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人的命不是命?航拍河北涿州:僅露樹冠(多圖/視頻)
 
2023年8月2日發表
 

北京市泄洪,導致河北涿州變成澤國,航拍可以看到一些村莊只剩下樹冠露出在水面上。(視頻截圖)

【人民報消息】北京、河北等地從7月末開始持續降特大暴雨,而中共爲了保住北京決定泄洪,但是沒有提前發警告和撤離通知,7月30日夜裏突然泄洪,導致河北涿州成澤國,一些地方引發泥石流,造成橋樑被沖斷、汽車和市民被沖走、人員死亡失蹤、數以十萬計的市民被困災區等。涿州市區一些地方水深四五米,該市大量小區和村莊被淹。三條河流交匯的河北涿州市碼頭鎮是這輪洪災中受災最嚴重和危險區域。截至2日凌晨,失聯的民衆不計其數。


涿州市區一些地方水深四五米

澎湃新聞8月2日報導,8月1日,涿州受上游洪水過境的影響,河道行洪和城市內澇風險加劇。航拍的涿州洪水現場視頻顯示:道路被洪水淹沒,有的區域僅露出樹冠。

京津冀等地從7月29日起持續豪雨天氣,北京受災最嚴重的地區集中在西部的門頭溝、房山、昌平、豐臺和大興等地。北京洪災嚴重,毗鄰的河北涿州等地成了北京泄洪的犧牲品。

根據北京官方7月31日23時發佈的消息,京津冀地區協同調度永定河流域的大洪水。永定河上游的北京市齋堂水庫在7月30日提前進行了預泄洪……河道向下遊控泄,對下游地區造成影響。

洪水過境同期,河北多地發出求救信息,其中「涿州發佈」稱,受上游洪水過境影響,涿州市河道行洪和城市內澇風險加劇。境內北拒馬河、小清河、白溝河等多條河流流量較大。

官方泄洪的消息發出後,河北網友在社交媒體上發出大量求助的帖子。一些網民認爲,河北人將替北京承受洪水帶來的壓力和風險。

「無盡夏Forever」質問:河北人的命不是命?

8月2日,《鳳凰Times》報導,涿州市區的情況糟糕,有着二百多戶居民的雙馨家園是受災較嚴重的小區。一名家住該小區的女孩說,7月31日晚上,市裏有些地方的水量大了起來,有的到了四五米深,雙馨家園小區被淹。

「水、電、氣、網都沒有。」女孩說,僅僅經過一個晚上,水已經淹沒了小區一樓。8月1日早上,父母與她失聯了。

該女孩說,107國道附近的小區受災最嚴重,「雙塔中學、永濟路、甲秀路、華陽路,雙塔街道辦事處,都受災了,連雙塔派出所內都被困了三十多人。」

類似情況,還發生在永濟秀園小區——該小區200戶居民被洪水困住;涿州水尚仁佳小區,也有600餘人被困。

一名在涿州市事業單位工作的市民稱,他所在的小區一樓的水也已有一米多高了,地下室都滿了,「我們自己組織人用沙袋擋水,根本沒有用。」該市民表示,他諮詢了有關部門認識的朋友後得知,「7月31日晚上11時35分左右,洪峯到達涿州。」

涿州市的華陽橋下全是洪水,這座橋高度在5米左右。

涿州有大量的被洪水圍困的村莊和小區。涿州市聯合小區6號院、西柳新華城小區、東京都高爾夫別墅區等都有被困人員,他們大多處在斷水、斷電的環境裏。

桃園辦事處大馬村一名被困村民透露,村裏2000多人,目前處於沒水沒電等待救援的狀態。

7月31日臨近午夜12點時,大部分村民家的一樓已經被淹沒。有村民說,村子東邊地勢比較低,「最嚴重的地方,已經有四五米水深了,西邊稍微好一點,但也早就沒法出門了。」

