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童年的一個彩色夢想 (圖)
 
MaggieLam
 
2002-12-19
 
【人民報消息】
從小生在內地、長在內地的我,不會說一句廣東話,但是我偏偏最愛的卻是香港。因為香港總是給我一個不滅的希望、一個美麗的夢想。

70年代末我上小學的時候,同班有一個同學,她來自香港,跟隨父母來本地著名的一所大學教書,她是我那時最好的朋友──她送我粉紅色的自動鉛筆、淺藍色的香橡皮,花花綠綠的書、還悄悄告訴我很多從沒聽說過的新鮮好玩的故事。

那個時候,內地只有木頭的鉛筆、灰黑色橡皮、硬硬的。課本裡的東西也找不到童年的純真與快樂──那個時代,連小孩子的課本裡都充斥著「時刻準備著、為共產主義奮斗終生」這樣的TEXT。

香港──我童年的一個彩色夢想。


*** *** *** *** *** *** *** *** *** ***

89年,我上大學的時候,親身經歷了那場中國人永遠不能忘懷的事件。屠殺、血腥、就發生在自己身邊──昨天還是朝夕相處的同窗,轉眼間就永遠不再……

大學畢業的那一年,校園裡正風靡艾敬的歌「我的一九九七」──

流浪的燕子
離家的時候
請你稍稍溫柔
那年的冬天
我的一九九七

這首感傷的歌幾乎唱遍了大江南北、遍布了內地校園的每個角落,從課堂到宿舍,從飯廳到操場。

剛剛經歷過「六四」的中國人,就像流浪的燕子。不是麼?強權冷血的政府對絕食請願的學生開了槍。流浪,象沒有家的孩子。

回歸的香港,曾是冬天裡一個溫暖的家。


*** *** *** *** *** *** *** *** *** ***

90年代末,我在美國念工商管理,畢業後在一家美國大公司供職,受聘到遠東總部的香港做事。住在中環,每天搭乘地鐵。

最愛SHOPPING買衣服、吃DIMSUM和逛書局。

最感動的是香港的良心──從陳方安生到街頭開小巴士的司機,香港人自由地暢談香港和天下大事。從內地、民主、到法輪功、香港就像一個美麗的萬花筒,兼容包並、自由寫意。從飲食、娛樂、文化、香港的故事,就像張愛玲的小說,說不完,回味不盡。

外國人喜歡香港──因為香港就像「沉香屑第一爐」沉浸著中西合璧、後現代派的古典美。

中國人喜歡香港──因為香港就是所有「黃皮膚、黑眼睛」中國人的「傾城之戀」。


*** *** *** *** *** *** *** *** *** ***

99年在香港工作的任期結束後,我重新回到美國。每每遇到西方同事朋友談及對內地各種弊端的挫折感時,我就與他們分享我的香港經歷,令他們看到中國的希望。西方社會對香港何嘗不是情有獨鍾呢?

香港百年滄桑的歷史,無論是異族的介入、還是共產的變遷,都從未使香港失去過做人的良心。這就是香港那份永遠不會雕謝的美麗。

曾幾何時,這份愜意的瀟灑變得越來越艱澀。今年八月份,包括4名瑞士西方人士在內的16名法輪功學員在香港受到不公正的政治訴訟,香港失去了往日的光采。

23條立法,無異於香港政治、經濟、民主、自由、和前途的大淪陷。

聖誕節快到了,香港──
請你為我童年時那個彩色的夢想
請你稍稍溫柔、給流浪燕子一個溫暖的家。
請你為所有愛你的人守候那片自由的天空
請你珍惜那來自不同種族、地域的跨越千山萬水的愛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