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童年的一个彩色梦想 (图)
 
MaggieLam
 
2002-12-19
 
【人民报消息】
从小生在内地、长在内地的我,不会说一句广东话,但是我偏偏最爱的却是香港。因为香港总是给我一个不灭的希望、一个美丽的梦想。

70年代末我上小学的时候,同班有一个同学,她来自香港,跟随父母来本地著名的一所大学教书,她是我那时最好的朋友──她送我粉红色的自动铅笔、浅蓝色的香橡皮,花花绿绿的书、还悄悄告诉我很多从没听说过的新鲜好玩的故事。

那个时候,内地只有木头的铅笔、灰黑色橡皮、硬硬的。课本里的东西也找不到童年的纯真与快乐──那个时代,连小孩子的课本里都充斥着“时刻准备着、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这样的TEXT。

香港──我童年的一个彩色梦想。


*** *** *** *** *** *** *** *** *** ***

89年,我上大学的时候,亲身经历了那场中国人永远不能忘怀的事件。屠杀、血腥、就发生在自己身边──昨天还是朝夕相处的同窗,转眼间就永远不再……

大学毕业的那一年,校园里正风靡艾敬的歌“我的一九九七”──

流浪的燕子
离家的时候
请你稍稍温柔
那年的冬天
我的一九九七

这首感伤的歌几乎唱遍了大江南北、遍布了内地校园的每个角落,从课堂到宿舍,从饭厅到操场。

刚刚经历过“六四”的中国人,就象流浪的燕子。不是么?强权冷血的政府对绝食请愿的学生开了枪。流浪,象没有家的孩子。

回归的香港,曾是冬天里一个温暖的家。


*** *** *** *** *** *** *** *** *** ***

90年代末,我在美国念工商管理,毕业后在一家美国大公司供职,受聘到远东总部的香港做事。住在中环,每天搭乘地铁。

最爱SHOPPING买衣服、吃DIMSUM和逛书局。

最感动的是香港的良心──从陈方安生到街头开小巴士的司机,香港人自由地畅谈香港和天下大事。从内地、民主、到法轮功、香港就象一个美丽的万花筒,兼容包并、自由写意。从饮食、娱乐、文化、香港的故事,就象张爱玲的小说,说不完,回味不尽。

外国人喜欢香港──因为香港就象“沉香屑第一炉”沉浸着中西合璧、后现代派的古典美。

中国人喜欢香港──因为香港就是所有“黄皮肤、黑眼睛”中国人的“倾城之恋”。


*** *** *** *** *** *** *** *** *** ***

99年在香港工作的任期结束后,我重新回到美国。每每遇到西方同事朋友谈及对内地各种弊端的挫折感时,我就与他们分享我的香港经历,令他们看到中国的希望。西方社会对香港何尝不是情有独钟呢?

香港百年沧桑的历史,无论是异族的介入、还是共产的变迁,都从未使香港失去过做人的良心。这就是香港那份永远不会凋谢的美丽。

曾几何时,这份惬意的潇洒变得越来越艰涩。今年八月份,包括4名瑞士西方人士在内的16名法轮功学员在香港受到不公正的政治诉讼,香港失去了往日的光采。

23条立法,无异于香港政治、经济、民主、自由、和前途的大沦陷。

圣诞节快到了,香港──
请你为我童年时那个彩色的梦想
请你稍稍温柔、给流浪燕子一个温暖的家。
请你为所有爱你的人守候那片自由的天空
请你珍惜那来自不同种族、地域的跨越千山万水的爱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