生起。杜先生及其志同道合的一些知识份子,坚持为底层民众呼吁,坚持不谄媚金钱和权力,在那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恰如萤火虫一般,点缀在一片黑暗的中国知识界。黑夜的手虽然扣住了星星光点,但却无法扣住无数渴望光明的灵魂。

杜导斌文章的观点,或许尚有讨论商榷之处,但他独身黑夜之中,直面黑暗绝不后退的道德勇气,却是堪使当今中国知识界无地自容。』


让「太上皇」从迷梦中醒来

据2002年12月26日《人民报》(www.renminbao.com)上《张爱萍等老将军怒逼江泽民交出军权》(作者林凌)一文中的资讯,张爱萍,洪学智等退休老将军开始反逼宫。正所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江泽民依靠张万年等奴颜愚忠辈抢夺军权,孰不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个黄雀不仅是几个将军,还有时局和民意。

事件的发生有点出乎意料,却又实属情理之中。老将军们可不是冲着投靠哪个主子而参加“革命”的。他们是冲着一个制度、一个“主义”、一个“真理”,当年方才把脑袋拴在裤带上。在此且不论那“制度”、“主义”、“真理”的优劣,仅义利之别,其在军界的威望便当高出张万年等“护炉子”辈千百倍。他们人虽退了下来,审时度势的政治嗅觉却不可能同时退休。一旦寄居林泉,无关乎一己荣辱沈浮,再回过头去反观庙堂,往往比当局而迷者看得更加透彻。此时讲出的话,自然比当局者更切合国情。

江泽民竭力卖弄琴棋书唱等“七窍已通六窍”的“博学多才”的戏子作派,已自我暴露出其观念是何等迂腐陈旧。普京可以柔道败于日本小妞,可以于北大讲坛上坦言自己“不懂”,以其诚实干练赢得全俄90%左右的高支援率(当然根本还在于其民选总统的合法身份)。江泽民愈是要借助非政治手段证明自己,则愈是反证出其政治上的低能和缺乏自信,也愈是增进国人的反感。嘘声四起却还在那里傻呵呵的自娱自乐自吹自擂,何其不识趣之甚也!

江泽民以为靠几个歪瓜劣枣的帮衬,便可园名退实不退之美梦,便可做完第三代黑心后蹑邓小平后尘再过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代“太上皇”的瘾,玩13亿国民及胡锦涛一干人等于股掌间,恐怕是多吃伟哥观错了天相。江泽民有当“太上皇”的本钱么?

历史上当“太上皇”而出名的大抵不外4人:赵武灵王,唐明皇,清乾隆,邓小平。前3人当“太上皇(王)”,均系帝制法统承认其名正言顺,但也得实权与尊位同退(赵武灵王无权以至饿毙)。无皇位而享君权的只邓小平1人,可谓5千年文明史上的毒一份,已成绝响,不可复制。邓小平之所以能够如此,完全是特殊时势下的诸多特殊条件造成的:

一、毛、刘、周、朱死后,余下诸子多将才而乏帅才,邓有“刘邓大军”的军功背景,有总书记的厚实资历,有代周恩来主政的政府工作经验,矮子中选长子,党政军三栖寡头中仅邓一人出众些。同时,毛泽东指定(为什么不是国民选举?)的接班人华国锋太弱,在北京军功阶层中势力太小,给了邓小平咸鱼翻身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二、邓小平善于因应时势。给“文革”中的老干部平反,为他赢得了大量权力精英的拥戴;揭批“四人帮”及“两个凡是”,否定后期毛泽东以“以阶级斗争为纲”等理论建树,使闭目塞听的大陆以为邓小平理论是务实的唯一选择;农村联产承包制更是应和了10亿农民的需求,使得被集体主义束缚的农村潜力得到一定程度的解放。这些都是当时盘面价值最大的“好棋”,华国锋错过时机该走未走,空让邓小平捡了便宜。某种意义上讲,邓小平的“威望”是毛泽东、“四人帮”、华国锋等用自己的罪恶或失误玉成的。

三、胡耀邦、赵紫阳、前8年的江泽民均系邓小平提拔,在“公爵满街走”“侯门深似海”的北京基础薄弱,在枪杆子里出来的政权中未掌军权,或虽想掌军而在军队里缺乏人脉和积威,在党内斗争经验及战略眼光等诸般素质上也远逊于邓。

四、六、四烈士的鲜血染红了邓小平的顶带,使邓获得既得利益阶层的高度拥戴。随着苏东剧变,在全国上上下下大大小小当权派们的眼中,邓小平的这份“功劳”显得尤其难能可贵。

邓小平有“邓小平理论”,江泽民凑合了个“三个代表”,这是玩虚的,好歹问题都不会很大。邓小平当过“太上皇”,猴子学人样的江泽民便想依样画葫芦的也尽享“太上皇”的荣华富贵,却实在是打错了算盘。试问今天的全党还有没有那么多人迷信共产主义理想?没有!试问今天的江泽民有没有当年邓小平在党内政界军界盘根错节的雄厚势力和影响力?没有!试问今天的北京军侯及各军区军阀们有没有像当年支援邓小平那般铁板一块的支援江泽民?也没有!今天感念“13年辉煌成就”的除了御用媒体,大概就只有江泽民在深宫内的白日梦!今天的农民已经从50余年惨遭剥夺的噩梦中逐渐苏醒,不再盲从党的号召,正在一点点往回争取自己的权利!今天的工人也不再盲从于政治动员,失业、低工资和人下人的糟糕处境不可能培育出对江泽民的忠诚!今天的知识界,特别是社会精英已彻底看清“社会主义”的虚枉,认清只有自由民主才是中国的前途所系!今天的共产党已日益接近油尽灯枯!今天北京的宝座下已是一堆乾柴!如此危机四伏的时势,江泽民还在一味贪恋一己之权势,弄不好当代“太上皇第二”会滑向“齐奥塞斯库第二”,那可就真是好玩透顶了!由此观之,张爱萍等的“兵谏”,实在是服务于共产党继续掌权的大局。如果江泽民稍稍明智一点,就该趁早全退,尚可保全体面。

军权是公器,岂容权力寡头们私相授受?日益觉醒的国人岂容国柄为枪杆子所要挟?如今人们都知道,6年前的“太上皇”体制是一种反宪法、反法治、反文明、反人权、反民主的畸形怪兽,是数千年皇朝的遗腹子。专制本是毒瘤,“太上皇”则是毒瘤扩散出的毒瘤。华盛顿,曼德拉为地球村里的政治家们作出了榜样。他们的形象远较邓小平光辉伟大。他们的事迹,而非邓小平的事迹方足为后世子孙效法。江泽民为什么不向他们学习?东施效颦学邓小平,徒劳恋栈,只会空遗天下后世唾骂。

(2/5/2003)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