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格納兵變 中南海寢食難安
 
周曉輝
 
2023年6月26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6月24日,俄羅斯僱傭軍瓦格納在其頭目普里戈津的率領下,發生兵變,進軍莫斯科,理由是「中止邪惡」,並指責俄入侵烏克蘭是一場「軍方高層炮製的謊言」。而俄總統普京公開稱其是「叛變」,「將受到處罰」。不過,僅僅時隔一日,就出現了戲劇性的反轉。在白俄羅斯的調停下,普里戈津中止了行動,率軍返回駐地,俄羅斯則撤回了對普里戈津的指控,赦免放下武器的瓦格納僱傭軍。

背後有多少不爲人知的祕密,以後大概會慢慢浮出水面。但這一突發事件,不用說很快佔據了世界各國媒體、社交媒體的熱門話題榜,中國大陸各路喫瓜羣衆也紛紛圍觀。據報,微博相關話題閱讀量超過7億。在一則背景是克里姆林宮的俄羅斯內戰新聞視頻評論區內,諸多網友一起刷屏「天安門」。

不言而喻,這昭示了大陸民衆從內心亦盼望,在北京具有象徵意義的天安門廣場,或者毗鄰的中共高層所在地中南海,可以發生同樣的兵變,推翻欺壓在人民頭上的中共政權。

此外,在中共《環球時報》前總編胡錫進微博就此話題的評論區,網友們還展開了軍隊是「黨的」還是「人民的」大討論。這樣的討論其實就是在探討中共軍隊是否會存在發生兵變的可能性,中共軍隊是否能保證「黨指揮槍」。

想必瓦格納僱傭軍的驟然兵變,也震驚了一直在政治、經濟、軍事等各個方面力挺普京的中南海高層,而震驚之餘,讓他們不僅擔心普京的安危,擔心兵變對俄政局、對俄烏戰爭的影響,更擔憂的正是大陸民衆刷屏天安門和討論「黨是否能指揮動槍」這一話題。

自2012年上臺以來,習近平在多個場合反覆強調「黨指揮槍」,並且把「堅持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上升爲「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條基本方略」。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又將「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作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根本制度確定下來」。

在過去十年,習還在軍隊展開了大清洗,拿下了諸多江派人馬,在被拿下的至少160名將軍中,就包括隸屬江派的原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原中共中央軍委參謀長房峯輝及原軍方總政治部主任張陽這四名軍中「大老虎」。

然而,四方殺伐,更換人馬、更換中央警衛部隊且讓親信張又俠、何衛東掌控軍隊、從而掌握了中共軍政大權的習近平,似乎依舊對自身「安全」沒有足夠的信心。在中共二十大報告中,「安全」一詞被提及了50次,「鬥爭」一詞出現了17次,擔心軍隊出狀況更是溢於言表。

今年1月,先是中共解放軍報發表《牢牢掌握黨對意識形態工作領導權》一文,文章稱「必須堅決破除『軍隊非黨化、非政治化』和『軍隊國家化』等錯誤政治觀點」,要「抵禦不良社會思潮對官兵的負面影響」,「不斷強化理論自信」。

其後軍報再發《做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的表率》一文,罕見稱「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是重大而嚴肅的政治任務,必須作爲最高治要求來遵守,作爲最高政治紀律來維護」,要「堅定自覺地同危害黨的團政結統一、損害黨中央權威、破壞軍委主席負責制的一切現象和行爲作鬥爭,堅決抵制『軍隊非黨化、非政治化』和『軍隊國家化』等錯誤政治觀點」。

2月,中共中央軍委辦公廳日向全軍印發了軍委主席負責制學習教育規劃。不久前,又傳出曾發出「反習」言論,且在軍中和「紅二代」中有一定影響力的前國防大學政委劉亞洲因「貪腐」被重判的消息,外界指這是習通過祭出對自己構成威脅的將官,殺雞儆猴。

如果回溯二十大前和開會前期,中共軍網釋放的「中立」信息,不提「習主席」,反對「人治」等現象,就說明軍隊絕不是全部認同並忠於習的,這足以說明軍隊中的雜音依舊存在,仍有不聽指揮、暗中做小動作、政治忠誠度不夠、甚至對習不滿的將官。尤其是受過高等教育、對外界接觸遠超以往的年輕一代將官,目睹當下中共政治的虛僞、經濟的凋敝和民不聊生,表面臣服、內心另有想法的應不在少數,對於「黨指揮槍」從內心認同的也不會太多。

2016年9月《中國國防報》曾在北京、河北、江西、福建、海南、安徽、山東等省市,就「軍魂教育」情況進行問卷調查,調查表明受訪軍官中有25%對涉軍問題不敏感,有65%對「軍隊非黨化、非政治化和軍隊國家化」的危害性認識不足,有43%的新任職幹部對爲何要堅持黨指揮槍的原則知之不多。

這怎能不讓中南海寢食難安?而誰又能保證軍中尚有血性之人,不會抓住時機,利用民意,在某一天效仿瓦格納的普里戈津逼宮呢?都說世事難料,說不定哪一天中南海會曝出一個震驚世界的大事件呢!△
 
分享:
 
人氣:15,150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