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雞毛 習近平足球夢碎原因
 
2023年4月16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自2012年掌權以來,習近平時不時地在外交場合上,表達他對足球的喜愛與對中國足球的期待。但十年以後的現實顯示,習近平的足球夢碎,留下一地雞毛。這與他的治國理念有直接關係。

2011年7月4日,習近平會見韓國議員代表時說,中國世界盃出線、舉辦世界盃比賽及獲得世界盃冠軍,是他的三個願望。

據大紀元記者宋唐、駱亞採訪報導,2015年3月,在習近平的推動下,「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出爐,其中一個目標是職業聯賽實現管辦分離,出現類似國外的「中國足球職業聯盟」。另外,各地中小學要把足球列入體育課教學內容,全國中小學校園足球特色學校2025年內達到5萬所。

不過,在中共黨管一切、舉國體制的的治理機制下,習近平的「足球夢」的期望不僅未能實現,相反習近平執政10年內,黨對足球的控制更加嚴重,中國足球隊已經淪爲亞洲二流球隊。那些曾經在中國淘金的外國球員,在中共嚴厲「清零」政策下,見識了中共黨性的冷酷,以及行政干預下的朝令夕改,紛紛離開中共國。

習近平執政10年 中國足球隊淪爲亞洲二流球隊

今年4月6日的FIFA全球排名中,中國男足的世界排名降至世界第81,亞洲第11,已淪落到亞洲第二檔球隊,落在阿曼、烏茲別克斯坦等小國的後面。

4月1日,中共體育總局副局長、中國足協黨委書記杜兆才被查,之前曾任中國足協副主席的於洪臣、中國男足前主教練李鐵等8名官員已相繼被查。

前中國國家體委訓練局首席運動醫學專家薛蔭嫺之子,目前旅居德國的中國藝術家、獨立製片人楊衛東對大紀元表示,「足球腐敗從90年代時候就能看得出來,足球行業得到贊助比任何一個隊都早,我記得70年代末期我上高中的時候,根本沒人買得起空調,那個時候的足球隊,他們每一個普通的隊員都有這種待遇。」

他表示,爲什麼習近平處理足球界高官,是因爲投入大量資金卻沒有效果。「現在靠錢能衝出去嗎?錢落到人家手裏,人性劣根性(表現得)淋漓盡致,腐敗就滋生了,這是整個體制的腐敗行爲。」他說。

在2015年「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出爐後,爲實現習近平的「足球夢」,中共當局把足球提升爲國家戰略,成立「足球改革小組」。從2015年開始,足球的金元戰爭開始升級,中超市場轉會投入從2014年的7217萬歐元,快速膨脹到2017年的4.03億歐元,一度是全球最燒錢的足球聯賽市場。

瘋狂的足球市場在2017年到達了頂點。在各大俱樂部揮舞的支票本下,奧斯卡、胡爾克、特謝拉、奧古斯托等海外球星相繼登陸中超。

但在疫情封鎖和中國足協干預的情況下,曾經火熱的「金元足球」很快退潮,2016年以來中超聯賽身價前10名的轉會球員當中,只有奧斯卡一人目前仍留在中國,一些球隊不得不解散,包括2021年的中超聯賽冠軍江蘇蘇寧。2023年中超的轉播版權費相比起2015年,縮水近16倍。

清零讓外國球員感受到中共黨性的冷酷

疫情可能是擊碎習近平足球夢的最後一個因素。在疫情封鎖期間,比賽經常被推遲,進一步導致了挫敗感。即使有比賽,中國嚴格的「清零」政策下,也是在空無一人的體育場前進行,球員在幾個月內無法離開。

許多球員開始思鄉。2022年,歸化球員相繼逃離。外籍球員這次感受到的不僅是職場上的挫敗,還有中共黨性壓倒人性的冷酷。

CNN報導說,祕魯出生、有中國血統的蕭濤濤(Roberto Siucho),是繼北京國安李可和侯永永之後又一歸化球員,但在2023年他又恢復祕魯籍。

蕭濤濤說,「我有一年沒有見到我的家人,疫情期間邊境封鎖他們不能過來,很多足球運動員因爲這個原因離開了。」「精神上很苦悶,不能離開,不能做任何事情,我們只能繼續這樣下去。」

