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屁官員獻忠心 中共內部的權力危機(視頻)
 
2023年7月22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馬屁官員獻忠心,中共內部秀場的權力危機。中共官員花樣百出向習表忠心,從頌歌、讚揚到比肩毛澤東,只爲求生?如戲劇般狂歡的中共內部秀場,藏着什麼祕密?新一輪文化革命序曲?是否代表習面臨威脅?

文革荒唐事
忠字豬忠字舞



最近這幾年,中共最高層習近平和黨媒不斷喊「忠誠」,要求中共黨員不要忘記入黨時做的「對黨忠誠、永不叛黨」的誓言,要「做到始終忠於黨、忠於黨的事業,做到鐵心跟黨走、九死而不悔」。這就如同中共高層頻繁喊「政治安全」,其實就是「習近平的安全」沒有保障,中共各派勢力仍在威脅習近平的安全一樣,習和中共反覆強調「忠誠」,說明黨內不「忠於中共」、不「忠於習近平」的高官並非少數,說明習深知黨內分裂,所以一再發出警告。至於警告的效果,就不那麼樂觀了。

圍繞在習身邊的各級、各類馬屁官員,爲了表忠心真是花樣百出,有獻頌歌的,有在講話中表示要將習思想「入心入腦」的,有將習畫像和毛比肩的,有高贊習是「偉大領袖」的……,大有文革和個人崇拜捲土重來之勢。

衆所周知,黨國對毛的崇拜曾是相當狂熱的,而這起源於延安時期。毛通過延安整風運動,樹立了自己的權威,也因此,在延安喊毛萬歲、將各種封號貼在毛頭上、唱新改編的《東方紅》等,變成了一種沒有明文規定但卻必須遵守和履行的儀式,最後達到了癲狂的程度。

據北京市首任書記李雪峯迴憶,彭真是第一個在延安喊毛「萬歲」的人。從彭真當時的地位和後來職務的升遷看,這是完全可能的。當時,彭真主持的中央黨校,集中了延安六分之一的幹部,包括大批高幹和文化人,只要彭真振臂一呼,各機關學校必然羣起仿效。而少數不贊成喊毛「萬歲」的如彭德懷、張聞天等,自然招來了毛的記恨。

有一個例子可以說明不喊「萬歲」,甚至少喊都是罪過。「文革」初期,農墾部的王震和陳漫遠打大字報戰,王震揭批陳漫遠的罪過之一就是開會很少甚至不喊「毛萬歲」,而他則是經常喊。

與喊「萬歲」同時興起的,是對毛的各種封號。如「偉大的革命舵手」、「不但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革命家和政治家,而且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理論家和科學家」、「中國人民有了自己自古以來未曾有過的最偉大的領袖」,以及「毛澤東三個字不僅成爲中國人民的旗幟,而且成爲東方各民族爭取解放的旗幟」,等等,毛皆坦然接受。與林彪文革中提出的「四個偉大」相比,此時中共高官們對毛的肉麻恭維絲毫不遜色。

這種對毛的崇拜一直延續到了中共1949年建政後。不過,由於蘇聯於1956年譴責了斯大林及其個人崇拜,中共對毛的個人崇拜也暫時放慢了步子,甚至對此進行了批判。

可是,毛卻不以爲然。他在1958年的講話中說,要區分正確的和不正確的個人崇拜。如果一個人掌握了真理,就應該崇拜他。很顯然,毛認爲自己就是掌握了真理的那個人。因此,他不顧反對之聲,發動了一個又一個運動,以確立自己的權威。
毛的這種心理深爲林彪所知。60年代初,剛剛接替彭德懷任國防部長的林彪率先在軍隊開展了神化毛的運動,並推廣到全國。1964年5月,軍隊率先出版了《毛主席語錄》。在這本很快便以「小紅書」著稱並被人們頂禮膜拜的書的前言中,林彪宣稱「毛澤東同志天才的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提高到一個嶄新的階段」,並告誡人們要「讀毛××的書,聽毛××的話,照毛××的指示辦事,做毛××的好戰士」。隨之,全軍掀起了學習毛著作的熱潮。在其後的3年時間裏,軍隊出版了數十億冊的《毛××語錄》和大約1.5億冊的《毛澤東選集》。

