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勸香港的北京擁躉們
 
杜導斌
 
2002-12-22
 
【人民報消息】北京再一次搬起石頭砸在自己腳上。

操縱立法會選舉,操縱特首選舉,在《基本法》中埋下「木馬」,打壓逃港的六四和法輪功人員,掃蕩民主輿論刊物,北京在香港的種種威逼利誘早已充分暴露出專制獨裁者的猙獰面目。

圍繞這一次的23條立法,北京及其圈養的香港走卒們再次做盡手腳,強迫公務員表態支持,強迫學生參加親中(準確說來是親京)集會,無視港人反對的浪潮洶湧澎湃,仍一意孤行,執意要提交立法動議。好象香港已經不再是港人的香港,而是中南海的香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連同大陸憲法一起,淪為「秀才人情一張紙」。

江澤民在克勞福德農場時曾偶爾記起:「自由和民主是人類的普遍訴求」,23條卻違背人類的自然規律,漠視這一「普遍訴求」。早在200多年前,先哲孟德斯鳩已經講過,違反自然法則的法律是行不通的。今天的港人社會迥異於大陸人社會,自由在這裏已入傳統,深植人心。北京企圖把對付大陸人的伎倆如法炮製到港人頭上,真是做慣清秋大夢忘卻了今昔何昔。可以預料,這個「法」一旦果真成立,必將帶來港府與港人間、及港人與港人間的失和和對峙,成為香港罹患慢性法治潰瘍的病竈,今後由此而生髮的衝突和糾葛會不絕如縷,香港何來寧日可言?

北京的倒行逆施造成了港人社會的嚴重分裂,造成了香港的動蕩不安,如今終於落得個焦頭爛額,將自己送上了騎虎難下的尷尬境地。

現在北京面臨的局面是:23條所要求的立法不能通過,中央的威權掃地;勉強通過了,哪怕成為法律了,這種既違背民意,又違反自然法的「法律」也不過是一張等待過期作廢的紙而已。它在香港社會中將成為一隻人見人憎的老鼠,必然是「有法不依,執法難嚴,違法免究」,誰若把它認真當一回事,誰就將面臨被罵為港奸的危險而難以在港人社會中立足立信。

在此我要特別奉勸那些「親京團體」和過於謹慎而不敢反對23條的人們,您們要盡早丟掉對專制所抱的不切實際的一切幻想。獨裁者們的眼中只有權力,沒有朋友,為了保住權力他們可以犧牲其它的一切。江西、延安和1945-1949三個時期,共產黨極力宣傳農民是天然盟友,引得無數農民「競折腰」,建國後中國的農民卻在「九地之下」。共產黨曾經和現在宣傳無產階級是自己的政權基礎,當3000萬中國產業工人失業時,現政權卻堅定不移地站在資方立場上立法執法司法。上世紀1950年代初,民族資本家曾為毛澤東穩固權力和打平朝鮮戰爭立下汗馬功勞,但他們在1957年就被當作敵對階級遭到掃出產業界的厄運,1966年後更是遭受滅頂之災。劉曉慶等曾經紅得發紫的新興資本家為什麼在21世紀開頭東窗事發?他們在這之前的偷稅漏稅為何未曾被人追究?只因時勢決定了共產黨如不拿他們開刀就「不足以平民憤」而穩江山。您們現在也許是北京的紅人,但只要時移勢易,一旦專制的爪牙在香港站穩腳跟,當他們覺得不與香港的反對勢力和解無法穩固權力時,照樣會用您們或您們的利益祭旗。

23條立法所打擊的並不僅僅是異見力量,而是每個香港人的自由和尊嚴!是每個香港人的基本人權!今天如果順順當當的讓他們拿掉了不同政見的活動權,說不定明天就會有黑手伸向您們的錢包,伸向香港的獨立執法權,獨立司法權,自由結社權,自由遊行權,自由言論權……獨裁者的權欲從來就沒有止境。獨裁者需要的是絕對服從。一旦你服從了,它並不會饜足,而是會用盡權謀使你永遠屈服。

(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