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滔天 官員「死保北京」犯衆怒(圖/視頻)
 
2023年8月5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 北京、河北等地特大暴雨引發的洪災已經持續一週。受到強降雨和上游洪水過境影響,重災區河北涿州積水區道路被淹,水深最高達十幾米。

熟悉北京周邊水系的水利專家孫先生週五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保北京安全已成爲這次防洪的頭等大事:「今天早上昌平的十三陵水庫也開始提閘泄洪了,騰出庫容保北京。懷柔水庫、密雲水庫等多了,都在北京西北方,位於燕山山脈,如果近期那邊沒有大雨,這些水庫可確保無恙,那是北京的飲水水庫。北京現在究竟是洪水危機還是什麼危機,一切從政治角度出發,你什麼都想通了。」

房山門頭溝是北京洪水源頭

對於中國水利部部長李國英日前表示,要確保首都北京和大興機場、確保雄安新區防洪絕對安全。孫先生說,無論是李國英強調保北京保雄安,還是河北省委書記倪嶽峯強調,把河北作爲北京的「護城河」都可看作是政治表態。他說,涿州自古以來,一直到白洋淀,到雄安一帶,那是河北的排洪蓄洪地:「現在水過涿州,二次洪峯又到達涿州。涿州最深處的水快接近紅綠燈了。在這種情況下無非是引水入海河,給下游的天津海河流域施壓。那麼,你這些話可以痛痛快快說嘛,爲什麼現在動不動要『死保北京』?除非永定河變成『無定河』。」

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認爲,爲了上保北京,下保雄安新區,涿州等郊區承受壓力。他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北京降雨也就降在西部的兩個區,一個是門頭溝區,一個是房山區。那麼主要涉及的河流是兩條河流,永定河,拒馬河。那麼天津現在的分洪,它分的是永定河的洪水,就是從門頭溝這面下來的洪水。那麼在涿州這裏分洪的是拒馬河的洪水,就是來自於北京房山的洪水。它本來就是這麼一個設置的,就是保北京是最高的,它同樣也保天津」

水利專家孫先生說,房山和門頭溝位於燕山山脈交匯處:「北京的燕山系統交界的太行山山脈,就在門頭溝、房山一帶的水可以進北京。從昨天的人民日報,新華社看,基本上沒有發水的消息,我都懶得操心這些事了。」

涿州作爲河北泄洪地,遭遇如此大的洪災,涿州市長和市委書記多日未見露面,有網民發出「尋人啓事」寫道:急尋涿州市長、市委書記,失聯好幾天了,涿州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災難,百姓需要有人主持大局。知道真相。

網民發出「尋人啓事」,急尋涿州市長 、書記。(微博/石亭提供)

洪害面前 涿州「父母官」不露面
週四晚,涿州市防汛抗旱指揮部發出接受社會捐贈的公告,公佈接受資金捐增的銀行賬戶和接受捐贈物資的聯繫電話,承諾「主動接受社會各界的監督」,引發熱議。有網民「叫我飛飛就行阿」留言寫道,大家都不要捐錢,涿州現在不缺錢,也不缺物資。你去職教中心看看吧。另有網民寫道,涿州缺物資,但官府壓着不發,捐物資最好對接民間組織。「政府趕緊重建公信力是當務之急」。

河北網民賀先生對本臺說,無論是地震還是洪災,社會各界的捐助,很難落實到災民:「地震、水災這麼多年經歷了很多次,都不願相信他們了。現在連農村信用社都被他們『抽水』架空了。中國這麼多年來,各種災難的發生,搞捐款,搞這搞那,稍微有點思考的人心裏都有數。有人願意捐款,那誰也幫不了他。」

賀先生說,在洪水面前災區民衆的利益,甚至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不說,就連河堤隨時會被人爲破壞。最近不少洪水經過的河堤遭偷偷破壞,有村莊被淹。網絡一段視頻顯示,在涿州朱莊村,一輛挖掘機正在堤壩挖土,被村民阻止:「我們在這兒阻止值班的,到這兒(河堤)看守,他(挖堤)挖不了。好多人(村民)估計還要來人,他要說把土挖開,我們這兒好幾個村全完蛋。挖機在那兒停着呢,村民要保障自身的安全。」(轉自自由亞洲電臺)△
 
分享:
 
人氣:50,92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