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羣:習近平所說的「驚濤駭浪」要來了?
 
2023年7月24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近一段時間以來,習近平的大麻煩接踵而至。其中最大的有兩個:一是滿世界都在找習的外長秦剛;二是習的王牌軍「火箭軍」可能出大亂子了。

秦剛哪裏去了?

自從6月25日會見斯里蘭卡、俄羅斯、越南官員後,習的外長秦剛已有近1個月沒有公開露面,海內外各種傳聞都有。

秦剛到底哪裏去了?美國斯坦福大學高級研究員吳國光的答案可能最貼近實際:「秦剛在不自由的地方。」

至今,中共關於秦剛「健康出狀況」的說法很少有人信;秦剛本身不能現身釋疑;秦剛的親友無一人出面爲之代言;秦剛的老部下,如外交部發言人毛寧、中共駐美大使謝峯等,或詭異地笑,或詭異地說;中共網信辦對於大量「妄議」秦剛的帖子不刪除、不屏蔽,不封號,等等等等。這些都表明:秦剛處境大不妙也。

作爲一個大國的外長,秦剛長時間「失聯」,對習來說,無疑是一件大事。

畢竟,秦剛當中共駐美大使僅1年半,就被習提拔爲外交部長;當外長不到3個月,又被習提拔爲國務委員。1966年出生的秦剛,短短几個月,連續三級跳,從副部長級,跳到正部長級,再跳到副國級,成爲中共最年輕的黨和國家領導人。

有人因此認爲秦剛是習的親信。但我不這麼看。

2012年習上臺後,開展聲勢浩大的反腐打虎。據中共公開的數據,習至今已查辦616名副省部級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幹部。但整個外交系統,從外交部機關,到駐外使領館,被查辦的有幾人?

僅外交部長助理張昆生一人而已,且張的級別只是正廳級,算不上真正的「大老虎」。

也就是說,到目前爲止,整個外交系統,主要還是江澤民、曾慶紅當政或當幕後大老闆時提拔重用的人主導。

秦剛1984年考入國際關係學院國際政治系;1988年被分配到北京外交人員服務局。

北京外交人員服務局爲400多家外國駐華使館、國際組織駐華代表機構,以及外國新聞駐京代表處提供服務,秦剛具體被分配到「合衆國際社北京分社」工作。

1992年,秦剛進入外交部,歷任西歐司隨員、三祕,駐英國大使館三祕、二祕,外交部西歐司二祕、副處長、處長,駐英國大使館參贊。2005年1月,任新聞司副司長、外交部發言人。2010年9月,任中共駐英國大使館公使。2011年12月,任新聞司司長、外交部發言人。2018年9月任副外長,2021年7月任駐美大使。

國際關係學院成立於1949年,隸屬於中共中央社會部;1955年,隸屬於中共中央調查部;現隸屬於國家安全部。中央社會部、中央調查部、國家安全部一脈相承,都是中共重要的情報機構。

國際關係學院培養的人才,表面分爲兩類:一爲外交官;二爲職業間諜;實際上,外交官都是駐外情報官,也都是職業間諜。

秦剛大學畢業後,無論是在北京外交人員服務局工作,還是在外交部工作,實際上都是做間諜工作。

秦剛工作後的第二年,1989年,江澤民成爲中共中央總書記。直到2012年習近平上臺前,23年間,秦剛都是江澤民當政時期和江當「太上皇」時期的外交官。

江派第二號人物曾慶紅,被認爲是中共間諜頭子。

曾慶紅利用他擔任中央辦公廳主任、中央組織部部長、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黨校校長、國家副主席、中央港澳領導小組組長的職務便利,編織了一個遍佈全球的間諜網。

今年1月15日,美國退休外交官譚慎格(John J. Tkacik, Jr.)在臺灣《自由時報》上撰文說,秦剛和中共國安部、外交人員服務局安插在外國外交公共事務部門,以及外國媒體駐北京分社的線民,保持密切聯繫。

從上述情況看,習上臺前,秦剛很可能是曾慶紅間諜網中的一員。

習上臺後,中共外交系統江、曾派系的外交官一直在給習「挖坑」。比如,2018年9月,幾名中國遊客在瑞典撒潑的醜聞曝光後,從中共駐瑞典大使桂從友,到外交部,到黨媒,全部一哄而上,抗議、譴責、嚴正交涉、發旅行警告、罵瑞典警察、罵瑞典立法者、罵瑞典政府,罵聲震天響。

但同年10月7日,瑞典電視臺播出一個專題節目《習近平想要的世界》,矛頭直指習近平個人。從中共駐瑞典大使桂從友,到外交部,到黨媒,全都一聲不吭,沒有一個人說一句抗議的話。

近年來,秦剛之所以能獲得習的信任:一是習在外交系統沒有自己人,只能用江、曾時代的人;二是秦剛善於吹捧與迎逢。

習以爲得了一個「人才」,卻不知是一顆「炸彈」。在習「三連任」後正心憂蘇共亡黨的事會不會在中共身上重演時,這顆「炸彈」突然引爆。其所產生的巨大沖擊波,是習始料不及的。

從目前情況看,秦剛出事是大概率事件。如果秦剛「倒下」,他很可能是中共二十大後習組建的新班子的多米諾骨牌中的第一塊。

火箭軍出大亂子了?