到了1965年,毛和毛思想已經完全被神化,並且在文革期間達到了頂峯。街道上、房間中,到處掛着毛的塑像和照片,毛的「紅寶書」遍地都是,而且到處盛行着「早請示」、「晚彙報」,大會小會敬祝「紅太陽萬壽無疆」,男女齊唱「語錄歌」,老少共扭「忠字舞」等。顯然,毛本人是非常贊同這種個人崇拜的。他在1965年與美國記者斯諾的談話中提到,個人崇拜是一筆政治財產,而且他認爲赫魯曉夫的下臺就是因爲他沒有個人崇拜。

在這樣的氛圍下,文革中出現了不少圍繞「忠」字的荒唐事。彼時,農民交糧叫「忠字糧」,積肥叫「忠字肥」,各種各樣的工藝品叫「忠字品」,汽車、火車、輪船、機器上也掛上了大大的「忠」字,有些地方還養「忠字豬」,當然影響範圍最廣的是「忠字舞」。跳「忠字舞」最狂熱時,不分男女老少都要跳。

別出心裁養「忠字豬」

2016年10月大陸雜誌《老照片》刊登了這樣一則荒唐的舊聞:1966年,瀋陽郊區,公社要求社員家家必須養「忠字豬」。具體做法就是在每頭豬的腦門上用紅筆寫個「忠」字,再框上一個心字形,然後用剪刀搞出層次,美化一番,以表達對毛的忠誠。

當時有個比較倔的農民劉全有說:「忠於毛主席,不能人畜不分。」他馬上被打成了「反革命」,天天挨批鬥。

《文化大革命十年史》中也提到,貴州省都勻專區特產「忠字豬」。至於「忠字豬」的結局,就沒有人知曉了。

狂熱跳「忠字舞」

網上曾流傳着這樣一張照片:火車旁邊一大羣人正在跳「忠字舞」,神情各異。圖片旁邊的說明是:1967年,乘客在營口火車站停車時必須全體下車跳「忠字舞」,向毛表忠心,之後才能上車。這樣的情景在呼和浩特、瀋陽等多地出現過,其荒誕非今人所能理解。

所謂「忠字舞」,顧名思義就是向毛表忠心的舞蹈,因爲動作簡單易學,所以中國男女老少都會跳。其舞蹈動作粗放、誇張,大多采取像形表意、圖解化的表現手法,近似於廣播體操,但又非常粗糙、僵硬、稚拙、單調、機械,缺乏美感。

跳「忠字舞」最常用的歌曲是《敬祝毛××萬壽無疆》,因爲這首歌的唱詞與動作容易協調。當唱到「我們有多少知心的話兒要對您講」時,跳舞的人要雙手按着自己的胸部;當唱到「我們有多少熱情的歌兒要對您唱」時,要把兩手放到腮幫,仰頭望,手指呈放射狀的一閃一閃;當唱到「千萬顆紅心」時,兩手的拇指和食指合併,合成一個心的形狀比在胸前;當唱到「要獻給您」時,跳舞的人單腿的腳尖跳躍着,另一條腿不斷後踢,雙手把那一個心形向右上方一下、一下地送上去……歌曲結尾時,跳舞的人要右手高舉紅寶書,自上而下,一頓一頓,作叩首狀,口中反覆高唱「萬壽無疆」。

其景之荒誕,其動作之可笑,尤其是萬人齊跳時,猶如羣魔亂舞。有網友撰文稱,當時的「忠字舞」,幾乎是人人必跳。在所謂「跳好跳壞是水平問題,跳不跳是對偉大領袖的感情問題」的思想指導下,每天早晨,很多城市中隨處可見跳「忠字舞」的人羣。在一些地方,還出現了紅衛兵在各個路口設崗,攔截過往行人,讓他們跳一段忠字舞,方可通行的怪誕之事。

報刊的「忠」字宣傳

文革時的報刊自然也極力宣傳「忠」字活動。《文化大革命十年史》中曾提到幾個例子,一個講的是某生產隊69歲的「貧農老大娘」劉奶奶,一個大字不識,但一年多來終於背熟了《老三篇》和一百多條毛語錄,報導中寫道:劉奶奶日間讀,夜裏睡不着覺也讀,忘了就喊人教。孫女玉珍跟她睡,每夜要喊起問十來遍,鬧的孫女睡不好覺。劉奶奶親切的對孫女說:「玉珍,你教奶奶多讀一個字,就是向毛××多獻一份忠心,就是向劉少奇多射一顆子彈。」

