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揭宋祖英一生最在乎的事(多圖)
 
倪醜
 
2022年9月19日發表
 



三呆婊江澤民上樑不正,下樑必然歪。



圖左薄瓜瓜,圖右薄熙來與被其咬爛乳頭的時裝模特、黑社會頭子老婆於梅。

【人民報消息】2013年4月18日新華網首頁的發展論壇欄目裏有一個題目是《揭宋祖英一生最在乎的事》。最在乎什麼事呢?點開一看,當時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網友「每天笑三聲」的這個帖子一共三段,如下:

宋祖英,爲什麼一個主旋律歌手,能贏得如此之高的人氣和口碑?這一刻,讓我們開始在心底默寫這個名字,並在她用音樂所鑄就的歷史與現實中,尋找她之所以「越來越好」的祕密。

2007年的新年,宋祖英作客楊瀾主持的《天下女人》節目。現場聚集了從全國各地趕來的許多歌迷,十幾歲的小姑娘喊她「宋宋」,親切得就像喊身邊的夥伴。其實宋祖英的年齡除二,還比她們大。

爲什麼一個主旋律歌手,能贏得如此之高的人氣和口碑?這一刻,讓我們開始在心底默寫這個名字,並在她用音樂所鑄就的歷史與現實中,尋找她之所以「越來越好」的祕密。(就這三段兒)

那麼,宋祖英一生最在乎的事是什麼呢?2007年,宋祖英做客電視主持人楊瀾的節目《天下女人》時回答了這個問題。對於之前「各種各樣的傳言和謠言」,宋祖英如是說:「對於外界的傳言,我的反應基本上是『啊?又有新的了?』我以前會難過,但時間長了,就隨它去吧。」那丈夫羅浩會不會有些抱怨呢?宋祖英說,有時也有一些抱怨,「沒辦法,慢慢適應吧」。

對於「各種各樣的傳言和謠言」說, 有網友問:「什麼謠言啊?!」

還有網友說:「只有這樣才能在密切聯繫羣衆、服務羣衆中樹起黨的旗幟」,「常言道:身正不怕鞋歪。人民羣衆的眼晴是雪亮的!」

還有兩個帖子,一個是「木三水」貼的:「無端的造謠、傳謠、誹謗是會遭報應的」。「木」在網語中是「沒有」的意思,江澤民的「江」不就是三點水麼,「木三水」是宋祖英緋聞裏沒有老江,那色情光碟的男主角是誰呢?!

另一個帖子是「看見人家長得漂亮,心裏不平衡,就造謠!」網友的名字起的有點色,叫「股上飛」,腹股溝的「股」。當然,現在老江兜着尿不溼往那兒飛是不行了,說的是當年喫壯陽藥後的雄瘋。(注:雌雄的雄,不是雄偉的雄)

新華網2007年11月28日以《宋祖英做客《天下女人》--先生並非我的伯樂》轉載了黑龍江新聞網的報導。

報導說:近日,宋祖英做客楊瀾主持的《天下女人》,她對先生是其伯樂的說法進行了否定,並透露自己面對緋聞也會經常哭。

楊瀾問:你以前有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到北京去,然後在全國唱,在世界唱?

宋姘:沒有沒有,覺得在我們那個古丈縣就已經很好了。

楊:但真正把你挑選出來到省裏去演出的,是不是就是你的先生?

宋:不是。

楊:我一直以爲他是你的伯樂。

宋:那會兒還沒他呢。我經常說,「我抗議,誰這麼說的?」

楊:真的,我一直以爲他是伯樂。大家有一個說法,就是當年參加青年歌手大賽,他認識了你,然後你們倆就在一起了。

宋:我是從中央民族大學畢業以後,獲得了全國少數民族青年歌手大獎賽的金獎,後來我又參加全國比賽。

楊:你的成功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宋:我們後來才認識的。我覺得他對我非常支持,這一點很難得。

楊:如果外界有一些緋聞或傳言的時候,你會用一種什麼樣的心態去面對?你也是那種很軟弱、回家就痛哭流涕的那種?