7月20日至21日,中共全軍黨的建設會議在北京舉行。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中央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國防部長李尚福,都沒有出席。

習最在乎軍權,最重視「黨指揮槍」。中共十八大後,2014年10月,全軍政治工作會議在古田舉行,習出席並講話。中共十九大後,2018年8月,全軍黨的建設會議在北京舉行,習出席並講話。

中共二十大後,全軍黨的建設會議在北京舉行,習理當出席卻沒有出席,顯得很反常。

張又俠是主管全軍政治工作、黨建工作的軍委副主席,理當是這次會議的主角,卻也缺席,也很反常。

中共火箭軍是掌管發射既可攜帶常規彈頭,又可攜帶核彈頭的短程、中程、遠程、洲際導彈的戰略軍種。

習稱其爲中國戰略威懾的核心力量,中國大國地位的戰略支撐,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基石。

但是,中共二十大以來,火箭軍頻傳出事消息。

去年10月24日,中共二十大閉幕後的第二天,美國空軍大學下屬的中國航空航天研究院公佈了一份長達255頁的關於中共火箭軍的研究報告,詳細敘述了中共火箭軍的發展歷程及具體部署。

這個報告詳細到什麼程度呢?中共火箭軍的9大基地的地址,39個旅的主要功能,軍政長官的中英文姓名,部隊番號,以及導彈的數量、質量及類型的增長等,都一一列出來了。

報告還在中國地圖上標註出火箭軍在全國各地的部署情況,並以樹狀圖顯示火箭軍各個部門主要負責人的照片、姓名和彼此之間的關係。

這份報告的發表表明:美國軍方對中共火箭軍的情況了如指掌。如果美中爆發戰爭,美國在先發制人的打擊中,或可將中共火箭軍的關鍵基地全部摧毀。這可是要命的天大的事。

這份報告得以形成表明:一,美國自身的情報能力非常強;二,中共火箭軍內部可能有人向美方泄密。

6月28日,中共海軍司令部前中校參謀姚誠在推特上爆料:火箭軍現任司令李玉超6月26日上午從辦公室被帶走。據悉,李玉超的兒子在美國留學,恐涉及出賣中共軍方情報。

近一段時間,海外媒體一直在報道:中共火箭軍司令李玉超,前火箭軍副司令、現任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張振中,火箭軍副司令劉光斌,前火箭軍司令、前國防部長魏鳳和,以及中共戰略支援部隊司令巨幹生等出事的消息。另外,還有火箭軍副司令吳國華上吊自殺的消息傳出。

2012年習上臺以來,查辦了170多隻「軍老虎」,數量之多,超過1927年中共建軍以來在內、外戰及文革中倒下的所有將軍的總和。但是,相比較而言,落馬將領仍是少數。

習上臺前,在前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的縱容下,在江的親信,原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以及徐、郭的親信,原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原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峯輝的帶頭貪腐作用下,中共軍隊的腐敗觸目驚心,駭人聽聞。

習反腐打虎並沒有從根本上改變導致軍隊腐敗的體制、機制、土壤。

如今,在中共軍隊內,江、郭、徐、張、房提拔的將領仍大有人在。他們靠花錢買來的官,必然以撈更多的錢回報自己。這樣的將軍,無論習怎麼強調黨指揮槍,強調忠誠,強調反腐,他們是不會聽的。他們只會陽奉陰違,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如果對自己、對老婆孩子、對孫子孫女有利,出賣中共絕密軍事情報的事,他們是做得出來的。

因此,習領導下的中共軍隊,貪官太多,隱患太多,防不勝防。

在習強力反腐下2017年提前退休的原中共上將、國防大學政委、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劉亞洲,2021年底傳出被抓的消息。今年3月以來,劉亞洲因嚴重貪腐,或被判死緩的消息廣傳。從中共黨媒大批劉亞洲是「野心家」、「陰謀家」等來看,消息應該屬實。

劉亞洲是在江澤民任中央軍委主席和「太上皇」時,被提拔爲少將、中將、上將的。據中國著名媒體人高瑜講:「他(劉亞洲)還有一個顯要身份,充當軍隊和江澤民之間的聯絡員,猶如當年毛遠新之於毛澤東。」

劉亞洲被查辦,最重要的原因,應該不是貪腐,而是反習。

劉亞洲被拿下後,如果火箭軍再出大亂子,習可能寢食難安。

一旦突然出現某個「黑天鵝」事件,從前江、郭、徐、張、房提拔的那些將軍可能蠢蠢欲動,加入倒習行列。

結語

5日30日,習在國安委會議上講,要把「政治安全」放在首位,準備經受「驚濤駭浪的重大考驗」,要堅持「極限思維」。

中共二十大以來,中共內政外交的方方面面,都出現嚴重問題。尤其上述兩件大事,影響更是帶有全局性、根本性,對中共政局的影響超乎尋常。

今年下半年,中共政壇或有更大的事發生,也許習所說的「驚濤駭浪」真的要來了。△
 
分享:
 
人氣:31,240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