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攻臺野心沒有改變 誰說共軍從無兵變
 
小民之心
 
2023年7月2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幾天前,瓦格納集團兵變,兵鋒直指莫斯科,普京政府面臨極大的危險。由於習近平當局和普京的關係,這件事情想必也讓習近平驚出一身冷汗。有人認爲,習近平也會擔心,他身邊也可能出現類似普里戈津的人物,甚至,瓦格納集團的兵變,可能讓習近平更不敢攻打臺灣。

只是,這個判斷似乎有些脫離現實。在俄國瓦格納軍團兵變之前,並沒有跡象表明,一直被習近平嚴密防範和控制的軍隊有兵變的可能性。事實上,從毛澤東開始,中共首腦對軍隊的控制一直都非常嚴厲,並形成了嚴格的制度。毛澤東最迷信的就是槍桿子裏邊出政權,正因爲如此,軍隊一直是毛澤東的禁臠,同時,軍事將領也是毛澤東最爲防範的一些人物。中共軍內戰功卓著、威名赫赫的彭德懷、林彪,常年統帥部隊,在軍內根深蒂固,都無法發動軍事政變,更不要說一般的軍事將領了。到了習近平時代,習近平對軍隊的防範,更勝過毛澤東,而當下的軍事將領則完全不能和彭德懷、林彪這樣的人物相提並論。

客觀的說,這次瓦格納集團的首領普里戈津敢於發起正義遊行,武裝向莫斯科進發,明顯有特殊的機遇和原因。普京發動烏克蘭戰爭後,俄國政府軍作戰極爲不利,給了瓦格納集團展示的機會。瓦格納集團用他們在烏克蘭戰場上的巨大犧牲和赫赫戰功,向俄國各界證明了,瓦格納集團是俄國最具戰鬥力的武裝力量,瓦格納集團首領普里戈津也因此獲得了巨大的聲望,被授予「俄羅斯聯邦英雄」稱號。巔峯時刻,瓦格納集團的兵力可能超過5萬人,其中包括6000名軍事骨幹,在俄國,瓦格納集團已經成爲一支舉足輕重的軍事力量。作爲一支私人武裝,普里戈津對這支部隊擁有着絕對的控制權和指揮權,隨着瓦格納集團軍事實力的不斷膨脹,普里戈津也實際上成了一方軍閥。需要指出的是,普里戈津年輕的時候,就是一個膽大妄爲、無法無天的傢伙,曾經因爲參與各種犯罪活動而入獄多年。擁有了瓦格納集團這樣精銳的武裝之後,他明顯變得更加狂妄。實力強大了,普里戈津的脾氣就更大了,膽子也就更大了,到後來已經是目空一切,公然蔑視和斥責政府軍的統帥機關,公開辱罵國防部長和總參謀長。此外,烏克蘭戰爭進展的極不順利,俄國國內各個方面都有怨氣,瓦格納發兵清君側,有一定的民意基礎。可以說,瓦格納集團公開兵變是特殊時期、特殊環境下的特殊事件,普里戈津是特殊時期、特殊環境造就的特殊人物。

顯然,在當今共軍內部並不可能出現瓦格納集團這樣威名赫赫的部隊,也不可能出現類似普里戈津這樣聲名顯赫的人物。畢竟承平時期,軍人很難因爲戰功而獲得巨大的聲望,也很難獲得下級官兵的擁戴。而且,共軍部隊重要幹部的任命完全受控於上級,在這個體制中,軍事幹部管事、政工幹部管人,彼此相互牽制,相互制約,共軍的將領不可能獲得對部隊的絕對控制權和指揮權,更不可能成爲擁兵自重的軍閥。縱使有軍隊將領對習近平不滿,也無法調動和指揮部隊公開兵變。

這次普里戈津能夠調動部隊進行軍事示威,很大的原因在於普京低估了瓦格納集團的危脅,低估了普里戈津的粗暴、野蠻和狂妄。在處理瓦格納集團的問題上,普京過分大意了,過於輕視普里戈津了,可以說是犯了一個明顯的低級錯誤。普京或許非常信任普里戈津,只是,普京對他的輕蔑要遠遠多於對他的信任。事實上,普里戈津也確實只是一個頭腦簡單、膽大妄爲的一勇之夫,甚至,真像莫斯科精英認爲的那樣,普里戈津只是一個有用的白癡。正是由於對普里戈津的輕視,普京解決瓦格納集團的手法顯得過於簡單粗暴。居然在沒有采取任何防範措施的情況下,下令改編瓦格納的部隊,剝奪普里戈津的軍權,把普里戈津和瓦格納集團逼向了兵變。

相對來說,習近平對軍隊的控制要嚴密得多,防範要嚴密得多。習近平上臺後,爲了強化了軍委主席的權力,很快便對軍隊的指揮體系進行了大規模的調整,同時,也對軍隊進行了徹底的改造和整編。對於習近平來說,沒有誰是他真正信任的人,而對軍事將領習近平更是極爲防範,實際上是把所有的軍隊將領都當作潛在的敵人來看待的。習近平除了不斷地對高級將領進行整肅和清洗,更是像走馬燈一樣進行人事調動,部隊基本上是兵不知將,將不知兵。習近平寧可讓部隊戰鬥力受損,也不能讓部隊威脅到他的權力和地位。在這種情況下,根本就不存在形成軍閥的機會,軍隊將領也根本不可能有帶兵兵變的機會。可以說,習近平的注意力主要都放在了鞏固權力上,任何可能威脅到他的獨裁統治的因素,都會遭到他的扼殺。在習近平的治下,根本就不可能出現瓦格納集團,更不可能出現普里戈津。

俄國瓦格納兵變事件發生後,有人認爲,習近平會受到震撼,在臺海問題上會謹慎用兵。這恐怕是再次誤判了習近平。吞併臺灣是習近平認定的根本性的使命,而吞併臺灣最大的阻力就是美國。正是爲了阻止美國的軍事介入,正是爲了從戰略和戰術上牽制美國,習近平才極力拉攏普京,極力扶持俄國。就在今年3月,普京發動烏克蘭戰爭一週年之際,習近平應邀訪問莫斯科。在離開時習近平對普京說,「現在正是百年未有之變局,我們共同來推動。」這其中的含義不言自明,躊躇滿志的習近平怎麼可能會輕易放下他的野心?

