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內部講話」 全文 內容令人不寒而慄(多圖)
 
李曉
 
2022年9月24日發表
 



要保黨先返貧,往死裏餓你,你就沒心思管誰當政了!



這是中共三年大饑荒的經驗談。



習近平吹牛撒謊的這些垃圾,用的可都是咱們老百姓的血汗錢。

【人民報消息】習近平被稱作是中共滅亡的「加速師」,他的確很稱職、很冷血,在官場上也非常招人恨。因此,心知肚明的習維尼在自家辦的冬奧會上也穿着厚厚的防彈服艱難出場。我們判斷習在中共二十大黨代會上將繼續連任一把手,直到以最快的手法把中共折騰到沒氣兒、踹腿爲止。

最近,一份「習近平內部講話」文章在網絡熱傳,讓人不寒而慄,似乎讓中國人返貧是其有意而爲。這是不是「加速師」的滅共絕招兒?尚不得而知。

內部講話首先提到個人崇拜,說「不樹立個人威信,就難以服衆」,「我們黨是大家的黨,過去十年,我做過對不起大家的事嗎?沒有嘛,大家該喫該喝,哪一樣缺了少了?就是疫情這幾年,中國再困難,在座各位的家庭事業,受到過什麼影響嗎?」

注意,這個「大家」指的是現場的那幫人,跟咱們中國大陸的牆內人沒有半毛錢關係。

過去九年來,習近平不斷集中權力,有消息說,這次二十大,他可能會被冠以「人民領袖」的稱號。另外,習近平雖然狠心整肅了多個行業,但很少動到紅色家族和國有企業。

接着,文章又反駁了鄧小平的「黑貓白貓」之說,認爲,「不管什麼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完全不符合辯證唯物主義,關鍵還是要看是什麼貓,抓老鼠的貓到處都有,但紅色的貓很少見,這才是中共政權最核心的問題。」

這段內容很像是習近平的想法,因爲習不但一直跟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切割,而且還在走回毛澤東的文革路線。

對於經濟,文中提到習近平下鄉插隊時的感受,說「那時候農民苦不苦?但是那時候誰叫苦?中國人不怕喫苦,不怕窮,怕的是忘本。」「再苦還能比三年自然災害苦?還不是一樣熬過來了?」「共產黨不是創造財富的黨,是掌握政權的黨。」「現在共產黨的天下,變成了小資產階級的天下,不喫點苦,怎麼行?」

這篇文章說道,習近平是想保住共產黨的江山,保住他的權位。他認爲經濟好了就會被資本主義腐蝕,讓政權變色。因此,他認爲經濟下滑不是壞事,讓中國人貧窮是有好處的。所以這幾年多個行業在整肅下凋零,包括支撐中國經濟的房地產也一蹶不振。而且,明知封城會搞垮經濟,他卻仍然強迫各地政府嚴格執行,導致民不聊生。

如果這篇文章屬實,那麼接下來中國會發生什麼呢?有分析預計:習近平會在二十大連任,但黨內對他的不滿依然很深。習近平不會繼續改革開放,他會走回毛時代的「紅色革命老路」,二十大後政治運動將不斷,黨內鬥爭也會不斷。

另外,習近平連任後,中國經濟恐怕不會改善,可能會走向一個長期的下滑局面,雖然不太可能跟外國經濟全面脫鉤,但是對外貿易規模會大幅縮小,變成以「內循環」爲主,也就是越來越走向「自力更生」。

會不會是這樣呢?照習近平這樣做下去,根本沒有第二條路。

●「習近平內部講話」全稿

以下是網絡熱傳的「習近平內部講話」全稿,請注意結尾那句最驚豔:

都是老朋友了,我隨便說兩句,沒有講稿的啊,我實話實說,不做竈王爺上天盡說吉利話。過去這十年,你們在座的有人不滿意,說我搞個人崇拜。啊,說沒有吸取過去的教訓。我們黨在這個方面,是有過非常沉痛的教訓。但這麼大的一個國家,人這麼多,而且要撥亂反正,不樹立個人威信,就難以服衆。

個人崇拜有危險,關鍵還在於受崇拜的人,能不能控制好,這個才是關鍵。中華文明五千年曆史,歷朝歷代,都是個人崇拜過來的。有好的,也有壞的。我們許多老朋友,因爲親歷過毛主席的,所以有天然的反感。但小平同志,不都說過,不能因爲毛主席晚年的錯誤,否定他的一生?我們黨從延安時期就對毛主席個人崇拜了,崇拜那麼多年,打下一個新中國。這是好還是不好呢?