喀麥隆國腳約翰‧馬裏(John Mary Honi Uzuegbunam)說,「三年來,我沒有享受過做丈夫或父親的樂趣。有時九到十個月後才能見到我的家人,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他錯過了他第一個孩子、他的雙胞胎孩子的出生,以及他們的前兩個生日。

「那種感覺太可怕了,從訓練回到家裏,獨自一人。看着手機上家人的照片,然後想,該死,我是一個已婚男人,我有孩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約翰‧馬裏已經離開中國,到土耳其去踢球。

加拿大青少年籃球訓練營教練鞠賓對大紀元表示,「在中國,人是最渺小的;在國外,人是最大的。所以在一個不對等制度下,此類事情就開始出現了。」

楊衛東表示,這些外籍球員,在中共吹噓所謂改革開放使得中國很強大、很有錢的情況下,他們被迷惑、被騙了,「通過三年(清零政策)這些實質性東西后,他知道民主和自由的稀缺,他們回去了。」

中國前國家隊游泳運動員、奧運名將黃曉敏對大紀元表示,「這三年裏中共把整個中國,不管是體育、經濟或者是中國人的道德等,全部弄到不可想像的地步。那些在國外踢球的外籍運動員,一年都有一個假期,可以回到自己的祖國跟親人見面,但在中共清零政策下,這些球員根本回不到自己的家,跟自己的家人很難見面。」

「運動員也是有情有感、有血有肉的人,你把他完全當成工具,那他完全接受不了,所以當時很多外國球星,他們都放棄了中國國籍,甚至毀約都要回到自己的國家。」黃曉敏說。

金牌第一的舉國體制

專家們認爲,中國足球淪落的根源在於中共奉行的「舉國體制」和黨管足球,這種體制已經滲透到足球思維裏,足球項目被當局控制,成爲一項少數「精英」爭奪金牌的運動。

知名足球評論人士張路去年在一檔訪談節目裏說:(因爲舉國體制)小學搞校足球隊,長時間進行成人式訓練,沒有家長願意把孩子送過去,把中國足球徹底搞垮,搞到最後小學生沒人踢球了,所有問題的根都在這裏。

中共舉國體制培養運動員的目標只有一個,即贏得金牌。《紐約時報》報導說,中國自1984年以來贏得的奧運金牌總數的近75%集中在六個項目上:乒乓球、射擊、跳水、羽毛球、體操和舉重。

正常情況下,體育應該是學校教育的一部分,孩子在唸書的同時,按照自己的興趣去選擇體育項目,從小學到中學再到大學,一些有天賦的孩子會被挑選出來,國外和民國時期都是如此,好處就是青少年後備人才的基數比較大。

中共的舉國體制卻不是這樣,它脫胎於蘇聯的「體教分離」模式,1952年中共成立了國家體育總局,專門從全國挑選出一小部分年紀小、長手長腳的孩子,集中在一起進行精英化訓練,體育從教育中被剝離了出來,體校孩子成了以「爲國爭光」爲使命的體育特種兵。

張路表示,(舉國體制)就是選拔尖子,使得培養足球運動員,成爲少數人的事,結果造成了踢球的小學生極少。上世紀90年代,全國20個足球重點城市常年踢球的小學生只有一萬餘人,而到了2000年至2004年,這一數字可能降到5000人左右。而
日本這一數字不低於60萬人。

舉國體制一方面造成運動員受教育程度低,另一方面高強度的訓練,讓運動員的身體受了很大的傷害。對那些被淘汰下來的運動員來說,生活往往很艱難,在體育系統之外,幾乎沒有就業前景。

加拿大青少年籃球訓練營教練鞠賓對大紀元表示,「本質上就是這個舉國體制,因爲這個體制沒辦法讓體育獨立,體育就是附庸在這個體制下,爲這個政治體制服務的,所以運動員都是犧牲品。」

黨管足球

在中國,體育往往與政治交織在一起,是服務於外交和愛國主義的工具。

今年3月底,中共體育總局到遼寧調研「三大球」(足球、籃球、排球)發展工作並舉行座談會。局長高志丹稱,「三大球」要振興發展,必須始終堅持「黨管體育」這一重大政治原則,必須下力氣解決協會改革過程中「黨的領導偏軟偏弱」問題。

