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人的命不是命?航拍河北涿州:仅露树冠(多图/视频)
 
2023年8月2日发表
 

北京市泄洪,导致河北涿州变成泽国,航拍可以看到一些村庄只剩下树冠露出在水面上。(视频截图)

【人民报消息】北京、河北等地从7月末开始持续降特大暴雨,而中共为了保住北京决定泄洪,但是没有提前发警告和撤离通知,7月30日夜里突然泄洪,导致河北涿州成泽国,一些地方引发泥石流,造成桥梁被冲断、汽车和市民被冲走、人员死亡失踪、数以十万计的市民被困灾区等。涿州市区一些地方水深四五米,该市大量小区和村庄被淹。三条河流交汇的河北涿州市码头镇是这轮洪灾中受灾最严重和危险区域。截至2日凌晨,失联的民众不计其数。


涿州市区一些地方水深四五米

澎湃新闻8月2日报导,8月1日,涿州受上游洪水过境的影响,河道行洪和城市内涝风险加剧。航拍的涿州洪水现场视频显示:道路被洪水淹没,有的区域仅露出树冠。

京津冀等地从7月29日起持续豪雨天气,北京受灾最严重的地区集中在西部的门头沟、房山、昌平、丰台和大兴等地。北京洪灾严重,毗邻的河北涿州等地成了北京泄洪的牺牲品。

根据北京官方7月31日23时发布的消息,京津冀地区协同调度永定河流域的大洪水。永定河上游的北京市斋堂水库在7月30日提前进行了预泄洪……河道向下游控泄,对下游地区造成影响。

洪水过境同期,河北多地发出求救信息,其中“涿州发布”称,受上游洪水过境影响,涿州市河道行洪和城市内涝风险加剧。境内北拒马河、小清河、白沟河等多条河流流量较大。

官方泄洪的消息发出后,河北网友在社交媒体上发出大量求助的帖子。一些网民认为,河北人将替北京承受洪水带来的压力和风险。

“无尽夏Forever”质问:河北人的命不是命?

8月2日,《凤凰Times》报导,涿州市区的情况糟糕,有着二百多户居民的双馨家园是受灾较严重的小区。一名家住该小区的女孩说,7月31日晚上,市里有些地方的水量大了起来,有的到了四五米深,双馨家园小区被淹。

“水、电、气、网都没有。”女孩说,仅仅经过一个晚上,水已经淹没了小区一楼。8月1日早上,父母与她失联了。

该女孩说,107国道附近的小区受灾最严重,“双塔中学、永济路、甲秀路、华阳路,双塔街道办事处,都受灾了,连双塔派出所内都被困了三十多人。”

类似情况,还发生在永济秀园小区——该小区200户居民被洪水困住;涿州水尚仁佳小区,也有600余人被困。

一名在涿州市事业单位工作的市民称,他所在的小区一楼的水也已有一米多高了,地下室都满了,“我们自己组织人用沙袋挡水,根本没有用。”该市民表示,他咨询了有关部门认识的朋友后得知,“7月31日晚上11时35分左右,洪峰到达涿州。”

涿州市的华阳桥下全是洪水,这座桥高度在5米左右。

涿州有大量的被洪水围困的村庄和小区。涿州市联合小区6号院、西柳新华城小区、东京都高尔夫别墅区等都有被困人员,他们大多处在断水、断电的环境里。

桃园办事处大马村一名被困村民透露,村里2000多人,目前处于没水没电等待救援的状态。

7月31日临近午夜12点时,大部分村民家的一楼已经被淹没。有村民说,村子东边地势比较低,“最严重的地方,已经有四五米水深了,西边稍微好一点,但也早就没法出门了。”

该村民省着最后的手机电量到处求救,截至8月1日晚上,依然没有等到救援。

《南方都市报》2日报导,涿州主城区的一位居民反映,8月1日凌晨四点半接到了可能转移的通知,她住在主城区且楼层较高,截至8月1日15时30分还未转移。她的朋友住在码头镇,也是在凌晨三四点接到的转移通知,截至2日凌晨发稿时村里还有部分老人没有转移,附近水位已经接近三米了,并且还在上涨。


一辆汽车在急速的水流中翻滚,司机爬出车在水中沉浮。(视频截图)

码头镇涿仝村一家9口失踪

码头镇位于涿州市东北部,北与北京市房山区琉璃河镇接壤,其境内有3条河流,分别是北拒马河、琉璃河、小清河,3条河流于镇域东南角交汇,流向东南。

涿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消息显示,7月31日13时30分,北拒马河紫荆关水文站流量1072立方米每秒,都衙水文站流量1820立方米每秒,张坊水文站流量2600立方米每秒;南拒马河落宝滩水文站780立方米每秒,永定河卢沟桥水文站2500立方米每秒。

“凤凰Times”报导,河北省涿州市码头镇涿仝村的张莉,7月31日开车到高铁站,又乘高铁去北京,给家里九十多岁的老人买哮喘药,走时当地已经在下雨,但并没有太多积水。下午3点多从北京返回后,她发现自己回不了家了。

她把车停在离家10公里的地方,开始联系尚在村里的家人。其中包括她的丈夫、3个未成年的孩子,一名92岁老人,一名60岁老太太,还有3个正读研究生的弟弟妹妹。

7月31日晚上9点多,丈夫告诉她,上游泄洪把家给淹了。当晚,张莉一直待在车里,整夜未眠。她得知,家里的水越来越大,丈夫带着一家子人,连夜去了同村一个地势相对高的亲戚家。朋友圈里,全是村里被淹的消息。