該村民省着最後的手機電量到處求救,截至8月1日晚上,依然沒有等到救援。

《南方都市報》2日報導,涿州主城區的一位居民反映,8月1日凌晨四點半接到了可能轉移的通知,她住在主城區且樓層較高,截至8月1日15時30分還未轉移。她的朋友住在碼頭鎮,也是在凌晨三四點接到的轉移通知,截至2日凌晨發稿時村裏還有部分老人沒有轉移,附近水位已經接近三米了,並且還在上漲。


一輛汽車在急速的水流中翻滾,司機爬出車在水中沉浮。(視頻截圖)

碼頭鎮涿仝村一家9口失蹤

碼頭鎮位於涿州市東北部,北與北京市房山區琉璃河鎮接壤,其境內有3條河流,分別是北拒馬河、琉璃河、小清河,3條河流於鎮域東南角交匯,流向東南。

涿州市防汛抗旱指揮部消息顯示,7月31日13時30分,北拒馬河紫荊關水文站流量1072立方米每秒,都衙水文站流量1820立方米每秒,張坊水文站流量2600立方米每秒;南拒馬河落寶灘水文站780立方米每秒,永定河盧溝橋水文站2500立方米每秒。

「鳳凰Times」報導,河北省涿州市碼頭鎮涿仝村的張莉,7月31日開車到高鐵站,又乘高鐵去北京,給家裏九十多歲的老人買哮喘藥,走時當地已經在下雨,但並沒有太多積水。下午3點多從北京返回後,她發現自己回不了家了。

她把車停在離家10公里的地方,開始聯繫尚在村裏的家人。其中包括她的丈夫、3個未成年的孩子,一名92歲老人,一名60歲老太太,還有3個正讀研究生的弟弟妹妹。

7月31日晚上9點多,丈夫告訴她,上游泄洪把家給淹了。當晚,張莉一直待在車裏,整夜未眠。她得知,家裏的水越來越大,丈夫帶着一家子人,連夜去了同村一個地勢相對高的親戚家。朋友圈裏,全是村裏被淹的消息。

8月1日早上7點多,張莉突然聯繫不到家裏任何一個親戚了。此時從社交平臺流傳出的圖片和視頻中,涿州的一些地方已經成了一片汪洋。截至陸媒8月2日早上7點發稿,她的家人仍然失聯。


北京泄洪,導致河北涿州成澤國。涿州市區一些地方水深四五米,該市大量小區和村莊被淹。(視頻截圖)

涿仝村大多滯留村裏的人失聯

據報導,涿仝村共690戶、2260人,截至8月1日晚間7點時,大多滯留村裏的人依然處於失聯狀態。

涿仝村村民李明,7月31日上午到市裏辦事,下午6點多準備回家時,發現很多路出現了大量積水,只好把車開到地勢較高的地方等待洪水退去,並開始擔心家裏的老婆和兩個孩子(一個6歲,一個9歲)。

李明說,他沒有看到所謂的撤離通知,而且村裏肯定沒有人組織撤離。

李明表示,7月31日晚上九點多,他妻子的電話還能打通。她告訴李明,水已經進了一樓客廳。沒多久,水就漫進了客廳,孩子的玩具漂了起來。妻子害怕了。

「她一邊打電話,一邊問我怎麼辦。」李明讓她趕緊帶孩子去二樓。又過了一會兒,客廳裏的水猛漲起來,迅速將客廳灌滿了,逼近二樓。此時,是午夜12點左右。

掛掉電話,李明坐在車裏焦躁不安,妻子在電話中告訴他,家裏早就停電了,還是省點兒吧。再後來,每隔一會兒,妻子就給他發一條微信,「二樓淹了,水到膝蓋了」「到腰了」「我和孩子站桌子上了,水長(漲)的(得)慢了」「上來沒拿喫的,也沒喝的,咋辦?」

