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格纳兵变带来新现实 俄精英都在疯狂找机票
 
2023年6月30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瓦格纳兵变给俄罗斯总统普京带来23年执政史上最大公开挑战。当以残暴闻名的雇佣军向莫斯科进军时,俄罗斯一些精英因担心内战发生而选择匆忙离开。

据大纪元报道,根据飞行追踪数据和一位知情人士向路透社透露,一些私人飞机在此期间飞离了莫斯科。这些精英担心,如果叶夫根尼‧普里戈津(Yevgeny Prigozhin)的瓦格纳雇佣军进入莫斯科,并接管经济,那么将引发俄罗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自然资源供应国所有权再次重新分配。

当普里戈津的部队在离莫斯科仅200多公里(150英里)的地方折返时,精英们又出现了另一种恐惧心态:普京在受辱后大发雷霆,会进一步加紧钳制,对那些被认为不够忠诚的人进行报复。

“俄罗斯出现了新的现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俄罗斯高级消息人士说。

“那你为什么要用过去式呢?你有什么依据说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过去?”该消息人士说,“周六的事件表明,武装分子随时可以使整个国家屈服于他们的意志。”

另一位要求匿名的莫斯科高级消息人士说,在周六(6月24日)的动荡期间,恐惧战胜了一切,许多人急于制定计划,让他们的家人离开莫斯科。

该消息人士称,普京的权威显然已受到损害。这场兵变的“速度和严重性彻底震惊了所有人,包括克里姆林宫”。

出走

随着兵变的展开,普京于莫斯科时间周六(6月24日)上午10点在克里姆林宫向全国发表紧急讲话,誓言要粉碎兵变,并警告说俄罗斯可能会走向动荡。

普京说,武装叛变是叛国行为,并将其与迎来1917年布尔什维克革命混乱局面以及随后多年的内战相提并论。

在普京讲话时,俄罗斯人开始在全俄15个地区提取大量的卢布并寻求外汇。此时,卢布向1美元兑100卢布跌落。周四(6月22日),卢布的交易价格为1美元兑84卢布。

根据第一副总理安德烈‧贝卢索夫(Andrei Belousov)的最新消息,对外汇和现金的需求平均攀升约30%,但在靠近兵变的南部地区和大城市,需求量激增70%~80%。

同时,从莫斯科飞往贝尔格莱德、伊斯坦布尔和迪拜等目的地的机票价格也在飙升。

直飞贝尔格莱德的机票已经售罄。经由索契飞往贝尔格莱德的单程机票价格飙升至63,700卢布(742美元)。前往伊斯坦布尔的机票价格翻了两番。

周五(6月23日)晚上,普里戈津在俄罗斯南部城市罗斯托夫(Rostov)宣布了他的行动。到了周六早上,他的部分战士占领了位于顿河畔罗斯托夫(Rostov-on-Don)的军事总部,而另一支战士则向莫斯科进军。

一位俄罗斯寡头的熟人向《莫斯科时报》透露,从周五晚上开始,一些文职官员、政府管理人员及其家人开始预订离开莫斯科的机票。

“每个人都在疯狂地寻找机票,甚至是去圣彼得堡的机票。”他说,因为由于制裁,离开俄罗斯并非易事,而且可用的机票很快就卖完了。

根据航班追踪数据,与至少两名主要商业人物和至少一名高级政府官员有关的喷气式飞机于6月24日飞离莫斯科。

调查机构Vazhniye Istorii援引飞行追踪数据报导,寡头阿卡迪‧罗滕伯格(Arkady Rotenberg)和弗拉基米尔‧波塔宁(Vladimir Potanin)的私人飞机,以及工业部长丹尼斯‧曼图罗夫(Denis Manturov)的飞机于6月24日离开俄罗斯。

而普京的密友尤里‧科瓦丘克(Yuri Kovalchuk)之子的飞机也从莫斯科飞往圣彼得堡。曼图罗夫的一位熟人证实,这位部长飞往土耳其,并说他“已经计划这个周末很长时间了”。

武装

当一些人离开该国或离开莫斯科时,其他人正在武装自己。一家国有公司的管理层向部分员工发放了武器。

该国企一位高管向《莫斯科时报》透露,“我们的办公室是一个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安全设施。普京讲话后,我们被叫去开会,要求我们这些有战斗经验的人或者当过兵的人到办公室所在的大街小巷巡逻。”

“同意的人都得到了武器。安全部门组织了一切,但他们并非唯一进行巡逻的人。”这名经理称,老板告诉员工,“我们将消灭恐怖分子,直到最后一颗子弹。”

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约有十几名俄罗斯精英成员讲述了他们在兵变发生时的紧张情绪。这是俄罗斯自1991年苏联解体以来面临的最大内部挑战。

他们的惶恐不安和反应让人了解到,在乌克兰战争持续16个月后,俄罗斯内部出现深深的裂痕。而且,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场战争很快会结束。

《莫斯科时报》报导,两名联邦官员回忆说,财政部长安东‧西卢安诺夫(Anton Siluanov)显然担心其下属被指不忠,周六要求正在休假和出差的员工返回,并准备在周一上班。

一位了解俄罗斯商界和政治精英高层想法的消息人士向路透社表示,“任何有损失的人都会感到极其紧张。”

这场兵变持续不到24个小时便告结束。在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的调停下,普里戈津停止兵变,并同意被流放到白俄。同时,普京总统撤销对他的武装叛变指控。

普里戈津说,他从未打算推翻俄罗斯领导人,而是为了拯救他的团体,并与普京的高层军事人员、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Sergei Shoigu)和总参谋长瓦列里‧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算账,因此要“正义行军”(justice march)。

自去年秋天以来,普里戈津一直公开批评国防部,当时俄罗斯军队开始失去在乌克兰占领的部分领土。今年2月以来,他多次公开指责国防部拒绝向瓦格纳提供弹药。

自兵变发生以来,格拉西莫夫就一直没有在公开场合露过面。而他的手下——俄罗斯空军司令谢尔盖‧苏罗维金(Sergey Surovikin)将军的下落也成为问号。△
 
分享:
 
人气:18,343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