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21222324252627
282930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
 
 
 
 
 

 
 
2010年12月23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毛岸英之死是迟早的事(多图)
 
萧良量
 

毛活着时朝鲜根本不搭理毛岸英坟墓。
【人民报消息】「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这是咱中国人的一句老话,流传至今是非常有道理的。

因为违反规定,毛太子岸英做蛋炒饭而被美军的汽油弹炸焦。从他的战友那里可以得知,这不是偶然的,在这之前已经有几次惊险的「蛋炒饭」,都让他幸运的躲过去了,但事不过「三」,1950年11月25日的这碗「蛋炒饭」终于成为最后一碗。也就是说,没有这碗「蛋炒饭」,也得有那碗「蛋炒饭」,一次不死、二次不死,有意嘬死的毛太子,不可能总那么幸运,所以死是迟早的事。

彭总都不能例外的规矩毛太子偏例外

当时,根据美机轰炸的具体情况,1950年11月中旬志愿军总部做出相应的两条军规:一是拂晓后一律不准升烟;二是拂晓前就必须吃完早饭并进入防空洞;三是都要在拂晓前做好早饭午饭,烧好开水,天亮后白昼不准冒烟;四是白天人员都离开住的房屋到猫耳洞去工作。

彭德怀的秘书杨凤安在电视台做访谈时指出,志愿军司令部的规定是凌晨四点以前就得吃完饭进洞,毛岸英八九点钟才跑出来做饭、吃饭。张树德在《毛泽东与彭德怀》里也有类似记载,武立金的《毛岸英在朝鲜战场》记载说,毛岸英入朝不过一个月,他「睡懒觉」的毛病就已经相当严重了,而且造成和死神擦肩而过的惊险场面。
  
这段是这样记载的:最后张养吾给每一位党员都提出了希望,给毛岸英的临别赠言是:「要按时起床、按时就餐、按时防空。」成普接着张养吾的话说:「对了,有一次毛岸英起床晚了,我们等他去吃早饭,没想到刚端起饭碗飞机就来了,我们四个人被堵在屋子里,只好一个人蹲在一个墙角落,像块奠基石。」

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杨迪在1998年出版的回忆录《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里──鲜为人知的真实情况》中写道:解参谋长同意我的意见,(11月23日)他即召开机关各部门领导干部会议,重申防空纪律,严格要求明早拂晓前,吃完饭都一律要进入防空洞),连彭德怀本人都不例外。

此规定宣布两天后,11月25日,偏要搞特殊化的毛岸英没有受到美军的个案处理而被炸死。

我爸是毛泽东
  
毛岸英随彭德怀入朝后,耍太子脾气,无人敢管。

毛的外孙、李敏的儿子孔继宁的「第一个馒头和五个馒头」论中说,中共之所以能走到今天这种程度,是因为有他外公的第一个馒头垫底。确实,今天横行霸道的「太子党」从1950年毛太子起就开始了。

杨迪在回忆录中有一段记载是这样写的:

会议中也发生了我想不到、也不可能想到的奇异插曲(可能也出乎参加会议的领导同志意料之外),就是正当彭总向梁兴初军长生气、批评梁后,与会领导同志都处在沉静严肃的气氛中时,随彭总来的那位年轻俄文翻译(我看他和我的年龄差不多,二十七八岁)却毫不胆怯地站起来,指着挂在墙上的地图说起来了。彭总坐着一句话也不说,既不制止他讲话,也不批评他,志司几位副司令也不制止他,各军军长低着头也不吭声。那位年轻的翻译,并不懂军事,我没有听明白他在讲什么,他说了一二分钟后,看没有人理会他,也就不说了。当时我觉得很奇怪,怎么一个年轻翻译会在志司党委召开的作战会议上,而且是在彭总生气的严肃气氛中,敢于随便说话呢?还没有人制止他、批评他?真怪!会议开完后,我对丁甘如处长说:「这个小翻译胆子真大,敢在彭总生气时,还在那儿说三道四。看来他还不懂党内和军内的规矩,这样重要的高级会议,哪有他讲话、发言的资格。他是谁?他是什么人?」丁甘如同志说: 「老杨,你就不要问,也不要打听了,我不会告诉你,其他的同志也不会告诉你的,以后时间长了,你慢慢就会知道的。」

对军事一窍不通的毛岸英不但仗着他爸是毛泽东,对彭德怀在内的高级指挥官指手划脚,而且根本不遵守作息时间,想睡就睡,想吃饭就吃饭,想干么就干么,连毛也不得不承认无法无天的儿子写来的报告越来越差。

