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泄洪放水 老弱病殘困守無援
 
2023年8月3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微博用戶「蝌蚪蚪蚪蚪_」在8月2日凌晨4點左右發微博:「請大家救救我奶奶!涿州市刁窩鄉刁窩小學東側二層住宅樓,剛剛聯繫上,水最晚天亮就會漫到二樓,家裏只有奶奶和阿姨兩個人,奶奶癱瘓坐輪椅,手腳都沒有力氣,聽說四點還有一場泄洪,不敢想象水位繼續上漲老人如何求生。」 在涿州,因水災被困住的老人還有很多。

據美國之音報道,自7月29日起,京津冀因強降雨引發災情,北京截至8月1日6時已有11人遇難,另有27人失聯。北京受災主要在部分郊區,以房山與門頭溝爲主,影響人口有限。而河北省涿州市因爲市區大部分被洪水淹沒,災情遠比北京嚴重。不過,涿州至今尚未公佈遇難者及失聯者人數。在衆多小區洪水未退且斷電、斷網情況下,準確統計遇難人數幾乎是不可能的。

涿州市緊鄰北京市琉璃河鎮,屬於所謂的首都「南大門」。該市從上週六開始連續兩日遭遇強降雨,境內北拒馬河、大石河、小清河等水位上漲較多。到31日下午,涿州市區及郊區出現嚴重水災。一位在涿州開辦燒烤美食城的老闆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7月31日晚上6點左右他們那裏開始淹水,實際上當時雨已經停了。水災的發生是因爲泄洪。他還提到北拒馬河出現決堤——該河流經涿州城區。

目前涿州全域停水,部分地區停電、斷網。物資也相當缺乏,包括糧食。其中,涿州城西受災相當嚴重,城東相對好些。

陳女士父親爲涿州當地學校教師,已退休,住在家屬樓,距離北拒馬河較近。陳女士說,7月31日下午開始漲水,晚上她還曾與困在樓中的父親聯繫上,但次日早晨就聯繫不上了。當時在小區微信羣中,手機還有電、有信號的居民發消息說,院裏漲水很厲害,高兩米左右的小房完全被淹(房頂都看不見)。截至目前,兩日兩夜過去,沒有任何救援人員進去,也沒有任何物資補給。她還說,家人在被困前未接到任何撤離通知。有必要提及的是,家屬樓中老年教職工較多。

8月2日凌晨4點,微博熱搜前十條中有三條與涿州相關:「涿州目前全域停水部分停電」;「河北涿州急需大量船隻轉移羣衆」;「河北涿州救援力量薄弱」。百度熱搜中有兩條與涿州水災有關:「衛星圖像顯示河北涿州災情嚴重」;「洪水穿過物流重鎮 圖書庫房損失過億」。而到上午9點,百度熱搜居榜首者是「涿州村民: 很多人沒把泄洪通知當回事」。另外,至少部分涿州市民,像陳女士家人那樣,沒有提前接到撤離通知。美國之音記者撥通了涿州市政府機關電話,接電話的工作人員說泄洪之事提前通知了一些小區,但沒有提前通知全部市民,隨後該工作人員就不再回答其它問題。

涿州市鵬渤水岸花城社區G6一單元的一位居民被困三天後在微信上發視頻說,一家人已經兩天沒喫飯了,兩個月大的孩子也急需奶粉,因爲大人沒有母乳。一樓的水深有兩米,大樓四周是一片汪洋。小區沒水沒電沒食物,沒有任何物資可以讓他們支撐下去,急需幫助轉移孩子。

從熱搜榜可看出,涿州受困民衆很多,且短期內難以得到救援。另外,至少部分企業損失嚴重。近年由於北京大力疏解非首都功能,京城出版倉儲企業先後搬出,其中部分轉到涿州。中圖網在2018年將庫房遷此。據該網站工作人員說,此次突發水災,有70多位員工受困(此前媒體報道的近百人或50多人都不夠準確)。到8月2日早晨,員工們在軍隊救助下已全部脫險,但由於庫房無法進入,具體損失難以估計。從中圖網微信公衆號得知,庫房一層在8月1日晚已進水,次日早晨二層也難「完全倖免」。損失的圖書中,包括稀缺、絕版和老版書。

涿州已經多年未發生嚴重水災。根據官方給出的統計數據,截至8月1日上午10點,該市受災人數爲133,913人。涿州是本次京津冀災情的中心區。 △
 
分享:
 
人氣:35,320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