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固的淚久久沒有滑落(圖)
 
——黑龍江七臺河礦難現場紀實
 
俞嵐
 
2006-1-1
 
【人民報消息】那是一滴凝固的眼淚。眼淚「嵌」在老人的臉上,久久沒有滑落。

老人名叫趙德山,今年72歲。記者見到他時,他正站在黑龍江龍煤集團七臺河分公司東風煤礦培訓中心大樓一樓大廳裡,喃喃自語。

「十有八九了,十有八九了!」眼淚在老人眼眶裡打轉。許久。還是沒有忍住。但或許是老人的臉過於滄桑,縱橫的溝壑讓眼淚在臉頰停駐。

27日晚九時許,老人正準備休息時,忽然聽得一聲巨響,「真真切切」。東風煤礦爆炸了。此後,老人就一直在這裏等著他的小兒子。至今,已經四十個小時了,但仍是音信全無。

老人的兒子叫趙海厚,1975年生,屬兔,其孩子已經上小學二年級。老人告訴記者,海厚是事故當天下午四點的班,晚上九點就應當下班出井了。但是他的老丈人與他是一個班,當時也在井下,「他要等他一起出來!」

儘管老人已經十分克制,數日來的不眠不休也讓他顯得十分疲憊,但抑制不住的激動還是讓老人的手有些微微顫抖。

此時,從二樓樓梯口傳來一陣淒厲的哭聲,「你們倒是趕緊救人哪,還站在這裏幹什麼?」

在這座大樓的三層,數百名與老人一樣的礦工家屬在等待。這種等待從兩天前開始,不知何時能結束。

28日晚到29日凌晨,救援隊員將50具遇難礦工遺體運至地面,但仍有一百多具不知名的遺體深埋井下。

七臺河的冬天來得有些早。昨晚,這裏下了一場不大不小的雪。雪後濕冷的風穿過大廳那扇已經沒有了玻璃的門,掀動了屋裡人的衣角,但絲毫沒有撼動老人臉頰上那滴晶瑩的淚,更無法撼動老人心裡那滴永恒的淚。

(寫於2005年11月30日)

略有刪節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