鞠賓表示,「黨的領導是一根大棒,讓你瑟瑟發抖,再怎麼樣搞改革、要改變,你不能離開黨的領導。在這個制度下,中國這個體育怎麼可能好?稍微聰明一點的、有點成績的,像一些女子網球,到最後也不敢太違背上面的意志,不然讓你一歇到底。你不能夠擺脫政府,擺脫所謂黨的領導,這是一個很可怕的事情。」

2019年3月29日,中國足球協會要求所有歸化中國籍的外國球員,必須接受愛國教育,學習中國共產黨教義。在備戰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亞洲區預選賽中,中國國家足球隊還成立了臨時黨支部,要求20名黨員發揮模範帶頭作用。

楊衛東表示,「每個體育項目的國家隊都有一個黨支部,黨支部書記就是這個國家隊的領隊。比如游泳隊有一個黨支部,這個領隊就是黨支部書記。體育中心主任基本上兼任黨委書記。」

「爲什麼說國家隊是半軍事化管理?軍隊到連級的時候,就有連長、指導員,指導員就是黨支部書記,到了營長就有政委了,政委就是黨支部書記。足協也一樣,雖然是總教練制,旁邊還有一個領隊看着他,所以就是搞不好。」楊衛東說。

在過去改開時代,體育改革要遠遠落在經濟改革的後面,中國足球始終存在行政權力和市場的「雙軌制」,沒有像歐美一樣走向真正的市場化。

2015年的足改總體方案推出至今,要求的職業聯賽「管辦分離」未能實現,行業人士希望成立的「中國足球職業聯盟」也始終未能實現。在中國足協「管辦分離」的現實操作中,只是職務名稱的改變,還是那些人和那些權力。2015年12月於洪臣不再擔任中國足協副主席,但第二年3月中國足協成立黨委,於洪臣又成爲黨委書記。

中國足球改革三十年後又回到原點,反觀中國足協卻變得越來越龐大。1992年,中國足協只有4個部門,到了2017年杜兆才時代,多達28個部門,其中還有一個「黨務人事部」。

鞠賓表示,「中國的體育首先要依賴於政治,它是不獨立的,和西方體育界是兩碼事。西方的體育叫俱樂部制,或者是單項協會制,沒有政治傾向,政府無法去幹預它。但是在中國,體育是不獨立的,哪怕企業資助,但是它要聽上面這一層一層的領導,如果說和政治有衝突的話,一定是聼政治。」

失去體育運動真正的精神

中共的金牌第一舉國體制、黨管一切,讓體育失去了真正的精神。鞠賓表示,「真正的體育精神是來自體育本身,但是中國體育它有一個政治帽子扣着你,你沒辦法擺脫掉,所以在中國不能產生真正的體育精神,競技體育就是爲政治服務拿獎牌。」

2022年中國隊在大年初一1-3慘敗於越南隊,賽後主教練李霄鵬表示,問題出在兩方面,一方面是比賽的設計出了問題,隊員踢得很努力,另一方面是賽前激勵過度,隊員太想贏,上半場在非常緊張的情況下,度過了半場比賽。

鞠賓表示,「中國的體育和世界上的體育是兩個概念,表面看上去都是在打球,踢球,事實上本質是不一樣的。本質上體育在中國是不能獨立的,你看中國有獨立的運動員嗎?你不聽上面的,你明天就給我走人。在這樣的制度之下,哪樣事情是可以有保障的?沒有一件事情可以保障。」

「根本上,如果有一種奴隸思想,你永遠不能成爲一個優秀的運動員,因爲你不具備真正的體育精神。」

「你衝不出它(中共)的天花板,這個個體完全自由了以後,它害怕,一定要把你壓下來,所以你在中國你怎麼弄、你怎麼宣傳,你說這個夢那個夢沒有用,那都是惡夢。因爲體育是爲政治服務的,爲政治服務的體育,不能成爲真正的體育。」鞠賓說。

鞠賓認爲,「如果想潔身自好,想弘揚體育,利用體育市場,發揮自己的才智,你必須去一個自由的社會,才能夠獨善其身,不然的話,在中國所有的體育界都是一樣的。」

中國前國家隊游泳運動員、奧運名將黃曉敏對大紀元表示,「中共體制現在已經腐敗,根已經爛了,就是運動員自己真有憑着公平競爭的想法,基本的體育運動精神它已經不復存在了。再有好的想法,也是無能爲力的。」△
 
分享:
 
人氣:67,333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