瓦格納兵變事件,或許,會促使習近平重新考慮攻臺計劃,只是,他們會從反面做出理解和反應。習近平和中共軍方會汲取俄國烏克蘭戰爭和瓦格納集團兵變的教訓,一開戰便會投入重兵、動用最強大的火力,全力速戰速決。特別是,瓦格納集團這次兵變,可能讓習近平有了更強的危機感,有了更嚴重的時不我待的焦慮感。如果普京發生意外,對習近平則意味着前功盡棄,他這些年的投資都將化爲泡影。他必須在普京執政的情況下,發動臺海戰爭。也就是說,瓦格納兵變事件,不但不會促使習近平放棄對臺灣的武力攻擊,反而有可能促使習近平提前發動臺海戰爭。

習近平對軍隊的嚴密防範,讓共軍的軍隊將領根本不敢挑戰習近平的淫威,根本不敢無視習近平的命令、抗命不尊。這正是習近平可怕的地方,習近平已經擁有了對軍隊的絕對控制,完全可以爲所欲爲。何時發動臺海戰爭,完全只在習近平的一念之間。事實上,就在瓦格納集團向莫斯科武裝進發的同時,共軍大批軍機在臺海進行挑釁,另外還有5艘軍艦配合執行聯合戰備警巡,尤其嚴重的是,當天有八架共軍的戰機首次抵近臺灣24海里毗連區,習近平已經對臺灣發出了最危險的信號。顯然,習近平眼下並不擔心共軍內部發生問題,而是在不斷的向臺灣施加軍事壓力。

至於說,共軍內部絕對不會發生兵變,倒也未必如此。事實上,就在毛澤東時期,就發生一次嚴重的兵變,那就是著名的武漢720事件,湖北省軍區獨立師衝擊毛澤東下榻的武漢東湖賓館、抓走中央代表王力,並在全市舉行武裝遊行,公開向毛澤東示威。那時,文革開始一年多了,正處在運動的高潮。爲了摧毀現行的權力體系,瓦解劉少奇的政治基礎,毛澤東和中央文革煽動社會上成立了各種羣衆組織,奪取權力。同時,爲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和政治影響力,地方實力派和地方駐軍都暗中或者公開支持一支所謂的羣衆組織,打壓另一支羣衆組織,因而形成所謂的造反派和保皇派之爭。而武漢軍區下轄的湖北省軍區獨立師,其所屬的部隊很多就駐紮在武漢地區,直接介入了武漢市的羣衆運動。而得到軍區獨立師支持的工人組織「百萬雄師」,在武漢形成了壓倒性優勢。然而,中央文革乃至中央文革背後的毛澤東卻認爲,「百萬雄師」是保守派,逼迫武漢軍方公開做出道歉。只是,中央文革和毛澤東的這個看法,本身並沒有道理。因而,引起了當地駐軍的極大不滿,並最終引發了軍區獨立師的抗議,直接衝擊了毛澤東在武漢的行宮,並且,上千輛卡車滿載軍區獨立師官兵和「百萬雄師」的武裝人員,在武漢三鎮公開舉行了規模宏大的武裝示威遊行。毛澤東製造了社會上的分裂,卻逼迫接受分裂的人承認錯誤,毛澤東的這個做法實際上是犯了衆怒,已經不是個別軍隊將領不滿,而是部隊的許多官兵以及大批民衆感到憤怒,導致局勢已經有些失控了。參與兵變的官兵沒有奪帥、奪權的意思,但是,匹夫之志亦不可奪也。驚恐之下,毛澤東只得倉皇逃出行宮,乘坐飛機離開武漢。此後,大批共軍包圍了武漢,武漢駐軍的主要將領被迫前往北京接受處罰。湖北省軍區獨立師被認定爲「叛軍」,獨立師的番號因此被撤銷,部隊被調離武漢進行整編。關於這段歷史,我曾經制作過一個節目:軍方反抗毛澤東倉惶逃離、出人意外王關戚竟遭整肅,請朋友們移步觀看。

應該說,是否會發生兵變,更多的是取決於當時的政治環境和社會氛圍,而不是取決於個別軍事將領的個人作爲。武漢720事件,無疑是特殊的歷史背景和特殊的政治環境下的特殊產物。但是,它的影響卻不可忽視。

毛澤東在共軍內的威望,是習近平根本無法相比的。由於毛澤東肆意妄爲,犯了衆怒,最終導致了部分共軍部隊憤然武裝抗議。不難想像,如果習近平也像毛澤東那樣肆意妄爲,特別是讓軍隊介入地方事務,介入國內政治,也難免發生類似的混亂。當然,習近平本人未必會這樣想,他或許認爲他比毛澤東要精明強幹。當下中國暫時沒有出現軍隊兵變,最重要的原因恐怕是還沒有出現大的社會動盪,沒有出現大的政治危機。只是,未來,在經濟陷入崩潰的情況下,地方政府對局勢的控制力會不斷下降,乃至出現社會動盪,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有可能在全國範圍內實施軍事管制,真是這樣,局部發生兵變的可能性並非不存在。假如習近平也遇到這種情況,他肯定不會有毛澤東那麼幸運。△
 
分享:
 
人氣:47,800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