宋:經常會。

此次電視採訪後,宋祖英的「經常會──回家就痛哭流涕」已經成爲經典。

據央視的人透露,2001年,有一次大家要合夥把宋祖英灌醉了,想從她嘴裏套出點祕密來,沒想到她酒量很大,一直不醉。但她卻很興奮,把自己和江澤民的事嘀裏嘟嚕都說出來了,走的時候,宋祖英搖搖晃晃站不住,一邊哈哈大笑一邊嚷嚷說:我會說段子,我要給你說個段子,哈哈哈……

就是這個黃段子惹出的禍。


圖左趙安,圖右張俊以。
趙安的專長就是把節目搞的有聲有色,聽完宋祖英的一番表白後,這位央視大哥大的轉述也很生動活潑,於是江宋醜聞就在圈子裏悄悄流傳開來。

本來大家傳一傳也就算了,但「詞壇怪傑」張俊以和趙安在相互利用的過程中,矛盾越來越尖銳,以至於在大獎賽期間,張利用場外評論的機會,朗誦自己的詩歌,被趙安當衆訓斥一頓。於是張俊以決定實施報復。

張俊以認爲最有力的報復手段就是散發檢舉信,而檢舉資料的重磅炸彈莫過於趙安散佈江宋醜聞。張俊以還真沒少發,2001年10月至11月期間,一口氣給自己蒐集到的一百多位中央和國家機關主要部委領導人發了匿名信。信上把宋祖英說的黃段子又重覆了一遍。

這封信到底檢舉的是誰?!

第一個倒黴的是趙安,被檢察機關拘留審查。趙安如實說了,檢察機關不敢找宋祖英覈實,於是打算不了了之。2002年9月至10月期間,張俊以在得知趙安被檢察機關取保候審後,心有不甘,又印製了二百餘封匿名信件分別郵寄散發。

這下影響面更大了,2003年12月12日,北京第一中級法院以「受賄六十一萬元」的理由判處紅極一時的央視文藝部名導演趙安有期徒刑十年;以行賄罪和誹謗「黨和國家領導人」,判處「詞壇怪傑」張俊以有期徒刑六年。

張俊以報復了半天,被判有期徒刑六年的罪行是他對趙安行賄六十一萬元和誹謗「黨和國家領導人」!

北京第一中級法院的判決也真雷人,有兩罪行的判六年,只受賄的判十年。可憐見兒的法院。只有黨媽媽私家字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司法機關才能由着江澤民的性兒下如此荒謬的判決書。

趙安因受賄罪被判入獄十年,震驚了當時的文藝界,於是江宋黃段子又掀起了新一輪的波濤。

在獄中,內部人都知道趙安爲什麼入獄的,所以不讓他幹那些粗活兒,讓他擔任了獄中電視臺的編輯。這位央視的大哥大進去當獄中電視臺的編輯,實在是小兒科,但在裏面他最大的收穫是學會夾着尾巴做人。由於趙安利用自己的專長,把小小電視臺一下專業化,給監獄領導們長臉,樂的不行,經常請他喫飯。

而把他送進監獄的張俊以可慘了,進到那裏面,寫的那怪詩,監獄領導也看不明白啊,於是「幹活兒去」。不過,憑良心講,雖然張俊以這小子不地道,起碼散發的那三百多封信,傳給了三百多個家庭,這些人再口傳口……,那他也是有功的。

讓趙安提前出獄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提前一半時間放出來,除了冤案,還從來沒有過先例。這是否等於在低調宣佈江宋黃段子屬實?