没上过前线的毛岸英谎称参加过卫国战争


毛想让长子毛岸英继承毛王朝。
武立金在《毛岸英在朝鲜战场》中写道:10月5日,中央决定了派兵援朝之后,毛泽东对卫士小李说:「我想把岸英交给彭德怀,一起去朝鲜打仗,你看好吗?」毛又说「跟彭德怀同志在一起,学些军事知识,对他的将来会很有用的」。

第一次战役之后,毛岸英与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有一次对话:

「梁军长,你那里要人不?我到你们军去行不行?」

「你想干什么?把你安排到作战科行不行?」这是军长对一位小俄文翻译的回话。

「要是还在机关工作我还到你那儿干什么?在志司作战室不是一样嘛!」毛岸英不以为然地说。

「那你想……」梁兴初不解地问。

「我想下基层!毛岸英像他父亲那样把手一挥,「从营长干起,你给我一个营怎么样?」

梁兴初为之一惊,吓的差点没瘫痪,彭总都管不了的太子,到自己军里来玩儿一个营战士的命,那自己真得摸摸脑袋,看还能在脖梗子上待多久。他只好支支吾吾的说:「那好,那好……」

「你答应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什么时候去报到!」毛岸英认真了起来。

「我是求之不得,只怕彭总不放你走,下面危险大哟!」梁打太极拳说。

「你去和彭总讲一讲嘛!就说我有打仗的经验,我在苏联打过仗,参加过卫国战争。」

「和彭总讲,那我可不敢……说梁兴初你怎么挖我的墙角?那我可吃罪不起。」

「嗨,你们怎么都怕彭老头?」毛岸英露出「我爸是毛泽东」的气魄,一捋袖子,「好吧,我去找他谈。」

毛太子在苏联究竟打没打过仗呢?

2008年中共《国际先驱导报》的报导《俄解密档案披露毛岸英二战岁月》写道:布展工作负责人、历史学副博士斯韦特兰娜.科尔涅耶娃说:「见习生的身分意味着毛岸英没有参与战斗,而是在战地观摩。」同时,她指出,毛岸英档案中「国籍」 一栏注明「无国籍」。「按规定,苏联红军是绝不招收无国籍人员的。」

当时,中华民国是联合国成员国,毛泽东还当面高呼「蒋委员长万岁」,而毛岸英竟狂妄到不承认「中华民国」的存在。

报导还说,「记者此前采访了与毛岸英关系不错的伊万诺沃国际儿童院同学陈祖涛。陈祖涛说,毛岸英曾表示,因为自己在二战期间要上前线的请求没有得到满足,因此不想错过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机会。」

原来毛太子根本没有打仗经验,想拿一个营的人命练练手儿!

毛太子嘬死

毛太子生命中的最后一天:1950年11月25日

杨凤安在他和军科院军史研究院王天成合著的《北纬三十八度线── 彭德怀与朝鲜战争》中写道毛岸英的死:「这时毛岸英和高瑞欣参谋因昨晚睡觉晚了,早饭未来得及吃,他俩正在围着火炉热饭吃。」

时任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的杨迪将军当时有一个职责,就是检查防空情况,所以他在回忆录中的描写毛岸英的死前情况比别人更详细。当时因为毛岸英的身分只对军队的高层公开,所以这位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并不知道不遵守纪律而被炸死的是毛泽东的儿子。杨迪写道:

在我路过彭总办公室时(大致是上午10点到11点左右),看到烟筒冒烟,立即跑进里面去看看,房里还有三个人正在用鸡蛋炒米饭吃。这些鸡蛋是前一天黄昏,我看到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派到志愿军任副政治委员的朴一禹次帅(朝鲜金日成是元帅,下有三位次帅)给彭总送来一小筐鸡蛋(约10多个)。这在当时的朝鲜是极难得的,当时彭总已吃过晚饭,还没来得及吃。三人中我只认识成普同志,那两位同志我只知道一位是彭总的俄文翻译,一位是才从西北调来的参谋,他们的姓名我不知道。我问成普:「老成,你们怎么敢用送给彭总的鸡蛋炒饭吃呢?赶快把火弄灭。」成普说:「我怎么敢呀,是那位翻译同志在炒饭。」我不高兴地说:「你要他赶快不要炒饭了,快将火扑灭,赶快离开房子,躲进防空洞去。」成普说:「我们马上就走。」说完,我就向邓副司令的防空洞跑去。拂晓后,敌人的飞机编队飞临大榆洞上空,也不绕圈子就投弹,第一颗凝固汽油弹正投中彭总那间办公室,敌机群先将凝固汽油弹和炸弹投下后,绕过圈来就是俯冲扫射,然后就飞走了。