類似微信持續了整個晚上。8月1日早上6點多,李明打電話過去,妻子的手機關機了。他嘗試聯繫在村裏的兩個哥哥和其他親友,無一例外,大家的手機不是關機,就是無法接通。

碼頭鎮除了涿仝村,沙窩村、新莊村等也都有大量人員被困。在碼頭小學後面的樹上,被困着兩個人。他們的困境基本相同:沒有水電、沒有食物、沒有救生物資,以及家中多有老人與孩子。

百尺竿鎮大邵村也是受災村子之一。該村共有2000多口人,7月31日待在村裏的人,很多被困其中。一位在北京打工的男子稱,7月31日晚上9點多,60多歲的父親聯繫自己,說家裏遭洪水了,如果打不通手機彆着急。

他問父親嚴重到什麼程度,得到的答覆是,「停水停電,屋裏水深一米五。」


北京市泄洪,引發山洪和泥石流。(視頻額圖)

重災區村子淹成了「海」 老人被困乾着急

《第一財經》8月2日凌晨發出的報導說,在涿州這次洪災中,刁窩鎮與碼頭鎮、東城坊鎮及市區西部等都屬於受災嚴重的地區。涿州轄區內河流密佈,拒馬河、小清河、白溝河等六條河交匯於此。

刁窩鎮地處涿州市東部,東隔白溝河與義和莊鎮相望,南與豆莊鎮爲鄰,西鄰河北涿州開發區,下轄31個行政村。

8月1日,刁窩鎮大柳村「一片汪洋」。該村共525戶、1782人。

村莊的一些人已經撤離。但是大柳村一位村民稱,自己年邁的母親還在村裏,因股骨頭壞死、拄着雙柺,至今沒有轉移出來。洪水來得這麼大,現在家裏一層已經被淹,老人困在二層。

他表示,母親只有一袋饅頭撐着,1日上午一波泄洪後,家裏一層的食物都已淹沒,現在最擔心的是再有新一輪水過來,那樣二樓也就危險了。

央視新聞8月1日晚間報導稱,刁窩鎮的受險民衆已經全部完成轉移。但是8月1日晚間10點50分,《第一財經》聯繫上大柳村村民時,村民稱,自己的家人目前還沒出來。2日早間,該村民稱家人仍未脫困,「水又漲了,乾着急。」

河北保定水位上漲 一些地區淹沒建築底層

暴雨從7月29日陸續開始,直至8月1日,暴雨過程持續時間超過72小時,波及河北、北京、天津等多省份多地。

綜合河北保定多地受災羣衆反饋信息:截止2日凌晨,一些地區存在內澇,水位上漲已淹沒建築底層,居民轉移至高層避險,也存在斷水斷電等情況。同時,因信號中斷網絡受限,多處農村、山村暫時「失聯」。此外,多處也傳出緊急求援消息,但救援力量尚需時間抵達。

保定市易縣狼牙山鎮南管頭村的一位村民介紹,當地因洪水沖塌大橋,只能走附近的輔路進出,全村大部分人被困。7月31日村民嘗試聯繫救援隊,8月1日看到有人到場救援。「一定要關注我們這些小村莊,如果我們不找人求救,可能沒人發現我們。」這位村民說。

7月31日,中共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國家防總)發通知,海河流域大清河上游新蓋房樞紐流量加大,大清河水位持續上漲,決定自8月1日凌晨2點起啓用東澱蓄滯洪區。東澱蓄滯洪區主要涉及河北省和天津市。大清河洪水進入東澱蓄滯洪區先進入河北省部分地區。

據公開通報,截至8月1日中午,河北省87個縣(區)已有超54萬人受災,84.74萬人撤離。

國家防總8月1日下午發消息稱,本輪極端強降雨已經造成北京、河北等地人員傷亡,一些山區鎮村斷電、斷路、斷通信。海河流域中部洪水正向下游演進,蓄滯洪區、分洪河道和滯洪水庫相繼啓用。西北部山區仍有中到大雨,局地有大暴雨。 △
 
分享:
 
人氣:42,703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