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債務令專家搖頭 化解危機習近平敢放手一搏嗎?(圖)
 
張幸子
 
2023年7月31日發表
 

上海經濟蕭條,連南京路上的名店「美特斯邦威」也關門歇業。(網頁截圖/鏘鏘一言堂)

【人民報消息】宏觀槓桿率是一個國家總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是衡量國家的債務水平的重要指標,宏觀槓桿率越高,意味着國家的總體債務水平越高。根據最新數據顯示,中國的個人、企業和政府資產負債仍持續上揚。中國二季度宏觀槓桿率上升2.1個百分點,全年上升幅度更超過11個百分點。顯示出中國陷入債務危機和資產緊縮的惡性循環。而專家認爲習近平要解決債務危機就必須阻止經濟下滑。

中國總體債務幾近GDP三倍

據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日前發佈的《2023年二季度中國槓桿率報告》指出,中國二季度末實體經濟債務存量達到351.5萬億元,同比增長9.3%,而一季度債務的同比增速是10.1%。

二季度宏觀槓桿率也同樣呈現上升的趨勢,數據顯示,二季度從一季度末的281.8%上升至283.9%,上升了2.1個百分點。而居民部門槓桿率從一季度的63.3%升至63.5%,上升0.2%;非金融企業部門槓桿率從一季度末的167%上升至167.8%,增加0.8個百分點;政府部門槓桿率上升1.1個百分點,從一季度末的51.5%增長至52.6%。

據美國《紐約時報》7月10日報道,據摩根大通的研究人員計算,中國境內的總體債務已達到其年度經濟產出(GDP)的282%,總體債務幾近GDP三倍,明顯高於全球發達經濟體的平均比例256%和美國的257%。


2022年,中國家庭債務已飆升至收入的 1.5 倍,遠遠高於包括美國在內的大多數發達國家的水平。(推特截圖/@CausMoney)

專家:經濟下滑難解債務危機

據自由亞洲報道,紐約城市大學政治系教授夏明表示,中國現今出現債務和資產緊縮的惡性循環,尤其是中國的民營企業包括房地產,以及許多中國龍頭企業面臨破產危機,私人中小企業凋零,許多小店蕭條或破產。民衆會 「嘗試減少債務」,中國民間的借貸和支出胃口雙雙縮小。

他指出,當一個國家、企業和家庭帳本「資不抵債」,就得甩脫資產還債。

而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認爲,關鍵在於經濟下行,資產縮水都欠債,失業率增加,大家不買房子,導致房地產行業整體衰弱。「債務危機一般都在經濟發展中才能解決,現在大家都缺錢時很難化解」 。

賀江兵說,最根源的問題是經濟下滑增速明顯, 越來越加速下墜,真把這個問題阻止,才能解決債務問題。

這話的確說到了重點,相信中共的各級政府,從鄉鎮、城市到省政府的頭頭們都想振興經濟,但他們的目的不是想讓老百姓過好日子,而是隻有經濟提升上來,各級官員才有油水可撈。

爲了挽救深陷泥潭的經濟,包括中共中央、國務院、發改委在內的各部門以驚人的密度連續發放各種文件、通知和指導。

但是美國南卡萊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認爲,「在一個正常國家,經濟不好了政府給老百姓發錢。而中共只會發文件。文件是沒用的。」

用「殺富」代替創收 「共產」本性不改

現在中共各級地方政府爲了生存,掀起一股「罰款經濟」,地方政府靠對民衆或商家胡亂罰款來創造稅收。民衆或店家屢因一些小事被政府以各種藉口重罰。例如,廣西南寧市一市民在路邊坐板凳乘涼也會被罰款;河南洛陽市一名賣菜大爺,賣菜獲利僅21.05元,當局以銷售不合格蔬菜爲由,對他開出11萬元的天價罰單。這些就是最具有代表性的案例。

地方政府以各種莫須有的藉口對民衆和商家開罰,這種「罰款經濟」點燃了廣大民衆的憤怒,但是地方政府並沒有因此而收斂。說白了,中共各級政府確實已經沒轍了。

雖然習近平推出「共同富裕」口號,但是當局執行的卻是以「反資本」、「反壟斷」的名義整治許多私企和民營企業,引起民間擔心「重新分配財產」的恐慌。不少人擔心當局以共富名義「宰肥羊」,以共同富裕爲幌子來搶奪民間財富,即是「殺富濟貧」 。但是,這個「貧」不是指貧民百姓,而是指各級政府空空如也、負債累累的金庫。

其實,綁架富農、地主做人質,勒索錢財,這種靠「殺富」致富就是中共從建黨之初,紅軍在所有蘇區普遍使用的斂財手段。

一百年過去了,無論是「罰款經濟」還是「共同富裕」,都顯示出中共的「共產」本性不改。韭菜的長勢稍微有點起色,鐮刀立馬就揮斬過來,只不過以文件、法規的形式,使「殺富濟貧」披上合法的外衣。

對此,謝田總結說:「民間沒有信心,對中共沒有信心。外資也沒有信心。其實中共自己也沒有信心。」

學者:推崇市場經濟

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張維迎在2022年9月的中國經濟50人論壇上發表相關文章指出,富人和企業家的創業積極性下降,會影響到工作機會、消費者和慈善事業,並導致國家重新走向貧窮。

而政府「只是把財富從一部分人手裏轉移到另一部分人手裏,不可能無中生有。」

張維迎寫道:「如果我們堅定了對市場經濟的信心,不斷推進市場化改革,中國就會走向共同富裕,如果我們失去了對市場的信念,引入越來越多的政府幹預,中國只能走向共同貧窮。」

他強調,市場經濟給普通人提供了走出貧困和發家致富的機會。市場經濟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平等的一種制度」。

但是,實行市場經濟有一個關鍵條件,那就是:自由。人要自由、市場要自由、企業要自由,中共政府就必須停止各種干預。

習近平面臨三大頭疼問題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系教授夏明表示,習近平有三個問題無法解決。 「第一,他無法給中國人信心。第二,無法給中國人自由,由他們自己去找活路。第三,無法在全球市場的網絡效應方面,與西方國家跟全球的經濟產業鏈條,達成和諧的共振」。

其實不是沒有辦法解決以上三個問題,方法是有的,那就是:習近平必須放棄或結束獨裁專政體制,才能給中國人民自由,人民才有信心,西方民主國家和全球的經濟產業鏈條才願意與自由的中國合作,達成和諧的共振。

這等於是要中共下臺,結束中國共產黨統治,了結中共的命!

要振興經濟,習近平願意放手一搏嗎?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23,740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