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分析:瓦格納兵變 對俄烏及中共的重大影響
 
2023年6月26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在24小時內,俄羅斯瓦格納集團領導人普里戈津(Yevgeny Prigozhin)發動的兵變戲劇性結束了。在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斡旋達成協議後,普里戈津突然同意撤回部隊,自己前往白俄羅斯。

普里戈津的叛亂如何發展到這一地步?這將如何影響普京的權力和烏克蘭戰爭?這對中共意味着如何? 大西洋理事會專家對此進行了分析。

普里戈津如不受重罰 普京將面臨嚴重危險

大西洋理事會歐亞中心的高級研究員、德克薩斯大學阿靈頓分校的實踐助理教授、Power Vertical Podcast的創始人和主持人布萊恩·惠特莫爾 (Brian Whitmore) 評論,需要在多種背景下看待普里戈津的叛亂。

他認爲,首先,針對烏克蘭的戰爭將俄羅斯精英分爲兩派:一心只想征服基輔的鷹派,和希望回到戰爭之前的世界的腐敗官僚。 在這兩個派別中,鷹派迄今爲止實力最強,對普京政權的威脅也更嚴重。 無論普里戈津的叛亂如何解決,這都讓普京處於非常危險的境地。

其次,普里戈津的叛亂也說明了普京「風險資本外交政策」的危險,該政策將關鍵任務外包給正常指揮系統之外私營部門參與者,當普京強大時,這種方法在一定程度上是有效的, 但普京權力被削弱時,這種系統可能會失控。

再次,如果普里戈津不爲其叛亂付出慘重代價,普京政權將面臨嚴重危險。 這是因爲當三個因素齊備時,俄羅斯就會發生政治變革——那就是分裂的精英、不滿的公衆和民衆不再恐懼。 如果民衆失去了對政權的恐懼,那麼普京政權就會陷入危險。

最後在基輔加大反攻力度之際,這場危機將進一步削弱俄羅斯在烏克蘭的作戰能力。

難得時機 烏克蘭可以利用俄羅斯的混亂

大西洋理事會斯考克羅夫特戰略與安全中心2021-22年度美國海軍陸戰隊高級研究員約翰·「巴斯」·巴蘭科 (John 「Buss」 Barranco) 分析,俄羅斯最近的事態發展對烏克蘭來說,來得正是時候。

巴蘭科分析,瓦格納集團是向莫斯科進軍還是回到前線? 普里戈津是在試圖發動政變,還是隻逼迫普京清洗他失敗的軍事領導層?雖然無法確定,但我們確實知道,俄羅斯的內亂對烏克蘭有利。

他認爲,烏克蘭成功反攻的最佳機會——那就是插入俄羅斯後方,切斷其補給線,並對俄軍形成包圍之勢,這將迫使俄軍從六百英里的分層縱深防禦戰鬥陣地後撤。

他說,此前,即使是烏克蘭軍事領導層中最大膽的指揮官,也想不到要對位於頓河畔羅斯托夫的南部軍區總部發動襲擊,但突然叛亂的瓦格納集團就這麼做了,這對烏軍是一種啓示。

巴蘭科分析,無論普里戈津的真正動機是什麼,也無論他的叛亂結果如何,有幾個確定的結果:俄羅斯後方地區已經播下了大量混亂的種子,俄羅斯普通士兵對他們的領導層還剩下多少信心? 一旦軍隊對領導人失去信心,士氣就會崩潰,戰鬥意志也會隨之瓦解。

而對於瓦格納集團來說, 無論是被併入俄羅斯軍隊,還是解散後其成員零碎地重新分配到各個部隊,該集團幾乎肯定也會很快消失,

搖搖欲墜的俄羅斯 意味着中共更加孤立

約翰·K·卡爾弗 (John K. Culver) 是大西洋理事會全球中國中心的非常駐高級研究員,也是前中央情報局 (CIA) 高級情報官員,他擁有35年東亞事務首席分析師的經驗,包括安全、經濟、 和外交政策層面。

卡爾弗分析,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稱「世界正在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然而,他的預測可能不包括普京的廚子——普里戈津(Yevgeniy Prigozhin)的叛變。

普京或習近平的關係肯定比其他人更牢固、更實質性。 他們似乎都認爲世界正在對抗「美國霸權」,並準備加速走向多極秩序,俄羅斯和中共都企圖在不受「西方干涉」的情況下主宰各自的勢力範圍。

在此背景下,如果普京繼續掌管莫斯科,中共將支持他。 如果普京下臺,北京將會尋找新的權力結構。

但對於支持俄羅斯的習近平和中共來說,俄羅斯的內部動盪、以及俄軍在烏克蘭反攻面前遭到的挫敗,將意味着中共受到進一步的國際孤立。

卡爾弗認爲,雖然對中共來說,務實的選擇是減少與美國和歐洲的緊張關係,但事實證明,習近平比他最近的前任更加意識形態化。失去俄羅斯可能導致習加深對美國的戰略不信任,而不是進行更大的外交或經濟寬鬆。△
 
分享:
 
人氣:14,395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