我迅速跑出来看看敌机轰炸情况,一眼就看到彭总办公室方向正有大火冒烟,迅速跑去,彭总办公室已炸塌。看到成普满脸黑乎乎地跑出来,棉衣也着了火,我要他赶快把棉衣棉裤都脱了,躺在地下打滚,将火滚灭(凝固汽油弹在当时是美空军的一种新式炸弹,用水扑灭不了)。


1967年彭德怀被打断肋骨!
我问成普:「你是怎么跑出来的?」成普说:「听到飞机投弹声,就从你让我打开的窗户门跳出来的。」

我急着问:「那两位同志呢?」成普说:「他们往床底下躲,没有出来。」

我着急地大声说:「他们怎么向床底下躲?一定被凝固汽油弹烧焦了。」……
  
后来,人们从被烧焦的尸体的腰间,发现了斯大林所赠的德制手枪和手腕上戴的那只苏联产的手表,确认了这具尸体是毛岸英。

文革中,彭德怀元帅被批斗整整八年,1967年已近七旬的彭帅,被打翻在地七次,额头打破,肋骨打断,惨不忍睹,1974年11月29日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比毛泽东早死一年多。毛听说彭帅死,很开心。△

(人民报首发)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0/12/23/53802.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毛岸英之死是迟早的事(多图)
 
 
半笑话:姜文的理性反馈(图)
 
 
“让子弹飞”到底涉及了什么敏感话题(图)
 
 
3岁妞儿坚强 党更坚强(多图)
 
 
美小提琴家可以“看到”自己走过的25年(图)
 
 
?!中共为啥“拍卖”钓鱼岛归属铁证
 
 
十万火急时…不是金无赖主动熄火儿(多图)
 
 
中共敢出这消息的原因(图)
 
 
 
顺口溜:和谐社会部份特色
 
 
新华网出这新闻…马英九悬了(图)
 
 
包括姚明 几位奥运倒霉蛋儿(多图)
 
 
祖父的天使(图)
 
 
从“少林第一武僧”败北看美日韩军演(图)
 
 
中共最惨 马克思的儿孙都是骡子
 
 
10年交情 连战女儿为何被骗数亿新台币(图)
 
 
恐怖!神探李昌钰被薄熙来忽悠晕了(多图)
 
 
 
 
中共官场“风行”贪官杀死情妇(多图)
 
 
听听武功高手怎么说
 
 
“祖国母亲”也成敏感词 “防和谐”软件热传(图)
 
 
大逃港:我死后 连骨灰都不要吹回大陆去(组图)
 
 
乱套了!中央批准新华社开金融公司(图)
 
 
李长春,你也能提供这种解密图么(图)
 
 
这道“红线”为何中南海守不住?
 
 
谁让我爸不是李刚呢
 
 
冷看海外那群奇怪的中国人
 
 
谁能回答我这两大疑问(多图)
 
 
诺和平奖明确告诉爱国者:我变质了
 
 
少林武僧被美国特警“秒杀”事出有因
 
 
解密时代(图)
 
 
德国清算共产党罪行惊心动魄(图)
 
 
“黄祸”的预言越来越靠谱(多图)
 
 
曾庆红想跑!(多图)
 
 
 
 
白领下访记:粮民的日子越来越难过(图)
 
 
邓亚萍称人民日报62年无假新闻 舆论哗然(图)
 
 
一位大陆学者的良心
 
 
维基解密震撼中共政局(图)
 
 
马克思的成魔之路(简写版)
 
 
“少林第一武僧”为何不敌美国人一记摆拳?(图)
 
 
从孔子和平奖闹剧看中共智商(图)
 
 
广东时代周报13日版触怒中宣部(图)
 
 
十大超人类能力 老毛占一样(多图)
 
 
绝顶诙谐小段子: 广州危险了
 
 
“柴油荒”剑指谁的软当?(图)
 
 
奢望幸福
 
 
快速消失的村庄(图)
 
 
戴秉国急赴平壤 中朝两党一起发病(多图)
 
 
明年春晚最可能看到的老脸(多图)
 
 
中共的意识形态来自魔教
 
 
网上再掀造句狂潮 “抢笔省长”又晋升(图)
 
 
公安部高官被判刑 大陆网友关注(图)
 
 
一场突然而至的10级强风成了维基解密(图)
 
 
中华民国教育部这个举动非同小可(图)
 
 
全面抗衰!武汉美女水中舒广袖曼起舞(多图)
 
 
毛岸英之死是因为“他爸是李刚”
 
 
一语让毛泽东数日睡不好觉的人(图)
 
 
从逼尼姑嫁人到押主教开会(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