還有一個例子說的是某山村,學習毛思想後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如青年社員李發中,一次打石頭,被飛起的石頭將腦袋砸出了一個大口子,後來受到了感染,頭部腫的很大。在醫生來給他看病時,他從口袋中拿出毛語錄,用盡全力高呼「萬歲」。
再如社員王增福家半夜失火,他什麼東西也沒拿,只拿了毛語錄出來。當人們問他保護毛語錄的事時,他表示「房子可以燒,毛××的寶書萬萬不能丟」。

爲表忠心,全村改姓「毛」和「江」

十幾年前網上一篇文章講了一件滑稽事。1979年冬,作者被借調到山西太原市一研究所工作,並參與了該研究所的「平反冤假錯案工作」。他發現所裏的一位幹部檔案很混亂,其家庭成員本應姓耿,中間改姓毛,後來忽然又姓耿,其奧妙沒人能解釋。

後來作者去他家鄉「走了一趟」後,才明白了其中的奧祕。原來1969年12月毛生日那天,該公社以召開學「毛著」積極份子代表大會的形式表示慶祝,會上各來自大隊的積極份子紛紛上臺代表本大隊向毛表「忠」心。有的說,本大隊將在一個月內人人背得出「老三篇」;有的說,本大隊半個月內家家門口豎起毛(泥)像,最後那位姓耿幹部所在大隊的積極份子代表、大隊民兵連長跳上主席臺,揮拳高叫:「忠不忠,看行動!俺全大隊貧下中農保證在三天內全都改姓爲毛!」。此語一出,其他大隊的代表統統敗下陣來。

這個大隊是一個較大的自然村,靠近汾河灣,自然條件不算差,但卻以窮聞名。「耿」是那裏的大姓,但村民們的名字盡是「二拐」,「狗娃」,「山蛋兒」之類的,文革中頭腦靈活一點的便把他們的名字改爲最時髦的「衛東」、「衛彪」、「衛江(青)」、「東彪」之類的紅色名字,但這隻能算是零打碎敲,革命還不徹底。這次參加「學毛著積代會」的民兵連長在會上提出全大隊改姓爲毛,就是想「徹底革命」。

這個民兵連長回到村裏後,連夜發動大隊黨支部討論成立「改姓毛」領導小組,規定貧下中農成份的一律改姓毛。考慮到改姓後由於同姓不結婚的村習,會給村本大隊姓毛的男孩帶來找對象的困難,還建議了一條優惠政策:「外來女孩凡願嫁入本大隊姓毛男孩的,可賜姓爲江」,以示偉大領袖毛與革命旗手江青「革命聯姻」代代相傳。

這個荒唐的建議馬上在大隊黨支部獲得通過,他們決定在大隊貧下中農協會下面附設臨時機構「改姓毛辦公室」,掛出牌子,並委託那位民兵連長主持執行。不到三天,該村兩個小隊隊員都改姓了「毛」,「毛一」、「毛二」、「毛三」……,同家用電氣產品一樣,全部實現數字化了。而認爲他們胡鬧的派出所所長則被貶。

「改毛」後麻煩事不少:外面匯錢來,因名字對不上,郵局不給領,急得團團轉;去畜牧場買豬飼料,因飼養戶名字同原先留底的不一致,不給貨,使欄中的豬餓的哇哇叫;送去當兵的因戶口本上姓名同檔案中姓名不符,被懷疑企圖潛入部隊;連死了人火葬場也不敢收,因爲病歷卡上死者姓名同戶口本上寫的不一致,怕燒錯了人負不起責任。

作者提到的研究所裏的那個耿姓幹部檔案中的父親、弟妹的名字前後矛盾而影響了其入團入黨等。直到7年後,這場鬧劇才結束。

結語

推動毛崇拜走向高潮的林彪死的不明不白,享受千萬人崇拜的毛也去見了馬克思,那個年代的「忠字舞」、「忠字豬」改姓「毛」等荒誕事也成爲了後人的笑柄,但是可嘆的是,對毛的崇拜迄今在中國大陸還有市場,而究其原因,就是中國人還未對毛的罪惡進行清算。希望這一天並不遙遠。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34,857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