趙安出獄,確實是雷倒了江宋。江心裏明白,涉及到趙安的案件,上面沒人發話誰也不敢自己做主放了。有婦之夫的薄熙來領導新「性」潮流,不是從現在開始的。從1992年當大連代市長時就開始了。一次幾個人在餐館就餐,一人把薄熙來淫亂時咬破模特乳頭的新聞當笑話講出來,大家都笑,記者姜維平沒有笑,他氣憤的說:太不像話了。後來姜維平用筆名寫了幾篇揭露薄熙來惡性的文章,被薄千方百計查到真名,於是判姜維平入獄八年,後在強烈呼籲聲中,才改判六年。六年中姜維平在獄中備受折磨,出獄後沒有工作,生活非常拮据。

2017年前,重慶人聽說薄熙來要來當市委書記,就炸了窩,強烈要求中央派別人來,說他來了就得把重慶的風氣帶壞了。還別說,重慶人眼睛真厲害,果然在薄熙來上任半年多,就藉着要開奧運,讓一幫子女孩子穿上文革時的紅衛兵衣服,手裏拿着北京奧運小旗兒到街頭表演,實質是給文革中打砸搶的薄熙來翻案。

奧運剛過去沒幾天,更邪性的就來了。有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薄書記在前面咬乳頭,重慶年輕女性就放心大膽的在街上露半臀。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

想當年,民國政府當政時,大戶人家娶媳婦,明星歌星都不要,說是兒媳婦不可在外面拋過頭露過面,這其中就包括紅極一時的鄧麗君。



這是美麗時尚還是不自愛?露出半個屁股才讓現代男人想入非非!

曾幾何時,薄熙來領導的地區開了露屁股的先河,屁股這麼一露,咬爛乳頭就是小菜一碟兒了。

2013年8月30日,一網友在網上發帖子並附帶一張照片,照片裏一個20歲不到的年輕女孩下身穿着一條「露股褲」正在人來人往的鬧市中行走。這位網友說,很難接受該女子的衣着,「真的有點擔心褲子掉下來怎麼辦」,於是拍下了這張照片,把帖子發到網上,希望能通過大家的勸說引起露屁股女性不要如此傷風敗俗。

江北有一家低腰露股褲的專賣店,店主是個32歲的女人,這女人說,買主一般都是18至23歲左右的年輕女孩,並稱露股褲也只有介於這個年齡段的女孩穿出來才好看。

好看什麼呢?說白了就是上了年紀的女人露整臀也露不出個所以然,也引不起男人的「性」趣,而18歲到23歲這個年紀的人露出半個屁股才讓男人想入非非。

重慶日報記者報導說,在店內等候10分鐘後,一名20歲不到,妝容妖嬈的女子來到店裏,她很快便選中了一條深色的露股牛仔褲,並在付款後立即換上,記者詢問後得知女子名叫小珍(化名),和朋友經營一家化妝品店,小珍說穿露股褲在大街上吸引大家的眼球,感覺很洋氣,她周圍的很多女性朋友都這麼穿。

用露出屁股來「吸引大家的眼球」,這是大導演張藝謀的專利。2007年媒體報導說,張藝謀選中王予嘉演大型舞臺劇《印象-劉三姐》,那年她剛好18歲。張藝謀在這個劇中讓她全裸出場來「突出劉三姐追求自由富有靈性的一面」。結果場場爆滿,記者揭開謎底說,觀衆買票就是爲了看這全裸五分鐘。而張藝謀的陰暗心理恰恰與觀衆的眼淫熱產生了共鳴。

沒有人不知道,只有妓女才希望讓所有顧主上門,但是妓女從不在街上露出屁股,她們的生意是在暗室。

改革開放初期的八十年代,深圳作爲中共開放的第一個特區,其中一個特色就是滿街妓女。扮演和坤的演員王剛曾有過一個親身經歷,一次他偶去深圳,一個女人走到他面前,突然把裙子拉上去,露出裏面沒穿任何東西的真空地帶,問:「要不要?」那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碰到此等「韻事」,猶如撞到鬼,嚇的連搖頭帶擺手的說:「不要!不要!」

這位暗娼起碼還一對一的做生意,難道重慶那些露臀族女孩子在大街上招搖,甘願把自己的道德操守降到比妓女還不如?