8月1日早上7点多,张莉突然联系不到家里任何一个亲戚了。此时从社交平台流传出的图片和视频中,涿州的一些地方已经成了一片汪洋。截至陆媒8月2日早上7点发稿,她的家人仍然失联。


北京泄洪,导致河北涿州成泽国。涿州市区一些地方水深四五米,该市大量小区和村庄被淹。(视频截图)

涿仝村大多滞留村里的人失联

据报导,涿仝村共690户、2260人,截至8月1日晚间7点时,大多滞留村里的人依然处于失联状态。

涿仝村村民李明,7月31日上午到市里办事,下午6点多准备回家时,发现很多路出现了大量积水,只好把车开到地势较高的地方等待洪水退去,并开始担心家里的老婆和两个孩子(一个6岁,一个9岁)。

李明说,他没有看到所谓的撤离通知,而且村里肯定没有人组织撤离。

李明表示,7月31日晚上九点多,他妻子的电话还能打通。她告诉李明,水已经进了一楼客厅。没多久,水就漫进了客厅,孩子的玩具漂了起来。妻子害怕了。

“她一边打电话,一边问我怎么办。”李明让她赶紧带孩子去二楼。又过了一会儿,客厅里的水猛涨起来,迅速将客厅灌满了,逼近二楼。此时,是午夜12点左右。

挂掉电话,李明坐在车里焦躁不安,妻子在电话中告诉他,家里早就停电了,还是省点儿吧。再后来,每隔一会儿,妻子就给他发一条微信,“二楼淹了,水到膝盖了”“到腰了”“我和孩子站桌子上了,水长(涨)的(得)慢了”“上来没拿吃的,也没喝的,咋办?”

类似微信持续了整个晚上。8月1日早上6点多,李明打电话过去,妻子的手机关机了。他尝试联系在村里的两个哥哥和其他亲友,无一例外,大家的手机不是关机,就是无法接通。

码头镇除了涿仝村,沙窝村、新庄村等也都有大量人员被困。在码头小学后面的树上,被困着两个人。他们的困境基本相同:没有水电、没有食物、没有救生物资,以及家中多有老人与孩子。

百尺竿镇大邵村也是受灾村子之一。该村共有2000多口人,7月31日待在村里的人,很多被困其中。一位在北京打工的男子称,7月31日晚上9点多,60多岁的父亲联系自己,说家里遭洪水了,如果打不通手机别着急。

他问父亲严重到什么程度,得到的答复是,“停水停电,屋里水深一米五。”


北京市泄洪,引发山洪和泥石流。(视频额图)

重灾区村子淹成了“海” 老人被困干着急

《第一财经》8月2日凌晨发出的报导说,在涿州这次洪灾中,刁窝镇与码头镇、东城坊镇及市区西部等都属于受灾严重的地区。涿州辖区内河流密布,拒马河、小清河、白沟河等六条河交汇于此。

刁窝镇地处涿州市东部,东隔白沟河与义和庄镇相望,南与豆庄镇为邻,西邻河北涿州开发区,下辖31个行政村。

8月1日,刁窝镇大柳村“一片汪洋”。该村共525户、1782人。

村庄的一些人已经撤离。但是大柳村一位村民称,自己年迈的母亲还在村里,因股骨头坏死、拄着双拐,至今没有转移出来。洪水来得这么大,现在家里一层已经被淹,老人困在二层。

他表示,母亲只有一袋馒头撑着,1日上午一波泄洪后,家里一层的食物都已淹没,现在最担心的是再有新一轮水过来,那样二楼也就危险了。

央视新闻8月1日晚间报导称,刁窝镇的受险民众已经全部完成转移。但是8月1日晚间10点50分,《第一财经》联系上大柳村村民时,村民称,自己的家人目前还没出来。2日早间,该村民称家人仍未脱困,“水又涨了,干着急。”

河北保定水位上涨 一些地区淹没建筑底层

暴雨从7月29日陆续开始,直至8月1日,暴雨过程持续时间超过72小时,波及河北、北京、天津等多省份多地。

综合河北保定多地受灾群众反馈信息:截止2日凌晨,一些地区存在内涝,水位上涨已淹没建筑底层,居民转移至高层避险,也存在断水断电等情况。同时,因信号中断网络受限,多处农村、山村暂时“失联”。此外,多处也传出紧急求援消息,但救援力量尚需时间抵达。

保定市易县狼牙山镇南管头村的一位村民介绍,当地因洪水冲塌大桥,只能走附近的辅路进出,全村大部分人被困。7月31日村民尝试联系救援队,8月1日看到有人到场救援。“一定要关注我们这些小村庄,如果我们不找人求救,可能没人发现我们。”这位村民说。

7月31日,中共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国家防总)发通知,海河流域大清河上游新盖房枢纽流量加大,大清河水位持续上涨,决定自8月1日凌晨2点起启用东淀蓄滞洪区。东淀蓄滞洪区主要涉及河北省和天津市。大清河洪水进入东淀蓄滞洪区先进入河北省部分地区。

据公开通报,截至8月1日中午,河北省87个县(区)已有超54万人受灾,84.74万人撤离。

国家防总8月1日下午发消息称,本轮极端强降雨已经造成北京、河北等地人员伤亡,一些山区镇村断电、断路、断通信。海河流域中部洪水正向下游演进,蓄滞洪区、分洪河道和滞洪水库相继启用。西北部山区仍有中到大雨,局地有大暴雨。 △
 
分享:
 
人气:42,703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