西方也樹立神嘛,耶穌,對不對?我們中國土生土長的有觀音如來,這些都是工具,統治階級的工具。下層勞動人民就相信這個。對不對呢?大道理,在座的大家都懂,不需要我講。宣傳也很多。但治理一個國家,需要技巧,需要工具。我知道大家怕的是毛主席晚期,對黨內高層的鬥爭。這個是教訓。我們黨,是大家的黨。是我們所有人的父輩流血犧牲打下的江山。過去十年,我做過對不起大家的事嗎?沒有嘛。大家該喫該喝,哪一樣缺了少了?就是疫情這幾年,中國再困難,在座各位的家庭事業,受到過什麼影響嗎?還有什麼好說的呢?我對得起我們父輩建立的這個紅色集體。

這次跟大家見面,當然都關心連任。有些人牢騷很多,我知道。可以放開來講嘛,毛主席說的,天塌不下來。你們說這個攤子交給誰,放心呢?說說看嘛。過去四十年的道路,我們就走彎了,走曲折了。看起來錢多了,經濟好了,但根基被動搖了,控制力減弱了。動不動批評毛主席的領導。毛主席領導不好,能打下江山?能在朝鮮打贏美國?經濟建設很重要,但江山的顏色更重要。不是紅色的,我們不能要。

這個關鍵就是領路人。不管什麼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完全不符合辯證唯物主義嘛。我在梁家河插隊那時候,爲了消滅糧倉裏的老鼠,養了好多貓,各種各樣的。有的貓,個子這麼大,有二十斤重呢。消滅了老鼠了?沒有嘛。前幾年我還問了那裏的幹部,他們還說,老鼠更多了,還是我在的那幾年搞得好,老鼠少(衆人大笑)。所以關鍵還是要看,是什麼貓。抓老鼠的貓,到處有。但紅色的貓,很少見。這才是我們黨,我們政權最核心的問題。

總有人擔心經濟下行。從10年前我開始反腐,就有人一再提醒我,不要潑水把孩子也扔了。孩子扔了,再生嘛。

人的一生可以生多少個孩子?我插隊那個地方,當時那麼窮,家家戶戶最少都四五個孩子。現在倒是經濟好了,一家就一個兩個,不願意生。所以,經濟好了,孩子也沒有多啊。這不是經濟的問題,是思想的問題。那個時候農民苦不苦?但是那個時候,誰叫苦?誰抱怨?倒是現在生活好了,端起碗喫飯,放下筷子罵娘。這怎麼行呢?這是忘本!

中國人不怕喫苦,不怕窮,怕的是忘本,怕的是腐朽。怕的是貪心不足蛇吞象啊。過去四十年,就是一個腐朽的過程,貪心不足,就是忘本。凡是我們小時候批判的,資產階級的那一套,全跑到檯面上了。非常猖獗。經濟上行,最終就是都變成了小資產階級。共產黨的天下,變成了小資產階級的天下。不喫點苦,怎麼行?我看,還是要喫點苦頭的好,體驗一下貧窮。

我們小時候那麼苦,爲什麼卻天天感覺很幸福?憶苦思甜,都喫過那個窩窩頭。所以,經濟我從來不擔心。再苦,還能比三年自然災害時候苦?不是一樣熬過來了?看不清這個問題,就是忘本,忘記了初心。

共產黨不是創造財富的黨,是革命黨,是紅色的黨,是掌握政權的黨。所以,我不是想連任,而是我不放心。換個人上來,可能很快就腐朽了,就完全資產階級化了。這個在我們政治局裏,已經成爲大家共同的認識。

還有人發牢騷,說打破規矩了。規矩本來就是要破的麼。毛主席不是說:不破不立。毛主席的規矩,不是一樣被小平破了嗎?關鍵不是規矩,而是誰制定的規矩,是爲了什麼目的制定的規矩。未來還會有新的規矩,這才是辯證法。我最近看恩格斯的「反杜林論」,裏面就說得非常好啊,嗯……嗯……,反正,要反杜林論。那都是資產階級的、腐朽的。

要看清大局,要看清形勢。今天這個局面,真的很不容易啊。要珍惜。如果不是陳雲同志的那句話,中國現在就不是紅色的中國了,就沒有紅色血統了。

說一千道一萬,沒有政權,就什麼都不是。我也不過是正好趕上了這個時代,做了紅色江山掌門人。讓江山不變色。社會上有議論很正常,但是咱們紅色集體,應該很清楚,誰是同一個戰壕的戰友。文革最大的教訓,就是忘記了這份戰友情誼,搞紅色內鬥,最終小平同志矯枉過正。