那位專賣店店主也是女人,想來她有兒或有女,那麼她希望自己未來的兒媳婦穿着露出半個屁股,招引男人的褲子走在街上嗎?她敢讓自己的女兒如此着裝在晚上走出去嗎?賺錢不要緊,但賺這種幫助中共把社會更快推向墮落深淵的黑錢不能賺,否則將來承擔的罪責決不是用錢可以贖回來的。

在店裏,記者和那個妝容妖嬈的小珍有一段對話:

記者:會不會覺得露股太過暴露?

小珍:露背、露乳裝都流行N年了,露股又怎麼了?

記者:你覺得露股裝能被大衆接受嗎?

小珍:當然,只是時間問題。(她相信人會越來越墮落)

記者:穿露股褲上街不怕遇到壞人嗎?

小珍:只要是壞人,不管穿什麼都可能遇到啊。

這又讓我想起一個幾年前的新聞,好象是在拉丁美洲國家發生的,在商店裏一個男人當衆強姦了一個穿着超短裙,露出美腿的陌生年輕女子,她的裝束還沒大膽到露臀。人們拉都拉不開。警察趕到現場後,此男人振振有詞的說:「她穿這麼暴露,就是在勾引我。」在法庭上,法官聽完他的辯護,認爲頗有道理,於是當場無罪釋放,並教訓那個被強姦者以後不要穿這種勾引男人想幹壞事的衣服。

喜歡露半臀的女孩子心理真的非常畸形,因爲一個正派的男子是不會要這種女孩子做終生伴侶的,而喜歡露半臀女孩子的男人也不過是把她們當作一時「性」起的玩偶罷了。薄熙來把模特的乳頭咬破,他怎麼不如此作賤自己的老婆啊,哪個女孩子都會步入中年、老年,都希望有一個安定的家庭;哪個女人也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或是丈夫被街上其他露半臀的女孩子所吸引,造成家庭關係雪崩。

在網上80%的人持反對態度,有幾位網友的回帖非常好,例如,「太影響市容了,要暴露也別在大街上啊!」「始終覺得女孩子的穿着應該矜持一點,特別是東方女孩。」「現在的女孩真是想怎麼穿就怎麼穿,一點都不在意路人的想法和眼光,這是對他人的不尊重。」

說的多好,這是「對他人的不尊重」!

一個自稱叫「美啦啦」的網友稱:「我是一名服裝設計師,我認爲人們不排斥美麗的時尚的女孩,也沒有規定什麼是暴露,是否暴露始終是時尚決定的」。

不對,是否暴露始終是由道德來決定的。

從古到今,人們從來沒有排斥過美麗和時尚,但美麗卻沒有統一的標準,有人認爲善良是美,有人認爲陰暗是美;有人創作上喜歡錶現天堂,有人在手法上喜歡錶現地獄。例如美國的神韻藝術團演出,一拉開幕表現的就是天上仙境,色彩賞心悅目;而中共的御用導演張藝謀導演出來的北京奧運開閉幕式,動作和色彩都在表現陰間,讓人毛骨悚然。

有人喜歡神韻藝術團的節目,有人喜歡張藝謀節目中表現的陰間,什麼是時尚,不同道德標準的人有不同的時尚口味。確實,法律上沒有規定「暴露」到什麼程度是違法,但在道德領域裏卻有嚴格的規定,連穿露臀裝的女孩子都知道她們的做法違反了人類道德的標準規定,所以小珍說被大衆接受「只是個時間問題」。

假如,女孩子都穿着露着半個屁股的褲子上街招搖,同時全社會的人都認同這種墮落,那麼還會有什麼更暴露的「時尚」服飾出臺呢?人類不知廉恥、孕育人類的女性不知自愛,還是人類的社會嗎?

淫蕩的前中共政治局委員薄熙來當重慶市委書記時,女性在街頭放心大膽裸露半臀,這是對曾經有着悠久古文明的重慶莫大的羞辱。(文/倪醜)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228,468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