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圈涉性醜聞不止秦剛 習怕中央崩角
 
嶽山
 
2023年7月23日發表
 



2023年5月12日,挪威奧斯陸,中共外交部長秦剛與挪威外交大臣(不在照片中)在會晤後舉行聯合記者會。(TERJE PEDERSEN/NTB/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民報消息】中共外長秦剛消失近三十天,負面影響持續。彭博新聞21日引述消息報導,英國外相剋萊弗利押後本月的訪華行程,或因應中共外長秦剛的狀況。路透社20日撰文稱,在過去一週裏,百度上「秦剛」名字的搜索量激增了28倍,每天被網友搜索超過38萬次。

秦剛因何事失蹤,外界靠猜,傳言因此四起,這是中共黑箱體制特色造成的。有關秦剛消失,最吸人眼球的,主要指他和某電視臺女主持人因一次專訪而勾搭上,進而有了私生子。接着又衍生出女主持人涉及間諜行爲被查,秦剛因而被牽連的案外案。

官方不會去主動證實這些傳聞。相對官場的其它油水重地,看看外交系統落馬官員真的不多,但中共外交圈淫亂這類爛事,早已有之,傳聞的秦剛事件絕非孤例。

秦剛恐「不孤單」 外交圈多淫棍

和秦剛一樣當過外交部發言人的沈國放,本來也是一顆中共的政治新星,後因性醜聞而仕途遇阻。比1953年生的習近平還大一歲的沈國放,31歲就擔任時任中共外交部副部長錢其琛的助理。1993年錢其琛任外交部長,沈國放就出任外交部發言人,據說其長相頗受女記者歡迎。5年後,沈升任駐聯合國代表,之後升爲部長助理,時年僅50歲。

但沈國放在2005年12月28日突被解職,第2天被證實降調中共外交部轄下的出版社總編輯。其被貶原因,多半指向了性醜聞,女主角傳出有「部內女翻譯」及「臺灣女間諜」「國內女記者」等版本。

另外一個案例是,1955年生、擁有留美學歷及多年外事資歷的周明偉,他1996年起先後出任上海市外事辦副主任、主任,45歲即升任國臺辦副主任。但他也因傳出性醜聞被調離國臺辦,到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任副局長,6年後才任正局長,直到2017年卸任。

中共外交系統因爲橫跨內外,擁有更多灰色地帶。外交系統中國本部、駐外使領館官員違反外交紀律,違反或觸犯駐在國法律事件層出不窮。在性亂方面更是肆無忌憚,在國際社會上影響頗爲負面。

據韓國JTBC電視臺報導,2016年2月23日,後經確認的三名駐韓中共外交官,在韓國明洞一家餐廳就餐時,旁若無人地對身邊的女性動手動腳,甚至有一名女性騎坐在男性的大腿上,中共外交官在公共場所的當衆淫亂行爲引發韓國國民的憤慨。

2019年11月,中共央視新聞曝光,中共常駐某國的某部委幹部張向斌,男女關係複雜,多次嫖娼,擁有多名外國情婦並與當地政府女官員育有兩名私生子。

2015年1月2日,中共外交部部長助理張昆生被調查,罪名涉及受賄和搞權色交易,但官方沒有說明權色交易詳情。

有關張昆生涉權色交易,傳出幾個版本,其中大陸知名博主皇城一兵指,張昆生主管拉美地區事務和禮賓工作,經常出頭露面,風光無限,雖然其妻子是羽壇名將,姿色不俗,其亦難保不拈花惹草,還可能涉「通姦」。也有指張昆生私下會見駐華外國官員、到私人會所尋歡作樂時被捉個正着。

張昆生曾是前駐美大使李肇星的特別助理。據傳前外交部長李肇星的名字出現在有「高官公共情人」之稱的雲南女商人李薇的日記中。

至於前中共駐英國大使劉曉明的官方推特賬號竟被發現點贊「色情影片」,前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推特關注色情女星的糗事,都是小兒科了。

如此說來,與其給中共外交部官員封號「戰狼」,不如稱之爲「色狼」。

秦剛維穩待遇「比肩」張高麗 習防中央率先崩掉一角

秦剛失蹤已有一段時間,他最終會以何種方式出現在公衆視野?有一個人的待遇可以對比,就是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張高麗。

張高麗前年11月被指對網球名將彭帥始亂終棄,鬧成國際大新聞,他仍然被習近平當局以政權維穩的理由保護下來。而目前外界對於秦剛命運的估測,多半認爲即便婚外情是真的,他違反中共的生活紀律是真的,由於他和習的關係,很大可能也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嚴重的處理莫過於留黨察看,最輕的處理是以一個身體已康復的理由復出,但實際上已在黨內受到警告。

受習近平賞識的秦剛,在去年中共二十大上成爲最耀眼的政壇新星。56歲的他跳過當候補委員的環節,直接晉升中央委員,同年底打破慣例提前出任外交部長。今年3月,秦剛更兼任副國級的國務委員。這種升遷形同坐直升飛機。

習上臺後,中共十八屆中共中央委員會組成人選是各派元老參與角力和妥協的結果,隨後被習打虎打得面目全非,被查的中央委員及中央候補委員多達43人。

中共十九屆中央成員據說一開始是由習選定,但當時習是透過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率領的一個審查委員會進行審查的,十九屆中央也拿下一批中央委員。對這一屆成員頻出事,習近平有理由甩鍋,說這是王岐山做了手腳。

當時十九屆中委在上任不足一年後就開始崩塌,而當局似乎極力掩蓋這種崩塌。比如,2018年8月16日出現首名「出事」的十九屆中央委員,是因疫苗案「引咎辭職」的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黨組書記、副局長畢井泉,但他仍保留了中央委員的職位,直到兩年後任二線職位。

2019年,首名落馬的十九屆中央委員是劉士餘,官方稱其屬「主動投案」,罪減一等,被處留中共黨內察看兩年。劉士餘近期頻以中共央行總行參事身份露面,證實已被放過。

中共官媒在二十大後專門發文強調說,新一屆中央成員是習近平「親自把關」的。官媒這樣說,本來是爲了標榜習的英明,暗示這屆中央是沒問題的,但由於這屆中央成員有濃烈的習近平人馬色彩,一旦有中央委員出事,就讓習變得更加難堪,老臉會擱不住、權威直接受損。

如果二十屆中央在換屆不足一年就有人出事,首當其衝的還是習近平看重的秦剛,對於已經宣明是由習欽點每名成員的整個中央來說,是一種不祥的苗頭。

故此,即便秦剛真的犯了事,習近平一定會死力捂住,最後對秦剛的處理要求不觸紅線——就是不能落馬,習不能讓中央委員會這個大盤崩掉一角。只是,這種靠捂的辦法是不能持久的,因爲黨的肌體已經腐爛。△

 
分享:
 
人氣:42,86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文章二維碼: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