離二十大也不遠了,今天正好聚集在一起,就跟大家交交心,還是一句話,團結就是力量。不忘初心。這個講話,就不要外傳了,傳出去,我也不會承認啊。(完)

● 習近平正在加速

爲什麼英明領袖說,這個講話傳出去,他也不會承認呢?顯而易見,中共這不忘的初心是歹毒的禍國殃民之心,這團結的力量是毒害人民的力量。

從1958年到1961年,毛推行的所謂三面紅旗「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害死了數千萬中國人,並造成了餓瘋了的人把親人勒死並喫掉的慘劇。

據《九評共產黨》所言,中共建政後死亡最多的政治運動是「大躍進」之後的大饑荒。紅旗出版社1994年2月出版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曆史紀實》一書,在「大饑荒」一文中說「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減少出生人口數,大約在4千萬人左右。……中國人口減少4千萬,這可能是本世紀內世界最大的饑荒。」實際上海內外學者對餓死人數的估計在3千萬到4千5百萬之間。

這一場大饑荒被中共歪曲成「三年自然災害」,實際上那三年風調雨順,大規模嚴重的洪水、乾旱、颶風、海嘯、地震、霜、凍、雹、蝗災等自然災害一次也沒有發生,完全是一場徹底的「人禍」。由於「大躍進」使全民鍊鋼,大量莊稼拋灑在地裏無人收割,直到爛掉爲止;同時各地卻「爭放衛星」,柳州地委第一書記賀亦然甚至一手導演炮製了環江縣水稻「畝產十三萬斤」的特號新聞。正好廬山會議後,中共在全國「反右傾」,爲體現其一貫正確,在全國按照虛報的產量進行糧食徵購,結果把農民的口糧、種子糧、飼料全部收走。仍然搜刮不夠徵購數量就誣衊農民把糧食藏了起來。

賀亦然曾經說:不管柳州地區餓死多少人,也要爭個第一!有的農民被搜刮得家裏僅剩藏在尿罐裏的幾把米。環江縣馴樂區委爲讓農民有糧也喫不成,甚至下令「滅火封鍋」。民兵夜間巡邏,見到火光就搜查、追捕。許多農民連野菜和樹皮也不敢煮食,活活餓死。

活着的人不但把死去的人割了、煮了、喫掉,還將外面來逃荒的人、乃至自己的孩子殺了喫掉。「有一戶農家,喫得只剩了父親和一男一女兩個孩子。一天,父親將女兒趕出門去,等女孩回家時,弟弟不見了,鍋裏浮着一層白花花油乎乎的東西,竈邊扔着一具骨頭。幾天之後,父親又往鍋裏添水,然後招呼女兒過去。女孩嚇得躲在門外大哭,哀求道:『大大(爸爸),別喫我,我給你摟草、燒火,喫了我沒人給你做活。』」(作家沙青的報告文學《依稀大地灣》)

這樣的人倫慘劇到底發生了多少我們無從知道,但我們卻知道造成這無數人倫慘劇的罪魁中共,卻把它變成了黨領導人民抗擊「自然災害」的頌歌,並繼續號稱自己「偉光正」。

九評透露說,1959年廬山會議,爲民請命的彭德懷遭到整肅,一大批敢於說出實話的幹部被撤職、關押、審查,到大饑荒發生時已經無人敢說真話,幾乎全都爲了保住自己的烏紗帽而掩蓋餓死人的真相,甚至甘肅省在陝西主動提出支援他們糧食時還以糧多得喫不了爲藉口拒絕了。

2022年,習近平在部份人蔘與的小會上透露了他的真正心思,爲了保黨、保住他的權力,他決心讓全國人民買單。

這個買單可不是黑社會老大去餐館喫完飯一抹嘴就走,而是讓全國人民用命去爲奄奄一息的共產黨買單!

習近平說了:「孩子扔了,再生嘛。」這其中可不包括習自己和他的親骨肉。

習在講話中坦誠,他是要當中共黨國第一把手的,而且決定永遠當下去。原因很充份、很理直氣壯:誰坐上這把交椅,習都不放心,都擔心紅色江山會變色。習當一把手,連貓都得是紅色的。你見過紅貓嗎?沒有。那就用血去染吧。

中共官員與警方親口證實,9月15日一天之內,當局在新疆的管控造成饑荒。官方承認,伊犁一天就有22人被餓死。但民間給出的數字是一天死了100人!

這是怎樣的一個滅絕速度!

紅色大饑荒的災難顯然將又一次上演,而且更慘烈……(文/李曉)△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331,641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