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格納兵變帶來新現實 俄精英都在瘋狂找機票
 
2023年6月30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瓦格納兵變給俄羅斯總統普京帶來23年執政史上最大公開挑戰。當以殘暴聞名的僱傭軍向莫斯科進軍時,俄羅斯一些精英因擔心內戰發生而選擇匆忙離開。

據大紀元報道,根據飛行追蹤數據和一位知情人士向路透社透露,一些私人飛機在此期間飛離了莫斯科。這些精英擔心,如果葉夫根尼‧普里戈津(Yevgeny Prigozhin)的瓦格納僱傭軍進入莫斯科,並接管經濟,那麼將引發俄羅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自然資源供應國所有權再次重新分配。

當普里戈津的部隊在離莫斯科僅200多公里(150英里)的地方折返時,精英們又出現了另一種恐懼心態:普京在受辱後大發雷霆,會進一步加緊鉗制,對那些被認爲不夠忠誠的人進行報復。

「俄羅斯出現了新的現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俄羅斯高級消息人士說。

「那你爲什麼要用過去式呢?你有什麼依據說所有的事情都已經過去?」該消息人士說,「週六的事件表明,武裝分子隨時可以使整個國家屈服於他們的意志。」

另一位要求匿名的莫斯科高級消息人士說,在週六(6月24日)的動盪期間,恐懼戰勝了一切,許多人急於制定計劃,讓他們的家人離開莫斯科。

該消息人士稱,普京的權威顯然已受到損害。這場兵變的「速度和嚴重性徹底震驚了所有人,包括克里姆林宮」。

出走

隨着兵變的展開,普京於莫斯科時間週六(6月24日)上午10點在克里姆林宮向全國發表緊急講話,誓言要粉碎兵變,並警告說俄羅斯可能會走向動盪。

普京說,武裝叛變是叛國行爲,並將其與迎來1917年布爾什維克革命混亂局面以及隨後多年的內戰相提並論。

在普京講話時,俄羅斯人開始在全俄15個地區提取大量的盧布並尋求外匯。此時,盧布向1美元兌100盧布跌落。週四(6月22日),盧布的交易價格爲1美元兌84盧布。

根據第一副總理安德烈‧貝盧索夫(Andrei Belousov)的最新消息,對外匯和現金的需求平均攀升約30%,但在靠近兵變的南部地區和大城市,需求量激增70%~80%。

同時,從莫斯科飛往貝爾格萊德、伊斯坦布爾和迪拜等目的地的機票價格也在飆升。

直飛貝爾格萊德的機票已經售罄。經由索契飛往貝爾格萊德的單程機票價格飆升至63,700盧布(742美元)。前往伊斯坦布爾的機票價格翻了兩番。

週五(6月23日)晚上,普里戈津在俄羅斯南部城市羅斯托夫(Rostov)宣佈了他的行動。到了週六早上,他的部分戰士佔領了位於頓河畔羅斯托夫(Rostov-on-Don)的軍事總部,而另一支戰士則向莫斯科進軍。

一位俄羅斯寡頭的熟人向《莫斯科時報》透露,從週五晚上開始,一些文職官員、政府管理人員及其家人開始預訂離開莫斯科的機票。

「每個人都在瘋狂地尋找機票,甚至是去聖彼得堡的機票。」他說,因爲由於制裁,離開俄羅斯並非易事,而且可用的機票很快就賣完了。

根據航班追蹤數據,與至少兩名主要商業人物和至少一名高級政府官員有關的噴氣式飛機於6月24日飛離莫斯科。

調查機構Vazhniye Istorii援引飛行追蹤數據報導,寡頭阿卡迪‧羅滕伯格(Arkady Rotenberg)和弗拉基米爾‧波塔寧(Vladimir Potanin)的私人飛機,以及工業部長丹尼斯‧曼圖羅夫(Denis Manturov)的飛機於6月24日離開俄羅斯。

而普京的密友尤里‧科瓦丘克(Yuri Kovalchuk)之子的飛機也從莫斯科飛往聖彼得堡。曼圖羅夫的一位熟人證實,這位部長飛往土耳其,並說他「已經計劃這個週末很長時間了」。

武裝

當一些人離開該國或離開莫斯科時,其他人正在武裝自己。一家國有公司的管理層向部分員工發放了武器。

該國企一位高管向《莫斯科時報》透露,「我們的辦公室是一個位於莫斯科市中心的安全設施。普京講話後,我們被叫去開會,要求我們這些有戰鬥經驗的人或者當過兵的人到辦公室所在的大街小巷巡邏。」

「同意的人都得到了武器。安全部門組織了一切,但他們並非唯一進行巡邏的人。」這名經理稱,老闆告訴員工,「我們將消滅恐怖分子,直到最後一顆子彈。」

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約有十幾名俄羅斯精英成員講述了他們在兵變發生時的緊張情緒。這是俄羅斯自1991年蘇聯解體以來面臨的最大內部挑戰。

他們的惶恐不安和反應讓人了解到,在烏克蘭戰爭持續16個月後,俄羅斯內部出現深深的裂痕。而且,沒有任何跡象表明,這場戰爭很快會結束。

《莫斯科時報》報導,兩名聯邦官員回憶說,財政部長安東‧西盧安諾夫(Anton Siluanov)顯然擔心其下屬被指不忠,週六要求正在休假和出差的員工返回,並準備在週一上班。

一位了解俄羅斯商界和政治精英高層想法的消息人士向路透社表示,「任何有損失的人都會感到極其緊張。」

這場兵變持續不到24個小時便告結束。在白俄羅斯總統亞歷山大‧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的調停下,普里戈津停止兵變,並同意被流放到白俄。同時,普京總統撤銷對他的武裝叛變指控。

普里戈津說,他從未打算推翻俄羅斯領導人,而是爲了拯救他的團體,並與普京的高層軍事人員、國防部長謝爾蓋‧紹伊古(Sergei Shoigu)和總參謀長瓦列裏‧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算賬,因此要「正義行軍」(justice march)。

自去年秋天以來,普里戈津一直公開批評國防部,當時俄羅斯軍隊開始失去在烏克蘭佔領的部分領土。今年2月以來,他多次公開指責國防部拒絕向瓦格納提供彈藥。

自兵變發生以來,格拉西莫夫就一直沒有在公開場合露過面。而他的手下——俄羅斯空軍司令謝爾蓋‧蘇羅維金(Sergey Surovikin)將軍的下落也成爲問號。△
 
分享:
 
人氣:18,343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